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百零三章做哥哥的情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三章做哥哥的情人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n6bqrw^~v{0hxh b^}lhio^m

「哥,讓我做你情人好不好?」

「啥?」姚澤一個哆嗦,差點沒將前面的車屁股給撞上。

見姚澤誇張的表情,林蕊馨開心的咯咯笑了起來,「我說,我要做你的情人1

「小瘋子1姚澤鬱悶的瞪了林蕊馨一眼,目光看著前面的道路,心想,這丫頭今天是不是吃錯藥了。

「哥,你告訴我,想不想讓我做你的情人?」林蕊馨故意挺了挺已經頗具規模的圓潤挺拔的胸部,揚著俏臉問道。

在江平大學,林蕊馨是被公然的少男殺手,最美校花,沒有男生見到這種青春漂亮的女孩子不喜愛的,所以追求林蕊馨的男生不在少數,但是林蕊馨對待男生卻總是冷眼相加,她的身邊永遠只有她唯一的閨蜜,很多愛慕她的男生暗自揣測,林蕊馨是不是蕾絲邊。

如果不是,為什麼從來不正眼看男生一眼,哪個少女不懷春?再說,江平大學不缺乏多金又帥氣的男生,即便是這種優異的男生也從沒入過林蕊馨的法眼。

唯一的一次算不上戀愛的戀愛還是因為那個人神似姚澤,但林蕊馨清楚的知道,他不是姚澤,從來沒有和那個男生牽過手,干過過分的事情。

林蕊馨找了個替代品,只是想提前感受一下和姚澤在一起的感情,很可惜,和那個替代品走在一個,林蕊馨的心屬於麻木的,沒有絲毫的心動。

「哥,為什麼不說話?默認了?」見姚澤沉默相對,林蕊馨眨巴著美眸,抿嘴笑了起來。

「再胡鬧我可以執行家法了。」姚澤睨了林蕊馨一眼,打著轉向燈換了路段。

林蕊馨笑著問道:「你想執行什麼家法?」

姚澤不由自主的瞅了林蕊馨小屁股一眼,撇嘴道:「打屁股1

「……」林蕊馨紅著臉開心的笑了起來,姚澤不明白林蕊馨為什麼會是這種反應,很快林蕊馨就解答了姚澤所想,「哥,你其實在心裡根本沒有將我當成妹妹。」

見姚澤欲要張開,林蕊馨搶著答道:「你別想狡辯,沒有那個哥哥會沒事盯著自己妹妹的胸部看,會想著打自己妹妹的屁股,你明明對我有其他想法。」林蕊馨一臉的得意。

縱使姚澤臉皮厚如城牆,聽到這種話,也不由得老臉一紅,尷尬的咳嗽一聲后,姚澤心虛的辯解道:「那啥,我啥時候沒事盯著你胸部看了,就你這小胸部,我才沒興趣呢。」

「你敢說你沒興趣,敢說沒有偷偷看過?」林蕊馨向著姚澤湊近了些,聞著林蕊馨身上散發的處子清香,姚澤開始有些心猿意馬起來,感覺自己的血液正在慢慢的升高。

見姚澤心虛的不再吭聲,林蕊馨得意的笑了起來,「姚澤同志,你就知足吧,有我這種美女倒貼,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你倒是毫不吝嗇的誇獎自己。」

林蕊馨摸了摸自己光滑的臉蛋,笑嘻嘻的道:「不是誇獎,而是在闡釋事實,哥,咱去哪?」

「開房1

「流氓,去死1

……

見姚澤將車子開到萬紫千紅門口,林蕊馨疑惑道:「到這種地方幹嘛?」

「見一個朋友。」姚澤推開車門,林蕊馨緊跟在姚澤身後,緊緊摟住姚澤的胳膊。

姚澤就笑著打趣道:「丫頭,你現在越來越像一種動物了。」

「你才像動物呢。」林蕊馨掐了姚澤一下,有禁不住好奇,問道:「啥動物?」

「癩皮狗,哈哈1姚澤哈哈笑了起來。

「討厭,要死呀,你才是癩皮狗。」林蕊馨狠狠的照著姚澤腰間掐了一把,幻想著癩皮狗的模樣,自己也忍不住捂著咯咯笑了起來,「真是的,哪有這麼說自己妹妹的,有這麼漂亮的癩皮狗嗎1

在身穿暴露制服的迎賓小姐帶領下,姚澤來到了賈天楓定的包廂。

打開包廂的門,姚澤瞧見賈天楓正和一名身穿西服的男人有說有笑,而在那男人身邊坐了一名衣著暴露,裝扮艷麗,露出一雙修長美腿的妖艷女人,女人沒有說話,只是面帶嫵媚笑意的看著兩人聊天,時不時的抿嘴笑上一聲。

「哥,這女人好.性感,你是不是喜歡這種類型的?」

姚澤笑著搖頭,輕聲在林蕊馨耳邊低聲道:「要你我也不要她,怕被帶帽子1

林蕊馨笑噴了,狠狠在姚澤腰間掐了一把,心裡卻是喜滋滋的。

瞧見打情罵俏的兩人,賈天楓哈哈笑著站了起來,向姚澤拱手道:「姚澤,你真夠厲害的,蕊馨妹子都被你拿下了,佩服,佩服埃」

以前姚澤酒吧開業之前,讓賈天楓去湯山縣幫過忙,倒是見過林蕊馨兩面,那時候林蕊馨給人的感覺就如生人勿進,賈天楓試探的和林蕊馨聊天,讓賈天楓感到悲催的是,林蕊馨看都沒正眼看過自己,不過這小姑娘倒的確是有傲人的資本,不管身處還是模樣,都是少有的漂亮。

清純中帶著帶著東方人特有的美感和精緻的五官。

母親如此,女兒又豈會差?

「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別敗壞我妹妹的名聲。」姚澤笑著朝賈天楓胸口錘了一拳,林蕊馨卻是沒好氣的瞪了賈天楓一眼,她對賈天楓這個登徒子有些印象,以前幫過姚澤進行前期的酒吧運營,印象中,賈天楓是個有花花腸子的男人。

其實姚澤比賈天楓更加淫.盪,只是林蕊馨屬於情人眼裡出西施,姚澤所以的不好,在林蕊馨看來都是好的。

瞧見林蕊馨美眸瞪了自己一眼,賈天楓打趣的笑道:「蕊馨妹子,對我意見不小啊1

林蕊馨冷哼了一聲,不予理會賈天楓,賈天楓自然不會和一個女孩子斤斤計較,笑著將他身邊的年輕男子介紹給姚澤道:「姚澤兄弟,這位是東方夏威夷的老總,李明海。」然後又對李明海介紹:「湯山縣縣長,姚澤。」

姚澤翻了個白眼,糾正道:「副縣長好嗎,這縣長是你給我升的?」

賈天楓好好笑道:「這不是遲早的事嗎。」

姚澤道:「你倒是對我很有信心。」

「那是,二十四歲的副處級幹部,放眼咱們整個華北省,有幾個你這樣的?」

「懶得跟你扯。」姚澤將目光轉向李明海,笑眯眯的和他握手道:「李老闆,久仰你的大名,

你的東方夏威夷在江平可是很有名氣埃」

東方夏威夷是一所商務休閑會所,裡面包含了洗腳、按摩、桑拿、溫泉等各種服務,雖然姚澤沒有去過,但是對東方夏威夷早有耳聞,聽說裡面對於熟悉的老客戶還提供特殊服務。

李明海聽了謙虛的擺了擺手,笑著道:「不值得一提啊,倒是姚縣長,早就聽天楓提起過你,一直想和你交給朋友,就是沒有機會,今天也是偶然的知道聽天楓說你回來了,所以才讓天楓幫忙安排一下,希望姚縣長不要感覺唐突。」

姚澤溫和的笑著說不會,心裡卻是在想,李明海約自己應該不是單純的聊天喝酒這麼簡單吧,想到賈天楓沒有和自己提前說一聲,就把自己喊了過來,心裡對他的做法有些不滿。

賈天楓大概是怕姚澤心裡有想法,就解釋的說道:「姚澤兄弟,今天本來準備咱哥兩聚一下喝點酒,恰巧碰到明海在這裡陪客戶,他以前嘮叨著要和你交朋友,我看今天是個機會,所以剛才把他喊了過來,你平時是個大忙人,想找你出來喝喝就你也沒什麼時間,今天剛好機會難得。」

姚澤笑著說沒事,幾人坐下后,姚澤問道:「剛才進來的時候好像沒見到多少人啊,生意怎麼變冷淡了?」

賈天楓不滿的道:「還不是政府搞他媽什麼整改,整的我們這裡三天兩頭被公安局查,最近查的嚴,自然沒多少人敢在這個時候出來瞎混。」

姚澤納悶道:「你這個地方不應該啊,難道你們這個轄區的公安局分局不知道你家的背景?」

賈天楓道:「知道自然是知道,不過他們現在也不敢包庇,大力整改娛樂場所的指令可是咱市委書記親自下的,決心很大埃」

姚澤和賈天楓、李明海碰了一下酒杯,喝了口酒後,姚澤繼續說道:「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要不然政府怎麼會管這些事情?」

李明海嘆氣道:「前幾天,鑽石人間的休閑會所涉及到一起強姦少女的惡性案件,這件事情鬧的很大,市政府相當重視,勒令鑽石人間停業不說,還將全市的休閑會所全部進行抽查,看樣子最少需要個把月這件事情才會平息。」

姚澤點了點頭,「這案子確實有些嚴重,受害人家屬應該鬧事了吧?」

賈天楓喝了口紅酒,嘆氣道:「誰說不是,這幾天受害人的家屬不停的到市政府去鬧事,要求政府還一個公道,***,那女孩子本來就是個鑽石人間的一個陪酒小姐,和客人發生關係也是平常的事情,拿點錢了事不就結了,裝什麼純潔,害得我們也跟著受損失。」

聽了賈天楓的話,姚澤眉頭皺了起來,「你這是什麼話,陪酒小姐又不是『小姐』人家在不願意的情況下,被強行發生關係就是屬於強姦,賈天楓我可告訴你,你這個地方千萬別搞那些歪門邪道的東西,你爸是市領導,如果讓人舉報你這裡有什麼烏七八糟的服務,你爸會變的很被動,會受到極大的牽連。」

賈天楓對姚澤看的還是極其重要的,聽了姚澤略帶斥責的話,他也不生氣,悻悻的笑道:「放心好了,我這裡絕對不會發生那種事情,我爸知道我開夜總會,幾乎沒隔一段時間就要教育我一次,讓我正經的做生意,而且我也不是小孩子,當然不會做一些傻事拖我爸的後退,兄弟,你放心好了。」說完,賈天楓笑著示意姚澤端起杯子,兩人喝了口氣。

姚澤放下杯子,臉色緩和了些,賈天楓繼續說道:「今天喊你來除了敘舊以外,其實還有個事情要和你商量一下。」

姚澤給坐在自己身邊的林蕊馨倒了杯橙汁,將她手裡的洋酒給奪了過去,惹得林蕊馨一陣不悅的翻白眼,姚澤對於林蕊馨的白燕妮視若無睹,問賈天楓道:「商量什麼事情?難道想到我們縣去投資?」

「喲呵,未卜先知啊?」賈天楓笑道:「其實是明海想找你幫忙。」

姚澤將目光看向李明海,李明海笑著解釋道:「姚縣長,你們湯山縣的荔灣工業區不是想進行大規模的商業化發展嗎,我有意向將我的東方夏威夷分店開在你們荔灣工業區,但是你也知道,對於娛樂場所這種商業投資,需要辦的證件很多也很繁瑣,沒有關係別人還不一定給辦,我在湯山縣又沒認識的熟人,所以我想請姚縣長幫忙疏通疏通關係。」

姚澤聽完李明海的話,端起杯子靜靜抿酒,表現便的嚴肅起來,東方夏威夷姚澤是知道的,除了正規的娛樂以外,裡面還包含著外人所不知的特殊服務,如果姚澤幫了李明海這個忙,以後東方夏威夷除了什麼事情,自己恐怕也難辭其咎,而且姚澤是比較抵觸這種有特殊服務的娛樂會所的。

見姚澤一臉為難模樣,李明海以商人的思維以為姚澤是在尋要好處,於是就湊到姚澤跟前,低聲說道:「姚縣長放心,這件事情辦成了我絕對會好好報答姚縣長。」

姚澤知道李明海誤會了自己的意思,就說道:「李老闆,如果提好處這件事情就沒得談了,你想讓我貪污受賄,把我往火坑裡推嗎?國家幹部並不是和商人一樣唯利是圖,雖然有些幹部作風不好,但是那也只是屬於小眾,在我這裡,絕不會貪污老百姓一個子。也不會允許收受賄賂的事情發生。」姚大官人一臉的義正言辭,心裡卻想,麻痹的老子的政治覺悟高著呢,糖衣炮彈腐蝕不了老子。

李明海不知道姚澤是什麼意思,也容不得他揣摩,趕緊擺手說:「姚縣長,誤會了,我不是那個意思。」表情顯的有些尷尬。

賈天楓心裡有些抱怨李明海不懂事,姚澤父親開的公司在江平是排的上號,還會在乎你那點小錢,惹的姚澤生氣,賈天楓也是頗為難堪,暗想今天不應該把李明海介紹給姚澤,雖然李明海為人還算直爽,出手也算大方,但是依照姚澤的品性,是不喜歡和李明海這種人打交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