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百二十章局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章局勢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章節高速更新開始,更新字數為4053

「別……」

姚澤大手再次探入白燕妮裙底時,白燕妮嬌呼一聲,攔住了姚澤,不讓姚澤作怪。

她臉上粉嫩嫩的發紅,請睨了姚澤一眼,有些難為情的提醒道:「門沒鎖,等會護士進來看見怎麼辦1

姚澤笑了笑,擺手道:「放心好了,這都什麼時候了,護士不會來了。」

「那也不行,不怕萬一就怕一萬,還是小心為妙,怎麼說你也是縣長級別,一隱患意識都沒有。」

姚澤無奈的起身去將房門反鎖上,然後轉身走回去的時候,發現白燕妮已經整理好了連衣裙,俏臉帶著紅暈的嫵媚模樣,看起來極其可愛,她笑眯眯的望著姚澤,嬌俏的說道:「不好意思,今天來例假了,恕不奉陪,我該走啦。」說完,她拿起自己的皮包,踏著高跟鞋向外走,卻被姚澤一把抓住了胳膊。

「調皮吧。」姚澤一把將白燕妮拽進自己懷裡,在她耳邊呢喃道:「剛才我都摸過了,哪裡來的例行?想騙我!看我今天怎麼收拾你。」說著話,姚澤一把將她給橫抱起來,在白燕妮的嬌呼聲中,朝著床邊走去。

「小澤,饒了我吧,我不玩了。」

姚澤嘿嘿笑了起來,「寶劍已經出鞘,必須得見血,今天吃定你了。」

「呀,不要……」

「哈哈,哈哈,燕妮姐,我要開始懲罰你了……」

……

因為姚澤只是有虛脫,身體並沒什麼大問題,所以第二天就出院了,這次的泥石流問題對湯山縣造成了極大的負面影響,但是小李村的災難擺在眼前,此時沒有人去怪責誰,只想著能夠幫那些受苦難的災民重建家園。

省里和市裡的一些知名企業自行舉辦了一次捐款儀式,活動結束時,累積捐贈達到兩千餘萬,其中以省明達集團最為出眾,捐款數額高達五百萬,為各企業捐贈起了好頭。

這筆款項被用於了專款專用,沒有誰會在這個時候打這筆款項的注意,災難過後,便是進入了小李村的緊張建設之中。

被姚澤救下來的那名小嬰兒成為了社會各界人士最為關注的事情,很多熱心人士紛紛表示願意領養這名嬰兒,不過讓姚澤煩惱的是,如果將這苦命的嬰兒交給了別人,如果是好人也就算了,如果交給了別有用心之人手中,那可就是好心辦了壞事,剛把他從死神手中奪了回來,又把他送進了惡魔手裡這可就悲催了,人心隔肚皮,光憑面相姚澤分不清誰是好人誰是壞人,他不敢把這可憐的小嬰兒隨便讓人領走。

正當姚澤愁眉不展的時候,柳嫣的電話打了過來,「小澤,我想和你商量件事情。」

姚澤此時正坐在辦公室,聽了柳嫣的話,他從座椅上站了起來,笑著問道:「商量什麼事情,你說吧。」

柳嫣聲音軟糯的說道:「我可不可以領養那名嬰兒?」

姚澤愣了一下,問道:「你為什麼要領養他?不是已經有妍妍了嗎?」

柳嫣笑了笑,輕聲說道:「給妍妍找個弟弟作伴不好嗎?一起就想著要兩個孩子,恰好有這麼好的機會,就讓我領養吧,我會好好照顧這個孩子。」

姚澤站到窗前,望著樓下的人來人往,笑眯眯的道:「想要個孩子我可以幫忙的,嫂子,要不咱生一個?」

柳嫣羞赧的啐了姚澤一下,悻悻道:「混球,現在還叫我嫂子,思想真齷齪,我才不要給你生孩子,我就要領養那個嬰兒,你到底給不給?」

姚澤只是和柳嫣開玩笑,那可憐的嬰兒跟了柳嫣自然會很幸福,只是姚澤有些心疼柳嫣,怕柳嫣太累,本來就有一個阮妍妍了,現在在加上一個未斷奶的嬰兒,柳嫣一個人恐怕有些力不從心,姚澤微微蹙眉,猶豫一下后,說道:「嫂子,你是開玩笑還是……」

「誰和你開玩笑了,我昨天晚上可是經過深思熟慮才決定的,妍妍有這麼一個弟弟以後,也許以後會減輕沒有父親的難過,有個弟弟陪她,至少在她童年的時候有些美好的回憶,領養了這個嬰兒對於我,只要好處沒有壞處,你就答應我吧。」

姚澤頓了頓,說道:「我只是擔心你太累,一個女人帶兩個孩子,身體根本吃不消,嫂子還是算了吧。」

「不行。」柳嫣堅決的道:「你必須答應我,否則以後我再也不理你了。」

姚澤無奈的苦笑道:「給你領養也行,這樣我倒是放心,不過,要不你請個保姆吧,平

時幫著帶帶孩子,錢我來出。」

柳嫣語氣緩和下來,輕聲道:「放心好啦,我已經考慮好了,孩子太小,請保姆也不太放心,我打算把妍妍的爺爺奶奶接過來和我一起住,妍妍她奶奶身子骨越來越差,老兩口坐在鄉下我有些不放心,讓他們過來,一是可以照顧一下他們,二是平時我上班的時候他們也可以幫著照料一下孩子。」

「這樣也成,是個好辦法。」姚澤頭讚歎。

柳嫣突然聲音變低了一些,輕聲問道:「小澤,你會不會生我的氣呀?」

姚澤不明所以,問道:「我生你什麼氣?」

柳嫣悻悻道:「我把阮成偉的父母接到身邊住,你不生氣嗎?」

姚澤苦笑的說道:「嫣,你還不了解我?我是小心眼的男人嗎?你這麼做很對,也正是因為你的心善,才把我迷的死去活來,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見姚澤欲言又止,柳嫣趕緊問道。

姚澤笑眯眯的打趣道:「如果他們老兩口去你那裡住了,我以後想和你……那不是很不方便?」

「要死啦你,和你說正事呢,滿腦子盡想些烏七八糟的事情,不理你了,這件事情就這麼說定了,這幾天我就把孩子領養回家,需要什麼手續到時候和我吱一聲。」

掛斷姚澤的電話,柳嫣嫵媚的俏臉上還因為姚澤剛才的話而羞紅未散,柳嫣為建設局副局長,有自己單獨的辦公室,年紀輕輕能當上副局長是很多女人望塵莫及的,柳嫣進入建設局之後便成為了建設局的話題人物。

平時大家私下都會議論柳嫣的事情,有人猜測,柳嫣是市裡某位領導的情婦,這種漂亮的女人如果沒有被潛,怎麼能坐在現在的位置。

不過柳嫣從來不在乎別人怎麼議論她,她只想做好自己的本質工作,把阮妍妍健健康康的養大,至於那些污言穢語,柳嫣置若罔聞。

這場泥石流的大災難后,縣政府的頭頭腦腦們更加不安起來,原本就有些動蕩的局勢在發生泥石流后更加動蕩不安起來,平時和郭守義關係走的比較近的常委此時此刻也開始為自己的後路做打算,這次,郭守義必然是逃脫不了的,作為縣一把手,發生這麼大的事情,卻沒能在第一時間趕去處理,而是拖延了整整一天猜得到消息,雖然和他沒有直接的關係,但是他作為湯山縣的縣委書記,在他管轄的範圍發生這種可笑而又大的事情,即便上面領導不怪罪,他自己也會因為內疚或者自責而引咎辭職。

至於縣長李長安會怎麼樣,大家都不得而知,也許運氣好運應而上,也許火氣背,沒靠山,被發配出去也沒一定。

郭守義申請提前內退被上面批准已經是公開的『秘密』,對於郭守義來說,其實提前一年內退也沒什麼不好,本來縣委書記已經是他最後一站,想要再往上提升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現在只是提前了一些退下去罷了。

此時湯山縣還算平靜,不過誰都知道,這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安寧,大家在這個時候都顯得極為忐忑,下班后姚澤讓向成東把車子開到辦公樓下面,剛走到一樓,李長安從後面追了上來,笑眯眯的對姚澤說道:「姚縣長晚上有沒有事,去喝幾杯怎麼樣?」

自從李長安開始漸漸疏遠自己和郭守義來往密切開始,姚澤已經將李長安納入兩面派牆頭草的隊伍,這種人是最讓姚澤所不齒的,而且在這種敏感的時期姚澤也不想節外生枝,於是就笑著含蓄拒絕道:「李縣長,真是抱歉,晚上和朋友約好了去唱歌,要不您一起去玩玩?」

以李長安這個年紀,自然不會和年輕人蔘合在一起,姚澤知道他會拒絕,所以才隨口說了這麼一句,李長安知道姚澤有意迴避自己,不過也沒在意,反正這個時候要倒霉躲避是不可能的,李長安約姚澤只不過是吐一下苦水,既然姚澤婉拒,他也就不勉強,和姚澤聊了幾句后,便坐車離開了。

姚澤坐進車裡后,向成東扭頭問道:「是直接會招待所嗎?」

姚澤搖了搖頭,說道:「晚上有沒有事情?」

向成東嘿嘿笑了兩聲,道:「我光棍一條,能有什麼事情。」向成東了解姚澤的脾氣,所以說話直來直去並沒有顯得太過卑躬屈膝,他也不喜歡給領導獻媚。

姚澤幽幽嘆了口氣,說道:「那我們去喝酒吧,晚上好好喝幾杯,去明珠路的那家煲湯館,很有名氣的。」

向成東帶著深意的看了姚澤一眼,見姚澤臉上有些憂鬱之色,就了頭,啟動車子朝著縣裡有名的煲湯館開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