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百四十九章近家情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九章近家情怯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怎麼眼眶紅紅的,感動的想哭?」姚澤見沈惠美美眸中含著淚花,一臉感動的看著自己,就笑著對沈惠美問道。

「嗯。」沈惠美輕輕點頭,然後咬了咬唇,擦了擦眼角,苦澀笑道:「很感動,從來沒有享受過這種待遇。」

「不會吧。」姚澤有些驚訝,「你這麼漂亮的美女,怎麼會沒有男人獻殷勤?」

沈惠美幽幽的嘆了口氣,輕聲道:「以前沒怎麼談過戀愛就嫁給了張國定,而張國定雖然和我一副相敬如賓的樣子,但是我們並沒有表面上的那麼好,我一直對他談不上感情,當初嫁給他只是看他有權有錢,不想過苦日子罷了,現在想想真是後悔,當初太小太傻了。」

姚澤安慰的拍了拍沈惠美的香肩,輕聲道:「誰年輕的時候沒犯點錯,想開點吧,乖乖吃飯,別影響了心情。」

沈惠美幽幽嘆息道:「可是我年輕時犯下的錯誤太大,導致可能一輩子的幸福都這麼斷送了,姚澤,我有些不甘心了1沈惠美目光注視著姚澤,柔聲道。

「那你想怎麼樣,和張國定離婚?」姚澤問道。

沈惠美輕輕點頭,帶著詢問的眼光問道:「可以么?」

姚澤苦笑道:「這個你不能問我,我也不能替你發表什麼意見,畢竟常言道,寧拆是座廟不悔一樁婚,如果你真過的痛苦,那麼自己怎麼想就怎麼做吧。」姚澤覺得自己很虛偽,說出重重冠冕堂皇的話,最後的意思其實還是希望沈惠美和張國定離了。

「我知道了。」沈惠美點點頭,露出一絲笑意。

姚澤就笑著問道:「是不是真的很感動?」

沈惠美揚了揚漂亮的臉頰,聲音甜膩的道:「當然感動,飯都送到嘴邊來了,能不敢動嗎。」

「惠美姐,要不以後和張國定離了,對我以身相許咋樣?」姚澤笑眯眯的問道。

沈惠美卻並沒有露出玩笑的意思,一臉認真的望著姚澤,輕聲問道:「你說的是真的么?我會把你的話當真的1

姚澤怔了怔,本以為一個玩笑話沈惠美會笑著打趣自己幾句,卻沒想到她一副認真的模樣,倒是把姚澤給難住了。

畢竟姚澤給不了她名正言順的名分。

「那個……惠美姐,我……」見姚澤一臉為難的模樣,沈惠美露出一絲苦澀的笑意,擺了擺手,故作輕鬆的笑了笑,出聲道:「想什麼呢,開不出來我在跟你開玩笑么?瞧你為難的,好像我沒人要,非求著你似的,德行1

姚澤尷尬的笑了笑,悻悻說道:「我可沒有那個意思,惠美姐你別亂想,趕緊吃飯,再不吃就涼了。」

沈惠美點了點頭,拿起筷子和碗,慢條斯理的吃了起來,見姚澤望著自己,沈惠美俏臉紅了紅,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你吃了沒?」

姚澤笑道:「我早吃過了,你吃吧。」

「那你坐過去,別看著我,你看著我讓我怎麼吃?」

「成,我不看著你,你吃吧。」姚澤走到一旁的沙發坐了下去,這時手機響了起來,拿出來一看是昨天那個王治平副局長打來的,於是趕緊接通,笑著開口道:「王局您好。」

「姚縣長,這件事情我已經幫你處理了,剛才我專門去了一趟派出所,把那個找你麻煩的副所長找了出來,逼問下才知道找你麻煩的是陳斌峰,也就是你說的那個收費站男子。」

「這傢伙他老爹以前是淮源市zhng f的一名幹部,不過已經退休賦閑在家很久了,但是人脈還算廣闊,是這樣的,我打算把陳斌峰抓起來關幾天,就算是給你消消氣,你看……」他怕姚澤覺得這樣不夠出氣,所以才會詢問姚澤的意思。

姚澤也不是小心眼的人,既然自己沒什麼利益損失也不想太過計較,於是就點了點頭,笑著道:「就這樣吧,真是太謝謝王局長了,這件事情讓你費心了,等我忙完手頭上的事情專門請王局吃頓飯算是感謝。」

王治平在電話里發出爽朗的笑意,擺手道:「你李叔叔是我的老上級,我和他是幾十年的朋友關係,這點小忙算個什麼,千萬別跟我太見外,到了我的地界當然是做叔叔的請客,等你忙完了聯繫我,咱們出去喝幾杯。」

「好的,等忙完了一定聯繫您……」

沈惠美飯量不大,只是吃了一點就感覺飽了,她放下筷子,笑著對姚澤問道:「是昨天的事情嗎?」

姚澤將手機收了起來,笑著道:「對,事情解決了。還真被我猜准了,果然是收費站那小子搞的鬼。」

「這人真是討厭,自己做錯了事,事後還想著報復,怎麼會有這種人。」沈惠美想起昨天那人頓時就感覺一陣厭HOTSk惡,「事情怎麼解決的?」

姚澤幫沈惠美把床上的小桌子放在了一旁的茶几上,然後才笑眯眯的說道:「要被關幾天吧。」

「太輕了。」沈惠美撇了撇嘴。

「得饒人處且饒人,反正咱們也沒吃虧。」姚澤笑著對沈慧美說道:「起來吧,換上衣服咱們準備出發了。」

沈惠美慵懶的伸了個懶腰,然後笑眯眯的輕聲道:「真舒服,都不想走了,和你在一起總是那麼輕鬆,趕緊不顯示……」

「如果能一直這樣下去就好了。」沈惠美幽幽嘆了口氣,整理了一下睡裙,然後從床上走了下去,從行李箱中拿出乾淨的一副,朝著衛生間走去。

姚澤望著她倩麗的身影,輕輕嘆氣一聲,心裡有些矛盾起來。

HOTSk

姚澤胡思亂想間,洗手間的房門被輕輕打開,沈惠美一襲白色百褶裙身姿款款的從裡面走了出來,頭頂上一個漂亮的發簪將烏黑的秀髮盤於頭頂,帶著淺淺的笑意,如同花仙子般漂亮又純凈。

「漂亮嗎?」見姚澤看傻了眼,沈惠美抿嘴笑了笑,然後在姚澤面前轉了個圈,對姚澤問道。

姚澤笑眯眯的點頭,輕聲道:「惠美姐穿什麼都漂亮,當然……不穿的話就更漂亮了。」姚澤壞壞的笑了起來。

沈惠美嫵媚的俏臉被姚澤說的通紅,頓時就瞪著美眸朝著姚澤氣勢洶洶的走了過去,然後對著姚澤的胳膊掐了一下,嗔怪道:「討厭,沒點正形,待會見了我爸媽,可別油嘴滑舌,他們不喜歡不穩重的男人。」

「放心好了。」姚澤拍了拍胸口,笑著道:「我是不靠譜的男人嗎,絕對幫你演好好丈夫好女婿的角色。」

「這還差不多。」沈惠美甜甜一笑,如同春暖花開一般,俏麗的臉龐上洋溢著喜悅之情,「等這件事之後我請你吃大餐1

「大餐還是算了,讓我把你吃了吧。」姚澤笑著道。

沈惠美紅著臉,悻悻笑道:「我不好吃呢。別吃我。」

姚澤朝著沈惠美挺拔的酥胸已經渾圓玉潔的美腿上瞅了兩眼,笑眯眯的說道:「我覺得你很好吃,秀色可餐,我吃定你了1

「……」沈惠美翻了給媚眼,心裡卻是喜滋滋的。

兩人將行李收拾妥當后,離開賓館踏上了去青城鎮的路。

幾年未見的加入離神惠美越來越近,她心裡隱隱有些緊張起來……HOT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