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百六十章那些年,那些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章那些年,那些事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次日,日光艷陽高照,溫度遽然升高,到了快中午的時候,溫度已經高達三十來度,陳秀華半躺在床上,額頭滲出細細汗珠,她喝完沈從文端來的中『葯』,然後蒼白的臉上帶著一絲笑意的對沈從文問道:「他們小兩口起來沒?」

沈從文接過『葯』碗,見妻子因為沈惠美回來,臉『色』比以往好了許多,似乎更加有精氣神了,心裡還是挺高興的,他把碗放到旁邊的小木桌子上,然後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說道:「我剛才偷偷過去看了一眼,這會兒門還關著呢。小兩口把你說的話放在心上了。」

陳秀華高興的笑了起來,由於笑的幅度太大,惹的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真是太好了,希望我能趕上抱外孫……」

「可以,一定可以的。」沈從文很一副對陳秀華很有信心的樣子。

陳秀華苦澀的笑了笑,聲音虛弱的道:「我這身體我清楚,必須做好最壞的打算,以後我不在了你……」陳秀華喉嚨有些哽咽的道:「我不在了你在找個老伴吧,一個人會很孤獨的。」說出這話的時候陳秀華心裡澀澀的,其實她是很不想離開這人世間的,日子剛剛有所好轉,兒女都過的很興奮,還沒享受到天倫之樂就得離丈夫和兒女而去,陳秀華又怎能不難受,但是她只能自己苦苦的悶在心裡,不想表現出來讓丈夫和兒女知道。360

「秀華,你怎麼突然說這些,別胡思『亂』想,你不會有什麼事情的。」沈從文安慰的對陳秀華道:「你的食道癌還沒有到晚期,還有希望進行治療的,以後別說這些喪氣話。」

陳秀華不想影響沈從文的心情,於是笑了笑,說道:「你去給惠美和姚澤準備點吃的,我在這裡躺一會兒不用管我。」

「誒」沈從文答應一聲,笑著走出了房間。

陳秀華見沈從文離開后,輕聲嘀咕道:「希望老天爺保佑我能再多活一段時間,我只是想親近見見、抱抱我的小孫孫。」

……

「起床了。」

「不起……」

「這麼大的人了還懶床?」姚澤半躺在床上,**著身子,帶著笑意的望著腦袋捂著被窩裡的沈惠美笑著打趣道。

「就賴床,要你管1沈惠美『露』出一張羞紅嫵媚的俏臉來,瞪了姚澤一眼,嬌狠狠的道。

姚澤拿起床頭櫃的煙點了一隻,悠閑的抽了一口,然後笑眯眯的望著那秀髮有些凌『亂』卻充斥著別樣嫵媚的沈惠美,輕聲道:「再不起來你爸媽可得想多了,別以為咱們真的在做造人計劃呢。」

「不都怪你。」沈惠美惡狠狠的朝著姚澤胳膊上掐了一把,雪白的臂膀『露』出被子,身子也跟著『裸』『露』出來,一部分酥胸暴『露』在空氣之中,見姚澤『色』『迷』『迷』的望著自己,沈惠美悻悻的趕緊將身子躲回了被窩,羞紅著臉道:「真不知道你是不是個人,這麼能折騰,你說你一晚上……一晚上折騰了多少次。」說完,沈惠美俏臉羞的血紅,那一個個火辣羞人的姿勢是沈惠美從未嘗試的,昨晚上雖然體力虧損很大,但沈慧美早上起來卻沒舉得有多疲憊,嫵媚的臉蛋被姚澤滋潤過後反而閑得越發嬌嫩艷麗起來。

「我體力好你又不是第一次見識到。」姚澤得意的笑了起來,望著沈惠美擠眉弄眼道「昨天晚上你也很瘋狂啊,和以為的淑女形象可不服哦。」

「流氓。」沈惠美羞紅著臉將姚澤手裡的煙給奪了下來,故意專業話題道:「早上飯都沒吃,空腹抽什麼煙,而且讓我陪著你抽二手煙不是害我么?自己想死可別害我。」沈惠美搶過煙后,將煙塞進了旁邊的一個裝著水的一次『性』水杯里。

「抽時間陪我去一個地方好么?」沈惠美從新躺會被窩,用眼眸望著姚澤,希冀的說道。

姚澤點頭道:「好。」

沈惠美倒是奇怪姚澤答應的乾脆,不由得問道:「這麼乾脆?」

姚澤翻了個白眼道:「千里路程,還有什麼好在乎的。」

這話說的沈惠美心裡喜滋滋的,臉上終於又『露』出一絲和煦燦爛的微笑,柔聲道:「謝謝你。」

「別。」姚澤擺了擺手道:「我不喜歡你對我說謝謝,這樣顯得太生分,而且,我們已經發生了超友誼關係,我們之間已經沒必要說那些俗氣話。」360

「什麼話到了你嘴裡都變了味道。」沈惠美睨了姚澤一眼,然後輕聲道:「你不想知道我希望你陪我去什麼地方嗎?」

姚澤望著沈惠美,笑著道:「你想告訴我,還用我問嗎?不管你去哪裡,即便是天涯海角我都陪著你,一輩子都可以1

「哇1沈惠美故作一個嘔吐的表情,不過俏臉卻紅了紅,悻悻道:「別這麼肉麻行么?我渾身都起雞皮疙瘩了。」

「我就是想讓你陪我去一個偏遠的村落……」沈惠美眼中閃出一絲不一樣的味道來,和平常不同,裡面充斥著一絲憂傷或者說是獃滯,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姚澤敏感的察覺到了沈惠美眼神中的異樣,心裡不禁有些奇怪,沈惠美的眼神意味著什麼,難道她有什麼不尋常的過我?

見姚澤注視著自己,沈惠美知道自己剛才表『露』的太過情緒話,於是有恢復過來,抿嘴笑著道:「看什麼呢,趕緊起來,真是鬱悶死了,本來是讓你過來假扮我老公,哄哄我媽開心,誰知道……你這混蛋竟然假戲真做,占我便宜1

「你說,我以後怎麼面對張國定?」

姚澤撇了撇嘴,道:「有什麼好面對的,離了唄,你是我的。」

「真不要臉,沾了人家老婆的便宜,還如此理直氣壯,你這種厚臉皮的傢伙真是世間罕見。」沈惠美嘴巴上雖然罵的厲害,心裡卻是極其喜歡姚澤這副小無賴的模樣,心裡總是喜滋滋的,姚澤的甜言蜜語讓她很是受用。

「臉皮厚吃個夠。」姚澤得意的笑了,「如果臉皮不厚,怎麼可以吃到如此美味的佳肴。」說著話,他伸手朝著沈惠美俏臉上『摸』去,卻被沈慧美一下子拍開,紅著臉從被子里躥下了床,只穿著『性』感小內褲急忙的跑進了窄小的洗手間,又清洗了一下身子,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才從洗手間走出來。

清新秀麗,如出水芙蓉般,便是形容此時的沈惠美,她換了一身素白的百褶連衣群,裙擺齊膝,『露』出渾圓玉潔的小腿,腳上穿著一雙粉『色』涼拖鞋,拖鞋前端『露』出十個塗著紅『色』指甲油的小腳趾,看上去極其嬌俏可愛。

沈惠美出來的時候,姚澤已經站在外面和自己父親沈從文興緻勃勃的交談起來,兩人說著話話,不是『露』出一些豪放的笑意。

沈惠美有些奇怪兩人說的什麼,就出門到走道上,望著姚澤和沈從文兩人笑著道:「說什麼呢,笑得這麼開心。」

沈從文含笑的對自己女兒說道:「姚澤正在講你以前做的一些糗事呢,這麼大的丫頭了,還是『毛』手『毛』腳的。」

聽沈從文這麼說,沈惠美惡狠狠的瞪著姚澤,心想也不知道這個傢伙在父親面前怎麼埋汰自己,不過他卻不能揭穿姚澤的謊言,因為他們兩人現在是『夫妻』她必須得配合姚澤演完這齣戲。

「爸,您別聽他胡說八道,他就會欺負我。」沈惠美『露』出一副很甜蜜的表情,雖然嘴上上姚澤欺負自己,可是眼睛中卻滿是柔情,看的沈從文不由得開心的哈哈大笑起來,高興自己女兒過的幸福。

而一旁的姚澤卻在感嘆女人天生就是演戲的,沈惠美眼神太『逼』真了,不需要準備,隨時都可以本『色』出演。

「我給你們做了些吃的,你們去裡屋吃吧。」沈從文對著沈惠美吩咐一句,然後有扭頭笑眯眯的望著姚澤道:「姚澤,下午讓惠美帶著你到青城鎮的小石山逛逛,住慣了大城市,偶爾親近一下大自然也是不錯的。」

……

在姚澤愜意的享受生活的時候,遠在江平市的秦海心卻極其難受,因為她今天將要飛往香港,不日就得和香港富商的傻兒子成親了。

秦海心一身職業ol裝扮,拖著粉『色』行李箱在母親淡然的表情下,走出家門,沒有再去『東方夏威夷』和李明海告別,因為她覺得沒有必要,世上似乎沒有什麼人值得自己留念,除了那個如同著了魔障的母親。

秦海心不和李明海告別,但是不代表李明海不會找秦海心,秦海心剛走出別墅的大門,便看見了將賓士車子停在門口的李明海,臉『色』有些難看的望著自己。360

「你這是幹嘛?」秦海心語氣平淡的問道。

李明海輕聲道:「我送你去機場吧。」

「不用。」秦海心依然淡漠。

「我送你1李明海堅持著,眼神很堅定。

秦海心猶豫幾秒,還是答應下來。

幫秦海心將行李放進後備箱,然後將副駕駛的位置打開,秦海心沒有坐在副駕駛,而是自己打開車門,坐到了後排。

李明海悻悻的笑了笑,將副駕駛的車門關上,然後小跑的回到了駕駛位置啟動車子……

秦海心清澈漂亮的臉蛋上沒什麼表情,只是蔥鬱的手裡一直捏著手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過了半響,她拿起手機,然後翻了一陣子,翻出姚澤的號碼,然後又是陷入沉默,過了一會人,她忍不住按了一下撥通鍵,電話撥了過去,她卻在撥通前又迅速的給掛斷了。

心裡幽幽嘆了口氣,低聲道:「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