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百一十三章各種誘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三章各種誘惑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王鍾兄弟,你瞧不起我?」姚澤如同自尊心受了傷害一般望著王鍾。

王鍾心想,誰他媽是你兄弟,臉上卻笑著道:「姚先生千萬別誤會,我沒有瞧不起你的意思,只是實事求是的說話。」

姚澤一臉鬱悶的道:「我看上去有那麼磕磣嗎?」

王鍾笑了笑,沒回答姚澤的話,意思不言已表

米雪雖然知道姚澤在裝,一副受傷模樣也是假的,但是就是不願意聽王鍾對姚澤冷嘲熱諷,雖然不想和同事把關係搞的太僵,但是這個時候她覺得不說兩句心裡就不痛快,於是寒著漂亮的臉蛋,語氣不悅的說道:「王科長,姚澤是我的朋友,請你言辭注意一些。」

王鐘沒想到米雪護姚澤護的這麼緊,心裡極其不痛快,但是也不好在說什麼,只是就悻悻點頭,悶頭抽煙,心裡暗自思索整治姚澤的辦法。

酒菜上齊,大家一起喝了一杯酒,算是給米雪接風,王鍾今天跟姚澤算是死磕上了,一會兒的功夫找出各種理由和姚澤喝了三杯,一副領導模樣的和姚澤說話。

一圈酒喝下來,王鍾神智不想剛才那般清醒了,說話有些打結的道:「姚澤,你給我說實話,你是幹什麼工作的,工作都不分貴賤,何必藏著掖著,既然你是米雪的朋友,你若是和我說實話,我就幫你安排一份好工作,保管比你現在的強。」

「呃,是嗎?」姚澤笑了笑,「你能幫我找份工作比現在的強?那你幫我弄個縣委書記噹噹。」

坐在一旁的陳嵐聽了姚澤的話,剛喝進嘴裡的橙汁一下子噴了出來,她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不過這笑只是善意的微笑。

坐在姚澤旁邊的米雪反倒是鎮定很多,比常務副縣長好的工作可不就是縣委書記嗎!

姚澤說的沒問題呀!

對面的李菲菲無比鄙視嫌惡的瞥了姚澤一眼,出聲說道:「你也真敢開口,縣委書記是一般人能當的嗎,再說了,讓你當縣委書記,你當的來嗎?別害咱縣的百姓了。」

姚澤對於她的冷嘲熱諷到是無所謂,他笑了笑,端起杯子抿了口酒,說道:「當縣委書記很難嗎?你就是給我個市長當我照樣能當好。」他目光看向王鍾,繼續笑著道:「王鍾兄弟不是說給我找個好工作嗎,我覺得縣委書記這工作湊合,要不你幫幫我?」要你丫的裝逼,就你一個破科長級別的也敢在老子面前充大頭蒜。

王鍾尷尬的笑了笑,心想,你媽.的有病吧,老子有那能力自己不去當縣委書記,讓你來當?

「呵呵,姚先生真會開玩笑,縣委書記的玩笑可不能亂開,小心隔牆有耳被外人聽見,傳到縣委書記那裡去,你可就慘了。」王鍾故意給姚澤扣了個大帽子,想嚇嚇姚澤。

姚澤輕鬆一笑,出聲說道:「王鍾兄弟這話就不對了,聽你的意思縣委書記人很小氣,很小心眼?連個玩笑都開不起?」

王鐘沒想到這廝嘴巴這麼能說,一會兒又把炮彈給打了回來,於是趕緊擺手道:「我可不是那個意思,你別污衊我。」他心想,姚澤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他滾混一個得罪了縣委書記無所謂,自己可不能得罪,否則縣委書記隨便給自己父親一雙小鞋穿就有父親受的。

姚澤不打算放過王鍾,繼續纏著這個話題道:「王鍾兄弟,你是不是男人啊,剛才信誓旦旦的說幫我找份好工作,我說了,你有辦不到,現在又說縣委書記小氣,剛說完的話馬上就不承認了,你這麼搞,誰以後還敢相信你的話?」

王鍾剛要開口,姚澤馬上又道:「別狡辯,也別不承認,剛才大家都聽到了。」

王鍾心裡那個氣啊,這混蛋完全就是個小人,蹬鼻子上臉了。

王鍾氣的坐在那裡無話可說,悶著頭喝酒,越想越不是滋味,竟然在一個無賴面前吃了啞巴虧。

這時包廂的房門一下子被推開,一個帶著金絲鏡框的中年男人走了進來,看到王鍾他笑著道:「果然在這裡啊,王鍾你父親和你幾個叔叔在隔壁吃飯,你爸讓我喊你過去給他們敬酒。」

王鍾笑著站了起來,說道:「常主任,我爸咋知道我在這裡吃飯?」常宇生是房管局主任。

「剛才我們來的時候瞧見你車子停在下面,就問了這裡的經理你的包廂號。」

王鍾笑著點頭,「既然領導都在那邊,那我過去敬幾杯酒。」說完,他有意無意的瞅了姚澤一眼,常宇生順著王鐘的眼神看了過去,看清姚澤的面貌,先是一愣接著臉上出現怪異的表情。

姚澤低頭吃飯,視而不見。

等王鍾離開后,李菲菲對旁邊的中年同事道:「李凱,等會兒我們過去敬酒嗎?領導可都在那邊埃」

李凱思索一下,搖頭道:「還是算了吧,剛才常主任的意思很明顯,只讓王鍾一個人過去,我們就別跟著湊熱鬧了,級別不夠。」

「知道領導在那邊不過去敬酒,領導不會怪罪吧?」李菲菲有些不放心。

李凱道:「沒事的,反正大夥都在這裡,萬一要怪罪大家可以分攤火力,你就別跟著瞎操心了。」

「也是。」李菲菲咯咯笑了起來,這才釋懷。

米雪對於這些新同事打心眼裡不喜歡,尤其是李菲菲和王鍾,見吃的差不多了,米雪就用胳膊拐了一下姚澤,說道:「吃好了沒,我們先走吧。」

姚澤放下筷子,笑著道:「還沒吃飽了,既然你想走那咱就走吧。」

米雪白了姚澤一眼拿起自己的皮包,然後和同事打了聲招呼說有事情得先走,兩人剛起身,包廂的房門一下子被推開,四五個人一起擁了進來,為首的便是房管局局長陳韓東,他瞧見姚澤臉上頓時笑開了花一般,出聲說道:「姚縣長,您也在這裡吃飯啊,剛才如果不是常主任過來喊王局長的兒子,偶然瞧見您,今天恐怕還真就錯過和您喝酒的機會了。」後面幾個房管局的領導們跟著附和。

聽了陳韓東的話,房間里的眾人臉上皆是變的震驚起來,尤其是李菲菲,望著姚澤的眼神極其複雜,他姚澤又是什麼縣長?

怪不得,怪不得剛才讓王鍾給他弄個縣委書記噹噹,原來人家真是縣長。

想起剛才針對姚澤的話,孫菲菲臉色變的極其難看起來,原本喝酒而紅潤的臉龐變的有些蒼白,包括陳嵐望著姚澤都是一臉的不可思議,感情這傢伙一直在扮豬吃老虎,裝逼呀!

在場的只有米雪比較平靜的看著這一切。

姚澤望著常宇生笑了笑,搖頭道:「今天已經酒足飯飽,酒就不再喝了,那啥,今天你們都是局裡的同志在這裡吃飯?」

常宇生不知道姚澤為什麼會問這種莫名其妙的話,木訥的點頭道:「對,今天都是局裡的同志在一起聚餐。」

「好一個聚餐1姚澤臉色徒然垮了下去,「財.政局給你們撥款,就是讓你們內部人員大吃大喝的嗎?縣裡三令五申禁制隨便的公款私用,你們倒好,內部人員聚在一起大吃大喝,真夠享受的。」

姚澤冷哼一聲,邁著步子沉著臉走出了包廂,那些進來準備給姚澤敬酒的局領導們一個個舉著杯子尷尬不已,誰會知道這年輕的縣長突然就發脾氣了!

當著下屬的面被姚澤批了一頓,常宇生臉上有些掛不住灰溜溜的離開了包廂,王鐘的父親王鳳鳴感覺姚澤火氣大的很,就對自己兒子問道:「怎麼回事,姚縣長怎麼會和你們在一起?」

王鍾此刻才從震驚中恢復過來,想起剛才鄙視姚澤的話,他連死的心都有了,望著自己父親,他欲哭無淚了。

……

「喂喂喂,你走慢點,趕著投胎埃」見姚澤快步走出飯店,米雪小跑的跟了上去,沒好氣的發牢騷道:「剛才你可真夠威風的,把我們局裡的領導給罵了個遍,是不是很有快感啊?」

姚澤苦笑道:「我至於在他們面前耍威風嗎?」

「我剛才生氣可是真生氣,不是為了打擊報復,你說你們局的領導,如果是工作需要招待客人也就算了,他們自己人沒事也用公款大吃大喝像個什麼樣子,完全就是國家的蛀蟲嗎,這次開常委會必須把這件事情再拿出來說一說,太不像話了。」

米雪翻了個白眼,出聲說道:「得了,少在我面前打官腔,他們怕你我可不怕你,哼。」

姚澤悻悻笑道:「你家在什麼地方,我送你回去吧。」

米雪點了點頭,說道:「我昨天才從市裡調到這邊來,房管局給我分配了一套房子,不過房子好像很久沒有人住過了,還沒來得及收拾,所以在公司附近的賓館開了個房間,等收拾好了在搬過去。」

姚澤點了點頭,米雪說道:「縣裡有什麼好玩的地方沒?你帶我去轉轉。」

姚澤思索一下,笑著道:「好像沒什麼好玩的地方,小縣城的晚上很單調的,不過我知道一家不錯的酒吧,要去玩玩嗎?」

米雪見天色還早,回賓館了也是無聊,就答應下來。

兩人坐車來到『米樂高』酒吧,門口的保安瞧見姚澤點頭哈腰的姚澤打招呼。

米雪就笑著打趣道:「這裡的人和你很熟呀,你是不是這裡的常客?堂堂一個縣長,天天泡酒吧像什麼樣子?」

姚澤笑呵呵的輕輕朝著米雪後腦勺來了一下,沒好氣的道:「管好你自己吧,今天我把你們局裡的領導都給得罪了,指不定他們知道你是我的朋友后,暗地裡報復你,給你穿小鞋。」

米雪撇了撇嘴,「當我是傻子呢?借他們十個膽也不敢,他們知道你是我的好朋友,巴結我都來不及,還敢給我小鞋穿1

姚澤朝米雪丟了個死白眼,說道:「小丫頭片子不簡單呀。」

「那是。」米雪得意的揚起了漂亮的臉蛋。

姚澤本來想帶米雪到包間去玩,但是米雪不同意,說外面玩更有氣氛,姚澤只好隨了她的意,點了些啤酒、飲料和果盤坐在公共位置邊喝酒邊和米雪聊天。

「你怎麼突然就調到湯山縣來了?」姚澤將一杯飲料推到了米雪面前,自己又打開一瓶啤酒喝了一口,然後才問米雪。

米雪臉色一紅,心裡想,還不是因為你,不過這話她肯定是不會說出口的,「工作調到,我被發配下來了。」米雪隨口說道。

姚澤笑了笑,問道:「要不要我再幫你和領導說說,調回去?」

米雪搖了搖頭,「算了,既然來了就好好工作把,在那裡都一樣。」

「也是。」姚澤點頭道:「在這裡可以陪著我。」

米雪紅著臉白了姚澤一眼,低頭含住吸管喝著飲料不再說話。

姚澤望著米雪高挑的身材,修身牛仔褲包裹的修長美腿,心裡有些悸動起來,便感覺有些口乾舌燥,「那啥,丫頭,你不會是專門為了我過來的吧?」

「啥?咳咳。」米雪被飲料嗆到了,咳嗽幾聲后緋紅著臉,不悅的瞪著姚澤,「你臉皮能再厚點嗎?誰會為了你跑這裡來1

姚澤笑眯眯道:「那你過來總得有個原因吧?」

米雪道:「沒有原因,不是說了嗎,工作調動,你這人怎麼這麼八婆。」

姚澤厚著臉龐道:「我們是好朋友,我關心一下你怎麼就成八婆了,那啥,你現在找男朋友了沒?」

米雪沒好氣的道:「沒有,幹嘛?」

姚澤曖昧的笑了笑,「不會是在等我吧?」

米雪道:「你要不要臉,你以為誰都喜歡你,我才不會像胡靜那麼傻。」說完,瞧見姚澤臉上不太好看,感覺自己說錯話了,就有些後悔的道歉道:「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姚澤苦笑著搖頭,「沒事,有些事情誰對誰錯還真說不清楚。」

米雪輕輕點頭,情緒也不是很高了,出聲問道:「胡靜現在好嗎?我很久沒能聯繫上她了。」

姚澤道:「她現在在國外,生活的很輕鬆自在,很開心。」

米雪笑了笑,端起用玻璃杯裝著的西瓜汁,用吸管攪動了幾下,然後輕輕嘆氣道:「好懷念以前上學那會兒的時光,沒有煩惱,沒心沒肺的過日子……」

姚澤好奇的打量著米雪,問道:「你現在有什麼煩惱?」

米雪睨了姚澤一眼,撅著嘴道:「我憑什麼跟你說,這是我的秘密。」

「喲呵,還秘密呢。」姚澤彷彿看穿了米雪一般,道:「你那點小心思我還不知道,除了感情困擾你意外,還能有什麼事情讓你鬱悶?」

米雪被姚澤說的俏臉又是一紅,這時搖滾音樂漸漸響了起來,男男女女們紛紛朝著舞池走去,米雪笑著道:「我們去跳舞吧。」

姚澤苦笑道:「老男人了,提不起興趣。」

米雪不悅的道:「你去不去,不去我找別的男人了。」

「怕了你了。」

舞池的人越來越多,說是跳舞,其實姚澤和米雪完全就是相擁在一起,此時舞池的燈光全部熄滅了,姚澤摟住米雪柔軟的纖腰,兩人面對面的擁在一起,米雪兩個柔軟的胸部緊緊的擠壓在了姚澤的胸膛上,姚澤穿的襯衣很薄,明顯感覺到了那柔軟胸部上崛起的兩顆豆粒,輕輕撩撥著姚澤。

姚澤感覺呼吸有些困難,下身漸漸起了反應,堅挺的物什情不自禁的朝著米雪修長的雙腿間抵了過去,頂在了她最敏感的地帶,米雪忍不住的發出一聲輕哼,抱著姚澤腰身的雙手更加用力了,「壞蛋,流氓,就知道沾人家便宜。」米雪喘著熱氣的在姚澤耳邊呢喃,聲音嫵媚嬌柔,聽的姚澤渾身血液沸騰。

姚澤的雙手情不自禁的從米雪的腰身向下滑去,想佔領她挺翹渾圓的小屁股,米雪知道姚澤的用意,趕緊道:「不許亂摸耍流氓。」

姚澤悻悻的又將手放在了米雪的腰間,他和米雪的關係並沒有到那麼親密的階段,所以他不敢亂來,兩人就這麼靜靜的相擁,只不過姚澤下身堅挺.的東西抵在米雪的雙腿間,使得兩人都感覺特別難受,那火熱的堅挺一下下含蓄的攻擊使得米雪身子癱軟在了姚澤懷裡,出了喘息,一點勁都使不上來。

正當姚澤有些情迷意亂的時候,啪的一聲響,舞池的燈光全部亮了起來,米雪嚇了一跳,羞的一下子將姚澤推開,逃似的小跑回到了座位上,低頭含住吸管,俏臉羞的通紅,剛才自己是怎麼呢?

想起剛才和姚澤曖昧的場景,米雪心跳加快了不少。

姚澤也是尷尬不已,回到座位上后,他咳嗽兩聲,說道:「那啥,我去趟廁所,你別亂跑,我馬上回來。」為了逃避尷尬,姚澤打算去李美蓮那裡坐坐。

到了二樓李美蓮的辦公室門口,姚澤敲了敲門,然後將門推開,瞧見李美蓮一頭烏黑的秀髮高高盤起,紮成一個高貴淡雅的貴婦髮型,一身性感職業OL裝扮,趴在窗戶邊上,撅著圓潤挺翹的大屁股正看著酒吧一樓的情況。

看到這種誘惑,姚澤剛才在一樓被撩起的**此時又騰的一下子躥了起來。

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