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百零一章風雨欲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一章風雨欲來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n6bqrw^~v{0hxh b^}lhio^m

望著昔日熟悉的校園,回憶起以前校園生活的種種過往,姚澤感慨頗多,酸甜苦辣彙集到一起,讓姚澤心裡生出一些失落的感覺,幽幽嘆息一聲,心裡暗想,也不知身在海外的胡靜現在過的好不好。

自從將胡靜送到國外后,姚澤很少主動聯繫胡靜,主要原因是,一來還沒有真正收拾了郭氏一家,給胡靜保證的事情還沒能兌現,二來對於與胡靜之間的感情,姚澤有些患得患失,雖說和胡靜冰釋前嫌,可是曾經的分手使得兩人在感情上出現斷裂的痕,就如同打破的玉佩,雖然強行將它們黏在了一起,可是那道裂痕卻無法消除。

雖然很想和胡靜完完全全的冰釋前嫌,可是這需要時間和一個契機,一個可以讓兩人釋懷以前的契機。

林蕊馨走到姚澤身邊,瞧見姚澤一臉呆如木雞的模樣,根本沒發現自己站在他身邊,頓時就照著他肩膀拍了一下,笑嘻嘻的道:「想什麼呢,想的這麼入神?」

姚澤回過神,曖昧的笑著打量林蕊馨一番,「當然是想咯,來抱一抱。」說著,一副張開雙臂的模樣。

林蕊馨咯咯笑著躲開,沒好氣的白了姚澤一眼,嘟囔道:「還是我哥呢,完全就是個流氓1

姚澤帶著玩味的盯著林蕊馨,只把林蕊馨盯的一個臉紅,才讚歎的道:「丫頭,這才多久沒見,又變漂亮了,越來越有味道了。」

林蕊馨俏臉一紅,聽了姚澤的誇獎心裡喜滋滋的,剛要開口和姚澤調侃幾句,見李美蓮已經走近,於是低聲說了句,「既然覺得我漂亮,那我做你女朋友咋樣?」

林蕊馨看似一副玩笑話,可是眼神中卻流露出一絲希冀,姚澤見林蕊馨含蓄的試探,心裡猜測的沒錯,這丫頭真是看上自己了。

不過姚澤此時感情太過複雜,喜歡的女人也太多,他有點不敢在繼續招惹別人,更不想招惹林蕊馨這種青春活力又漂亮的女孩子,不是他不喜歡美女,而是他內心對林蕊馨有著不忍,不希望林蕊馨被自己給禍害,應該他知道自己根本給不了她安定和幸福。

「丫頭,咱能不開這種玩笑?我可是你哥1姚澤愛憐的伸手摸了摸扎著馬尾辮的林蕊馨。

林蕊馨臉上閃過一絲失落,涉世未深的女孩子無法將感情隱藏很深,總是無意間在臉上表露出來,她撅嘴不滿道:「又不是親生的,只是認的而已,你嫌棄我?覺得我配不上你這個大縣長?」

「哪有,我……」

「你們在說什麼呢,神神秘秘的?」李美蓮含笑的走了過來,拿著買來的礦泉水分別遞給姚澤和林蕊馨。

姚澤接過水,悻悻笑了笑,可不敢將此事透露給李美蓮知道,才和李美蓮發生關係沒多久,又和她女兒不清不楚,若是被李美蓮知道了,還不得生吞活剝了自己?

「那啥……沒事,我問蕊馨學習情況呢,是吧?」說著話,姚澤偷偷向林蕊馨擠眉弄眼,希望林蕊馨配合自己。

林蕊馨輕哼了一聲,不悅的將頭扭向一旁,不理會姚澤。

倒是把姚澤弄的有些尷尬的站在那裡訕笑。

李美蓮蹙眉輕聲責怪林蕊馨:「你這孩子真不懂事,你姚澤哥和你說話你咋這種態度,沒大沒校」

林蕊馨一副欲要反唇相譏的架勢,姚澤怕這兩個美人母女花在學校門口吵起來了,於是趕緊拽著林蕊馨道:「趕緊上車吧,大熱天的,站在太陽底下不熱嗎?」

林蕊馨不滿的瞪了姚澤一眼,偷偷朝著他腰間掐了一把,「晚點在和你算賬,哼1

姚澤苦笑的搖頭,招呼兩人上車后朝著車行駛去。

……

杜南山帶著兩名警察對陳東豪做完筆錄上,無奈的笑了笑,站起來對一旁的陳昌鋒道:「陳台長,咱們借一步說話。」

兩人站在醫院走廊上抽著煙,杜南山有些為難的對陳昌鋒說:「陳台長根據你愛子所敘述的,他和一名叫姚澤的青年發生了摩擦,萬紫千紅的老闆好像是姚澤的朋友,出手打了你的愛子,不過這萬紫千紅的老闆……」杜南山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陳昌鋒微微蹙眉,對於杜南山的表現有些不滿,「既然動手打了人,先把萬紫千紅的老闆抓起來,他有襲擊我兒子的動機,杜局長在猶豫什麼?」

杜南山幽幽嘆了口氣,壓低聲音道:「陳台長有所不知,這萬紫千紅的老闆是咱們賈副市長的公子,你看,如果……」

「哦?」陳昌鋒疑惑的看了杜南山一眼,想想自己兒子被打的不成人樣,旋即又惱火的道:「他賈市長的兒子是人我陳某人的兒子就不是人呢?」

陳昌東只所以如此硬氣是因為他哥哥陳昌翔是市政法委書記,市委常委之一,他賈中鳴雖未副市長可是卻只是主管教育和衛生的副市長,在市裡的排名還不如自己大哥,這麼想來他底氣就足了些,可是又擔心給自己大哥招來不必要的麻煩,市領導現在的關係可謂是明爭暗鬥、非常不明朗,他覺得這個事情有必須要自己哥哥商量一下,於是就打消了馬上收拾賈天楓的念頭,「這麼著,杜局長你先回局裡,晚點我再聯繫你。」

陳昌鋒說這麼模稜兩可的話,讓杜南上有些糊塗,這他媽到底是要追究責任到底,還是打算和解?總得給個明確的說法吧,剛才陳昌鋒還態度強硬的要抓賈天楓,此刻怎麼倒是心平氣和下來,難道是要和他哥哥商量?

不管如何,既然當事人這麼說了,杜南山也不好追問,就點了點頭,「那陳局長如果有什麼事情再打我電話。」這個案子讓杜南山很是頭疼,兩邊都涉及到了市領導的親屬,若是處理不當,搞不好就得得罪領導,不管是賈市長還是陳書記都不是杜南山這個分局局長能夠得罪的。

「這他媽叫什麼事情1杜南山心裡悲嘆一聲,只希望兩人能夠私下何解,這樣自己就好辦了。

等杜南山走後,陳昌鋒立馬打了他大哥陳昌翔的電話,「昌鋒,東豪沒什麼事吧?」陳昌翔此時在辦公室辦公,見是自己弟弟打來的,肯定是和陳東豪有關,於是就開口詢問。

陳昌鋒走到醫院樓梯道,見附件沒人,才開口道:「被打的有些慘,不過還好沒有生命危險。」

陳昌翔冷哼一聲,「這些歹徒膽子真是不小,竟然敢在電台家屬樓行兇,看來江平的治安得好好整頓一下了,對了,警方查處什麼線索沒?」

「大哥,據東豪所說,這件案子涉及到了賈副市長的公子,萬紫千紅是賈副市長兒子開的,昨天晚上東豪在萬紫千紅和一名叫做姚澤的小子發生了矛盾,賈副市長的公子好像和這個叫姚澤的小子是朋友,出手打了東豪,這麼巧,東豪晚上回去又被襲擊,這件事情想都不用想,一定是他們干出來的。」

涉及到賈中鳴的兒子,電話那頭的陳昌翔沉默下來,陳昌鋒以為自己大哥不想管這事,於是急忙說道:「哥,你侄子被打成那副模樣,你怎麼連一點反應都沒有,這些傢伙太囂張了,他打的哪裡是東豪的臉,他們打的是你政法委書記的臉,如果你就這麼忍了,市裡的頭頭腦腦肯定以為你怕了賈天楓,這件事情肯定會成為他們茶餘飯後的笑柄。」

「好了,你不用跟我用激將法,這件事情我說了不管嗎?」陳昌翔道:「這個姚澤怎麼聽起來有些耳熟,他是什麼身份?」

「聽東豪說好像是給領導開車的。」陳昌鋒解釋道。

「給領導開車?」陳昌翔疑惑的嘀咕一句,「如果是給司機怎麼會和賈天楓成為朋友?」

雖然這件事情設計到賈中鳴的兒子,但是陳昌翔卻並沒有低調處理這件事情的意思,「昌鋒啊,這件事情你看著辦吧,不管是誰,觸犯了法律都一樣得受到法律的制裁。」

這種話如果陳昌鋒還聽不出來,那他副台長就白敢了,陳昌翔的意思很明顯,這件事情得一查到底。

掛斷電話后,陳昌鋒毫不猶豫的再次將電話打給了杜南山。

掛斷陳昌鋒的電話,杜南山心裡愁雲慘淡起來,心裡那個鬱悶啊,「這他媽不是逼著自己去抓副市長的兒子嗎?

……

提了車子以後,林蕊馨煞是喜歡這款紅色的標緻,一副蠢蠢欲試的模樣,「老媽,讓我試試唄?」

李美蓮搖頭道:「不行,你連駕照都沒有,出事怎麼辦,現在無證駕駛被逮到可是很嚴重的事情。」

林蕊馨撅嘴不滿道:「我就開一小會都不行嗎?」

李美蓮堅決的搖頭,姚澤在一旁看著好像,就問道:「你會開車?」

林蕊馨訕訕的笑了笑,心虛的輕聲道:「開過幾次,在偏僻的地方開沒問題。」

姚澤就笑著點頭道:「等你畢業了,參加工作哥送你一輛。」

「真的?」林蕊馨一臉驚喜。

「比珍珠還真1姚澤打趣道:「不過,以後不許和我作對。」

林蕊馨高興的摟住姚澤的胳膊,親昵的搖晃著姚澤,嘴巴甜甜膩膩的說:「哥,你對我真好。」

李美蓮無奈的搖頭,鬱悶的對姚澤道:「小澤,別把這死丫頭寵壞了,否則以後嫁人了誰受的了她1

林蕊馨不滿的撇了撇嘴,「老媽,有你這麼說自己女兒的嗎?」她扭頭可憐兮兮的望著姚澤:「哥,我有那麼差勁嗎?」

姚澤嘿嘿一笑,沒有吭聲,意思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