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百四十五章冤家路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五章冤家路窄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青城鎮離江平市大概有八百多里路程,跨越了華南省整個省份,是錢江省邊緣地帶的一個偏僻小鎮,鎮上人口只要一萬餘人,由於這裡靠近西部地區,所以經濟發展的相對要落後了許多,人民的生活水平也要普遍的低了許多。

姚澤剛剛進入錢江省的地段,就深刻體會到了這裡與華南省之間的差距,就連收費站都閑的破舊不堪,姚澤將收費卡遞給收費站的工作人員然後交了錢卻發現那名帶著眼睛長相斯文的中年男人並沒有給發票的意思,姚澤就對他說道:「同志,我的發票呢?」

中年男人拿眼睛睨了姚澤一眼,瓮聲瓮氣的說道:「小票用完了,你如果要發票等明天過來拿吧。」

「明天過來拿?」姚澤氣結不由得笑了起來,冷聲道:「你這人有病吧,沒發票開什麼收費站,為了一張發票我還得專程明天過來拿?你們這是明擺著不想給發票,吭人呢,是吧1

「你怎麼說話呢!趕緊把車子給我開走,別擋著後面的車子,再給我鬧事小心我報警把你給抓起來。」中年男子瞪著眼睛望著姚澤,一開始就沒拿姚澤當回事,見姚澤是外地拍照就覺得姚澤好欺負。

「哼哼。」姚澤冷笑兩聲,冷眼望著收費男子,厲聲道:「你還報警抓我?我給你錢,你給我發票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開發票也是你們的本職工作,你給我發票就算了,還敢威脅我,你報警吧,我倒這件事情到底誰對誰錯。」

「喲呵,你還聽硬氣啊1收費站的中年男人不屑的笑了笑,然後拿出手機準備撥號碼,他旁邊的一名女同事見了就皺了皺眉,勸解的說道:「算了,小事情,把發票給他吧,別為了這個事情鬧騰,後面還有很多人等著呢。」說著話她親自給姚澤打了張發票出來,然後通過收費窗口,擠出一絲笑意對姚澤道:「同志不好意思,這是你的發票。」她將發票從收費口處遞了出來。

姚澤見後面等了三四輛車子不停的再按喇叭,也懶得再和這種人計較,接過女子給的發票,然後開車離開。

姚澤的車子一直走遠了,那男子嘴巴里還不停的罵罵咧咧的,那名女同事不由得對他產生厭惡的感覺,簡直是太沒素質了,她心裡暗想,等這段時間過後,一定要找自己父親幫著換一個搭檔。

……

車子駛進淮源市,姚澤望著鳳毛麟角的幾幢高樓大廈,嘆氣的沈惠美說道:「一直知道錢江省這邊的發展有些落後,但是正正過來親眼見了,才知道竟然落後到了這種程度。看來國家得將這邊當成重點發展對象才行,否則在如今日新月異的發展趨勢下,錢江省沒有在健康的狀況下進行經濟發展,以後的貧富差距恐怕會越來越大的。」

沈惠美無奈的笑了笑,對姚澤道:「現在還算好的,在五年前,那幾幢高樓是不存在的,一眼望去全是低層的房子,這幾年國家已經重點的加大對錢江省的建設了,而且這邊也開始修建高鐵,高鐵一通,到時候來這邊發展的客商應該就會有很多,我從小在這邊長大,可以說是過怕了苦日子。」沈惠美俏麗的臉上笑的有些苦澀。

聽沈惠美這麼說,姚澤突然有些明白沈惠美嫁給張國定的正真原因。

也許並不是她物質,只是有些膽寒那些貧苦的歲月罷了。

姚澤不知道在她以前的生活中發生了些什麼,所以也沒有唐突的去問她。

也許是觸景生情,沈惠美幽幽的嘆了口氣,仿若回憶起了過去的事情,輕聲道:「知道我為什麼要嫁給張國定嗎?」她沒有讓姚澤回答她的意思,自顧自的說道:「其實當初嫁給他就是想要過的富貴,不想再過窮苦日子。我怕了,真的很怕,你不知道以前的生活是怎麼過來的。」

她說著說著情緒有些激動起來,紅著美眸怔怔的望著姚澤幽聲道:「你是不是很看不起我這樣的女人,為了富貴,嫁給一個自己不愛的老男人。」

將車子停在了路邊,然後看著沈惠美柔聲道:「我從來沒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每個人都有她自己的活法,也有自己的苦衷,如果能夠選擇,誰也不願意嫁給一個自己不喜唬雖然不知道你以前的事情,但是我知道你是個很好的女人。」

沈惠美用手擦拭眼角的淚水,聽了姚澤安慰的話,心裡舒服了不少,輕聲道:「你怎麼知道我是個好女人?」

姚澤笑了笑,說道:「感覺,我很相信自己的感覺。」

「騙子1沈惠美朝著姚澤翻了個媚意,「這理由太牽強了。」

姚澤正色道:「絕對沒有騙你的意思,你想想,如果我認為你是個壞女人,怎麼可能陪你到七八百里的地方來,因為我知道你是個好女人,所以才願意幫你的。」

「好吧,我相信你的話了。」沈惠美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意,扭頭看了看窗外,翹了翹嘴角,輕聲道:「我餓了,咱們找個地方吃晚飯吧。」

姚澤點了點頭,然後說道:「這裡離你們鎮還有多遠?」

沈惠美算了算路程,然後說道:「以你的車速,估計還得一個小時吧。」

姚澤問道:「那咱們是今天趕過去,還是明天?」

沈惠美道:「明天吧,老人家晚上睡得早,而且今天風塵僕僕的趕了一天路,樣子也有些憔悴,我得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再回去。」

「成,那咱先去吃飯,然後找地方住下,明天再走。」

……

姚澤找了一家川菜館點了幾個菜然後上了幾瓶啤酒,笑眯眯的對沈惠美說道:「昨天還裝的不會喝酒,今天可得陪我喝幾杯,我知道你酒量很好。」

沈惠美笑眯眯的點頭,「成,那我就陪你喝幾杯,不過不能喝太多,喝太多了會誤事的。」

「有我在,能誤什麼事?」

沈惠美羞紅著臉,悻悻道:「就是因為有你在才會誤事,以前如果不是因為喝多了酒,又怎麼會和你……」說到這裡,沈惠美俏臉彷彿能滴出血來。

姚澤想想也是,那晚如果不是沈惠美喝多了,自己恐怕也沒有一親芳澤的機會。

「這杯酒我敬你,謝謝你陪著我跑這麼遠。如果以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只要我能幫上忙,絕對不含糊。」說完,沈惠美仰頭將一杯滿滿的啤酒喝了下去。

姚澤笑眯眯的搖頭,輕聲道:「惠美姐,你太客氣了,就憑咱們這樣的關係,幫你這點小忙算的了什麼。」

沈惠美聽了俏臉又是一紅,嬌狠狠的瞪著姚澤道:「我們什麼關係?我們就是朋友關係而已1沈惠美這樣的解釋倒是有些畫蛇添足的意味。

姚澤將沈惠美敬的酒給喝完,然後笑著道:「我說的就是朋友關係啊,難道你想成其他關係了?」

「不和你說了,沒點正經的。」沈惠美睨了姚澤一眼,然後邁著頭優雅的吃起了菜。

這時候飯館的玻璃大門被推開,有三個中年男人先後走了進來,姚澤無意的朝著門口瞥了一眼,見到其中一名男子時,不由得笑了起來,「真是冤家路窄啊1姚澤感嘆的說道。

沈惠美聽了姚澤的話,抬起頭來,扭頭順著姚澤的目光朝著門望去,也認出了剛才在收費站的男子,於是趕緊扭回了頭,對姚澤輕聲道:「咱吃飯,別在這裡惹事,這裡畢竟不是江平,人生地不熟的,惹了事會很麻煩的。」

姚澤向來不是喜歡惹事的人,聽了沈惠美的話,於是點了點頭,慢慢的喝起了啤酒。

剛才在姚澤打量那幾名男子時,收費站的那名中年男人也發現了姚澤,看向姚澤的眼神中露出了一絲頗有深意的笑容。

「還真是巧啊,在那裡道能遇見。」那男人走到了姚澤的餐桌前,帶著冷笑的望著姚澤。

姚澤沒有理會他,自顧自的吃菜喝酒,那男人旁邊的兩名稍微年輕點的男子就問道:「你們認識?」

收費站的那名中年男人冷笑道:「這傢伙就是我剛才對你們講的那個外地來的囂張小子。」

聽了男人的話,其中一人就在他耳邊小聲道:「陳哥,要不要弄一弄他?」

收費站的男子名叫陳斌峰,而他旁邊的兩名男子一個是附近轄區派出所副所長賈亮,另一個是淮源市衛生局醫政科的科長,江一鳴。

對陳斌峰說要整姚澤的便是派出所副所長賈亮。

陳斌峰暗自對著賈亮使了個眼色,然後笑著對姚澤道:「兄弟看來還在生氣啊,既然這樣,那就不打擾了。」說完,他冷冷的看了姚澤一眼,帶著兩人去了裡面的包廂。

三人進了包廂后,陳斌峰帶著陰險的讓兩人湊近一些,準備使用陰招來對付姚澤。

姚澤知道人在外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道理,等沈惠美吃飽后,他結了帳帶著沈惠美迅速離開。

車子剛剛駛出去不多時,後面便有一輛車子悄悄的跟在了姚澤車子身後。

姚澤並沒有想到這麼快就要人盯上自己,此時正笑眯眯的和沈惠美說話:「惠美姐,你對淮源市還有映像么?」

沈惠美望著淮源市的夜晚,半響才搖了搖頭,笑著道:「說實話,淮源市這幾年發展的確實不錯,比起以前好了許多,我映像里的淮源市可是比現在要差了許多。」

「你映像里的淮源市比現在還要差很多嗎?」姚澤有些疑惑對沈惠美問道,此時的淮源市顯得已經很是落後了,如果比幾年前淮源市比現在還要差很多,那麼以前該是有多差呢?

沈惠美一副回憶的模樣道:「那時候的淮源市幾乎沒有超過十層的房子,而且走在淮源市的大街上,到處都是破舊不堪的房子,我說的可是一點都不誇張,如果這幾年不是國家制定大的方針起到作用,重點對錢江省及周邊貧困地區加大力度的進行發展,恐怕淮源市還是以前那副破敗不堪的模樣。」

兩人正閑聊著,姚澤見前面不遠處有個檔次不錯的賓館於是將車子開了過去,停在一旁,然後取出沈惠美的行李箱帶著沈惠美走進了賓館大廳。

到了前台,前台小姐笑眯眯的詢問姚澤要開幾間房,姚澤剛要說兩間時,沈惠美趕緊搶在姚澤前面說的:「我們要一件,給我們開一個標準間。」

姚澤有些傻眼的望著一臉羞紅的沈惠美,不知道她開一間房的目地是什麼,難道……HOT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