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百一十四章酒吧啪啪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四章酒吧啪啪啪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李美蓮聽到後面的動靜,扭頭看去,見姚澤火熱的盯著自己高高撅起的臀部,成熟嫵媚的俏臉唰的一下子紅透了。

她趕緊站直了身子,整理了一下米色直筒裙的裙擺,然後笑著說道:「今天怎麼有功夫過來玩?」

姚澤輕輕將門關上,然後啪的一聲將門給反鎖上了。首發:

臉上呈現出曖昧的愛意。

「想你了,所以就過來了。」姚澤朝李美蓮湊了過去。

李美蓮用蔥鬱的手指理了理額間的劉海,聲音柔軟的輕聲道:「沒個正經。」

李美蓮給姚澤倒了杯紅酒遞了過去,姚澤接過然後放在了玻璃茶几上,笑著道:「晚上喝了不少,不想喝了。」說著話,他眼神火熱的盯著李美蓮。

將李美蓮看的心裡咚咚直跳。

「美蓮阿姨。」姚澤喉嚨哽咽了一下,輕聲喊道。

「嗯?」李美蓮疑惑的望著姚澤,卻被姚澤走到身後伸手摟住了自己的腰身。

姚澤輕輕在李美蓮雪白的香頸上吻了一下,溫柔的道:「我想你了。」

李美蓮身子癱軟起來,「別胡鬧,這裡可是酒吧。」

「那有怎麼樣?」姚澤一下子將李美蓮兩個碩大的胸部捏在了手中,感受到上面無與倫比的嘆息和柔軟,姚澤歡樂的差點沒叫出來,用力的將兩隻大白兔揉捏擠壓在一起,「我已經把門反鎖了,不會有人突然闖進來。」姚澤在李美蓮耳邊說道。

「不要了,羞死人。」李美蓮身子癱軟,開始微微喘息起來,嘴上雖說不要,可是身上的反應卻很強烈,心裡渴望姚澤快點佔有她,姚澤捏著她的胸部讓她感覺情迷意亂。

「難道美蓮阿姨不想讓我在這裡干你?」姚澤雙手開始摸索到李美蓮的裙子裡面。

「不想。」李美蓮嘴硬,女人的矜持還是要有的。

姚澤摟住李美蓮將她拖到了沙發上,然後將她的身子按了下去,開始上下其手的撩撥李美蓮,嘴巴也沒閑住,湊上去吻住了她嬌艷欲滴的紅唇,舌頭也在一時間機靈的鑽了進去。

姚澤可謂是此道高手,這種撩撥方式那個女人能不淪陷,一會兒的功夫,李美蓮就有半推半就變成了熱烈的回應,開始瘋狂的撫摸姚澤的胸膛,丁香小舌也是和姚澤狂熱的攪拌在了一起。

慢慢的將姚澤的皮帶解開,一隻雪白的小手機靈的鑽了進去,隔著內褲握住了姚澤堅挺的火熱快速的動作起來。

姚澤朝著李美蓮圓潤挺拔的大屁股上拍了一記,然後一把將她給抱了起來,走到辦公桌旁邊放了下去,按住她的身子,讓她趴在辦公桌上,高高的崛起美.臀,然後一把將她的裙子給撩到了腰間,露出了白嫩圓滾的大屁股,隔著薄薄的肉色絲襪,姚澤食慾大動。

一把將她的絲襪給從屁股後面扯爛,然後扒開她性感的丁字內褲,釋放出了自己的大傢伙什,直逼李美蓮的溫熱溫泉。

「美蓮阿姨,想要嗎?」姚澤在邊上撩撥幾下,見水漬充足,曖昧的笑了笑,問道。

李美蓮被姚澤撩撥的情.欲迷亂,意識有些恍惚,那裡還想著矜持什麼的,她死死的咬著紅潤的嘴唇,扭頭用水潤迷亂的眼神望著姚澤,聲音嫵媚嬌柔的道:「小澤,快要了我吧,阿姨受不了了。」

「剛才不是說不像要嗎?不想讓我干你嗎?」

李美蓮哭聲道:「阿姨錯了,阿姨想要,想讓小澤干我……」

姚澤聽了欲.火焚身,也不再撩撥李美蓮,舉槍猛的一挺腰身,撲哧一聲曖昧的水漬加壓聲響起,李美蓮壓抑不住的尖聲媚叫出來。

姚澤一下子頂到了李美蓮的花心深處……

……

激烈的戰爭在姚澤無法忍受的噴薄而出和兩人同時高亢的尖叫過後,剩下深深的喘息和享受高cho后帶來的餘韻。

兩人坐在沙發上,姚澤摟住李美蓮,不由得笑了起來。

李美蓮羞紅著臉,嫵媚的瞪了姚澤一眼,嗔怪的道:「笑什麼?」

姚澤在李美蓮的胸部上摸了一把,打趣的道:「你剛才叫的真豪放。」

李美蓮羞的如同小姑娘鑽進了姚澤胸膛,狠狠在姚澤胸口咬了一口,羞澀的道:「還不是被你害的,現在又來笑話人家。」

姚澤哈哈笑了起來,極其的心滿意足拍了拍李美蓮的臀部,問道:「最近生意怎麼樣?」

李美蓮點了點頭,「一直不錯,不過……」李美蓮皺了皺柳眉。

姚澤問道:「不過什麼?」

李美蓮道:「最近酒吧好像來了幾個賣搖.頭丸和K粉的傢伙,有個顧客偷偷向我舉報了,剛才在你來之前,我一直在留意下面的動靜,想瞧瞧可疑的人。」

「還有這種事情。」姚澤眉頭也皺了起來,這種事情必須得杜絕。

姚澤說道:「這件事你就別操心了,我會讓李俊陽來查,你天天那麼多事情要做,累垮了身子我會心疼的。」

李美蓮被姚澤說的心裡熱乎乎的,忍不住在姚澤臉上親了一下,這一親姚澤下面再次起了反應,被李美蓮敏感的捕捉到他身上的反應,李美蓮嬌呼一聲,趕緊站了起來,躲開姚澤,羞澀的悻悻道:「我不行了,你別在折騰我。」

姚澤苦笑的搖了搖頭,想著米雪還在下面等著自己,也沒有再和李美蓮溫存一番的想法,和李美蓮交代幾句后匆匆的走了下去。

遠遠的,姚澤就瞧見米雪一臉不高興的嘟著小嘴,用吸管戳著果盤裡的西瓜,姚澤笑著坐在了米雪的旁邊,打趣道:「丫頭,你這是跟誰這麼大的仇啊,瞧你戳的,如果是個人不早死一百次了。」

米雪狠狠的瞪了姚澤一眼,不悅的道:「你掉廁所里去了,這麼久都不出來,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在廁所里偷情呢。」

姚澤老臉一紅,竟然被米雪說對了,不過不是在廁所偷情,而是在辦公室。

見姚澤默不作聲,米雪如同發現新大陸一般,瞪大了美眸,「好啊,難道被我說對了,好你個姚澤,你真噁心1

「咳咳。」姚澤尷尬的咳嗽一聲,沒好氣的瞪了米雪一眼,一臉正色的道:「剛才在飯店吃壞肚子了,拉肚子呢,瞧你把握說的,我又那麼不堪嗎?好歹我也是一名國家幹部噯。」

「就你?還國家幹部?剛才在舞池的時候……」米雪紅著臉欲言又止,「你就是混進國家幹部隊伍的臭流氓。」

姚澤鬱悶的直翻死白眼,「丫頭,不帶這麼埋汰人的啊,我又那麼不堪嗎?」

「有。」米雪認真的點頭。

姚澤一副色迷迷模樣的盯著米雪的胸部,說道:「既然你說我是流氓,那我也不能辱沒了流氓的名頭啊,今天晚上我就去你房間,把你那啥了……」

「你敢1米雪護胸瞪著眼睛望著姚澤。

姚澤笑了笑,點上一支煙抽了一口,說道:「我有什麼不敢的,反正你說我流氓了,我當然得干點流氓的事情出來。」

「你敢來強的我就……我就告你強姦1

姚澤給了米雪一個爆栗,白了她一眼,「強姦誰也不強姦你啊,小丫頭片子,你身子發育完全了嗎?」其實姚澤只是故意那麼一說,米雪今年也有二十三歲了,該發育的地方都發育的很好,不管是胸部還是臀部都是上上之品。

這話刺激了米雪小小的心靈,她不服氣的聽著頗具規模的胸部,展現在姚澤面前,嬌怒道:「你那隻狗眼看見我發育不良了?」

姚澤悻悻一笑,朝著米雪胸部上瞅了一眼,道:「嘿嘿,還不錯,我錯怪你了。」

「無恥。」米雪臉上一紅,起身道:「走啦,不跟你這流氓玩了。」

兩人走在大街上,姚澤說道:「我去幫你攔一輛計程車。」

米雪擺手道:「不用了,這裡離我住的賓館不遠,走一會兒吧。」

「也成,我陪你。」姚澤點頭,和米雪並肩走在人行道上。

「那個……」米雪醞釀了很久,還是鼓足了勇氣問道:「你準備怎麼對待和胡靜的感情。」

姚澤從口袋裡掏出煙點上,深深吸了一口,眼神中有些迷茫,不過很快他就恢復正常,說道:「走一步算一步吧,現在我也說不清楚。」

米雪有些不高興的道:「你把感情處理的一塌糊塗,你耽擱的起,可是胡靜她一個女人能陪著你耽擱大好的青春嗎?」

「姚澤,你有沒有覺得你有點自私。」米雪顯然是有些氣憤了,氣憤姚澤對感情的優柔寡斷,氣憤姚澤不珍惜眼前人。

姚澤苦笑的掉煙灰,然後點頭說道:「我確實很自私,只要是我喜歡的女人我都想佔有。」說到這裡,姚澤將目光看向了米雪。

米雪臉上一紅,剛才的氣憤一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只剩下心慌和羞澀。

「你這人真是沒救了,這種話都說的出口,你以為你是古代的皇帝?」站在酒店大門口,米雪出聲道:「我就住在這裡,不用送了,我自己上去。」

姚澤笑著道:「不請我上去喝杯水?」

想起姚澤剛才說的要強姦自己,米雪臉上有些怪異的道:「不用了,我害怕你發錯誤1說完,米雪朝著姚澤眨巴了下眼睛,揮手道:「晚安,做個好夢哦。」

望著米雪俏麗的身影,姚澤眼神有些迷茫起來……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