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百零八章同床共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八章同床共枕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動作輕盈的將杜佳穎放在床上,望著她俏麗的臉龐上帶著苦楚的表情,心裡生出無限憐愛之意來。

外面的世界依然大雨磅,姚澤將床旁邊的窗戶關上窗帘拉上后,摸了摸杜佳穎玉潔的額頭,轉身準備離開,卻突然被杜佳穎一把抓住,拉著他的手,夢囈般的呢喃道:「小澤,別走,別走……」

姚澤輕輕嘆了口氣,坐在床旁邊,握住杜佳穎的手,低聲溫柔的說道:「我不走,就在這裡陪著你,乖乖的睡覺。」

杜佳穎似乎聽見了耳邊的呢喃,長長的眼睫毛微微抖動了兩下,睜開眼眸,瞧見姚澤正一臉溫柔的注視著自己,目光深情而又柔和。

「真好1杜佳穎心裡這麼想著,如果每天醒來第一眼就能看到姚澤溫柔的這麼注視著自己,那該多好,可是她知道這不現實。

自己和姚澤在一起,永遠是上不了檯面的女人,自己已經不完整,而且比姚澤要大,即便他不在乎,自己這道坎也不過去。

還有,假如真在一起了,姚澤會在意我的過去嗎?

杜佳穎一瞬間胡思亂想了很多,目光有些渙散的望著姚澤,腦袋裡卻是想著別的東西。

姚澤帶著歉意的笑了笑,輕聲對杜佳穎說:「對不起,把你吵醒了。」

杜佳穎這次從胡思亂想中回過神,見姚澤那剛毅帥氣的臉龐離自己如此之近,她心裡不由得加快了心跳,成熟俏麗的臉蛋上媚意橫生,如果說以前她不確定是否喜歡上姚澤,是否是因為姚澤幫了自己,所以有報恩的想法,她以前覺得對於姚澤,她有著感激之前,並不是愛,而此刻自己的心跳和內心慢慢滋生的某種情愫讓杜佳穎明白,其實她確確實實愛上了這個比自己小了2歲的弟弟。

為什麼做噩夢的時候最想見的是姚澤,為什麼在她最孤獨無助的時候,腦海裡面想的也是姚澤,這種現象表面,這明明就是對姚澤產生了依賴,而一個女人如此依賴一個男人,有兩種情況,要麼這個男人是她的父親,要麼這個男人是她的戀人。

姚澤雖然不是杜佳穎的戀人,杜佳穎卻在不知不覺中將姚澤的情種播種在了自己的心田。

「可以一直陪著我嗎?」杜佳穎突然特別渴望得到姚澤的愛,鬼使神差般的就將這句話給說了出來,她從小到大從來沒有如此主動的和一個男人說這種請求的話。

姚澤不明白杜佳穎說的是,今天晚上一直陪著她,還是這輩子都一直陪著她,但是不管是那種情況,姚澤都非常樂意,他輕輕拍了拍杜佳穎漂亮的小手,輕聲說道:「佳穎姐,放心好了,我會一直陪著你,不用害怕。」

「嗯,我相信你。」杜佳穎偷偷看了姚澤一眼,俏臉滿是緋紅,從沒有過的幸福和溫暖充斥著整個心扉,趕緊暖洋洋的,她情不自禁的握著姚澤的大手,用他的手掌摩挲著自己的臉蛋,就如同可愛的小貓咪希望得到主人的愛撫一般,她微微眯著美眸,享受般的露出淺淺的笑意。

姚澤會心的笑了笑,「睡吧,我陪在你身邊。」

杜佳穎睜開了眼眸,羞赧的嬌聲道:「現在睡不著了。」

「為什麼,害怕我逞你睡著了沾你的便宜?」姚澤笑著打趣的問道。

「不怕1杜佳穎臉上露出迷人的微笑,「我相信你不會做出讓我傷心的事情。」

姚澤哭笑不得的道:「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你可別低估了自己的魅力,男女共處一室,就如同**般,一點既燃。」姚澤開始有些心猿意馬了。

「既然睡不著,那咱就聊天吧。」

杜佳穎同意的點了點頭,姚澤就問道:「佳穎姐,我記得你曾經說過你還有個弟弟,他現在在哪裡?」

杜佳穎說道:「他現在在長平市,去年畢業以後不想給人打工,想自己創業又沒錢,這不就找到了我,我那時候剛和前夫離婚,手裡也沒多少錢,所以向你借了八萬塊錢給他去創業,還好他運氣不錯,第一年就把成不給賺了回來,還有多餘的,所以就先把你的錢給還上了。」

姚澤笑了笑,「原來向我借錢是給你弟弟投資呀,這如果你弟弟做虧了,我的錢豈不是打水漂啦?」

杜佳穎聽了姚澤的話,雖然知道是在調侃自己,但俏臉還是不由得紅了起來,她嫵媚的白了姚澤一眼,不平的道:「不就是八萬塊錢嗎,萬字做虧了,大不了我省吃儉用的把工資攢起來,還怕我跑了你的錢,哼,太小瞧人了。」

姚澤笑眯眯的道:「我倒是想你還不了,這樣你就可以以身相許了。」

杜佳穎嗔怪的瞪了姚澤一眼,俏臉不服的模樣說道:「死小澤,我就值八萬塊錢?」

嘿嘿,姚澤笑了笑,準備說你在我心裡是無價之寶,但是覺得此時兩人的這種關係,說這種話先的太唐突,所以這話到了姚澤嘴巴,又被他給吞了回去。

姚澤專業了話題,問道:「你弟弟是做什麼行業的。」

杜佳穎說道:「是室內裝修,自己開了個小型的裝飾公司。」

姚澤想了想,準備幫杜佳穎的弟弟一把,就說道:「等有時間了你安排我和你弟弟見一名,我給他介紹一些活干。」

「好的,謝謝你,小澤。」杜佳穎滿口答應下來。

姚澤笑著搖頭,「不要和我說謝謝,顯得太生分,我不喜歡。」

杜佳穎笑了笑,沒有說話,最起碼的教養還是得有的。

望著杜佳穎漂亮的臉蛋,姚澤突然很想知道她的過去,她以前有多少苦難了,姚澤心裡想著,猶豫了一下,還是沒忍住,問道:「佳穎姐,可以告訴我你的過去嗎,為什麼你會和你弟弟相依為命這麼多年?你的家人呢?」

杜佳穎聽了姚澤的問話,本來已經紅潤的臉上又變的蒼白了起來,她臉上黯然下來,失落的道:「除了我弟弟,我沒有其他的親人了。」

見杜佳穎俏臉上帶著苦澀的表情,姚澤有些後悔問這些話,「佳穎姐,抱歉,我多嘴了。」

「沒事,其實有些事情我早已經看淡了,畢竟事情過去這麼多年年,和你說說也無妨。」杜佳穎輕輕嘆息一聲,腦海中漸漸回憶起過去的事情。

姚澤從她的敘述中大概的知道了她的過去,沒想到杜佳穎出生在富貴家庭,她外公是華南省有名的企業家,家產更是億萬計算,但是膝下只有杜佳穎的母親這麼一個女兒,二十七年前,杜佳穎的父親和杜佳穎的母親結了婚,幫著管理家族企業,日子過的還算安慰,但是自從十年前杜佳穎的外公病逝以後,杜佳穎的家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杜佳穎的父親順利的掌管了寧氏集團,隨後兩年,杜佳穎的母親也在一場意外的車禍中喪了命,杜佳穎的父親在她母親去世的半年後和別的女人結了婚,杜佳穎氣不過父親的這種行為,就和他大吵起來,一時口快說她父親一定用陰謀害死了她母親,杜佳穎的父親一氣之下將杜佳穎給趕出了家門,她弟弟杜飛對他父親的行為也是極其厭惡,就和姐姐一起離開了杜家,這一走就是八年,從沒和父親聯繫過。

姚澤也感覺到這件事情有些稀奇,很多疑點值得推敲,但是作為一個外人,姚澤現在也不能說些什麼挑撥他們家關係的事情來,只有將心裡的疑問給咽了下去。

「你說我是不是一生坎坷?」杜佳穎紅著眼眶苦澀的笑了笑,對姚澤問道。

姚澤搖了搖頭,輕聲道:「你的人生才剛剛開始,怎麼能說一生坎坷,以後會好起來的,至少我會好好保護你,不會再讓你受欺負。」

「你能做到嗎?」杜佳穎美眸中竟是迷惘。

姚澤堅定的點頭,沒有在說話。

杜佳穎露出了會心的笑意,「我相信你,如果這次再看走眼,這輩子不會再愛了。」

「不會的。」姚澤輕輕撫摸杜佳穎飄香的秀髮,惹得杜佳穎嫵媚的俏臉紅了起來。

「要不……要不你躺我旁邊吧,一直這麼坐著肯定很累。」杜佳穎說完,俏臉埋在了被子里,心裡七上八下極其緊張。

「沒事,能坐在這裡陪著你我已經很開心了。」姚澤雖然很想現在就撲上去,但是害怕杜佳穎用這種方法考驗他,所以他猶豫了一下,看杜佳穎是不是誠心邀請他上床,這廝也真夠虛偽的。

「上來吧,我想讓你抱著我睡。」杜佳穎朝旁邊挪動了一個位置讓給姚澤,背對著姚澤,讓姚澤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

既然杜佳穎位置都騰出來了,姚澤在假惺惺就顯得太過虛偽,於是靜靜的將自己的大短褲脫了下去,穿著褲衩上了杜佳穎的床。

姚澤感覺自己心都快跳出來了,身子漸漸的朝著杜佳穎靠攏,聞到杜佳穎身上散發的淡淡幽香,姚澤感覺身子變的滾燙起來,全身的血液都沸騰起來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