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百零七章情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七章情傷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沒有回復杜佳穎的信息,直接將車停在了她家小區門口,此時雨越下越大,姚澤坐在車內沒有下去,望著四樓方向,她家客廳的燈還亮著官場之財色誘人。

姚澤心裡有些矛盾,不知該如何處理他和杜佳穎之間的關係,如果說做普通朋友,姚澤自己那道坎都過不去,在他心裡,並不想把那個漂亮卻身世有些可憐的女人當普通朋友待,他有些大男主義,也有些貪念每一個他喜歡的女人,只要是姚大官人心動的女人,就不希望別的男人染指。

坐在車內悶頭抽了一支煙,思想做了一番掙扎,既然想要得到,何必又搖擺不定?

想要得到,就必須如狼一般的兇猛出擊,獵取自己的獵物。

姚澤沒有再猶豫,推開車門走了出去,傾盆大雨瞬間打濕了他的頭髮和白色襯衫,讓他變成了一個落湯雞,顯得有些可憐。

他站在杜佳穎的門口,伸手輕輕敲響了杜佳穎的房門,裡面傳出杜佳穎疑問的聲音。

「誰啊?

姚澤沒有回答,杜佳穎將門打開了一條縫隙,清來人的面相,頓時將房門打了開來,俏臉上帶著喜悅又複雜的心情。

她咬了咬嬌艷欲滴的紅唇,見到姚澤感覺有些委屈的低下了頭。

姚澤見她臉龐泛紅身上帶著淡淡的酒香,就出聲問道:「你喝酒了?」

「嗯,喝了一點。」杜佳穎小聲回答。

姚澤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輕笑著問道:「為什麼一個人喝酒,借酒消愁嗎?」

杜佳穎有些幽怨的了姚澤一眼,聲音如蟲鳴般低聲道:「這麼久沒回我信息,還以為你以後不理我了。」

「怎麼會呢,我是那樣的人嘛?」姚澤笑了笑,說道:「你打算一直讓我站在外面?」

杜佳穎神色緩了過來,見姚澤似乎真沒有生自己氣,於是就露出笑容的說道:「進來吧,衣服都濕了,趕緊洗個熱水澡,我給你拿一身乾淨的衣服換。」

杜佳穎給姚澤放好了熱水,然後找了一套她前夫的衣服,有些歉意的說道:「這衣服是乾淨的,你不會介意吧?」

姚澤笑著搖了搖頭,接過衣服說道:「我沒那麼講究。」

洗完澡出來的時候,杜佳穎已經給姚澤泡好了熱茶,自己則捲曲著修長的雙腿慵懶的坐在上方上,美眸盯著電視,她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絲質的寬鬆襯衣,下身一條淺綠色緊身小短褲,將她那兩條美腿完完全全的暴露在空氣之中。

姚澤不由自主的打量了杜佳穎幾眼,然後略有些尷尬的咳嗽一聲,杜佳穎回過神,朝姚澤笑了笑,見姚澤只穿了條大短褲,精壯的上半身**著,就有些羞紅了臉,嗔怪的道:「你是國家幹部噯,能不能注意下現象?」

姚澤尷尬的嘿嘿笑了兩聲,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那啥,你給我的那件襯衣有些小了,穿在身上有些彆扭,你,還有沒有大一點的衣服?」

姚澤的身高和體型確實比她前夫大了一些,也找不到合適的衣服給姚澤,就有些羞赧的道:「要不你就將就一下,沒有合適的衣服了,我把你衣服給洗了,明天應該能晒乾。」

姚澤點了點頭,心想不是我不穿衣服,是沒有衣服給我穿,他大搖大擺的坐在了杜佳穎身邊,一股淡淡的男人陽剛之氣讓杜佳穎心裡有些緊張起來。

姚澤端起茶水,輕輕小嘬了一口,然後放下茶杯,望著杜佳穎因為緊張而

泛紅的俏臉,問道:「為什麼一個人喝酒?」

杜佳穎眼睛一直望著電視,不敢姚澤,有些心虛的小聲說道:「沒有原因,就是想喝了。」

姚澤笑了笑,沒有將杜佳穎喝酒的原因給揭穿,目光也向了電視,輕聲自語般的說道:「有些事情過去就過去了,何必一直放在心裡糾結,和自己過不去,人生中總會有遇到苦難的時候,既然當初的苦難都能扛過去,現在一切都好了,為什麼還有活在過去的痛苦回憶中,不能因為一朝被蛇咬就十年怕井繩,男人,並不全是壞人。」說道這裡,姚澤將目光向了杜佳穎,見杜佳穎美眸中有些驚慌的閃躲,姚澤繼續說道:「佳穎姐,我喜歡你能快快樂樂的活著,而不是現在這個樣,過去就讓他過去了,好好面對將來的生活,好嗎?」姚澤聲音變的溫柔起來。

杜佳穎死死的咬著紅唇,心裡掙扎著,過去的一幕幕閃現在眼前,八年前,父親不念骨肉親情將自己和弟弟趕出了家門,那時候自己才十八歲而弟弟才十四歲,兩人孤苦伶仃相依為命的來到了江平市,擺過地毯,刷過盤,在五年前,因為一個偶然的機遇杜佳穎認識了前夫,他當時表現的很溫文儒雅,對杜佳穎也是無微不至的照顧,無依無靠的杜佳穎被這個男人的善念和溫柔所打動,沒過多久兩人結了婚,杜佳穎畢業於漢陽大學,專業是播音主持,所以前夫花錢找關係將杜佳穎弄進了現在的江平電視台,好景不長,三年前她前夫因為一次失誤的投資,倒是公司瀕臨破產,從那時起他性變的暴躁,經常酗酒豪賭,兩人的感情也因為他的家庭暴力而走向終點,更讓杜佳穎心裡埋下陰影的是,自己前夫竟然無恥的將自己推向了別的男人得懷抱,竟想讓別的男人凌辱自己,而他卻在旁邊冷漠的著,這是多麼變態無恥的男人才能幹出的事情,如果不是姚澤的出現阻止了那場災難,杜佳穎恐怕因為遭受凌辱,不堪受辱而自殺身亡了,就因為父親和前夫的所作所為讓杜佳穎對男人感到了失望,更多的是恐懼。

無數個夜晚,杜佳穎都會被噩夢驚醒,望著黑空蕩蕩的房,她感到恐懼、無助、空虛。渴望有那麼一個好的男人去愛她,但是有糾結的不敢相信男人。

午夜驚醒,杜佳穎腦海中總會呈現姚澤和煦的微笑,這是她唯一欣慰的一點。

此時,杜佳穎臉色極其蒼白,潔白的貝齒死死的咬著唇,眼淚不爭氣的從眼角中流了出來,姚澤見了有些心疼的輕輕嘆息一聲,輕聲細語的說道:「以後再也不會讓別人傷害你,也許你對我還抱著戒心,但是不要緊,我會慢慢把你支離破碎的心一點點的撿起來,拼湊完整,我會用行動慢慢證明給你,不管多久,我都願意等你,總有一天你會屬於我,被我所疼愛。」姚澤輕輕將手放在了杜佳穎的香肩上,然後摟著她,讓她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輕聲道:「哭吧,哭完了心裡會會痛快一些。」

杜佳穎沒有反抗,默默的靠在姚澤寬闊的肩膀上,輕聲的抽泣著,輕聲很柔很慘然,姚澤聽著杜佳穎傷心的哭泣聲,心裡如針扎般的難受,杜佳穎的眼淚順著眼角,流過臉龐然後低落在了姚澤**的胸膛,溶進了他熾熱的心裡。

杜佳穎哭累了,疲憊的身心漸漸放鬆下來,沒多久就沉沉的睡了過去,姚澤幽幽的嘆息著,愛憐的撫摸著她柔順的秀髮,將她俏臉的臉龐上流淌的淚痕輕輕抹去,然後溫柔的將她抱了起來,朝著室走去,心裡沒有別的什麼齷齪思想,只想好好的呵護她疼愛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