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百二十七最後的懺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七最後的懺悔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猴子正蹲在一旁逼問白燕妮,誰知道突然從一旁躥出一個人影,動作之快,讓猴子還沒看清來人長相就被一腳猛的踹翻出了五六米。

那邊圍在一起打撲克的阿明和幾名手下見狀,臉色一變,頓時朝著向成東圍了上去。

幾人瞬間打成了一團,猶豫事情是在瞬間發生,他們連武器都沒來得及準備,就被武力值強化的向成東打的認不得東來西北。

姚澤在外面聽見從大門口傳來的強行,接著鐵門被打開的聲音,知道是李俊陽來了,姚澤便從向成東剛才進去的那個窗戶鑽了進去,乘著幾人打成一團,姚澤趕緊跑到白燕妮身邊,為她解開了綁在手上的麻繩。

「燕妮,沒事吧?」姚澤將白燕妮腳上的麻繩解開后關切的握住她有些冰冷的小手,問道。

白燕妮眼眶一紅,美眸中淚花打著轉,癟嘴道:「我真沒用,沒幫上忙,反倒讓你來救我。」

姚澤握了握白燕妮細膩白嫩的小手,溫聲細語的說道:「你已經幫了我很大的忙,這次雖然有些驚險,但是總得來說能把這批毒販子一網打盡,你是功不可沒埃」

這時候李俊陽帶領著數十名警員快步走了進來,瞧見地上躺著四五人,個個捲曲著身子,大聲嚎叫,李俊陽笑著伸出拇指,對向成東表示讚賞。

將幾人銬了起來,李俊陽走到白燕妮身邊,問道:「燕妮,你沒吃虧吧?」

白燕妮俏臉一紅,尷尬的擠出一絲笑容,悻悻道:「沒事,不過差一點……」

「以後可千萬別這麼衝動。」李俊陽感覺心有餘悸,如果白燕妮出了什麼事情,他還真不知道怎麼和老局長交代。

「老李啊,你讓他們把廠子里到處都搜一遍,我估計這裡是他們藏毒的地方。」姚澤說道。

李俊陽聽了就是一驚,「藏毒?」他還不知道那些人為什麼要抓白燕妮以為就是一起綁架事件。

姚澤簡略的把事情將給李俊陽聽,李俊陽聽了之後直搖頭,如果姚澤不是縣長,李俊陽恐怕就會忍不住罵人了,「這種事情以後千萬不能單獨行動,他們這些都是小毒販子,如果遇到厲害的,可能直接就用槍了,你們真夠可以的,竟然瞞著我單獨行動,多危險埃」

姚澤也覺得這件事情有些魯莽了,就笑著遞給李俊陽一支煙,說道:「這件事情是我沒考慮周到,你也知道,那間酒吧是我開的,如果販毒的事情被警方給查了出來,事情鬧到了,把我給牽連進去,那可就麻煩了。所以我想私下打探清楚了,只等著你來收網。」

李俊陽點了點頭,也不好再說什麼,就吩咐手下警察對廢棄工廠的各個角落進行搜查,姚澤等幾人站在外面聊天。

李俊陽饒有興趣的打量向成東幾眼后,問道:「你參過軍?」

向成東不可置否的點頭。

「身手這麼好,屬於什麼兵種?」

向成東猶豫了一下,畢竟和李俊陽不怎麼熟悉,就說道:「秘密。」

「不會是特種部隊吧?」李俊陽神秘的笑了笑,「我以前也當過幾年兵,特種部隊是我嚮往的地方,可惜資格不夠。」

李俊陽從向成東表情里知道了答案,就對著姚澤笑著說道:「你這可是找了個好幫手啊,又當司機又兼著保鏢的職責。」

姚澤笑了笑,不打算和李俊陽扯這些,就交代的說道:「那幾個毒販子應該還有上線,你們狠狠的逼供一把,說不定能夠抓獲一個大的販毒一團也不是沒可能,到時候就是大功一件。」

兩人正說著話,突然有一名警察喊道:「找到了,在這裡,毒品全部藏在這裡。」

姚澤等幾人趕緊朝著東邊的一間小倉庫跑去,見一名警察提出來一個箱子,箱子被打開,裡面最少裝有幾百克的毒品。

李俊陽從來沒有辦過這種案子,見到這麼多毒品,頓時倒吸一口冷氣,感嘆的說道:「這***夠死好幾次了。這次回去得好好審問這群毒販子,他們肯定是有團伙有組織的。」

李俊陽和十來名警察壓著毒販和毒品先行離開,姚澤帶著白燕妮坐進了停在廢棄工廠遠處的大眾車裡,然後對向成東說道:「先送白警官回去吧。」

白燕妮張了張紅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姚澤就笑著說道:「想說什麼就說唄,這可不像你的性子。」

白燕妮臉色紅了一下,吞吞吐吐的輕聲說道:「今天晚上可以陪我嗎?我不想一個人……」她說的聲音很小,生怕前面開車的向成東聽見,還刻意瞅了向成東幾眼。

姚澤見白燕妮那副模樣,頓時感覺好笑,就點頭答應下來,說道:「好吧,你今天立了大功,想怎麼樣我都滿足你,那啥,晚上幫你按摩放鬆放鬆。」

白燕妮紅著臉啐了姚澤一下,才一副可愛模樣的悻悻說道:「我才不要,我還不知道你,臭流氓一個,就知道占女人的便宜。」

「燕妮姐,不帶這麼損人的,好歹我也是一名偉大的國家幹部,你怎麼能把我和那些流氓聯繫在以前?」

白燕妮咯咯笑了起來,伸出芊芊玉手在姚澤腰間掐了一把,說道:「就你還國家幹部?你有那覺悟?你完完全全就是混進體制里的小流氓。」

「成,我是流氓。」姚澤惡狠狠的望著白燕妮,說道:「既然你說我是流氓,那麼我也不能辜負了你給我的這個光榮稱號,是不是該做些流氓該做的事情?「說著話,姚澤一臉壞笑的將大手放在了白燕妮不著絲襪的修長美腿上,來回摩挲起來。

白燕妮大腿那光滑玉潔的肌膚和柔軟的彈性讓姚澤摸的愛不釋手,白燕妮羞紅臉的瞪了姚澤一眼,想有拽開姚澤的手,卻又沒有姚澤的手勁大,只能緊緊夾住雙腿,讓他胡作非為,一雙美眸中蕩漾著絲絲春意,她不知道姚澤和向成東之間的關係,緊張的望著前面開車的向成東,生怕姚澤不老實的動作被向成東瞧見。

……

這個夜晚註定了不會那麼安靜,郭守義與李長安兩人坐在酒店的包廂中,雙雙苦笑的喝著悶酒,一句話也沒說,明天過後,等待他們的將是什麼,他們心裡清楚的很。

這一晚上,郭守義喝了很多就,生平從來沒有喝過像今天這麼多,「郭書記,別再喝了。」李長安勸慰的說道,自己也是醉眼朦朧。

「沒事,喝吧,過了今天,以後恐怕沒機會了。」

「可是你的箔…」

郭守義笑著擺手,感覺從未有過的輕鬆,「沒事,嚴謹了一輩子,總得讓自己放肆一會吧,我這一輩子做過太多不敬人意的事情,沒辦法,坐到這個職位上,有些時候不受控制的想要索取也是人之常情,人性,總是貪婪的。」郭守義苦澀的笑了笑,臉上喝的通紅。

「哎……」李長安沒有說什麼,只是表示贊同的嘆息一聲,郭守義的心聲何嘗不是自己所想,面對權力和財色的誘惑,又有幾人能夠抵擋的住?

兩人一直喝到深夜,郭守義感覺腦袋天旋地轉,雙腿有些發軟,不過他還是堅持著走出了酒店,李長安有些擔憂的望著郭守義,說道:「郭書記,你沒事吧?」

「嗯?」郭守義思想有些混亂了,迷茫的看了雙重疊影的李長安,搖了搖如千斤重的腦袋,結巴的說道:「沒……沒事,李縣長先走吧,我想,我想一個人清凈一下。」說完,他擺了擺手,然後自行坐進了車中,對司機吩咐去湯山公園。

深夜,湯山公園顯得極其安靜,郭守義吩咐司機將車停在門口,不讓司機跟上,自己走了進去,坐在一張石椅上,雙目無神的看了看夜空,半響才幽幽嘆了口氣,拿出手機,打給了范碧霞,但是范碧霞手機一直屬於關機狀態,郭守義知道,范碧霞這個時候肯定是在躲避自己,其實他老早就發現了范碧霞和陳祥瑞的關係,當初范碧霞就是經陳祥瑞介紹給自己的,郭守義又何嘗不知道陳祥瑞玩的什麼把戲,所以這幾年來,郭守義一直沒有將陳祥瑞放在心腹的位置,陳祥瑞不可謂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聰明反被聰明誤了。

郭守義找出陳祥瑞的電話,準備打過去,猶豫了一下后,安了返回鍵,打給了自己老婆,郭守義的老婆蔣琴已經睡著了,被電話吵醒,接通聽到是郭守義的聲音,就關切的問道:「老郭,這麼晚了,怎麼還沒回來,工作別太累著,年紀一大把了,能放手的盡量放手吧。」

郭守義聽到妻子熟悉的聲音,喉嚨一陣哽咽,只覺得這麼多年來,一直沒有好好對待過妻子,心裡非常後悔和難受,「琴,對不起,這麼多年苦了你了,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蔣琴聽見郭守義聲音不對勁,頓時有些緊張起來,問道:「老郭,你這是怎麼了?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

郭守義耳朵有些嗡鳴起來,感覺妻子在電話里的聲音越來越小,而眼睛里也是一片模糊,看什麼都是模糊的,郭守義將手機放在耳邊,艱難的站了起來,帶著虛弱的笑意對著電話說道:「琴,沒事,沒事,我這就回來,這就回來陪著你,以後再也不對你冷漠了,咱們好好過最後的時光,好好過……」

郭守義沒走出兩步只感覺濃濃的睡意襲了過來,手中的手機不受控制的鬆開,一下子摔在了地上,而後身子也是無力的往下倒去,手機安靜的躺在一邊,電話中妻子驚恐的喊著郭守義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