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百五十六章奉命同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六章奉命同睡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坐在沈聰明家的客廳沙發上喝著茶看電視,沈惠美在一旁陪著,這是在房間里玩電腦的沈聰明在室房間喊了一聲:「妹夫,過來一下。」

姚澤和沈惠美對視一眼,不由得覺得好笑,姚澤笑著打趣道:「你這哥哥不錯啊,妹夫喊的蠻親熱的,看來是真拿我當妹夫看待了。」

沈惠美臉上露出一絲紅暈,睨了姚澤一眼,道:「進去看看吧,看他叫你幹嘛。」

姚澤笑著點了點頭,起身走了進去,見沈聰明趴在電腦前玩著簡單的電腦對打遊戲,一副不亦樂乎的模樣,姚澤就笑著道:「這遊戲好玩嗎?」

沈聰明眼睛緊緊的盯著屏幕等一局KO后才扭頭笑望著姚澤,傻裡傻氣的笑道:「好玩呢,咱們玩一局怎麼樣?」

「我不會玩埃」姚澤笑著拒絕。

沈聰明卻看不出姚澤不想玩,硬拉著姚澤道:「沒事,我教你,很簡單的,你只要按這幾個鍵就可以了。」沈聰明一副認真模樣的教姚澤,讓姚澤不由得感覺好笑。

「這下明白了吧。」沈聰明憨憨的笑著問道。

姚澤點頭,「那我就陪你玩一把。」

姚澤擠到沈聰明的旁邊坐下,兩人各自控制著一個小人對打了起來,別說,沈聰明雖然腦袋不靈光,但是玩這有些卻相當厲害,沒幾下就把姚澤控制的小人打的無力招架,一局不到兩分鐘就結局。

沈聰明打敗了姚澤,頓時黃鵠矗姚澤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其實道:「你真厲害,你自己玩吧,我出去陪你妹妹看電視。」

沈聰明對著電腦玩的上癮,就點了點頭沒有吭聲,姚澤站了起來,胳膊卻不小心把電腦桌上面放著的幾本雜誌碰掉在地上,於是躬腰去撿,發現裡面夾雜著一個白皮的本子,就隨手翻開看了一眼,頓時被裡面的內容給驚住了。

「六月十八號,今天我做了一件讓我後悔不已的事情,中午為了討領導歡心,陪著他們喝了不少酒,感覺暈暈乎乎的,於是躺在食堂的休息室睡覺,卻沒想到胡俊的膽子如此之大,色膽包天的強行和我發生了關係,當時雖然反抗了,可是心裡卻有些動搖,半推半就的就和他發生了關係,事後感覺非常後悔,我覺得我背叛了自己的男人,雖然……他有點傻,但是和他在一起沒有煩惱和壓力,除了那方面的事情有些不如意以外,其他的我都很滿意,可是我卻背叛了他,那種感覺就如同在在白色的紙上灑了一灘墨汁,再也無法純凈乾淨……」

姚澤看了這一段,趕緊將本子合上然後放回了原來的位置,有些同情的朝著沈聰明看了一眼,心想,他可能不知道帶綠帽是什麼意思吧。

姚澤猶豫這件事情要不要告訴沈惠美,走出房間后在沈惠美旁邊坐了下去,將她手裡吭了一半的蘋果搶了過去,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沈惠美紅著臉瞪了姚澤一眼,悻悻道:「這是我吃過的好不好……」

姚澤恬不知恥的笑著道:「我知道啊,就是要吃你吃過的,這樣才更甜。」

「去死吧。」沈惠美羞紅著臉狠狠在姚澤胳膊上掐了一把,這時客廳外面的房門被打開,張桂芳挎著包走了進來,瞧見姚澤和沈惠美,她先是一愣,接著笑了笑,出聲道:「你們也在埃」

沈惠美站了起來,點頭笑道:「對啊,剛才陪我哥過來,不放心他一個人在家,就在這裡等你回來。」

「既然你回來了,那我和姚澤就回去了。」沈惠美站了起來,拉著姚澤準備離開。

張桂芳臉色紅潤的笑了笑,說道:「再玩會兒吧,時間還早呢。」

姚澤見張桂芳面如桃花,一副被滋潤過的樣子,頓時心就沉了下去,感情剛才他不是在食堂般公事,而是解決他的私人問題……

雖然姚澤不知道這個胡俊是誰,但是卻能猜測出是食堂的人。

「我們就不打擾了,而且今天也有些累,早點休息吧。」姚澤對著張桂芳解釋一句,臉上並沒有露出什麼不對的神色,只是靜靜的看了張桂芳一眼,不過饒是那靜靜的一眼也讓心虛的張桂芳心跳較快了不少。

「既然你們想早點休息那我就不留你們了,如果你們覺得在爸媽那裡睡的不舒服就去zhng f招待所吧,報我的名字就行了。」張桂芳客氣的對姚澤和沈惠美說道。

「好的。」姚澤含笑的點了點他,然後拉著沈惠美離開。

等姚澤和沈惠美離開后,張桂芳走進房間,見沈聰明正玩著電腦,不由得笑了笑,但是偶然瞥見旁邊的幾本雜誌,張桂芳馬上想起自己的記事本,於是趕緊走到沈聰明面前,緊張的問道:「聰明,剛才有人進過我們房間嗎?」

沈聰明扭頭看了自己媳婦一眼,疑惑的點頭,問道:「妹夫剛才進來了,怎麼啦?」

張桂芳心頭抽搐了一下,臉色一變,趕緊道:「他剛才進來幹嘛?」

沈聰明雙手離開鍵盤,老實的回答道:「我喊他進來陪我玩遊戲。」

「就只是玩遊戲?」張桂芳繼續問道:「他剛才有沒有翻這裡的書看啊?」

沈聰明那會兒正玩的起勁,那裡注意到姚澤,於是搖了搖頭,嘿嘿笑著道:「沒有啊,就會玩了一把遊戲,我把他打敗了,然後他就出去了。」

聽沈聰明這麼說,張桂芳才鬆了口氣,一臉嚴肅的對沈聰明道:「以後不許讓外人進我們房間,知道嗎。」

沈聰明有些不解:「妹夫也是外人嗎?」

張桂芳沒好氣的道:「不是外人還是內人不成。你給我記住,以後不許讓任何人進我們房間。」

「好吧,知道了。」雖然沈聰明不知道老婆為什麼這麼交代自己,但是沈聰明覺得既然老婆這麼交代了,一定有她的道理,於是乖巧的答應,然後笑眯眯的說道:「老婆,今天你幫我洗澡吧。」

張桂芳望著沈聰明不含雜質的純凈笑容,倒是對沈聰明心生愧疚之心,於是就露出一絲笑意,點頭道:「這麼大的人了,還這麼懶,來吧,我給你洗。」

……

姚澤和沈惠美離開沈聰明家后,坐進車子,沈惠美對姚澤剛才的表現有些疑惑,於是問道:「你剛才幹嘛走那麼急?」

姚澤啟動車子,對著沈惠美笑了笑,說道:「我有嗎?」

沈惠美肯定的點頭,道:「我怎麼感覺你怪怪的,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沈惠美一副不懷好意的目光望著姚澤,倒是把姚澤看的心裡的慌。

「那啥,真……真沒什麼事,你想多了。」姚澤將車子開出小區,然後朝著鎮小家屬院方向開去。

「你越是這樣,我越覺得你心裡有事。」沈惠美美眸緊盯著姚澤說道。

姚澤無奈的看了沈惠美一眼,說道:「你真想知道?」

「說吧。」沈惠美毫不猶豫的點頭。

「好奇害死貓。」姚澤悻悻道:「那個……剛才不小心看到你嫂子的日記本。」見沈惠美投來鄙夷的目光,姚澤趕緊解釋道:「我真是不小心看見的,她把日記本放在了電腦桌上面,我出來時不小心用胳膊把它碰掉在了地上,撿起來的時候無意間看了幾眼。」

沈惠美也懶得和姚澤糾纏,問道:「看見什麼呢?」

姚澤尷尬的看了沈惠美一眼,悻悻道:「你嫂子她……她可能有外遇了。」

「啥?」沈惠美瞪大了美眸,不可思議的望著姚澤。

姚澤點了點頭,道:「你聽的沒錯,你嫂子有外遇了,我剛才從她日記本上看見的。」

「不可能吧。」沈惠美似信似疑的望著姚澤,想到自己哥哥那個樣子,沈惠美又有些相信,頓時心裡就有些不舒服起來,臉色一下子黯然了些。

見沈惠美那模樣,姚澤睨了沈慧美一眼,道:「都說了讓你別知道,你非得弄清楚,這不是和自己找不自在嗎。」

「都怪你1沈惠美美眸瞪著姚澤:「你沒事翻人家筆記本幹嘛,現在怎麼辦?」

姚澤鬱悶的道:「我怎麼知道該怎麼處理,這事就別跟你爸媽說了,免得他們操心,你拿主意吧。」

見沈惠美一臉為難,姚澤提醒道:「她在日記裡面有些懺悔,應該不是有意所為,要不給她一次機會?」

沈惠美輕輕點頭,無奈道:「不給她機會有能怎麼樣,我哥哥那個樣子,想再找個張桂芳那樣的,簡直是比登天還難。」

「只要她不太過分,就……哎。」沈惠美幽幽嘆了口氣,心裡極其鬱悶。

姚澤見沈惠美一臉愁苦,便說道:「放心好了,既然知道了。我一定不會讓這種事情繼續發生下去。」

沈惠美苦著臉說道:「你別去找張桂芳,否則以後她會很難堪,搞不好就和我哥離婚了。她離的開我哥,而我哥卻離不開她。」

姚澤點上一支煙,輕輕吸了一口,輕聲道:「放心好了,我自有分寸,我不著張桂芳,我去找那個男人,讓他消失。」

「你幹嘛?」沈惠美誇張的望著姚澤,姚澤就翻白眼道:「我能幹嘛,難道還把他殺了不成,就是讓他離開青城鎮而已。」

沈惠美甜甜一笑,柔聲道:「你又幫了我一個忙,看來我欠你人情越來越多了,以後怎麼換的清埃」沈惠美故作愁苦的模樣,嫵媚的臉蛋看上去極其動人。

姚澤見了心頭一盪,喉嚨哽咽了一下,笑著道:「我都說了,以身相許就行了。」

「……」沈惠美沒好氣的白了姚澤一眼,性感的嘴唇上微微翹起一個弧度。

回到家屬院,沈從文夫妻已經睡下,沈惠美直接帶著姚澤去了胳膊的一間平房,將門打開笑眯眯道:「進來看看我一起住的房間吧。」

姚澤喜滋滋的點頭,心裡樂開了花,晚上又可以和沈惠美睡在一起,而且自己這次可是『奉命』和沈惠美睡在一起的,任務是要生孩子的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