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百一十六章母愛和無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六章母愛和無私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殘陽將天空籠罩的紅彤彤的,晃蕩的車子終於平穩下來,車門被打開,兩隻白嫩圓滑的美。腳露了出來,塗有黑色指甲油的腳趾頭微微躬曲,看起來極其可愛的樣子。

車箱內,白燕妮俏臉緋紅,**的韻味讓她更顯成熟魅力,微微喘息了一陣子,她才緩過氣來,輕睨了身邊的姚澤一眼,一臉委屈模樣的道:「每次都不曉得讓著人家一點,身子都快散架了,還有,說你好幾次了,為什麼每次都不忍住,萬一懷上了怎麼辦1

姚澤將車子打開,點上眼優哉游哉的抽了一口,然後才笑眯眯的捏了捏白燕妮水嫩的臉蛋,說道:「沒辦法,誰讓你這麼漂亮。每次做的時候你都叫的那麼狂野,我能忍得住嗎?」

白燕妮羞紅了臉,掐了姚澤一下,悻悻的道:「還好意思說,這不都怪你,每次都那麼拚命,恨不得把人家弄死了你才安心。」

「去吃飯吧,我餓了。」白燕妮整理好衣服,說道。

姚澤坐回了駕駛位置,扭頭望著白燕妮笑著道:「剛才還沒把你餵飽?」

「死混蛋……」

……

兩人正吃著麻辣燙火鍋,姚澤突然接到了李長安的電話,對著白燕妮做了個虛的手勢,然後接通電話,帶著笑意道:「李縣長有什麼事嗎?」

「不好了,出大事了。」李長安在電話里聲音顯的很急切。

姚澤心裡一咯,莫名的有些緊張起來,臉色嚴肅起來,趕緊問道:「出什麼事了?」

「哎。」李長安深深的嘆了口氣,說道:「昨天夜裡不是下了場大爆雨嗎,小李村的村莊靠近雁子山,雁子山發生了泥石流,現在小李村恐怕……」

姚澤聽了李長安的話,臉色頓時變了,皺著眉頭問道:「怎麼會這樣?不對啊,既然是夜裡發生了泥石流,怎麼這個時候才得到消息?」

李長安有些憤怒的道:「長青鎮的幹部們這次一個都不能放過,太可恨了,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他們竟然敢瞞著不報,以為就憑他們鎮的人力物力能把危機解除,真是亂彈琴,你趕緊往這邊趕吧,我已經在路上了,這次搞不好我們都得受牽連。」

姚澤掛斷電話后,苦笑的對白燕妮道:「不能陪你吃飯了,我馬上就得走。」

白燕妮關切的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姚澤站了起來,將公文包夾在懷中,然後解釋道:「小李村發生了泥石流,這次事情恐怕鬧大了,不和你說了,晚點再聯繫你。」姚澤急急忙忙往外走,白燕妮拿著自己的包追了上來,說道:「我跟你一起去吧。」

姚澤道:「那可不行,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你就安心在家呆著,等忙完了我就給你打電話,乖。」

白燕妮只好點頭,有些擔憂的道:「那你可得小心些,萬事都要安全為重。」

姚澤此時也沒心情和白燕妮**,點了點頭后便開著車子朝著長青鎮方向趕去。

半路上姚澤接到了沈江銘的電話,沈江銘語氣極為嚴肅:「姚澤,你們是怎麼搞的,事情竟然發展到這個地步,這次事情鬧大了,連省里的領導都知道這件事情了,你們可是捅了天大的窟窿埃」

姚澤嚇了一跳:「事情怎麼傳這麼快,省里怎麼會知道?」

「這麼大的事情,省里能不知道嗎?」沈江銘道:「這次的事情你們縣裡太過疏忽了,泥石流發生了一整天才傳出消息,這是多大的笑話,姚澤不管怎麼樣,盡一切可能的去將損失挽回到最小,這次不管是縣裡還是鎮里,出來頂著,你聽我的,去了之後一定要積極些,不管你是作秀也罷,真出力也罷,都得給我衝到最前面,過不了多久市電台和省電台的記者都要趕過去,你明白我的意思嗎?」到了這個份上,沈江銘說話也不在含蓄,這個時候用點撥姚澤的口氣顯然不合適。

「恩,沈市長,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全力以赴。」這個時候姚澤哪裡還有作秀的心思,也不知道小李村因為這場泥石流死的多少人,毀壞了多少房屋,想著即將看到的悲劇場景,姚澤加大了油門車子如飛般的駛向了長青鎮。

將車子開進長青鎮zhng f,李長安的秘書正焦急的在門口踱著步子,見到姚澤,他急忙說道:「姚縣長,趕緊跟我來,郭書記和李縣長在會議室。」

在李長安秘書的帶領下,姚澤去了zhng f二樓的小會議室,將門推開,姚澤見到了眾人坐在椅子上,每個人臉上都是露出深深的憂鬱之色,縣委副書記陸仁賈也在眾人的行列中,縣裡就來了四位領導幹部。

姚澤搬開座椅在李長安旁邊坐下,郭守義咳嗽兩聲,清了清嗓子,開始部署搶救計劃。

姚澤低聲對李長安問道:「現在小李村情況怎麼樣?」

李長安皺眉搖頭道:「情況不容樂觀,據初步統計房屋毀壞了五十二間左右,能確定的已經死了九個,受傷十八人,失蹤六人……都已經一天了,這六人恐怕……」

姚澤眉頭扭在了一起,沉聲道:「現場有人施救嗎?」

李長安道:「縣裡的武警和五四軍校的戰士已經趕過去了。」

會議室中每個人的臉上都彷彿籠罩著一層烏雲,郭守義也沒有多嗦,簡要的交代幾句后就散會了,眾人各自朝著小李村趕去。

姚澤將車門拉開,剛準備啟動車子,李長安趕緊拉開了副駕駛的位置坐了進去,然後說道:「我和你坐一輛,還有些事情要和你說。」

姚澤點點頭,將車子啟動開出了zhng f,李長安拿出煙遞給姚澤然後又幫姚澤點上,自己也點了一支,皺眉悶頭的大口大口抽了起來,「姚縣長,這次的事情你怎麼看?」

姚澤明白李長安問的什麼意思,沉聲道:「這次的事情我們領導層都有責任,現在只能儘快的讓村民們脫離危險,至於後面的事情,那就是上頭來決定了,誰的責任誰承擔。」

李長安嘆息一聲,無奈的笑了笑,說道:「這次郭書記恐怕有些麻煩了……」

姚澤有些厭惡李長安的表現,都這個時候了不想著如何解決這次的危機,只想著推卸責任,這樣的人註定在官場走不遠。

姚澤趕到小李村的時候,看到以前好好的村莊現在變的一片狼藉,房子大部分被泥石流摧毀,傷心的哭喊聲匯成一片,這些場景讓姚澤眼眶不禁有些濕潤起來,人的生命在自然災害面前顯的那麼微不足道。

搶救工作仍然在緊張的繼續著,郭守義和李長安在現場進行疏導和搶救的指導工作,幾個年輕的鎮幹部身先士卒的衝進了齊大腿的泥巴中,朝著遠處被破壞的房屋趕去。

姚澤站在一旁干著急也不是辦法,於是找一個村民要了一件打漁的防水大衣穿上又換上了長筒膠鞋,急急忙忙朝著受災的地方跑去,李長安見了就趕緊喊道:「姚澤,你回來,你現在跟著舔什麼亂?」

姚澤根本不予理會李長安,舉步艱難的朝著泥堆里走去,每走一步都感覺到前方有巨大的阻力,阻礙了前進的步伐,武警和部隊的戰士們有的尋找失蹤的村民,有些正在搶救沒有被毀壞的家電和財產。

姚澤一直不停的往裡面走,因為前方靠近雁子山,最那邊的房屋被毀壞的很嚴重,幾乎無一倖免,要尋找失蹤的村民必須要到最前面去找,越往前走泥巴堆積的越深,幾個年輕的鎮幹部都認識姚澤,瞧見姚澤不要命的往前方走,趕緊拉住姚澤道:「姚縣長,別在往前走了,那邊泥巴深的很,很危險的。」

「沒事,我去瞧瞧就回來。」姚澤見那年輕幹部仍然拉著自己不放,頓時沉聲道:「放開1

年輕幹部被姚澤的怒喝嚇的一哆嗦,下意識的放開了姚澤的胳膊,姚澤沒理會三人,繼續往前走,幾名年輕幹部眼巴巴的望著姚澤,沒一個敢跟上去,因為小李村的地勢並不平坦,有些地方高有些地方低,這就造成了泥巴的堆積程度不同,他們站的位置泥巴已經齊大腿了,再往前走天知道有多深。

而此時天色已經慢慢黑透了,朝著裡面走就意味著要消失在眾人的視線,如果出了什麼事情,或者摔倒在泥巴堆里,恐怕連呼救的機會都沒有。

在姚澤往裡面走的時候,市裡和省里的記者都趕了過來,對現場搶救工作進行採訪和錄像,市武裝部長何其生受市委的委託也趕了過來,何其生是沈江銘的好朋友,知道姚澤和沈江銘的關係,到了小李村后沒見到姚澤人影,就對書記郭守義問道:「姚縣長人呢?怎麼沒看見?」

郭守義剛才正忙著,沒注意到姚澤,就將李長安找來,一問才知道姚澤獨子跑進去了,何其生聽了寒著臉發脾氣道:「完全是胡鬧,這天都黑了,進去多危險,你們為什麼不攔著他。」

何長安一臉鬱悶的苦笑道:「何部長,我倒是想蘭,可我攔不住啊,姚縣長那脾氣,絕對的事情,就是八頭牛都拉不回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武警戰士和部隊的大兵都陸續的在村口集合,能搶救的東西基本都搶救出來了,而此時天黑的,根本不能在進去了,何其生和郭守義、李長安望著裡面,急得額頭直冒汗,眼看這天色越來越黑,何其生心裡如同蒙上了一層寒冰,這麼久了,還沒出來,該不會是出事了吧?

他心裡有些慌了,趕緊拿出手機打給沈江銘,將此事的情況報告給了沈江銘,沈江銘聽我,頓時極其憤怒的大喝道:「你們這裡這麼多人都是幹什麼吃的,人沒出來你們不會進去找嗎?」

何其生一臉無奈,道:「沈市長,現在的情況進去了也沒用啊,天太黑了,而且村子深處指不定泥土堆積的有多深呢。」

沈江銘怒氣衝天,大聲道:「別給我說那些沒用的,天亮之前我要聽到姚澤的消息,聽不到你們都給我小心點。」說完就將電話給掛了。

沈江銘此時守在辦公室,心裡極其複雜,剛才自己就不該教唆姚澤身先士卒,官位和性命比起來,似乎顯的太過微不足道了,如果姚澤出了什麼事情,沈江銘後半輩子恐怕都會活在自責當中。

沈江銘眼眶有些濕潤,輕聲呢喃道:「臭小子,我讓你表現積極點,你倒好,玩命的往前沖,真不知道該說你什麼好,你可千萬別有什麼事情礙…」

姚澤感覺呼吸越來越困難,泥土已經漫道了胸口位置,被泥土擠壓的胸口極其難受,就如同身上壓著萬斤重擔一般,姚澤已經走到了最偏僻的位置,在往前走就屬於雁子山的路線,小李村的住戶也止於此處,姚澤停下了腳步,扯著嗓子大喊道:「有沒有人啊?」

「有人有就吱一聲。」

他來到了一處被沖毀的房屋前,見房子倒塌了一半,就朝著裡面尋去,邊走邊喊,突然,姚澤聽到前面又一聲極其微弱的求救聲:「救……救命,這裡……這裡有個孩子,救……救救我的孩子。」

姚澤雙手拚命的向後划著泥土,讓自己減輕重力,朝著生源方向走去,「同志,有沒有事,你孩子在什麼地方?」

一個女人聲音虛弱的道:「孩……孩子被我舉著,快……快些,我支持不……不住了。」

姚澤心急如麻,遇到前面被一顆大柱子擋住,只好吃力的爬過去,然後這才來到女子的身邊,雖然天色很黑,但是借著月光近距離還是能看清,「快把孩子給我。」姚澤見泥巴漫過了女子胸口處,她臉上蒼白雙手顫抖的舉著一個還在哺乳期的小孩子,知道她已經到了虛脫的地步,恐怕在來晚一點兩人都完了,「我腿被砸斷了,走不了了,孩……孩子交給你,求……求你一定要安全的帶……帶出去。」女子將孩子遞給姚澤,姚澤伸手接過,抱著懷裡,正準備伸手再去扶那女子,只聽見撲通一聲,女子一下子栽進了泥巴裡面,整個身子瞬間被淹沒。

看見這一幕姚澤心裡一陣酸楚,眼眶不自覺的濕潤起來,眼淚嘩嘩的流了出來,這裡泥土太深,姚澤根本救不了她,連躬腰都不敢,何況他手裡還抱著一個極其虛弱的孩子。

腳底能夠感受到女子的身體,卻無法把她弄起來,一個偉大的母親,為了保護自己的孩子,消耗了最後一口力氣,就這麼被淹沒在了泥土之中,姚澤喉嚨不停的哽咽著,他不敢多做停留,他不必安全的將這個孩子給帶出去,以告慰孩子母親的在天之靈,只有孩子安全了,她也才能安息……

「不能再等了,就算死也要把姚縣長的屍體給找出來。」何其生給那些武警人手分配了一個手電筒,自己也拿了一個,然後咬牙道:「我們一起進去,大家相扶靠緊,不要單獨行動,能走多遠算多遠,不管怎麼樣,我們都得儘力,不能讓姚澤同志的遺體就這麼沒了。」這麼晚沒有動靜,何其生斷定姚澤已經埋葬在了泥土裡。

那邊,市電視台的採訪車裡,一個身穿職業套裝的嫵媚女人掩面傷心的哭泣著,幾名同事誰也不知道她為什麼苦的這麼傷心,其中一名女同事關心的握住她的手,輕聲問道:「佳穎姐,你怎麼呢?出什麼事情了嗎?」

這個嫵媚漂亮,傷心欲絕的女人自然就是杜佳穎,杜佳穎沒有理會那名女同事,依然哭的傷心,突然,不知誰大聲喊道:「快看,那邊有人影,是……是姚縣長,姚縣長出來了。」

杜佳穎止住了哭聲,一下子將車門推開,朝著那人指的方向看去,有人專門用手電筒照在姚澤身上,果然,那人不是姚澤又是誰?

只見他懷裡抱著一個孩子,一步步艱難的朝著外面走來,何其生髮現姚澤后,頓時老臉上滿是驚喜,大聲對周圍的人道:「快,大家加快腳步,迎上去。」

終於,何其生和眾多武警戰士接近了姚澤,將姚澤手裡的孩子接了過去,瞧見姚澤因為疲憊而艱難的擠出一絲滿足的笑容,何其生一時間感到的老淚縱橫,連聲說:「好樣的,真是好樣的,沒跟你沈叔叔丟人。」

姚澤也是到了筋疲力盡的地步,有兩名武警攙扶著艱難的走了出去,一到地面,姚澤整個身子都癱軟的倒在了地上,這時候,幾個攝影機同時對準了姚澤,被他的英勇和無私而感到。

杜佳穎顧不了外人怎麼看,一下子沖了過去,將姚澤抱在了懷裡,摸著姚澤虛弱卻剛毅俊俏的臉,淚花再次從眼角流了出來,「小澤,你怎麼這麼傻,這麼傻啊,如果你出事了,叫我以後怎麼活?」

姚澤虛弱的笑了笑,輕聲道:「佳穎姐,對不起,讓你擔心了,都是我不好,別哭了,我這不是沒事嗎。」

「我的命硬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