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百二十六章納蘭冰旋的心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六章納蘭冰旋的心事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夜半,一輛藍色保時捷轎跑如風般的奔跑在市區的大道之上,車速之快帶出一抹如藍般的魅影,納蘭冰旋絕美的俏臉上沒有絲毫表情,只是直直的望著前方,腳底下的油門一下子踩到了底,此時她突然感覺心裡空落落的,柳曉嵐的事情讓她勾起了兒時最難忘的回憶。*///*

「曉毅,姐姐長大了嫁給你好嗎?」

「冰旋姐姐,你為什麼要嫁給我呢?」男孩子眼眸純潔如水,望著比自己大一歲的漂亮姐姐疑惑的問道。

「因為……因為你救了姐姐的命,如果沒有你,姐姐已經死了,所以……所以姐姐要以身相許,懂不懂以身相許呀?」

虎頭虎腦的小男孩迷茫的搖頭,奶聲奶氣道:「那……那,以身相許是不是結婚的意思?」

「對,就是結婚的意思,曉毅願意讓姐姐當你的老婆嗎?」

「當老婆比當姐姐好嗎?」

「當然,當老婆會一生一世在一起,而姐姐……你希望看見姐姐嫁給別人嗎,曉毅?」

小男孩再次迷茫,不過轉既他樂呵呵的笑了,「姐姐這麼漂亮,當我老婆一定很好玩,那好吧,以後我要和姐姐結婚。」

「呵呵,曉毅真乖。」

少女情懷總是詩,雖然只有六歲,但是那時候的納蘭冰旋比小自己一歲的林曉毅要成熟的多,兩個不知愛情為何物的小傢伙就這麼私定了終身。

而在半年之後,納蘭冰旋才無意間知道父親好友的兒子,林曉毅在一次意外中失去了生命,當納蘭冰旋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滿腦子都是那個小男孩的身影和他倔強的救自己出去時候的表情,她知道這輩子兩人無法在成為夫妻了,那個不要命就自己的小男孩就這麼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多麼殘忍!

一滴冷冰冰的淚水劃過納蘭冰旋絕美的臉龐,「假如你還在,我一定嫁給你……」納蘭冰旋臉上露出一絲難得的笑意,只是這笑意怎麼看都是那麼凄涼。

車子停在了一家咖啡館門口,納蘭冰旋恢復了往日的冰冷模樣,推開玻璃門走了進去,朝周圍掃了幾眼,在一個角落的位置看見了秦永林,便踏著水晶色高跟鞋走了過去。

納蘭冰旋的出現惹的眾人紛紛側面,這種級別的美女,不管是誰,恐怕都忍不住多看幾眼。

秦永林也發現了納蘭冰旋的到來,趕緊笑著揮手示意,納蘭冰旋在秦永林對面的位置坐了下去,秦永林笑眯眯的問道:「冰旋喝點什麼?」

納蘭冰旋皺了皺眉,說道:「不用了,如果不是為了姨媽我才不會理你的破事。」納蘭冰旋絲毫不給秦永林面子,秦永林只是訕訕的笑了笑,也不做聲。

納蘭冰旋繼續說道:「曉嵐態度很堅定,不會再和你和好了。」

秦永林有些不甘的問道:「為什麼時間過去這麼久了她還在恨我?」

納蘭冰旋瞥了秦永林一眼,淡淡的說道:「你做的事情值得她原諒嗎?希望你好自為之,別在傷害她了,她是個苦命的女人……」納蘭冰旋說完便起身,看也沒看秦永林,直接走出了咖啡館。

秦永林鬱悶的看著納蘭冰旋離開,匹自坐在那裡安靜的喝咖啡,不多時又一名身材不錯長相秀氣的女子走了進來,一副氣勢洶洶的朝著秦永林走去,然後一屁股坐在剛才納蘭冰旋坐的位置,兇巴巴的看著秦永林。

秦永林還沒反應過來,怔怔的看著女子,片刻后才微微皺眉,不悅的說道:「李婉兒,你跟蹤我?」

叫李婉兒的女子沒有回答秦永林的話,只是一副氣憤的說道:「剛才那個女人是誰,怪不得幾天不去我那裡,原來找了個那麼漂亮的狐狸精,你好啊,很好。」

秦永林臉色變的難看,想要發火,但想到是公共場所,於是忍了下來,吁了口氣,說道:「別無理取鬧了,剛才那個是我表妹,千萬別讓他聽見,否則她脾氣上來就是我都保不住你。」

李婉兒愣了一下,「你表妹?」

「有那麼厲害嗎?」李婉兒嗤之以鼻。

秦永林無奈的看著眼前的蠢女人,當初如果不是和她混在一起,劉曉嵐又怎麼會如此痛恨自己!

「以後別在跟蹤我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李婉兒一聽,紅著眼眶,恨恨的望著秦永林,委屈的道:「你想怎麼樣?秦永林,我可是給你生了個兒子1

「好了,不要鬧了。」秦永林軟了下來,「你說你沒事跟蹤我幹嘛,這麼幾年,你還不了解我的為人?就是和自己老婆都沒有一起住過,何況別的女人。」秦永林笑了笑,「好了,別生氣了,咱們回家吧,朵朵還在你爸媽家呢,咱去把兒子接回家。」

李婉兒這才把臉色緩和下來,拉著秦永林的胳膊,靠在他懷裡,一副小鳥依人的模樣,「永林,我弟弟的那個事情……」

……

「哥,快看,翻過這堵牆好像可以直接到廠房後面。」向成東指著有兩米多高的圍牆,說道。

姚澤觀察了一下,問道:「可是這麼高怎麼上去?也沒一個借力的地方。」

向成東笑了笑,自信的道:「翻。牆簡單,要不你在外面等著,我進去看看,能不能把白警官救出來。」

姚澤搖了搖頭,「一起進去吧,兩個人有個照應。」

向成東道:「那我先把你弄上去。」

姚澤問道:「怎麼弄。」

向成東蹲下去,「踩在我肩膀上。」

「這樣不好吧。」姚澤有些猶豫。

「沒事,多耽擱一會兒,白警官的危險就越大,別在猶豫了。」

想想白燕妮的處境,姚澤咬了咬牙,點頭道:「那就委屈你了,成東。」

「沒事。」向成東洒脫的咧嘴笑了笑,然後讓姚澤踩著他的腿上到肩膀上去。

姚澤翻過去后,向成東瞬間翻了過來,直把姚澤給看傻了眼,對著向成東豎起了大拇指,「那間房子燈亮著,應該在那裡。趕緊過去。」姚澤腳步輕盈的走在前面。

……

白燕妮被猴子等幾人帶進廢棄廠房后綁在座位上,然後幾個人喝著啤酒吃著晚飯,猴子看了白燕妮一眼,猥瑣的笑著道:「哥幾個吃飽點,等會好好伺候咱們的美女警花,可別都慫了。」

阿明笑了笑,狠狠的對著啤酒瓶子抽了一口,其他幾名小弟看著白燕妮火辣的身材和嫵媚嬌俏的腦袋,心裡頓時就感覺痒痒的。

白燕妮望著幾個猥瑣噁心的男人,心裡有些絕望了,又有些悔不當初,當時如果聽姚澤的,自己也不會陷入困境,白燕妮不想就這麼死了,因為不管她是受了屈辱還是被殺了,姚澤這一輩子恐怕都會活在內疚之中,所以白燕妮必須得逃過這一劫,就算是拚命,也不能被侮辱。

「喂,我要上廁所。」白燕妮對著幾人喊道。

猴子嘿嘿笑了起來,露出一嘴的黃牙,他灌了口酒,然後似笑非笑的道:「別給我耍花樣,要上廁所,可以啊,隨地解決吧,我們不會嫌棄你的。」

「你……」白燕妮對這種畜生有種無力感。

幾人吃完飯,抹了抹嘴,猴子笑眯眯的朝著白燕妮走了過去,「嘖嘖嘖,真是水靈,老子長這麼大還真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女警察,今天真是有福氣了。」猴子伸手想要摸白燕妮的臉,白燕妮將頭一扭,怒聲道:「死開,把你的臟手拿開。」

「喲喲喲,好大的脾氣啊,你以為這是在警局?最好給我老實點,否則等會有你好受的。」猴子暫時沒有再去沾白燕妮的便宜,頓在她旁晚,冷聲問道:「說,你們的計劃是什麼,還有,誰給你們報的信?」

白燕妮冷哼一聲,「想知道可以,先把我鬆開。」

猴子笑了笑,說道:「你有討價還價的資格嗎?你最好是老實點,把我想知道的都說出來,否則……」

姚澤和向成東輕手輕腳的摸到廠房後面,廠房後面的窗戶可以看到裡面的一切,見白燕妮手腳被綁在椅子上,暫時沒什麼威脅,姚澤才送了口氣,給李俊陽發了個簡訊,報了具體的位置。

向成東觀察了裡面的形式,裡面總共有五個人,如果沒有槍支,向成東很有把握能夠輕鬆的搞定他們。

「哥,我偷偷溜進去,把他們給解決了。」向成東低聲對姚澤說道。

姚澤問道:「有把握嗎?」

向成東頓了頓,說道:「只要沒有槍,應該是沒問題的。」

此時拖的越長,白燕妮威脅越大,也只要放手一搏,姚澤問道:「那該怎麼溜進去?」

向成東早就觀察好了附近的狀況,他笑著指了指後面的一排窗戶,因為常年沒人管理,木質的窗戶變的腐朽不堪,上面的玻璃早就不翼而飛,開著的窗戶足以讓向成東偷偷溜進去,更關鍵的是,窗戶的前方有一個巨大的鐵桶,可以幫著掩護向成東。

姚澤輕輕拍了拍向成東的肩膀,低聲囑咐道:「小心點。」

向成東自信滿滿的給姚澤做了個ok的手勢,然後動作利索的從破舊的窗戶中鑽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