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百四十八章彼此的慰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八章彼此的慰藉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如果是狼,現在就把你給吃了1姚澤目光灼熱的盯著沈惠美,直把沈惠美盯的忍不住縮了縮脖子,露出一個嬌俏的表情,一臉悻悻道:「開玩笑啦,我相信你是正人君子,否則也不會敢和你同住一間房。」

姚澤有些哭笑不得,沈惠美這話是在堵自己嘴呢。

雖然幽香入鼻,美人在側,但姚澤也不能假戲真做看,畢竟現在兩人只是名譽上假扮的夫妻,沈惠美不願意,姚澤斷然不會假戲真做。

「睡吧,沒你的同意,我不會怎麼樣你的,別胡思亂想。」姚澤輕聲說道,然後用被子將她露出的玉潔香肩給蓋住,這才扭過頭去沒有再看沈惠美,閉著眼睛打算做一會真正的正人君子,由於昨晚陳媛媛睡在他隔壁房間,導致他一晚上都在掙扎著,數著綿羊,一直數了一萬多隻,快天亮時姚澤才扛不住了,幽幽睡去,然後接下來又是長途開車,這一折騰下來,此時倒是真有些疲倦了。

見姚澤將身子被對著自己,沈惠美露出一個會心的笑意,嘴角揚起一個嬌俏的弧度,美眸緩緩閉上了,那長長的睫毛一跳一跳的看上去煞是誘人可愛。

如果他是自己老公,也許過的會很幸福吧,至少現在沈惠美沒有反感和姚澤大被同眠,反而有一種溫馨的感覺,那感覺很親切,彷彿旁邊睡著的就是自己老公,就是自己最親近的人一般,很溫暖很有安全感。

如果姚澤知道沈惠美此時的想法,不知道作何感想。

沈惠美本來是有睡意的,但是姚澤睡在她身邊,而且腦袋又胡思亂想,此時那睡意已經煙消雲散,黑暗中,她慢慢睜開美眸,偷偷打量身邊的姚澤一眼,見姚澤一動不動,沈惠美試探的輕聲問了一句:「姚澤,睡著了沒?」

姚澤沒有回應,只是那平穩的呼吸聲告訴沈惠美此時姚澤已經酣然入睡。

「還真睡的著1沈惠美輕輕一笑,然後自顧自的想起了心事。

不知過了多久,正當沈惠美有了睡意的時候,卻感覺姚澤一隻手不知覺中放在了自己腰身上,沈惠美先是驚慌,見姚澤只是將手放在上面沒有下一步的動作,這次安定下來,可能是睡著了不經意的動作吧,沈惠美沒有管那支放在自己腰身上的上,緩緩閉上美眸……

事情並沒有沈惠美想的那般簡單,當沈惠美放鬆警惕的時候,姚澤看似不經意的扭身,下意識的摟住了沈惠美的纖腰,然後抬腿夾住了沈惠美裸露在外的白嫩下半身,姚澤只穿了一條褲頭,兩人的肌膚完完全全的接觸在一起,是的沈惠美身子微微有些顫慄起來。

被姚澤緊緊摟住,那一股強烈的陽剛之氣使得沈惠美身子有些癱軟下去,她有些羞澀又有些惱怒,想掰開姚澤放在自己腰身的手,卻有沒姚澤的力氣大。

「你放開,真陰險1沈惠美羞紅了臉,低聲道。

姚澤閉著眼睛,幽幽嘆了口氣,在沈慧梅耳垂邊輕聲道:「真難受,我想當正人君子來著,但是實在經不起旁邊美人的誘惑,我不亂動,抱抱就好。」姚澤溫柔呢喃,那噴薄而出的熱浪打在沈惠美的耳根處,使得她俏臉越發燙的厲害。

「就知道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1沈惠美幽幽埋怨了一句,也沒有再阻止姚澤抱住自己的舉動,只是輕聲嬌媚道:「只需抱,不許亂來,這是我的底線,否則我要生氣的。」

姚澤嘿嘿低笑了兩聲,將臉挨在了沈惠美的玉頸旁,熱浪一陣陣的噴在沈惠美脖子上面使得她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子,不滿的道:「離我遠點,癢死了。」

姚澤沒有理會沈惠美的話,溫香軟玉入懷,柔軟的腰肢讓姚澤心裡開始悸動起來,下身小腹處恰好頂在了沈惠美穿著睡群的挺翹臀部上,柔柔軟軟的使得姚澤身子說不出的舒坦,下身漸漸起了生理反應。

沈惠美敏感的察覺到了臀部處,姚澤那慢慢硬起來的傢伙,如同一把利器一般,緊緊的頂在自己臀部上,就這樣也就算了,它還敢不老實的試探性的往沈惠美大腿內側鑽,沈惠美緊緊夾住雙腿,不讓那不老實的東西得逞,雖然隔著衣服但沈惠美依然感覺到了從那東西上傳來的溫熱感。

這種感覺讓沈惠美有些迷失,想要抗拒卻偏偏心裡又不想抗拒,「壞傢伙。」沈惠美幽幽在心裡罵了一聲,雙腿鬆開,姚澤那玩意如靈兔般如願以償的快速鑽了進去,緊緊的頂在了沈惠美最柔軟神秘的地方。

姚澤心頭火熱,緊緊摟住沈惠美的腰肢,試探性的輕輕搖擺起了下身,雖然沒有進入,但是那種柔軟的感覺依然讓姚澤感到非常滿足。

沈惠美常年得不到滋潤,此時姚澤如此挑逗她,她如何受的了,只聽見她嚶嚀一聲,喉嚨中發出一聲壓抑的輕哼,接著雙手不由自主的摟住了姚澤的脖子,媚聲說了句『壞傢伙』,然後便朝著姚澤嘴巴上湊了去。

兩人火熱的吻在了一起,瘋狂的汲取對方的水分,彷彿要將彼此融入對方的身體一般,姚澤沒有得寸進尺的進一步的動作,只是下身有節奏的來回磨蹭著沈惠美神秘敏感的地方,兩人緊緊抱在一起,相互慰藉著對方心靈的**和身體上的滿足……

……首發:

清晨,一縷溫和的光線透過玻璃窗窗帘的縫隙,照射在潔白的被子上,姚澤被光線照的沒了睡意,緩緩睜開眼睛,見沈惠美睡著自己懷裡,俏麗的臉蛋上帶著絲絲紅暈,知道她此時已經醒了,只不過害羞裝睡,姚澤感到有些好笑,輕輕在她玉潔的額頭上親吻一下,然後拍了拍她挺翹的白屁股,笑眯眯的說道:「惠美姐,太陽曬屁股了……」

沈惠美長長彎彎的睫毛輕輕抖動兩下,幽幽睜開眼眸,帶著嫵媚羞意的瞪了姚澤一眼,然後翻了個身,發現自己睡衣裙擺到了腰際位置,內衣上也是留下了昨天晚上遺留的痕,頓時就氣哼哼的又扭過頭,朝著姚澤胳膊上狠狠掐了一下,嬌聲道:「臭流氓,昨天說好了不許亂來的,開始竟然還裝睡……」

姚澤摸了摸有些疼痛的胳膊,笑道:「最後你不是也叫的很歡樂嘛,是誰大叫舒服來著?」

「呀!胡說八道,誰叫了,我不許你說1沈惠美嫵媚的臉蛋紅的能滴出血來,用芊芊玉手擋住了姚澤的嘴巴,阻止他繼續說下去。

「好了,好了,我不說了就是。」姚澤笑眯眯的拉開沈惠美的手,趁沈慧美不注意,再次一把將她給摟進了懷裡,沈惠美嬌呼一聲,卻已經被姚澤緊緊摟祝

「你……你臭流氓,要幹嘛,趕緊放開我!否則我要叫了1

「嘿嘿,叫吧,叫吧!你越叫我感到越刺激。」

沈惠美羞澀的將頭埋入姚澤懷裡,沒有在掙扎,只是嫵媚的說了聲:「你流氓變態1

姚澤倒沒有再折騰沈惠美的意思,只是輕輕拍了拍她的翹臀,柔聲道:「不欺負你了,再睡會吧,時間還早著呢。」

沈惠美輕輕嗯了一聲,閉著美眸,靠在姚澤懷裡,如同一隻溫順的小貓咪一般,再次沉沉的睡了過去,姚澤靜靜的凝望著這張絕美的臉蛋,臉上露出無比溫柔的表情,輕輕撫摸著她有些凌亂卻不失美感的秀髮,心裡想著,這輩子應該將這個女人留在身邊,否則後悔終生。

……

快到中午的時候沈惠美才悠然醒來,見姚澤靜靜的注視著自己,沈惠美俏臉一紅,難為情的笑了笑,輕聲問道:「我又睡了很久嗎?」

姚澤笑著搖頭,「也沒多久,又睡了三個小時而已。」

姚澤將剛才去下面點的佳肴放在輕巧的小桌子上,然後端放在沈惠美跟前,笑眯眯的道:「看看這些菜合不合胃口,不行我就再去給你換。」

沈惠美看了看色香味俱全的菜肴,葷素搭配齊全,又看看姚澤溫柔的眼神,頓時就感到的眼眶一紅,聳了聳嬌俏漂亮的鼻子,輕聲道:「你想感動死我呀,壞蛋1

沈惠美從來沒有感受到如此的呵護和關愛,和張國定在一起,雖然張國定從來沒有凶過沈惠美,但是兩人的關係卻始終沒有那種溫馨、感動的感覺。

和姚澤在一起無時無刻的不再感動著,這讓沈惠美越發覺得和張國定在一起是多麼錯誤的選擇,她有種強烈的想和張國定分開的願望,但是又想了想,即便和張國定離了,那麼眼前這個年輕帥氣有體貼的男人能和自己在一起嗎?

他年輕,還沒結過婚,又怎麼會要自己這個已婚的女人!

PS:未刪減憑訂閱和紅票截圖到群里領齲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