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九十九章燕妮姐,我想要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九章燕妮姐,我想要了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之後,兩人摟住一起體驗著快感帶來的韻味,白燕妮此時顯得更加艷麗動人了,俏麗的臉蛋上露出如水的膚色,泛著嫵媚的紅暈,讓姚澤剛剛熄滅的**再次升起官場之財色誘人。啟天小說網

瞧見姚澤眼神不對,白燕妮嚇的趕緊逃離姚澤的懷抱,「別來啦,都快被你折騰死了,我餓了,帶我去吃東西官場之財色誘人。」剛才在酒店白燕妮沒怎麼動過筷子,此時心情好起來了,就感覺肚子餓的厲害。

姚澤曖昧的笑了笑,「燕妮姐真貪吃,剛才還沒把你餵飽?要不咱們在……」

「要死啦,不許說這些流氓的話。」白燕妮一臉羞赧,嫵媚的瞪了姚澤一眼后,出聲道:「我想吃酸辣米粉。」

姚澤找到一個夜市攤位,給白燕妮點了一份酸辣米粉然後又點了一些燒烤和啤酒陪著白燕妮吃。

「要不要喝酒。」姚澤給自己倒上一杯,然後舉著瓶子問白燕妮。

「我才不喝呢,怕喝醉了被你欺負1白燕妮嫵媚的笑了笑,用手攔住頭髮,然後低頭斯文的吸著米粉,紅艷的嘴唇柔柔的往嘴裡吸著米粉,這誘人的動作讓姚澤看的下面再次起了反應。

「你也吃啊,盯著別人吃飯幹嘛1白燕妮瞧見姚澤眼神火熱的望著自己,就有些不好意思的停下了筷子。

姚澤曖昧的笑了笑,悻悻道:「燕妮姐,你吃粉條的樣子真誘人,我又想要了1

白燕妮俏臉一紅,瞪了姚澤一眼后,見姚澤那直勾勾的眼神又感覺好笑,於是就忍不住捂嘴咯咯笑了起來,「真是受不了你,你就是個喂不飽的狼崽子。」

「乖,好好吃飯,姐姐晚點再給你1

姚澤重重點頭,端起杯子一口將啤酒幹了,大呼爽快。

白燕妮吃著酸辣粉俏臉辣的紅撲撲的,伸出舌頭,用手對著舌頭扇風的模樣極其可愛,她端起姚澤的啤酒杯,輕輕抿了一口后,笑眯眯道:「真希望能夠一直這樣下去。」

「什麼?」姚澤不明所以的問道。

白燕妮一臉嚮往的模樣,「和心愛的人在一起,吃著路邊攤,聊著彼此的趣事,相互沒有猜疑,相敬如賓,最簡單卻最幸福,你覺得呢?」白燕妮一臉柔情的望著姚澤。

姚澤撓了撓頭,望著白燕妮,輕輕點頭道:「我會給你幸福。」一句簡單煽情的話,讓白燕妮臉上洋溢出一抹動人的微笑,在白熾燈的照耀下如夢似幻般讓姚澤看痴了眼,好美,姚澤由衷的讚歎一句,心裡滿滿的都是滿足的幸福感。

「吃飽了,帶我走吧1

姚澤付了帳,笑眯眯道:「去什麼地方?」

白燕妮笑靨如花道:「隨便你,你去什麼地方我就跟著去什麼地方1

「啤酒喝多了,我現在想去廁所,你跟我去嗎?」姚澤咧嘴笑了起來。

「流氓。」白燕妮笑著掐了姚澤一把,嬌憤憤道:「這麼煽情的話讓你給破壞了氣憤,真是討厭的很。」

「開個玩笑嘛,這叫風趣1姚澤笑著摟住白燕妮的腰身,「要不咱散步去?」

「嗯。」白燕妮咬咬唇,輕輕點頭,一臉幸福的將腦袋靠在姚澤胸口處,兩人相互摟著彼此,緩緩的走在幽靜的樹木密集的街道之中,昏黃的路燈下,兩人的身影被無限拉長,溫馨而浪漫的氣氛慢慢的充斥著乾淨、寧靜的街道……

……

陳東豪在凌晨時候緩緩睜開了眼睛,眼神有些迷茫的望著自己的父親和母親,「我……我這是在哪裡?」

「兒啊,你終於醒了,你嚇死媽媽了,知道嗎1陳東豪的母親蔣玉蘭見自己兒子清醒過來,眼淚再次嘩啦啦的流了下來,一邊擦著眼淚一邊關切的問道:「兒子,餓了吧,我給你做了雞湯,這就給你盛一碗,喝點湯補補身子。」

陳昌鋒走到陳東豪跟前,摸了摸他的額頭,燒倒是退下去了,提著的心總算是舒了口氣,「東豪,你現在有沒有感覺到哪裡不適啊?」陳昌鋒躬腰關切的湊到陳東豪身邊問道。

陳東豪搖了搖頭,張著乾癟的嘴唇虛弱的道:「沒事,就是感覺有些頭暈眼花。」

「你剛剛醒過來,身子骨可能還有些虛弱,這幾天多給你弄些補品吃,很快就會恢復的。」陳昌鋒讓到一旁,讓蔣玉蘭給兒子喂湯。

「東豪,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知不知道晚上偷襲你的人是誰?」等蔣玉蘭放下碗給陳東豪擦完嘴后,陳昌鋒問出了憋了一晚上的疑問。

聽陳昌鋒這麼問,陳東豪想起自己被打的事情,腦海里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姚澤,「我知道是誰,姚澤,一定是姚澤那個混蛋1陳東豪激動的怒喝起來,「父親,你一定要給我報仇,讓那個小畜生付出慘重代價。」

「你別激動,小心身子。」陳昌鋒眼神凌厲的問道:「姚澤是什麼人?」

……

阿嚏……

姚澤開著車連續打了好幾個噴嚏,坐在副駕駛位置的白燕妮關切的問道:「是不是感冒的,要不去買點感冒藥吧。」

姚澤揉了揉發酸的鼻子,笑著道:「沒事,不是感冒,估摸著那個傢伙在偷偷罵我吧。」

白燕妮眨巴著美眸,抿嘴笑了笑,一臉狡黠道:「是不是被你欺負的女孩子在罵你呢?」

「我哪有欺負女孩子。」姚澤望著白燕妮傻笑了一下,「要說欺負,我就欺負了你一個,老實交代,剛才是不是偷偷在心裡罵我來著?」

「我沒有1白燕妮撅著小嘴說道。

「嘿嘿,嘴硬,不承認是吧,看我等會怎麼收拾你1

白燕妮輕哼了一聲,得意的笑了起來,「不用等了,現在我就先把你給收拾咯1此時姚澤正在開車,抽不出手來對付白燕妮,正是白燕妮對付姚澤的大好時機。

「喲喲,白燕妮,咱不帶這麼耍流氓的,疼,你快鬆開。」白燕妮充分發揮了警察抓小偷的敬業精神,伸出白皙玉手,一把抓住了藏在姚澤褲子里的『小偷』,咬著紅唇緊緊的捏住了慢慢膨脹起來的『小偷』。

「還欺不欺負我?」白燕妮惡狠狠的瞪著姚澤,手下沒有鬆開的意思。

姚澤叫苦不已,連忙點頭,「嗯?」白燕妮瞪著眼睛加了些力道,姚澤哎喲一聲,又趕緊搖頭,「燕妮姐,你贏了,我錯了還不行嗎。」

「這還差不多,不給你點厲害嘗嘗,你就不知道我是幹什麼的呢。」白燕妮得意的鬆開了姚澤的命.根子,拍了拍手,揚起了漂亮的臉蛋,胸部挺的高高的。

姚澤偷偷看了一眼一臉得意的白燕妮,心裡惡狠狠的想,等會到了床上再讓你知道我是幹什麼的!

姚澤開好了房間,率先走了進去,白燕妮過了好一會兒才磨磨蹭蹭的按照姚澤發到簡訊上的房間號找了過去。

咚咚咚。

姚澤從貓眼中見站在門外的白燕妮一臉心虛,左顧右盼的模樣就覺得好笑,輕輕將房門大塊,一把將白燕妮拽了進來,姚澤摟住白燕妮纖細的柳腰,聞著她秀髮的幽香,輕聲在她耳邊呢喃道:「燕妮姐,你怎麼跟特務接頭似的,要不要這麼緊張?」

白燕妮感受到姚澤說話時一陣陣熱浪噴向自己耳根,頓時俏臉變的紅潤起來,身子也有些癱軟無力,「你還好意思說,一點都不知道注意影響,都當常務副縣長了,你的一舉一動都的十分小心,假如別人看到咱們……」說道這裡她耳根一紅,停頓了一下,忸怩的繼續道:「被被人看到咱們在一起,影響多惡劣,我到無所謂,大不了警察不幹了,可是你不一樣,你仕途一片光明,我可不想你死在溫柔鄉里。」

姚澤淡然一笑,將手攀上了白燕妮兩座規模頗多的玉.峰之上,溫柔的揉捏一番后,在她耳邊輕聲說:「嫣你姐,我願意死在溫柔鄉里。」姚澤將白燕妮白色襯衣的口子一顆顆的解了下去。

白衣落地,白燕妮傲人的上半身裸露出來,圓潤挺拔的胸部,纖細如柳的腰身已經晶瑩剔透的肌膚如同誘人的果實散發著新鮮的芳香,姚澤目光火熱的仔細打量一番后,喉嚨哽咽一下,不由自主的感嘆:「真美1

白燕妮羞赧一笑,雙手環抱住胸口,兩條玉臂緊緊的擠壓在胸前,使得兩個本來就傲人兇器此時顯得更加碩大深邃,「都看這麼多次了,看不夠嗎?」白燕妮嫵媚動人的臉蛋上露出溫柔的笑意,笑意中帶著淡淡的挑逗意味。

「看不夠,永遠都看不夠1被白燕妮動作給撩的欲.火焚身,姚澤緩緩走到了白燕妮身後,微微躬身,溫柔的將白燕妮橫抱了起來,白燕妮順從的摟住姚澤的脖子,紅唇主動的湊了上去和姚澤吻在了起來。

「燕妮姐,我想要了。」姚澤吸.允著白燕妮甜潤的丁香小舌,嘴裡嗚咽的說道。

白燕妮眼眸中帶著絲絲水霧,泛紅的俏臉上露出迷離的表情,她兩條玉臂緊緊的摟住姚澤的脖子,喘氣如蘭的嬌聲道:「燕妮姐也想要了,幫我脫掉內褲,要我吧。」

姚澤得到允許,大手由腰間緩緩移進了黑色短群中,摸到白燕妮內褲的邊緣,動作緩慢的將她粉色蕾絲內褲給扒到了小腿處,然後熟練的脫掉自己的褲子,釋放出雄雄之物,氣勢洶洶的劍指玉門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