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百一十九章欲拒還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九章欲拒還迎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白燕妮的老公陳祥瑞已經幾天沒回家,為了哄范碧霞幫主他,他這幾天可謂是提心弔膽,生怕郭守義這幾天突然過來臨幸范碧霞,發現兩人之間的關係。

陳祥瑞看完江平市新聞報道后,將電視給關上,然後面『色』有些陰沉的對坐在沙發一角的范碧霞道:「我們商量的計劃還是取消吧。」

范碧霞穿著白『色』絲綢睡衣,雙腿捲曲在沙發上,抱著抱枕,聽了陳祥瑞的話,她疑『惑』的問道:「為什麼取消,不是已經籌劃好了嗎,只要將他給『色』誘住了,以後還不得乖乖聽你的差遣。」

陳祥瑞搖了搖頭,說道:「你剛才沒看見新聞嗎,現在關注他的人太多,他的一舉一動可能都是備受媒體關注,在這個敏感的時期,還是暫時不要輕舉妄動,我混了這麼多年才混到『政府』辦主任的位置,不敢有一點差錯,這個時候了,能保綴政府』辦主任的位置已經萬幸了,這次老郭恐怕……」

范碧霞臉上帶著喜『色』的道:「你說他要出事?」319

陳祥瑞臉『色』不太好看,點了點頭后說道:「這次泥石流的事情他得出來擔責任,本來最多還有兩年就得內退,這次恐怕得提前了……」

這個消息對於范碧霞來說,無疑是大好的消息,無數個夜晚,如同噩夢一般,郭守義那噁心的嘴裡和肥腫的身子讓她感到恐懼和噁心,終於,郭守義下去了,自己就可以擺脫這個噩夢了。

這個消息對於陳祥瑞可不是什麼好消息,在湯山縣他的依仗就是郭守義,如果郭守義下去了,以後恐怕自己再無立足之地,他有些後悔,當初為什麼走到姚澤和李長安的對立面去。

「最近是多事之秋,郭守義因為這件事情恐怕還會引起其他事情,一定會有人在這個時候落井下石,扒出他貪污和桃『色』的事情,所以,最近這段時間你老實的待在家裡,什麼地方都不要去,知道嗎?」

范碧霞溫順的點頭,「我要不要換個地方住?」范碧霞望著陳祥瑞的反應,見他臉『色』平靜,才繼續說道:「這個時候,我避開郭守義不是更好,我怕他再來找我,換個地方他就找不到我了。」

陳祥瑞點了點頭,說道:「是該換個地方了,這樣吧,我最近幾天幫你留意一下,找到合適的位置就搬過去,最近不要接郭守義的電話,最好把電話號碼也給換了。」

范碧霞竊喜的點頭,「我聽你的,只要你對我好,我什麼都聽你的……」

……

晚上,蘇小梅臨時有些事情,不能去醫院照顧姚澤,掛斷蘇小梅的電話后,姚澤一臉鬱悶,正在這時,白燕妮的電話又打了過來,說了她今天在酒吧查到的事情,姚澤聽完后讓白燕妮到醫院去陪他,白燕妮有些猶豫起來:「這樣不好吧,醫院人多眼雜,被發現可就完蛋了。」

姚澤讓白燕妮晚點再過去,又裝可憐說還沒吃晚飯,沒人照顧,白燕妮心疼姚澤,於是就咬牙答應下來,「不過,給你送完飯我就得回家,我可不想讓別人看見說閑話。」

「沒問題。」姚澤心裡竊喜,等來了,想回去就沒那麼容易了。

白燕妮在路邊攔了一輛計程車,車子開到醫院附近,白燕妮給姚澤買了飯菜,才進醫院裡面。

白燕妮今天的打扮,即便是認識的人看見了,恐怕也不一定能在第一時間認出她來。

一路走到姚澤病房門口,不知引來多少男人的側目,白燕妮心想,以後不能再打扮成這樣了,太顯眼了不好。

輕輕將門推開,瞧見姚澤正躺在病床上,翹著二郎腿看報紙,白燕妮抿嘴笑了笑,輕輕咳嗽一聲。

姚澤目光從報紙上挪開,見白燕妮俏生生的站在門口,黑『色』緊身連衣裙底將她完美的身材展現的玲離盡致,一雙杏仁眼含著春意的望著自己,姚澤有些獃滯住了,看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誇張的道:「這還是白警官嗎?太美了1姚澤由衷的感嘆。

白燕妮紅著俏臉啐了姚澤一下,「說的什麼話,難道以前就不美了?」

姚澤悻悻笑了笑,「以前也漂亮,燕妮姐真是百變女郎,可以扮溫柔的賢妻良母,可以扮英姿颯爽的女警花,還能扮演……」姚澤看了看她修長筆直的美腿,吞了口唾『液』,繼續道:「還能扮演風『騷』入骨的俏佳人……」

白燕妮放下飯盒,一副怒氣模樣的到床前,朝著姚澤腰間的嫩肉掐了一把,嬌聲道:「你才風『騷』呢,怎麼說話的,再說這麼噁心的話,我不理你了,餓死你1319

姚澤順手將白燕妮腰身摟住,白燕妮也不反抗,順從的坐在床邊,姚澤聞著她身上散發的淡淡清香,已經臉上妖艷的妝容,心裡開始有些旖旎起來。

「燕妮姐,今天打扮的真漂亮,以後這種打扮只許給我一個人看。」姚澤親了親白燕妮耳旁的髮絲輕聲道。

白燕妮羞紅著臉,媚聲道:「為什麼只能給你一個人看,你也太霸道了吧?」

姚澤笑著道:「燕妮姐這麼漂亮的女人,屬於我的私人專屬,我可不希望別的男人看著你的大腿流口水。」

白燕妮咯咯笑著伸出手指在姚澤額頭上輕輕點了一下,說道:「你以為誰都像你這般好『色』?『色』狼胚子1白燕妮聲音越來越小,因為她發現姚澤正眼神火辣的盯著自己,那其中包含了強烈的**和渴望,那眼神讓白燕妮內心微微顫動起來,呼吸跟著有些急促,「小澤……不許……不許這麼看著我。」白燕妮伸手捂住了姚澤的眼睛。

姚澤捉住白燕妮蔥鬱的小手,在手裡把玩幾下后,伸到了嘴邊,將她纖細白嫩的食指含在嘴裡輕輕吸.允了幾下,頓時白燕妮羞紅了嬌俏的臉蛋,將頭扭向一旁不敢看姚澤,手指上傳來怪怪的感覺似的身子有些乏力,白燕妮不由自主的靠在了姚澤懷裡。

「不要在這裡胡鬧,這是公共場所,你這縣長不想幹了1白燕妮躺在姚澤懷裡呵氣如蘭的提醒著姚澤,但是心裡有有些渴望發生點什麼,越是容易暴『露』的地方,越能極其人的刺激欲。

姚澤笑了笑,放開了白燕妮的手,摟住了她纖細不足一握的腰身,輕聲在她耳邊說道:「沒事的,要不你去把房門給反鎖上,這樣就沒人能發現我們呢。」

「我不。」白燕妮撅著紅唇,輕輕扭捏了幾下身子,她內心的矜持不允許她做這麼羞人的事情,如果她這麼聽話的就去將房門給反鎖上了,那麼不就是在姚澤面前承認她此刻想要了嘛!

姚澤了解女人的內心,尤其是白燕妮此時的表現,如果她不願意,肯定會開口拒絕,既然沒有開口拒絕,那麼她內心也是渴望在這裡發生點什麼的,今天穿的如此惹火『性』感,如果不發生點什麼太對不起這身裝扮了。

姚澤將白燕妮摟的更緊了,彷彿像將她整個曼妙的身軀溶進自己血肉里一般,他喘著氣的在白燕妮耳邊問道:「是不要關門還是不要愛愛?」

白燕妮感覺耳朵痒痒的,敏感的躲向一旁,羞澀的瞪了姚澤一眼,說道:「都不要,你就是個大『色』狼,說好了,只管送飯,現在倒好連人都要一起送給你嗎?」

姚澤得意的笑了起來,「這樣不好嗎?我見燕妮姐好像也很樂意把你自己送給我呢。」

白燕妮羞澀的掙紮起來,「我才不樂意,誰願意和一個大『色』狼在一起,你放開我,我要回家了。」

在白燕妮掙扎的時候,姚澤一下子按住了白燕妮胸前兩座巨峰,薄薄的緊身面料,就這麼握上去手感極其舒服,柔軟中帶著一些神秘,姚澤不由自主的開始『揉』捏起來,白燕妮哼唧一聲,癱軟在了姚澤懷裡,「壞蛋,就知道欺負我,早晚有一天被你害死。」

姚澤笑眯眯的將手癱軟了短裙裡面,隔著內褲『摸』到了白燕妮最隱秘的地帶,邊有手來回摩擦,邊輕聲說道:「燕妮姐,我怎麼會害死你,愛你都來不及。」

白燕妮感受到下身強烈的刺激,不由得閉上了含春的雙眸,用貝齒緊緊咬住了紅唇,不讓那種舒服的感覺從喉嚨里哼唱出來,越是憋著,越是感覺刺激來的強烈,白燕妮有些『迷』失的主動摟住了姚澤的脖子,送上了香嫩濕潤的紅唇。

姚澤手下的動作更加快速起來,他得意的笑了笑,不讓白燕妮得逞,將腦袋扭向一旁,讓白燕妮的紅唇撲了個空,姚澤問道:「燕妮姐想幹嘛?」

白燕妮睜開『迷』離的眼眸,看了姚澤一眼,嗔怪的嬌聲道:「壞傢伙,快把嘴巴伸過來,讓姐姐親親。」

姚澤感覺到了手指的濕潤感,知道白燕妮已經泛濫動情,自己心裡也跟著激『盪』起來,見白燕妮嬌滴滴的模樣,姚澤也沒有了捉弄的心思,捧著白燕妮嫵媚動情的臉蛋,猛的含住了白燕妮的香唇,兩人激烈的熱吻起來,雙方唇齒交戰在一起,相互纏繞著吸.允著彼此的水分。

ps:看熬夜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