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百三十一章要做女騎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一章要做女騎士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官場之財色誘人。

王賈額頭上漸漸分泌出細碎的汗珠,順著額頭漸漸流到了鼻尖,他用他肥碩的手抹了一把汗珠,悄悄的擦在了自己褲上,見姚澤仍然低著頭,鋼筆不停的在文件上發出『刷刷』的摩擦聲,他心裡開始有些忐忑不安起來,和剛才進來時的正定面色截然不同,王賈知道,姚澤一直讓他等在這裡,其實就是在磨他的耐心,當人的耐心沒有了的時候,那麼他很容易暴露出自己的破綻。

王賈在心裡叫苦不已,想著,自己一定得正定下來,千萬不能中了姚澤的詭計。

越是這麼想,王賈心裡越是心虛害怕,呼吸竟然變的有些急促起來,辦公室開著空調,室內溫度恆溫保持在二十六度,但是王賈卻感覺在火爐中煎熬一般。

終於,姚澤放下了鋼筆,將文件鎖進了抽屜里,這才將目光向王賈,見他滿頭大汗,就笑著問道:「王局長很熱嗎?」

王賈尷尬的笑了笑,點頭解釋道:「年紀大了又有些偏重,脂肪有些多,所以很怕熱。」

姚澤在心裡冷笑,心想,你他媽這也叫偏胖?坐在沙發上,恨不得將整個沙發一半的位置都給佔據了,肚挺的比豬八戒還大,肥頭大耳的一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在心裡將王賈誹謗一頓后,姚澤含有深意的望著王賈,笑著說道:「王局長知道我今天喊你來的目的嗎?」

王賈被姚澤盯的渾身不自在,那眼神竟然讓自己感覺有些畏懼,不敢直視姚澤的眼神,聽了姚澤的問話,王賈裝糊塗的露出迷惑的眼神,「這個我還真有些不清楚,不知姚縣長找我來有什麼事情,只要是姚縣長交代的事情我一定竭盡全力的去辦好。」好傢夥,這廝臉皮確實夠厚,姚澤沒找他麻煩之前,他先無聲的給姚澤一記馬屁。

「我沒有什麼事情要你去辦。」姚澤並不領情,出聲問道:「知道今天在工業區那裡發生了什麼事情嗎?」姚澤可以肯定,招商局的副主任一定在第一時間給他彙報了剛才的事情,既然王賈心虛,那麼張蘭芳說的話可能還真是屬實,否則他王賈為什麼要心虛的裝糊塗。

「姚縣長,今天我沒有去工業區,招商局那邊有些事情需要處理,所以不清楚工業區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情,難道工業區那邊出事呢?」王賈端正的坐在沙發上,彷彿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似的,一臉疑惑的問姚澤。

姚澤臉色垮了下去,有些不悅的責備道:「王局長,你工作態度有問題啊,既然將工業區那邊的任務交給你,你就要全心全意的去搞好,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情你都不清楚,我想問問你,一天到晚在幹些什麼?」

王賈越來越不安了,姚澤的責問讓他心虛的再次出了一臉虛汗,姚澤盯著他,他不敢拿手去擦汗,一顆顆如豆大般的汗珠順著他的下顎,低落在了他西褲的襠部,打濕了一小片,王賈連連承認自己的錯誤:「姚縣長批評的是,是我工作馬虎了,回去之後我一定好好完成組織交給我的任務,把工業區的任務圓圓滿滿的完成。」

「空話和套話就不必說了,我今天讓你來的目的不是為了責怪你工作態度,而是有件事情想問你。」姚澤目光緊盯著王賈,沉聲問道:「有人反映,工業區商鋪出租存在在不公平現象,鬧出了不少風聲,王局長負責工業區的招租事宜,是不是應該跟我解釋一下,為什麼會有群眾反映裡面存在著惡劣的不良行為1

王賈不承認的說道:「姚縣長,這件事情要我怎麼說好呢,工業區的商鋪出租問題是經過嚴格的層層把關,一道道手續之後才到我這裡,下面要經過員工的接觸到李主任的審核,最好才會把租店鋪人的意向合同遞交給我,我們都是分工明確的,姚縣長請你要相信我,那個舉報我的人明顯就是污衊,存心想要陷害於我。」

姚澤喊王賈過來的目的並不是要讓他承認什麼,當然他也肯定不會承認,王賈的回答在姚澤的意料之中,他喊王賈過來的目的只是想王賈到底是個什麼態度,從王賈的話中,姚澤能判別出他撒謊了,如果沒有做虧心事,他何必去撒謊,至少王賈這個人肯定不幹凈,這是姚澤當前可以肯定的,姚澤笑了笑,對王賈說道:「這件事情王局長不要放在心上,我相信你說的話,不過既然別人舉報了,我例行公事的詢問一下也是應該的,王局長啊,有了誤會不要緊,主要是自己得清白才行,今天的談話就到這裡吧,有什麼事情我會在找你的。」

王賈在心裡舒了口氣,臉色由緊繃緩和了不少,起身和姚澤握了握手后,這才離開了姚澤的辦公室。

王賈離開姚澤的辦公室后直接去了李長安那邊,李長安見了王賈,放下手中的文件,微微皺起了眉頭,「你搞什麼,誰讓你跑我這本來的1

王賈嘿嘿笑著道:「我這不是來給你彙報工作嗎。」

李長安不悅的道:「以後別有事沒事忘我這邊跑,讓別人見了不是要說我的閑話嗎,今天晚上我去你家再聊。」

王賈笑著答應一聲:「妹夫,你現在好歹也是個縣長了,怎麼膽比以前還小了?」

「你知道什麼1李長安瞪了王賈一眼,「以後給我收斂一點,這次姚澤沒有掌握到你的什麼證據,拿你沒辦法,但是並不代表你就安全了,既然他懷疑你有鬼,以後肯定會專門盯著你,所以你做什麼事情都得動腦想想,那些收禮的行為以後不要幹了,你倒霉不要緊,別把我給害了官場之財色誘人。」

王賈心裡不平的想,那我錢的時候怎麼沒見你這麼說,現在有難了就想把我踢的遠遠的,門都沒有。

下午快下班的時候,姚澤接到蘇小梅的電話,說是中了一套二手房,想讓姚澤陪她一起去,自從蘇小梅和他丈夫離婚之後她一直住在政府招待所,姚澤每次想和她恩愛都得提心弔膽,在外面買套房也好。

提前收拾好辦公桌后,姚澤開著自己的車去了蘇小梅指定的地方等她。

不多時,蘇小梅紅色夏利車緩緩停在了姚澤的車旁邊,蘇小梅放下車窗,對著姚澤露出甜甜的微笑,「喂,你覺得這本環境怎麼樣?」

姚澤笑了笑,說道:「環境不錯,周邊比較清靜,最主要的是這裡住戶很少,以後咱們那啥的時候方便多了,不用在提心弔膽。」

蘇小梅嫵媚的俏臉上露出羞澀的表情,沒好氣的白了姚澤一眼,悻悻道:「整天盡想著那些噁心的事情,流氓1

姚澤從車下來,打開蘇小梅的車,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上,朝著她挺拔的胸部上了兩眼,說道:「和我做那事很噁心嗎?」

蘇小梅撅著紅唇道:「嗯,噁心,噁心死了。」想起每次姚澤把她整的死去活來,蘇小梅感覺臉龐熱的發燙。

「竟敢說我噁心,你等著,今天晚上我噁心不死你。」姚澤朝著蘇小梅身上撲了過去,嚇的蘇小梅嬌呼一聲,趕緊推開車門小跑了出去,見姚澤撲了個空,她開心的捂嘴發出銀鈴般歡快的聲音。

兩人完房吃完飯,驅車到了河邊,蘇小梅興奮的脫掉高跟鞋提在手中,跑到河邊坐了下去,江芊芊玉足沒入了水中,歡快的踢著河裡的水,扭頭見姚澤慢騰騰的往這邊走,就笑著說道:「快點過

來,陪我泡腳。」

姚澤笑眯眯的在蘇小梅身邊坐下,拿出煙點燃一支抽了一口就被蘇小梅奪了過去,撅著小嘴說:「抽煙別這麼凶,對身體不好,這邊這麼好的空氣都被你污染了。」

「你覺得剛才我們的那天房怎麼樣,要不要定下來。」

姚澤點頭道:「我覺得不錯,就那套房了,小區管理不錯,位置也不是那麼顯眼,我很滿意。」姚澤笑著將蘇小梅納入懷中,「以後就可以同床共枕了,想想都興奮。」

蘇小梅紅著臉掐了姚澤一把,不高興的道:「你和我在一起出了幹壞事,就沒別的想法了?」

姚澤一臉正色的說道:「性是感情之本,正因為我愛你,才會和你幹壞事,隨隨便便的女人想讓我和她幹壞事我還不幹呢。」

「就你會說。」蘇小梅心裡甜滋滋的,腦袋靠在姚澤懷裡,輕輕嘆氣的說道:「如果每天都能過這樣的生活就好了。」

姚澤不可否置的說道:「以後當然每天都能這樣。」

蘇小梅搖了搖頭,說道:「怎麼可能,以後你結了婚,難道還和我鬼混在一起,那樣你不是對不起你老婆了嗎?」蘇小梅怔怔的望著姚澤。

姚澤心裡默然,竟不知道如何答蘇小梅的話。

蘇小梅見姚澤臉上有些黯然,就擠出一絲笑容,雙手握著姚澤的臂膀,輕聲說道:「能和你在一起我已經很快樂了,不敢奢望一輩和你在一起,等你結婚了我就自動消失在你眼前,不會讓你為難的,你放心……」蘇小梅話還沒說完,姚澤捧著蘇小梅動人的臉蛋,朝著她的嘴唇吻了下去。

蘇小梅輕輕推了姚澤一下,推不開,便順從的回應著姚澤,兩人深情的吻在了一起,很久後方才分開。

蘇小梅緋紅著臉瞪了姚澤一眼,說道:「光天化日之下還想著沾人家便宜,你這色狼1

姚澤哈哈笑了起來,「光天化日不能沾你便宜,那我月黑風高再沾你便宜吧,瞧著天色也不早了,咱去吃了飯早點回去吧。」

蘇小梅睨了姚澤一眼,躬腰準備將高跟鞋穿上,卻被姚澤搶了過去,「我來幫你穿吧。」蘇小梅輕輕恩了一聲,一臉喜悅的點頭,姚澤溫柔的捧著蘇小梅玉潔漂亮的小腳,忍不住在她光滑的腳步上親了一下,又惹來蘇小梅一陣臉紅。

吃完飯,兩人一前一後回了招待所,蘇小梅洗完澡后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偷偷溜進了姚澤的房間,姚澤也是剛剛洗完澡,裹著浴巾將蘇小梅拉到床邊坐下,然後將蘇小梅擁在懷裡,輕聲說道:「永遠別離開我好嗎?」

蘇小梅愛憐的撫摸著姚澤帥氣的臉龐,痴迷的盯著他有神的眼角,出聲問道:「你結婚之後如果我們還是這種關係,那你對的起你的妻嗎?我不想做破壞別人家庭的壞女人。」

「那我以後就不結婚了。」姚澤信誓旦旦的說道。

蘇小梅笑著搖頭,「說什麼鬼話呢,男人怎麼能不結婚,再說,你在體制里混,一直光棍著影響多不好。」

姚澤說道:「我不在乎的,我愛江山可是更愛美人。」

蘇小梅溫柔的摟住姚澤,輕聲細語的說道:「你能對我這麼好我已經很滿足了,以後會發生些什麼誰說的好呢,我們只爭朝夕,假如以後你真的離不開我,而我也離不開你,那我就不逃避了,一個人住著,你什麼時候想我了就來找我。」

「可是這樣你多委屈埃」

蘇小梅笑著道:「得了便宜還賣乖,我這麼說不是恰好隨了你的願嗎。」

姚澤無聲的笑了,「以後我會好好愛你,好好補償你的。」

蘇小梅用她纖細白嫩的手指輕輕將姚澤的浴巾給撩開,然後低頭朝著他胸膛伸出丁香小舌輕輕舔動幾下,抬起頭,咬了咬紅唇,眼眸泛春的媚聲道:「別以後了,現在就來好好愛我吧。」

姚澤將蘇小梅橫抱起來,放在了床上,輕輕將她黑色短裙裡面的紫色蕾絲內褲給扯了下去,順著她漂亮的小腳親吻,慢慢的往上,一直大了大腿根部,蘇小梅突然抵住姚澤的腦袋,媚意連連的喘息道:「不許在往上了,你躺下,我也來讓你舒服一下。」

姚澤笑眯眯的乖乖躺下,蘇小梅將姚澤的浴巾脫了下來,扔在一旁,然後嬌柔的小手握住了姚澤堅挺的火熱,有規律的上下搓動起來,姚澤望著蘇小梅濕潤紅艷的嘴唇,欲求不滿的道:「用嘴幫我。」

蘇小梅紅著俏臉睨了姚澤一眼,還是順從的將頭髮撩到耳根後面,然後緩緩的將嘴唇湊了過去,慢慢的將姚澤下身包裹在嘴裡。

「啊1一陣溫熱的包裹使姚澤忍不住的大聲喘息起來,蘇小梅得意的笑了笑,吧唧吧唧的上下吸允起來,邊吸允邊問:「小澤,舒服么?」

姚澤喉嚨不停的哽咽,舒服的全身毛孔彷彿都張開了一般,他重重點頭,「舒服,太舒服了,小梅你的技術越來越好了,吹的我好舒服。」

蘇小梅得意一笑,突然猛的一下將姚澤根部包裹住,那強烈的快感差點讓姚澤沒守住一瀉千里了,還好姚澤控制力不錯,在關鍵時刻收住了精關。

蘇小梅抬起頭伸出舌頭舔了舔紅唇后,媚意十足的對姚澤說:「小澤,這次我要在你上面,我要騎著你。」

姚澤笑著點頭。

蘇小梅興奮的將自己的短裙給撩到了腰間,然後跨坐在姚澤的大腿上,用手握住姚澤的堅挺,撅起她挺翹渾圓碩大的白屁股,對準了位置,噗嗤一下猛的坐了下去。

蘇小梅那裡原本就春意泛濫,所以姚澤的堅挺沒什麼阻礙的將順利的進入了那舒服的溫泉之中。

兩人同時舒服的大叫一聲。

蘇小梅如同一個英姿颯爽的女騎士,在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上策馬奔騰,兩人配合的極其默契,蘇小梅騎累之後,一下壓在了姚澤的身上,兩人**的身完美的契合在一起,蘇小梅那兩個滾圓的肉球壓在姚澤胸膛上,上去極其的波濤洶湧。

蘇小梅咬了咬姚澤的肩膀,眼眸迷離的道:「我累了,現在該你在上面了。」

姚澤帶著笑意的翻身將蘇小梅迷人的身壓在了身下,然後抱起挺身向前,義無反顧的踏上了登頂快樂巔峰的征途。

……

星期三的下午,在姚澤的堅持下,蘇小梅放棄了自己花錢買房的心思,由於是二手房的緣故,姚澤將房錢交付給房主后,又和房主到縣房管局去辦過戶手續,到了房管局四樓,見辦理業務的人排成了長龍,姚澤便給房管局局長打了個電話,房管局局長對於姚澤的事情很是上心的去親自給辦理,沒用多長時間就幫姚澤把過戶手續給辦理了下來,房也算是順順利利的給買了下來。

和房主握手給別之後,姚澤走出房管局大門口,剛踏著步往外走,一道青春靚麗的倩影引起了姚澤的注意,待清來人時,姚澤驚訝的瞪大了眼睛,怎麼也沒想到米雪竟然跑到縣房管局來了。

姚澤含笑的站在一旁望著米雪,而衣著靚麗的米雪猶如見到路人一般,踏著一雙漂亮的高跟涼鞋,冷眼從姚澤身邊經過,壓根沒正眼瞧姚澤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