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百四十章苦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章苦衷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一頓飯吃的不咸不淡,席間眾人都是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著話,老同學多年未見,沒並有了以前的那種親切感,畢竟如今的大家都是為人妻為人父,更重要的是,入了社會後,大家變的更加現實,上學那會兒的友情又怎麼可能延續下去。

吃完飯,黃子涵搶著將帳給結了,被定義為成功人士,黃子涵當然得當仁不讓的在美女們面前表現表現。

結完帳,黃子涵看了看上手名貴的腕錶,笑著對眾人說道:「天『色』還早,要不再去玩會兒?」

「去哪玩?」張曉清出聲問道。

「江平新開了一家夜總會好像還不錯,聽說檔次很高,要不要再去喝點酒?」黃子涵提議道,但是見幾女皆是『露』出異樣的目光,知道她們肯定是想歪了,於是趕緊解釋道:「那個地方很正規的,裡面只是喝酒和唱歌。」340

「算了,你們去玩吧,我就不去了,不喜歡那種場所。」宋楚楚『揉』了『揉』有些發脹的太陽『穴』,輕聲說道。

沈惠美也是搖頭,「我也不去了,我酒量不行,你們大家玩盡興。」

既然兩大美女都不去,眾人自然沒有了再去夜總會的興趣,眾人各自散去后,黃子涵稍稍停住腳步,猶豫了一下,才轉身對走在後面的宋楚楚說道:「有時間我可以單獨請你吃頓飯嗎?」熬夜不跳字。

宋楚楚正笑著和姚澤說話,聽見黃子涵和自己說話,她將目光看向了黃子涵,蹙了蹙柳眉后,語氣平淡的說道:「還是不要了,我現在已為人『婦』,單獨和你出去會招來閑言閑語的。」宋楚楚說的還算含蓄,不過他為黃子涵的不知趣而厭煩。

黃子涵見宋楚楚沒有一口拒絕掉,似乎有些猶豫一般,頓時就竊喜的感覺有譜,其實他是個很聰明的人,可是做為當局者的時候就有些犯『迷』糊,「楚楚,我們就是單純的吃頓飯而已,何必在乎別人怎麼說。」

見黃子涵死皮賴臉的纏著宋楚楚,姚澤有些不耐煩的說道:「說了不和你出去吃飯,你這人怎麼這麼不識趣?趕緊給我走人,別擋住路。」

「你……」黃子涵氣結,本想說你是什麼東西,但是想到姚澤和宋楚楚關係好像極為好,所以到嘴邊的話又給吞了回去。

姚澤卻不想黃子喊那般想那麼多,黑著臉,說道:「你什麼你!在給我廢話信不信我抽你丫的。」

宋楚楚拽了拽姚澤的衣袖,說道:「別胡鬧,時間不早了,咱們回去吧。」轉頭,她有看向仍然在一旁沒有走的沈惠美,問道:「開車了沒?」

沈惠美笑著搖頭,「待會做計程車回去。」

宋楚楚說道:「那可不行,大晚上一個美女獨自坐計程車不安全,讓姚澤送送你吧。」兩人平淡的對著話,直接將黃子涵給無視掉了。

雖然他是什麼破公司的執行總監,但是就這破身份能被市長夫人和書記弟妹放在眼裡嗎?

兩女想整他那是分分鐘的事情,黃子涵傻乎乎的倒是自己把自己當根蒜了。

「還有沒有事?沒事我們就走了。」姚澤對黃子涵冷冷的說了一句,也不管黃子涵開不開口,拉著宋楚楚有對沈惠美示意了一眼,便朝著停車的位置走去。

「混蛋1黃子涵望著三人的背影,嘴裡咬牙切齒的罵了姚澤一句。

剛才那個專門和姚澤作對的眼睛女人去了趟廁所,所以出來的時候剛巧聽見了幾人的對話,她走到黃子涵背後,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的說道:「想開點,畢竟現在和大學那會兒的情況不同了。當初如果你沒有放棄宋楚楚去法國留學,說不定現在你們就是夫妻了。」

「我很後悔1黃子涵雙手抱頭,有些苦惱的說道。

「後悔也沒用,畢竟她現在已經嫁給了別人,而且你別忘了,他丈夫可是咱們江平市權利巔峰的人物,別因為一個宋楚楚把自己的將來給毀掉了,人總得往前看不是1眼鏡女子笑了笑,繼續說道:「像你這種條件,並不是找不到如宋楚楚那般漂亮的女孩,何必弔死在一棵樹上,放棄吧,你們是絕對沒有可能的。你好好想想吧,我得先走了,丈夫催的急。」眼鏡女子說完,又是拍了拍黃子涵的胳膊,才匆匆離去。

黃子涵聽了眼鏡女子的一席話,頓時就是冷汗淋淋,他看到宋楚楚時確實太過激動,竟然將宋楚楚的身份都給忘記了,市長夫人,那是自己可以有想法的?340

那些難為的崢嶸歲月早已逝去,從自己決定去法國時,兩人的關係已經走到頭了,不是嗎?

……

姚澤將車子開出『城市印象』后見車裡兩女都不吭聲,感覺氣氛有些尷尬於是將音樂給打開,放了首輕快的英文歌曲,姚澤『摸』了『摸』身上的煙盒,詢問的說道:「可以抽煙嗎?」熬夜不跳字。

兩女異口同聲的說道:「不行1

「嘿嘿。」姚澤傻笑了一聲,「不行就不抽了,你們兩個倒是默契。」

兩女俏臉皆是一紅,宋楚楚白了姚澤一眼,對沈惠美說道:「別理他,他就是這個德行,嘴巴沒個把門的,什麼都說。」

姚澤悻悻笑了笑,沒有吭聲,沈惠美雖然知道姚澤是個小混球,但是自然不好在宋楚楚面前評價姚澤,於是只是含蓄的笑了笑。

宋楚楚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扭頭看了沈惠美一眼,問道:「惠美,結婚之後過的還好嗎?張台長應該對你很好吧」

宋楚楚這麼問是有她的目地的,目地在於敲打兩人,提醒兩人的身份。

「他對我很好。」沈惠美俏臉上始終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只是偶然會將目光不經意的瞥向姚澤。

「那就好。」宋楚楚點頭笑道:「有時間咱們多聚聚,結婚之後倒是少了很多以往的樂趣,生活平淡了許多埃」

沈惠美極其同意的點頭,幽幽嘆息道:「嫁個好男人還好,可是如果嫁了個……」說到這裡,她突然住嘴了,畢竟這個話題對於自己和宋楚楚都有些敏感。

兩人命運其實如出一轍,都是嫁給了比自己大二十多歲的男人,如果可以,恐怕沒幾個人願意嫁個可以當爹的男人。

氣氛一時間再次陷入的沉默之中,一直到沈惠美所在的小區門口,幾人都沒有在怎麼說話,沈惠美推開車門,對姚澤說了聲謝謝,然後笑眯眯的望著宋楚楚說道:「楚楚,找時間咱們再約。」

「好的,一定要打給我哦。」宋楚楚笑著比了那打電話的手勢。

沈惠美輕輕恩了一聲,然後踏著高跟鞋走了下去,妙曼的身姿漸漸的融入了昏暗的小區之中。

走到樓梯口,沈惠美突然想起一件讓她糾結了很久的事情,於是止住腳步,從皮包里拿出手機翻出了那個存了很久,卻從沒聯繫過的號碼,編輯了一條簡訊發了過去:「可以幫我一個忙嗎?」熬夜不跳字。

……

姚澤將宋楚楚送到了家門口,停下車后,猶豫了一下,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宋楚楚見了就好笑的打趣道:「有什麼就說,什麼時候學會含蓄了?」

姚澤嘿嘿乾笑了兩聲,然後說道:「那我可說了?」

「恩,什麼事?」

姚澤目光注視著宋楚楚那張成熟嫵媚的臉蛋,輕聲問道:「大學那會兒,你和黃子涵是戀人?」340

宋楚楚目光有些詫異的望著姚澤,說道:「你怎麼知道?」

姚澤心裡有些鬱悶,臉上卻笑著道:「看出來了。」

宋楚楚抿嘴笑了笑,嫵媚的白了姚澤一眼,出聲道:「你倒是觀察入微,不過,我好像也觀察出來一些現象……」她似笑非笑的望著姚澤,臉上『露』出彼此都懂的表情。

姚澤尷尬的咳嗽兩聲,然後又將話題轉移回宋楚楚身上,問道:「給我講講你大學的事情吧?熬夜不少字和黃子涵的1

宋楚楚笑著道:「有什麼好講的,和普通戀人一樣,分分合合最後徹底分開。」

姚澤堅決的道:「我想聽。」

宋楚楚白了姚澤一眼,「下次吧,都這麼晚了,你打算不讓我休息了?」

「好吧。」姚澤無奈的點頭,又問道:「你對他還有意思嗎?」熬夜不跳字。

宋楚楚推開車門,走了出去,然後躬腰一臉嫵媚模樣的說道:「我級疾換岫運有意思。」

宋楚楚本來是想表達早就將黃子涵遺忘,但是說出來的話卻變了味道,頓時俏臉就紅了起來,「時間不早了,我就不喊你上去坐了。」說完,她一下子將車門給關上,然後逃似的進了小區裡面。

……

沈惠美回到家時,張國定已經回來了,正坐在沙發上看報紙,瞧見沈惠美,張國定放下報紙,笑眯眯的說道:「這麼快就回來了?」

沈惠美點了點頭,脫下高跟鞋,將小腳塞進旁邊的拖鞋,走進客廳,出聲說道:「沒什麼意思,就提前回來了。」

「對了,和你說個事情,這幾天我打算回家一趟,母親病的厲害。」沈惠美臉『色』有些黯然。

「嗯,是該回去一趟了,從結婚到現在一直還沒回去過,多買些禮品補品什麼的回去,替我問聲好。」張國定沒有說陪沈惠美回去的話,而沈惠美自然也不會想讓張國定陪她回去,兩人都是心照不宣。

沈惠美和張國定結婚有幾年了,可是她父母卻一直不知道自己女兒嫁給了一個什麼樣的男人,張國定是國家官員而且是屬於再婚,考慮到影響問題,沒有大擺筵席,只是低調的和沈惠美拿了結婚證,而沈惠美也只是告訴了自己父母結婚的消息,並沒有打算讓雙方見面的意思,沈惠美的父母住在偏則,兩人都是小學教師,思想保守,如果知道自己女兒嫁給了一個和他們年紀差不,非得氣死不可,是以,沈惠美這幾年一直不敢回家,直到前段時間接到家裡來的電話,說是母親身體出了狀況,恐怕時日不多了,沈惠美才不得已決定回家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