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百三十章電影院的午夜激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章電影院的午夜激情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怎麼?我臉上有髒東西嗎?」姚澤見李曼盯著自己看,便笑著『摸』『摸』臉,問道。

李曼被問的小臉一紅,而後羞澀的低下頭,「沒有啦,姚……姚叔叔好年輕。」

姚澤笑著『摸』了『摸』李曼烏黑的頭髮,輕聲說道:「不習慣就喊我哥哥吧。」

「可以嗎?」李曼抬起頭,臉上帶著淺淺的笑意,『露』出一個漂亮的小酒窩來。

「當然。」姚澤不可置否的點頭。330

「那可不行,這不是『亂』了輩分嗎?」李秀雲在旁邊趕忙說道。

「沒事,小曼喊我叔叔還真有些不適應,咱各按各的算吧。」姚澤笑眯眯的說道。

「來,小曼喊聲哥哥來聽。」姚澤含笑的望著李曼。

李曼小臉紅撲撲的,望了李秀雲一眼,然後低頭怯生生的喊了聲哥哥。

姚澤哈哈笑了起來,『摸』了『摸』李曼的頭,說道:「小曼還不好意思呢,今天來的急,沒準備禮物,下次哥哥再補給你,好嗎?」

李曼輕輕點頭,姚澤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對李秀雲說道:「大嫂,以後有什麼事情只管找我,時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讓你跑過來連杯茶都沒喝,真是不好意思。」李秀雲尷尬的笑了笑。

姚澤不在意的擺了擺手,「沒事。」他再次蹲了下去,望著李曼說道:「小曼,哥哥走了,來,親哥哥一下。」姚澤指了指自己的臉。

李曼小臉紅撲撲的,猶豫了一下,就躬腰撅著小嘴朝著姚澤臉上啄了一下,姚澤哈哈笑道:「真乖,哥哥下次有時間了再來看小曼,小曼要聽媽媽的話哦。」

李曼乖巧的點頭,深深的望著姚澤離去的背影,小腦袋瓜裡面不知道在尋思些什麼。

「為什麼姚澤哥哥年紀輕輕的就和爸爸當一樣大的官?」李曼揚著腦袋對李秀雲問道。

李秀雲愛憐的『摸』著李曼的小腦袋瓜,笑眯眯的說道:「因為你的姚澤哥哥厲害埃」

「我長大了也要和姚澤哥哥一樣厲害。」李曼信誓旦旦的說道。

李秀雲呵呵笑著點頭,「那你從現在開始得好好學習了,要不然就不能像你姚澤哥哥那樣厲害了。」

李曼一聽到學習兩條漂亮的柳葉眉就皺到了一起,想想那些繁瑣的英文單詞,李曼小腦袋瓜就疼的厲害。

……

白燕妮將車子離『秀雲茶樓』不遠的位置等著姚澤,見姚澤拉開車門坐了進來,白燕妮就出聲問道:「沒什麼事情吧?」

姚澤笑著搖頭說道:「沒事,幾個沒事找事的傢伙想要勒索李長安的老婆,正是世風日下,李長安剛關進去一天,那些人就開始落井下石。」

「對於沒有利用價值的人,他們當然不會講情面。」白燕妮倒是想的挺開,啟動車子后,問道:「現在去哪裡?」330

姚澤沒有忘記白燕妮先去的要求,就笑著說道:「不是。」

「真的?太好了。」白燕妮俏麗的臉龐上『露』出興奮的神『色』,車子朝著人民路的電影院開去。

湯山縣只要人民路這裡有一家正規的電影院,不過作為一個不大不小的縣城,看午夜場的人相比與大城市的人還是要少了不少。

將車子停在電影院門口,兩人推開車門走了出去,依稀能看到幾對相遇在一起的年輕情侶朝著電影院裡面走去,看著談戀愛的年輕男女們,姚澤恍然間才想起來,其實自己也如他們一般年輕,和政場上的老油條打交道時間長了,竟然忘記自己其實很年輕。

「怎麼,很羨慕他們?」見姚澤目光怔怔的望著前面一對年輕男女,白燕妮以為姚澤是羨慕人家了,就伸出手摟住了姚澤的胳膊,一副小鳥依人般的模樣俏臉貼在姚澤胸口上,嫵媚的臉蛋有些羞紅,「這樣可以了吧。」

姚澤有些哭笑不得,白燕妮會意錯自己的意思了,不過這樣也挺好,姚澤就將錯就錯了,摟住白燕妮纖細的腰身,朝著售票處走去。

姚澤專門挑選了後排座位的票,白燕妮有些不解的問道:「午夜場的人又不多,咱們可以到前排去看啊,為什麼買的這麼靠後?」

「這你就不懂了吧。」姚澤對著白燕妮曖昧的笑了笑,說道:「如果我們坐在前面,做什麼小動作就會被別人看見,但是坐在後面就不一樣了,別人看不見我們而我們可以看見別人。」

「流氓胚子。」白燕妮啐了姚澤一口,悻悻道:「我們到電影院是來看電影的,把你那齷齪的思想趕緊收起了,等會敢『亂』來我就喊……」

姚澤有個特殊嗜好,就是喜歡在電影院這種黑的場所,做一些刺激的事情,他感覺這樣很有情趣。

兩人坐在後面幾排,那些情侶全都坐在前面,後面幾排只要姚澤和白燕妮,這樣正和了姚澤的意願,他不由得得意的笑出了聲。

白燕妮紅著臉沒好氣的瞪了姚澤一眼,知道他在偷樂什麼,就忍不住氣的伸出白嫩的小手在他胳膊上掐了一把,笑著一副齜牙咧嘴的模樣,白燕妮見了就有些好笑,嗔怪道:「德行,裝的真像,我又沒用力。」

姚澤悻悻笑了笑,指著開始的電影,說道:「看電影,看電影。」

開始姚澤還規規矩矩的看著電影,但是電影放到一半的時候畫面裡面突然出現了男女豬腳床上的戲碼,周圍黑的本來就是曖昧從上,又有這麼刺激的畫面,姚澤就有些呼吸不舒暢起來,忍不住伸出手,朝著白燕妮修長的美腿上『摸』了過去。

光滑如絲的大美腿『摸』起來極其舒服,姚澤慢慢將手伸進了白燕妮旗袍裡面,白燕妮媚眼如絲,緊緊咬著紅唇,幽怨的瞪了姚澤一眼,不過卻沒有阻止姚澤下面的動作。

姚澤想要探索的更加深入一些,白燕妮卻不讓他得逞,將雙腿夾的緊緊的,不讓姚澤不老實的手往裡面鑽。

「你確定不張開?」姚澤嘿嘿笑了起來,他知道白燕妮怕癢,使出卑鄙的手段,朝著白燕妮腰間『摸』了幾下,白燕妮不由得咯咯輕笑了起來,「喲,癢死了,別鬧啦。」

「哪裡癢?」姚澤說出流氓的話來,又惹得白燕妮直翻白燕妮。

這會兒白燕妮沒有在阻止姚澤,讓姚澤不老實的大手直接闖進了她最裡面的伸出,姚澤呼吸有些粗重起來,右手穿過裙子裡面,直接隔著白燕妮超薄的絲質內褲,『摸』到了她最神秘私。處。

「呀。」姚澤隔著內褲,輕輕在上面摩擦一下,敏感的白燕妮不由得輕聲呻『吟』出來,這忍不住的一哼唧使得白燕妮嚇了一跳,見周圍沒人注意到這裡才放心下來,「臭流氓,就知道占我便宜。」白燕妮緋紅著俏臉狠狠剜了姚澤一眼。

姚澤不以為意的笑了笑,輕聲在白燕妮耳邊呵著熱氣的問道:「燕妮姐,我『摸』的舒服嗎?」

「哼,不舒服。」白燕妮挑著眉,死不承認。330

姚澤笑著問道:「不舒服你叫那麼動情幹嘛?」

「呀,死小澤,不許你說。」白燕妮難為情死了,趕緊伸手捂著姚澤的嘴巴,卻沒想到姚澤使壞,伸出伸頭『舔』著她芊芊玉手,白燕妮嚇的趕緊將手縮了回去。

姚澤在白燕妮旗袍裙子裡面搗鼓幾下,就感覺白燕妮內褲上面濕漉漉一片,而白燕妮沉默的坐在那裡,身子有些哆嗉起來,顯然是舒服的不想動彈了。

正當白燕妮感覺自己快要進入快樂的雲端時,姚澤的手突然停了下來,白燕妮下意識的脫口而出道:「不要停。」

「什麼?」姚澤明知故問的看著白燕妮。

白燕妮將頭埋在姚澤懷裡,輕輕咬著姚澤的胸膛,媚聲說道:「真是我的冤家,非得人家說羞恥的話你才開心?」

「人家剛才說不要停,『摸』的我很舒服。」白燕妮俏臉紅的能滴出血來。

姚澤也是被白燕妮說的這些**的話,激發的渾身熱血沸騰,喉嚨哽咽一下,在白燕妮耳邊說道:「燕妮姐,要不你坐我腿上來?」說著話,姚澤開始解自己的褲腰帶,然後拉開褲子的拉鏈。

白燕妮咬了咬紅唇,猶豫的媚聲說道:「不好吧,被發現就沒臉活了。」

「沒事。」姚澤輕笑的說道:「不會被發現的,快坐上來,你難道不感覺這麼很刺激嗎。」姚澤已經釋放出了自己雄赳赳的傢伙。

「刺激你個頭。」白燕妮雖然嘴上不承認,但是心裡卻是默認了姚澤的說法,在這種環境下和愛的人發生些事情,心裡到的確是有些擔憂和刺激。

「不刺激嗎?」姚澤不由分說的將白燕妮輕巧的身子給抱了起來,白燕妮下意識張開了雙腿的跨。坐在了姚澤身上,姚澤就笑著打趣道:「開來你經驗不夠豐富啊,你這麼背對著熒幕,傻子都知道你在幹什麼。」

「你經驗很豐富嗎?你到底和多少女人做過這種事情了?」白燕妮挑出姚澤的語病,俏臉故意帶著寒霜的質問道。

姚澤一時得意忘形,說漏了嘴,就悻悻的笑了笑,解釋道:「開玩笑呢,還當真了。」這個時候解釋肯定是最傻『逼』的方法,姚澤是實幹家,所以說完這句后就將白燕妮柔軟的身子給扭了過去,讓她挺翹的大白屁股對著自己的小腹處,扯下了她的絲質超焙性』感內褲,然後托著她的『臀』部,找到正確的位置,開始用下面的堅挺摩擦著白燕妮私密的地方,做著準備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