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百五十二章幸福就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二章幸福就好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嫂子……」沈惠美帶著歉意的笑了笑,輕輕喚了張桂芳一聲。

說起來,自己離家出走的時候,張桂芳過門還沒多久,這幾年也確實多虧她照顧著自己父母,對於張桂芳,沈惠美帶著感激與歉意。

「嫂子,這幾年辛苦你了。」沈惠美真誠的望著張桂芳,倒讓張桂芳不好意思再對她使臉『色』,張桂芳雖然為人潑辣,有時候還有些不講理,但並不是個鐵石心腸的人,知道沈惠美自己一個人離家出走到外面闖『盪』幾年也不容易,而且離家出走也是情勢所『逼』,『逼』不得已,所以就沒有再板著臉,只是撇了撇嘴不再吭聲。

他旁邊的沈聰明瞪大了眼睛望著『失蹤』幾年的妹妹,呵呵傻樂了起來,如同孩子一般,笑得極其開心,「妹妹,是你么?」

「哥1沈惠美對著大塊頭的沈聰明來了個擁抱,沈聰明呵呵樂道:「妹妹,哥哥好想你,你跑哪去了,我還以為你失蹤了,還得我哭了好多次。」352

「哥,我沒有失蹤……」沈惠美和沈聰明說著話,姚澤臉上帶著鎮定的笑意,朝著在一旁打量自己的沈從文走了過去,輕聲道:「伯父,我是惠美的老公,姚澤1解釋完自己,姚澤怎麼都感覺有些彆扭。

沈惠美見姚澤主動到了自己父親跟前,於是趕緊停止了和沈聰明的交談,攔著姚澤的胳膊,笑眯眯的介紹道:「爸,這是姚澤,我老公1沈惠美介紹完,嫵媚的臉蛋上『露』出一抹羞人的紅暈。

沈從文對著姚澤身上上下打量一番,對於『瞞婚』的事情,沈從文將責任怪在了姚澤身上,所以怎麼看都對姚澤帶著一些芥蒂,他認為讓自己和女人分別幾年的傢伙就是眼前的年輕人,不過這個姚澤也太年輕了吧,恐怕比自己女兒都小,怎麼會走到一起。

而且,他們又有什麼必要瞞著我們結婚呢?

沈從文想了很多,卻想不明白。

他等著沈惠美或者姚澤來解釋這件事情。

「先進去吧,別站在屋外。」沈從文目光從姚澤身上抽回,然後率先進了屋裡,沈惠美偷偷對著姚澤比劃了個大拇指,覺得他表現的還不錯,至少沒有怯常

進了屋裡,平房面積不是很大,裡面有個隔間,外面放了一張吃飯的桌子幾把椅子,還有一台屏幕很小的彩『色』電視,其他也沒什麼值得注意的地方了。

眾人進屋后,裡間傳來一陣咳嗽的聲音,一虛弱的聲音道:「老頭子,是小美回來了么?」

聽到母親有氣無力的聲音從隔間傳出,沈惠美紅著熬夜看書步掀開門帘走了進去,瞧見一張蒼白虛弱的瘦臉,沈惠美心裡極其心酸,美眸中眼淚泛濫的往外面流。

「媽,我回來了。」

陳秀華虛弱的『露』出一絲笑意,朝著沈惠美勾了勾手,示意她過去。

沈惠美坐在床邊,握住陳秀華瘦若枯柴的雙手,又是一陣心酸,眼淚如黃河泛濫一般,陳秀華輕輕拍了拍沈惠美的手,虛弱的說道:「能在死前見小美一面,我也就無憾了。以後再也不要離家出走了知道嗎。」

「嗯,再也不走了。以後我就陪在您身邊。」沈惠美含淚輕聲對陳秀華道。

此時,姚澤和沈從文也走了進來,剛才在外面沈從文『審問』了姚澤一番,再得知姚澤是某縣的副縣長時,沈從文驚訝的竟然不知說些什麼呢。

在他眼裡,那個多年的好朋友,青城鎮的鎮長就已經是大官了,沒想到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准女婿竟然是個副縣長,這……

沈從文有些不信。

一旁的張桂芳也是不信,只是愣愣的望著姚澤。

姚澤這次來的目的其實就是為了給沈惠美撐面子,所以並沒有什麼好隱瞞的,就將用過的工作證拿了出來,遞給沈從文笑著道:「爸,這是我的工作證,您如果不相信可以看看。」352

沈從文將信將疑的接過,然後佩戴上裝在上衣口袋的老花鏡,拿起工作證看了看,又對著姚澤看了看,『湯山縣常務副縣長,姚澤』上面還戳了一個大紅章子。

「爸,給我看看。」張桂芳一下子將工作證搶了過去,拿在手裡仔細端詳,接著便是大叫一聲,「啊,是真的。」

「副縣長,自己竟然有個副縣長妹夫。」張桂芳感覺幸福來的太突然了,此時再看姚澤的眼神就變的徹底不一樣了。

有些尊敬和敬意,畢竟在她眼裡,鎮長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更何況不鎮長還要厲害的縣長了。

張桂芳怎麼都不明白這麼年輕的小夥子怎麼就是副縣長了,就他們鎮的鎮長也是四十多歲才當上的,這個年輕的小夥子難道是紅二代?

沈從文知道姚澤的身份后,就領著姚澤進屋,想讓自己媳『婦』高興高興,他們老兩口這幾年一直猜測自己女兒不是嫁給了一個拿不出手的男人,就是嫁給了一個有錢或者有權的老頭子,但是萬萬沒有想到會是一個年輕又帥氣的小夥子,最主要的是,人家還是副縣長。

「秀華啊,這是惠美的老公,叫姚澤。」沈從文將姚澤領到陳秀華跟前,笑眯眯的說道。

張秀華虛弱的望著姚澤,臉上有些疑『惑』,又有些欣慰:「好啊,小夥子一表人才,陪的上我家惠美,咳咳。」張秀華一口氣說了完整的一句話,累的咳嗽兩聲,繼續問道:「你是幹什麼工作的?」

姚澤準備開口的時候,沈從文樂呵呵的道:「秀華啊,你可不知道,咱們這個女婿可了不得了,是華南省那邊縣的一個副縣長呢。你說咱們這幾年瞎猜個什麼勁,還擔心惠美在外面受苦受欺負,這不是瞎『操』心了嗎。」沈從文笑眯眯的對張秀華說道。

陳秀華聽了就將目光疑『惑』的看向沈惠美,希望得到沈慧美的答案,沈惠美也沒有想到姚澤會暴『露』自己的真是身份,對著姚澤投去一個眼神后,才想著母親輕輕點頭,柔聲道:「爸說的對,姚澤現在是副縣長。」

陳秀華聽了女兒的話,臉上『露』出開心的笑意,那原本蒼白的臉頰也有了一絲血『色』,知道女兒嫁了個好人家,這比什麼都讓她開心,幾年的心結在這一刻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心情好了,似乎身體也舒服不少,陳秀華帶著笑意的道:「扶我起來,我去做幾個菜給女兒和女婿吃。」

知道女婿是副縣長而且對自己女兒很好,陳秀華怎麼看怎麼覺得姚澤順眼。

「媽,你身體不好,就別忙活了。咱們等會去外面吃。」沈惠美輕輕扶住陳秀華,不讓她起身。

張桂芳這時掀開帘子走了進來,帶著笑意的說道:「媽,你就聽惠美的別做了,反正咱們家不是承包著『政府』食堂么,中午去食堂吃飯吧,我讓大廚多炒幾個菜,別看我那地方比不上星級飯店,但是我們那的大廚師炒的菜可絲毫不比星級飯店廚師做的差。」

「是啊,是啊,去星級酒店吃飯。」沈聰明樂呵呵的拍手以為要去大酒店吃飯。

那模樣惹到大家不由得笑了起來,張桂芳沒好氣的扯了扯他的衣袖,輕聲道:「別丟人了。」她覺得沈聰明此時的表現讓姚澤看著眼裡肯定會很丟沈惠美的連,畢竟有個傻子哥哥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

「那就聽桂芳的,咱們中午都去食堂吃。」陳秀華虛弱的點了點頭,雖然身子不舒服,但是此時卻前所未有的開心,看到女人不是像自己想的那般落魄陳秀華心裡甚是安慰,即便是現在就死了,也沒什麼好的遺憾的了。

自己的傻兒子雖然有些智障,但是娶的老婆卻潑辣的很,很會處理人際關係,相處的這幾年,陳秀華也算了解張桂芳,雖然有時候『性』子大大咧咧的潑潑辣辣的,但是卻沒有什麼壞心,嘴上雖然經常抱怨,但是該做的事情卻一點也沒少做,這幾年如果不是張桂芳,他們沈家恐怕也撐不到現在。

所以,現在見到兒子和女兒都有各自好的歸宿,陳秀華心裡一點遺憾都沒有了。

沈惠美小心的攙扶著陳秀華走了出去,眾人出了屋子,發現外面站了好多圍觀著,似乎都知道沈惠美離家出走的事情,想瞧瞧沈家的姑爺是個什麼事樣子。

見到姚澤,眾人都是忍不住的點頭,心裡猜測的老頭禿頂形象瞬間消失,「看看人家年紀輕輕的就開著這麼好的車,應該不簡單吧,這下子沈家的女兒算是幸福了。」不遠處,沈家胳膊的李老師對著旁邊一起圍觀的一名老『婦』人輕聲感嘆道。352

那老『婦』人也是贊同的點頭,笑眯眯的道:「當初沈惠美離家出走還真是做對了,如果嫁給了鎮長的兒子,肯定是要遭受不少罪的。這小姑娘當初還真是有勇氣。不過也爭取到了自己的幸福。」老『婦』人在為惠惠美欣慰,臉上『露』出了溫和的笑意,一副出神的模樣,彷彿回想起了她年輕時候為了愛情不顧一切的青澀時期。

ps:最近在鋪墊,可能稍稍有些平淡,不過下面的會越來越精彩的,另,痞子建了一個新浪微博:名字就叫『官場痞子』,玩新浪微博的讀者朋友可以加一下,用這個催更很有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