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百四十四章與艷星同居的夜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四章與艷星同居的夜晚(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聽見陳媛媛的喊聲,從床上爬了起來,走到陳媛媛的房間門口輕輕敲了敲門,裡面傳出陳媛媛嫵媚動人的聲音:「門沒鎖,進來吧。【」

姚澤推門的手有些顫抖起來,心跳的厲害。

房門被輕輕推開,姚澤恰巧看到陳媛媛裹著浴巾從浴室裡面走出來。

一頭濕漉漉的黑髮披散在肩后,成熟漂亮的臉蛋上發著誘人的紅暈,由於身材高挑的原因,那白『色』浴巾只是遮住了大腿位置,大腿以下萬萬全全暴『露』在姚澤眼前。

浴巾之上,那被緊緊包裹住的嫩白『乳』溝散發著曖昧誘人的味道,白白嫩嫩的彷彿能滴出水來一般。344

姚澤眼睛有些不受控制的上下打量起了陳媛媛出浴的樣子,感覺呼吸漸漸急促起來,也許是陳媛媛太過誘人,只是簡簡單單的站在那裡,姚澤便感覺到了渾身燥熱不安,下面有些抬頭的跡象。

「你覺得好不好看?」見姚澤眼神停留在自己身上,陳媛媛沒有絲毫的羞澀,只是抿嘴嫵媚的笑了起來,帶著誘魅般的詢問著姚澤。

「嗯,好看。」姚澤如失魂般的點了點頭,直到陳媛媛忍不住咯咯嬌笑了起來,姚澤才反應過來,發現自己失態了,頓時老臉臊的通紅。

「陳小姐,您找我有什麼事?」姚澤面對陳媛媛總是說不出的緊張。

陳媛媛止住了笑,覺得此時的姚澤甚是可愛,起了捉弄姚澤的心思,就『露』出一副嫵媚勾魂的眼神,身上散發著『迷』人香謂姚澤跟前,輕輕在姚澤耳邊呵氣如蘭的膩聲道:「晚上一個人太寂寞了,要不你過來陪我?」說著話,她用芊芊玉手在姚澤胸口處畫起了圈圈。

姚澤感覺心臟都快跳出來了,陳媛媛完全就是個狐狸精啊!

姚澤感嘆道,下身卻不受控制的惡狠狠的抬起了頭顱,由於穿著布料單薄的睡衣,下面高高隆起的地方顯得十分醒目。

姚澤此時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他尷尬的擠出一絲笑意,緊緊夾住了雙腿,鬱悶的對陳媛媛道:「陳小姐,別玩我了,我這人自控能力很差的,我怕我會……」

「你會怎麼樣?」陳媛媛紅潤的嘴唇離姚澤的耳根只要半厘米的距離,連陳媛媛鼻子里呼出的熱氣都能清楚的感受到,尤其是她那故意帶著的嬌媚聲音,完全就如同猛烈的春意一般,刺激著姚澤的神經和身體,姚澤感覺下身越發的脹痛,連呼吸都有些急促起來。

「陳小姐,我……」姚澤喘著氣一副欲要親吻陳媛媛的姿勢,話還沒說出口,就被陳媛媛用纖細的手指頭給擋住了嘴唇,「別……」

「不和你玩了,說正事,我喊你過來是想告訴你,你不打算給我找一套睡衣過來?難道讓我裹著浴巾睡一晚?」陳媛媛此時那裡還有剛才的媚勁,說話間與姚澤的距離又拉開了不少,彷彿剛才誘『惑』姚澤的人不是她一般。

姚澤心裡那個鬱悶啊,這不成心戲弄自己么?

有些情緒夾雜在裡面,姚澤有些不爽的道:「家裡沒有準備多餘的女士睡衣,要不你將就一點,穿這個睡一晚上。」

「那可不行。」陳媛媛搖頭道:「要不把你姐的睡衣拿來我先穿一下?」

姚澤笑著道:「我姐從來不許別人動她的東西,更別說貼身的衣物了,我可不敢擅自做主。」

「那怎麼辦?穿這個晚上怎麼睡的好」陳媛媛鬱悶的皺了皺眉,旋即挑了挑眉,再次湊到姚澤身邊,抿嘴笑道:「你偷偷拿來我穿一晚上,明天再放回去,你姐不會發現的。」

「不,她會發現。」姚澤很肯定的說道:「她這人很厲害的,有人進過她房間絕對會被她知道。」

陳媛媛成熟漂亮的臉蛋上『露』出一絲狡黠:「你這麼怕你姐姐?」

姚澤笑著道:「不是怕,是尊敬。」344

陳媛媛撇了撇嘴,鬱悶的道:「算了,我不為難你了,你把你的睡衣找一套拿過來給我,找乾淨的啊,我可不穿你換下來的臟衣服。」

「……」

姚澤回到房間翻找一陣子,由於不長在家住,家裡的睡衣也就兩套,一套換下來沒洗,另一套穿在了自己身後,無奈,姚澤只好找了一件白『色』襯衣過去給陳媛媛。

陳媛媛不滿意的翻著媚眼,不過客隨主便,既然姚澤拿不出來,陳媛媛也沒有在勉強,接過襯衣后笑眯眯的道:「你是不是故意不安好心,我裡面可是沒穿內衣哦,晚上要『裸』著身子穿你的襯衣睡覺,說,是不是打什麼歪主意?」

在以前陳媛媛給姚澤的映像,一直是舉止端莊,成熟穩重,媚意天成的形象,不過那只是局限與銀幕之上,如今的陳媛媛真真實實的站在自己面前,所表現的雖然有些大膽豪放了些,但是讓姚澤感覺更像個活靈活現的真人了,退卻了女神的光環,多了幾分調皮的真實感。

姚澤並沒有因為陳媛媛將自己比喻成了好『色』小人而生氣,只是笑著輕聲道:「陳小姐,我怎麼知道你裡面沒穿內衣,不過,經您這麼一提醒,等你把衣服換下來之後我還真得將衣服給收藏起來。」

陳媛媛聽了姚澤的話,不由得咯咯笑了起來,用眼眸睨了姚澤一眼,嬌俏道:「小傢伙,思想不健康哦。」

「小傢伙?」姚澤不由得苦笑了起來,出聲問道:「你從哪裡看出我小了?」

陳媛媛一副媚意十足的模樣朝著姚澤襠部看了一眼,意思不言而喻。

「你哪裡都小1陳媛媛笑著道。

姚澤翻了個白眼,滿臉的不高興:「你看都沒看過,怎麼知道我的小了?」說完這話,姚澤才感覺到,在陳媛媛面前他沒有了才開始見她的那種緊張感,反而此時和她說些曖昧的話覺得很有意思。

「不用看都知道,姐姐我可厲害著呢。」陳媛媛沒有因為和姚澤說這些低俗的話而害羞。

姚澤笑道:「你不是說自己是同『性』戀么?為什麼會對男人那東西這麼了解?」

「小同志,越說越離譜了啊,止住吧,我可不想把你教壞了。」陳媛媛抿嘴笑了笑,輕聲道:「去睡吧,很晚了。」

姚澤也懂得什麼叫適可而止,於是笑著點頭,道:「你也早點休息吧。」

姚澤走到門口,陳媛媛又嬌媚的再背後喊了一聲:「姚澤。」

「嗯?」姚澤疑『惑』的扭頭望著陳媛媛。

陳媛媛對著姚澤眨眼道:「如果你想留下來,我想我應該不會介意的。」

「……」姚澤苦笑道:「還是算了吧,我怕我吃不消。」朝著陳媛媛誘人的身子上瞅了幾眼,姚澤咬牙將房門給輕輕帶上了,只留下陳媛媛滿臉笑意的坐在床邊。

這一夜並沒有再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情,第二天,姚澤睡到快接近中午才起來,去陳媛媛的房間,發現已經人去床空,那件白『色』的襯衣安靜的躺在床邊,姚澤將襯衣拿了起來,發現襯衣的胸口位置有一個淡淡的嘴唇印記,知道是陳媛媛惡作劇留下的。

而在床頭柜上,還留著一張白『色』小紙條,上面寫著一個電話號碼,應該是陳媛媛的手機號碼。

姚澤如同瑰寶般的捏在手裡,然後迅速將號碼給存在了手機上。344

中午姚澤如約的到了沈惠美的小區門口,等了一會兒,就見沈惠美從單元樓中走了下來,拖著一個粉紅『色』的小型行李箱,踏著一雙黑『色』高跟鞋,一身碎花雪紡連衣裙,美腿上套著超薄肉『色』絲襪,深情款款的朝著姚澤走了過來,臉上帶著淺淺的笑意。

姚澤見了,趕緊推開車門迎了上去,將沈惠美的行李箱接了過來,沈惠美笑著對姚澤說了聲謝謝,然後問道:「你帶換洗的衣服沒?」

姚澤將行李箱放在了後備箱里,然後拍了拍手,笑著道:「還要帶衣服嗎?不是說很快就可以回來么?」

沈惠美抿嘴笑道:「最快來回也需要一天的路程,然後還得在家裡呆兩天呢。」

姚澤嫌麻煩,就說道:「等去了你老家那邊買兩套就是了。」

「也成。」沈惠美笑著點了點頭,然後坐進了副駕駛的位置。」

車子啟動,陳惠美望著姚澤,俏麗的臉龐上『露』出一絲緋紅,「那個……姚澤,你知道自己要扮演什麼身份嘛?」

姚澤目光直視著前方,聽了沈惠美的問話,點了點頭,笑著道:「知道,放心好了,一定幫你演好。」

「謝謝,難為你了。」沈惠美感激的說道。

姚澤輕輕搖頭,輕聲道:「沒什麼為難的,我很樂意幫你,畢竟咱們也算是一日夫妻百日恩了。」

被姚澤這麼一說,沈惠美嫵媚的臉蛋羞的更紅了,她嬌柔的瞪了姚澤一眼,幽聲道:「我不許你再提以前的事情。」這話說出來到有些撒嬌的味道在裡面。

姚澤聽了心裡就是一『盪』,眼神帶著曖昧的朝沈惠美看了一眼,然後笑著點頭,輕聲道:「好,我聽你的,以前的事情咱不提。惠美姐,到時候當著你父母的面,我怎麼叫你呢?」

「惠美?還是老婆?」姚澤笑眯眯的問道。

沈惠美媚眼如絲,紅臉笑著道:「當著老人家的面喊老婆多肉麻,就叫我名字吧。」沈惠美輕聲說道。

姚澤點了點頭,然後從座位旁邊的位置『摸』出一個專門從家裡帶出來的小型平板電腦遞給沈惠美,輕聲說道:「路途還很遠,如果你覺得無聊就看電影吧,我專門下了一些你們女人愛看的韓國愛情片。」

沈惠美一臉溫柔的接過姚澤遞過來的平板電腦,深深的看了姚澤一眼,柔聲道:「你真細心,以後誰做你老婆肯定很幸福。」感動往往就體現在生活中的小細節里,姚澤一個小小的舉動就將沒有得到老公疼愛的沈惠美感動的一塌糊塗,雖然過了小女孩青澀時期,但此時的沈慧梅依然很容易就被感動,心裡滿滿的都是幸福,因為,至少此刻開始到再回到江平以前,眼前這個帥氣體貼的小男人,是自己的『老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