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百四十七章防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七章防狼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幹嘛這樣看著我?」將門關嚴實后,見沈惠美饒有興趣的打量起自己,便笑眯眯的問道。

沈惠美挑了挑漂亮的柳葉眉,輕聲說道:「沒想到你不簡單啊,常務副縣長1

「剛才就算是給張國定打電話,事情也不可能這麼快解決,我現在對你的身份越來越好奇了。」

姚澤笑呵呵的坐在床旁邊的單人小沙發上,幽幽的翹起二郎腿,說道:「我的身份就是常務副縣長,過幾天要去省農業部工作,以後就和農業打交道了,沒有你想的那麼神秘。」

沈惠美自然不會信姚澤的話,但是也沒有糾纏要問個清楚的意思,忙活了一天,沈惠美此時確實有些睡意了,於是坐在床頭,輕輕抬起美腿,準備脫掉腿上的超薄肉色絲襪時,見姚澤目光看了過來,她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羞紅著俏臉瞪著姚澤嬌聲道:「不許偷看,腦袋轉過去。」

姚澤悻悻笑了笑,拿起旁邊一本雜誌看了起來,眼角的餘光還是不由自主的朝著沈惠美瞅去。

絲襪被沈惠美慢慢褪了下去,露出如玉般的筆直美腿以及腳下可愛的小腳丫子,腳趾之上十點殷紅的點綴,使得那雙漂亮的小腳更加充滿誘惑力,從姚澤的位置望去,沈惠美那被裙子包裹著的臀部又挺又圓實,充滿了誘惑的美感,將絲襪放在一旁,沈惠美起身從行李箱里拿出換洗的貼身衣物和睡衣,偷偷看了姚澤一眼,然後扭著小蠻腰走進了磨砂玻璃的洗浴間。

姚澤手裡拿著一本青年文摘的雜誌,雙眼卻隨著沈惠美的身影到了洗浴間的位置,雖然看不清裡面具體的東西,但是從磨砂玻璃上還是能夠清晰的看到沈惠美的身影。<>

玻璃影子里,沈惠美動作輕柔的將自己身上的衣物脫去,那伸手躬腰,脫去內衣的姿勢都讓姚澤內心蠢蠢欲動,有著想此刻闖進去和他鴛鴦戲水的衝動。

不一會兒裡面傳出嘩嘩的流水聲,熱水的水蒸氣將玻璃上蒙上了一層霧氣,沈惠美的身影便看的沒剛才那般清楚,姚澤苦笑的搖了搖頭,甩開腦袋裡面的齷齪思想,起身去燒熱水。

姚澤無聊的趴在床上,一直到睡意闌珊的時候,洗浴間的房門才被啪的一下打開,姚澤一個精靈,坐了起來,朝著浴室望去。

此時恰巧看到沈惠美穿著一件咖啡色的絲質睡裙,披散著帶著水漬的烏黑秀髮,俏臉上紅撲撲如同塗了腮紅一般,帶著一絲羞意的從裡面走了出來,她就猜到,姚澤那不老實的傢伙在自己出來的時候,一定會將目光看過來。

「你也去洗吧。」沈惠美鋝了鋝劉海的秀髮,然後輕聲對一臉犯傻的姚澤說道。

姚澤嘿嘿笑了笑,點頭道:「我這就去洗,不過說實在的,惠美姐,你太漂亮了。剛才我說不嫉幕翱梢允棧孛矗俊

沈惠美俏臉上露著緋紅的瞪了姚澤一眼,惡狠狠的嬌聲道:「你敢,如果敢對我有企圖,小心我……小心我讓你做不成男人1沈惠美說這句話的表情異常可愛。

表情雖然可愛,但姚澤卻感覺胯襠一涼,他突然想起一則新聞,說是一男人強行和一名與他合租的女人發生關係,女子誓死不從,男子力氣太大無力反抗,被男子強行進入后,男子覺得這樣還不夠有快感,就想讓女子含住他的下面,硬將自己的下身塞進了女子的嘴裡,正當他得意不已的時候,卻突然感覺到下身傳來一陣鑽心的疼痛,原來那女子竟然瘋狂的用牙齒將他的下身活生生的給咬斷了……

姚澤想到這些身子不由得哆嗦了一下,然後悻悻笑著對沈惠美道:「惠美姐,我就開個玩笑,別當真。」

見姚澤走進浴室,沈惠美嘴角露出淺淺的笑意,不過轉既她俏麗的臉龐再次出現了紅暈,原來她才發現,在外面竟然能夠看到裡面的一舉一動,雖然看不清身子,但是就看這些東西也讓人臉紅心跳了,剛才姚澤恐怕也看到自己……

想到這些,沈惠美直感覺臉上火辣辣的燙,雖然和姚澤發生過最實質的接觸,但是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和姚澤在一起,沈惠美總是會止不住的想起那個瘋狂的夜晚,從而心裡變的緊張起來。

沈惠美調整了有些急促的呼吸,然後雙腿捲曲的鑽進了杯子里,將冷空氣打開,整個俏臉都邁進了被窩。

她心裡此刻莫名的緊張起來,心裡暗想,如果姚澤等會對自己不老實,自己是半推半就算了,還是義正言辭的拒絕?

這讓沈惠美有些無法抉擇,變的糾結起來,其實她潛意識的也不太像拒絕姚澤,但是現實卻又不得不讓她拒絕姚澤,和姚澤發生關係的這段時間,沈惠美一直將那天的行為歸結為酒後無德,不是自己的本意,也不能算在自己頭上,自己沒有那麼放蕩不堪,自己是個賢妻良母。

這種自我安慰的方法倒是讓沈惠美心裡負擔小了不少,但是今天和姚澤同住一個房間后,沈惠美心裡卻又隱隱渴望和姚澤發生些什麼,這種想法讓她有些擔憂又有些為自己的想法而感到不恥。

胡思亂想之際,浴室的房門被打開,沈惠美雖然沒有從被窩裡探出頭,但是依然感覺到姚澤緩緩朝著床邊走來,沈惠美突然感覺心跳的厲害,彷彿要跳出來了一般。

「這麼捂著頭不難受嗎?」姚澤走到床邊,緩緩坐下,見沈惠美將腦袋埋在杯子里,不由得笑了起來。

沈惠美腦袋在被子里搖了搖,悶聲道:「這樣很好1

姚澤笑了笑,說道:「我可上來了哦?」

沈惠美雖然沒有做聲但是身子卻往旁邊挪了挪,自然是給姚澤騰地方。

姚澤有些激動起來,上床后,只是穿著內褲就鑽進了被窩。

沈惠美感覺到旁邊的一股強烈的陽剛熱氣,心裡有些慌神,趕緊嬌聲道:「你不許靠我太近。」

「成成成,我離你園傘!幣υ笸另一邊挪了挪,故作鬱悶的道:「惠美姐,你對我咋像防賊一樣,真讓人傷心。」

沈惠美聽了不由得在被窩裡偷偷笑了起來,半響才嬌聲嬌氣道:「不是防賊,是防狼。」

「這裡有狼嗎?」姚澤一副左顧右盼的模樣,沈惠美沒好氣的將臉探了出來,嫵媚的瞪了姚澤一眼,出聲道:「哼,你就是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