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百七十三章饑渴的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三章饑渴的女人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好啦,別和我耍嘴皮子了,上面還有人等著呢,趕緊下車。調教女王」陳媛媛將車門推開走了下去,然後在外面等著姚澤。

姚澤磨蹭了一會人才走出車子,見陳媛媛和洛貝琦手挽著手站在一起,那親密的模樣姚澤心裡嫉妒的要死。

「馬勒戈壁的,老子還就不信上面是龍潭虎穴了。」姚澤邁著步子四方步走到兩人女生,這才觀察到來的是一家檔次高檔的夜總會。

「不就是進夜總會嗎,至於搞的這麼神秘。」姚澤撇了撇嘴,不屑的道。

陳媛媛笑道:「希望你這輕鬆的模樣能夠一直保持到從裡面出來。」

「沒問題,出來的時候一定笑的比花都燦爛。」姚澤笑著道。

三人在一名身穿制服的女服務員的帶領下去了二樓的豪華包廂,將房門推開,裡面便傳出了一群女人豪放的嬌笑聲。

姚澤頓時打了個冷戰,「這得多少女人?」

「進去啊,這種這裡發什麼呆1見姚澤站在門口不進去,陳媛媛狡黠的笑了笑,然後和洛貝琦笑著對視一眼,接著推了姚澤一把。

姚澤發誓,從來沒見過如此陣容的女人隊伍。

此時,坐在豪華包廂里的女人們,各個打扮時尚,衣著性感,長相漂不漂亮先不說,光是那一雙雙筆直的美腿,都讓姚澤有種亂花漸欲迷人眼的人感覺。

姚澤目測一下,裡面少說坐了十來個女人,而且各個都是豪放艷麗型的。

「這他媽那裡是龍潭虎穴,明明就是絕艷的溫柔鄉嘛1

不過,很快姚澤就意識到自己錯了。

「媛媛,你這小騷蹄子什麼時候男女通吃了。嘖嘖嘖……這小帥哥不錯啊,身子骨更結實,把他讓給老娘怎麼樣,老娘可是很久沒有嘗過這麼嫩的小帥哥了,心裡痒痒呀。」見陳媛媛三人進來,其中一個穿著蕾絲短裙,一頭玫瑰紅頭髮的妖艷女人站了起來,目光毫不含蓄的朝著姚澤全身上下打量一番,目光最後落到了姚澤的襠部。

姚澤突然有種被讓看穿,讓人調戲了的感覺。

悍婦如虎啊!

姚澤此刻能體會到陳媛媛剛才為什麼笑的如此邪惡。

陳媛媛對著那妖艷的女子笑罵道:「你才是個騷蹄子,這帥哥是我的朋友,人家還是個處呢,別嚇著人家1陳媛媛這麼介紹姚澤,然後帶著狡黠的望著姚澤。

「處男?」另一名剪著短髮畫著煙熏妝的女子嬌呼一聲,咯咯笑道:「小帥哥,需要姐姐陪么?姐姐本事很好的,一定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還給你封個大紅包。」

包廂裡面,數十個女人全部將目光轉移到姚澤身上,頓時七嘴八舌的調戲起了姚澤。

姚澤生平第一次感覺如此的無力。

陳媛媛笑眯眯的將嘴巴湊到姚澤耳朵邊上,呵著熱浪的輕聲細語道:「這些都是我奢飾化妝品公司的大客戶,全都是淮源市上流社會的闊太太,如果把她們哄開心了,說不定能得到不少好處哦。」陳媛媛故意碰了碰姚澤的胳膊,對姚澤擠眉弄眼起來。

姚澤頓時翻了個死白眼,惡狠狠道:「你覺得我是缺錢的人么?信不信我把你給包養了。」

陳媛媛一副可憐滴滴的模樣,嫵媚嬌柔的道:「你要包養人家嗎?人家可是很貴的喲。」

「……」

「喂,你們兩個說什麼悄悄話呢,帥哥可是大家的,媛媛,你這小騷蹄子可不能吃獨食。」剛才那名衣著暴露的玫瑰紅頭髮的妖艷女子朝著姚澤指了指,然後媚笑道:「小帥哥,坐到姐姐這裡來。姐姐教你玩遊戲。」

「算了吧,你能教他什麼遊戲,別帶壞了我的弟弟。」陳媛媛朝著姚澤笑了笑,「來,弟弟跟我坐在一起。」陳媛媛一手拉著洛貝琦一手拉著姚澤,在旁邊的沙發上坐了下來,然後打開一瓶啤酒遞給姚澤,道:「這些女人都很豪放的,不要羞澀哦,否則會死的很慘。」

「其實我一直很豪放的,只不過這女人太多了,有些應付不過來。」姚澤有些怯場的說道。

陳媛媛卻咯咯笑了起來,「剛才在外面不是吹自己很厲害來著嘛,怎麼這會兒沒出息了?」

姚澤咬牙切齒的道:「誰知道你把我帶到這母狼窩裡來了。這些女人簡直是餓虎

……」

「咯咯,生氣了?」

「對,很生氣。」姚澤重重的點頭。

「那我給你賠禮道歉可以么,消消氣啦。」陳媛媛嫵媚的臉蛋上露出迷人的媚意。

姚澤看了頓時心裡砰砰亂跳起來,曾幾何時陳媛媛可是他意淫的對象,此時對著自己拋媚眼,讓姚澤感覺有些不真實起來。

「怎麼個賠禮道歉法?」姚澤望著陳媛媛嫵媚的臉蛋,然後有大膽的朝著她誘人的乳溝瞟了幾眼,然後出聲問道。

陳媛媛見姚澤毫不掩飾的打量自己胸部,頓時抿嘴笑了起來,然後扭了下身子,錯開姚澤的目光,悻悻道:「小色狼,連姐姐便宜都沾,小心我收拾你。」

姚澤卻不以為意的撇了撇嘴,道:「你什麼時候變成我姐姐了?」

「剛才啊,剛才我說你是我弟弟,你沒有反駁的意思,不就是默認了嗎1

「……」姚澤翻了個白眼,道:「說實際的吧,怎麼給我賠禮道歉。」

「弟弟想怎麼樣就怎麼樣1陳媛媛聲音嬌媚,軟軟揉揉的說道,雙手不老實的搭在了姚澤的腿上。

「這可是你說的啊,別反悔。」姚澤惡狠狠的道。

「小女子悉聽尊便,咯咯……」陳媛媛突然笑了起來,然後紅唇湊到姚澤耳邊,輕聲道:「我想到個好主意,要不讓我和洛貝琦一起伺候你一晚上,怎麼樣?」

咕咚!

姚澤聽了這句話真的吞口水了,下身竟然好不爭氣的,一下子堅挺起來。

「這……」姚澤望著陳媛媛嫵媚嬌俏故意耍自己的模樣,心裡只要馬上將她綁在床上,狠狠的教育她一頓……

兩人正說著話,還是剛才那名玫瑰紅秀髮的女子搭腔道:「媛媛最近有什麼新品上來么?」和陳媛媛說著話,她目光卻盯在姚澤身上,似乎對姚澤真的很感興趣似的。

陳媛媛笑眯眯道:「當然有,慧心明天過來吧,如果想知道產品的詳細情況,就問洛貝琦吧,她是這方面的專家。」洛貝琦是陳媛媛公司的總裁助理,是陳媛媛專門從美國請來的。

「你這小騷蹄子,我就要問你怎麼呢,只顧著和小帥哥調qng,把上帝顧客都扔在一邊了。小心我生氣了。」王慧心撅著嘴故作不悅的道。

「你敢對我生氣么?」陳媛媛神秘的笑了笑,然後對姚澤說道:「弟弟啊,來,姐給你講個秘密聽,保證很有意思……」她對姚澤說著話,目光卻挑釁的落在王慧心臉上。

王惠美妖艷的臉龐上露出重重的緋紅,她惡狠狠的瞪了陳媛媛一眼,咬牙切齒的道:「算你這個小騷蹄子厲害,別讓我抓不把柄了,要是被我抓住把柄,看我怎麼收拾你,哼。」

陳媛媛嬌笑了起來,挑眉道:「你是不會有這個機會的。」

「……」姚澤坐在一旁聽著兩人的對話,心裡頓時無語。

王慧心湊到姚澤旁邊坐下,柔軟的臀部緊緊的貼在姚澤腿邊,笑眯眯的問道:「小帥哥,你叫什麼名字呀?」

姚澤苦笑的道:「別喊我什麼小帥哥,我叫姚澤。」

「姚澤,真好聽的名字。」她盯著姚澤的臉,俏生生的說道:「姐姐非常喜歡你,你喜歡姐姐嗎?」網說著話,她將手放在了姚澤的大腿內側,開始挑逗起姚澤來。

姚澤忍不住朝旁邊坐了坐,悻悻笑了笑不知道怎麼應對,這女人太過開放了,姚澤一時之間有些不知所措。

「別玩我弟弟。」陳媛媛瞧見王慧心不老實的手,頓時將她手給拍開,一副惡狠狠模樣的道。

王慧心撇了撇紅唇,道:「什麼玩啊玩的,說的真難聽,我是真心喜歡姚澤呢。」

「切。」陳媛媛不屑的撇嘴道:「每個帥哥你都是真心的喜歡……你這小浪.貨,別打我弟弟的注意。」

王慧心不甘示弱的道:「你才是小騷蹄子,你連女人都不放過,還要意思說我呢。」這話自然把洛貝琦也該拉了進去。

聽了王慧心的話,洛貝琦俏臉紅了紅,顯然比起外國女人的豪放,她還稚嫩了點。

「喲,還反了你了。」陳媛媛瞪著王惠美,道:「再敢還嘴我就把你密碼暴露出去,哼哼哼哼,這個秘密你說讓別人知道了,會不會很有意思,嘖嘖嘖…」

「你……」王慧心氣急,嬌哼一聲,「小騷蹄子算你狠,我惹不過我躲還不行嗎。」她瞪了陳媛媛一眼,然後笑眯眯的從精緻的皮包里掏出一張名片遞給姚澤道:「這是我的名片,你收好,想姐姐了,可以打著上面的電話哦。」說完,還對著姚澤拋了個媚眼,然後就走到一旁陪著那些女人唱歌去了。

姚澤看了看手機的名片,隨手放進了口袋,然後看了看腕錶,對陳媛媛道:「要不你在這裡玩吧,我先回去了,明天還得上班呢。」

陳媛媛道:「不再玩玩,這裡很多美女的,你可以隨便挑,我可以幫你牽線。」

姚澤苦笑道:「還是算了吧……」

「真的,這裡面你隨便挑誰都行,我絕對幫你搞定,或者雙飛也成……」陳媛媛不死心的誘導,她想看看姚澤會不會動心。

說到雙飛,姚澤還真動心了,但是他卻不會表現出來,只是悻悻笑了笑,心裡想到,要雙飛也是雙飛你和洛貝琦……

「要雙飛我只想雙飛你和洛貝琦。」姚澤將嘴巴湊到陳媛媛耳邊,把心裡話說了出來,她覺得以陳媛媛這樣的性子,接受這種話絕對是處處有餘,卻讓姚澤沒想到的是,陳媛媛嫵媚動人的臉頰上竟然飛上一抹紅暈,拿眼睨了姚澤一眼,悻悻道:「小流氓,姐姐可不會給你這個機會,姐對男人沒興趣。」

「……」姚澤大言不慚的道:「你遲早會對我有興趣的。」

「咯咯,我也希望如此……」陳媛媛摸了摸姚澤秀氣的臉龐,輕聲道:「我就納悶了,我為什麼會對男人沒興趣了?」

「因為你沒嘗試過男人與女人房第之事的樂趣。」姚澤**裸的耍流氓道:「給我一個機會,你保管會愛上我,愛上那種事情1

「大言不慚啊,一般大言不慚的男孩子都是分分鐘秒射的……」陳媛媛朝著姚澤襠部看了一眼,又是捂嘴咯咯嬌笑起來。

「……」姚澤無奈的翻了個白眼,站了起來后道:「以後你肯定會嘗試到我的厲害,好了,你在這裡玩吧,我自己打車回去。」

「算了吧,還是我送你。把你帶出來,當然得在把你送回去咯。」陳媛媛也站了起來,然後和眾女打招呼告別。

王慧心就抱怨的道:「這才玩了多大一會兒,真是掃興。」說著話,她又將目光看向姚澤,媚笑著道:「姚澤,一定要給我打電話哦,我等著你。」

姚澤笑而不語,自然是不會和她打電話……

走出夜總會,姚澤深深吸了口氣,無奈道:「還真不喜歡這種場合,太放縱了。」

陳媛媛挽著洛貝琦的胳膊,笑眯眯的道:「年紀輕輕一副老成的模樣,不過話說回來,你是幹什麼的,為什麼會住在淮源zhng f招待所呢?」

姚澤笑著道:「給領導開車。」

陳媛媛撇了撇嘴,不信的道:「給領導開車能在江平是買豪華別墅,騙誰呢。」

「那是我爸買的,可不是我。」姚澤解釋道。

陳媛媛笑眯眯的說道:「那我也不信。你該不會是什麼zhng f領導吧?網不少字」陳媛媛瞪大了美眸,一副想知道真相的模樣。

姚澤摸了摸自己的臉,笑著打趣道:「你覺得這種臉像是當領導的臉嗎?」網

一旁的洛貝琦被姚澤打趣的話給逗笑了,「我覺得你的臉適合去當小白臉,瞧剛才那群美女多喜歡你。」

聽了這話,姚澤臉色頓時就垮了下來,不再吭聲的朝著夜總會外面走去。

姚澤最討厭別人說他小白臉什麼之類的話,男人的自尊心不允許她開這種玩笑。

放著任何一個男人被說成小白臉,吃軟飯的話都不會開心的起來,也許洛貝琦不

不了解中國男人的心理,所以隨口這麼說了一句。

瞧見姚澤不悅,陳媛媛美眸瞪了洛貝琦一眼,洛貝琦知道自己闖禍了,就偷偷吐了吐丁香小舌,一臉歉意的模樣。

「你別和她一般見識,她不懂中國的規矩。」陳媛媛追上姚澤,輕聲道。

「姚澤,對不起啦,我不知道小白臉是侮辱人的話。」洛貝琦極其拗口的說著中文。

姚澤臉上緩和下來,出聲道:「以後不要再對男人說這種話,我想聽了這話,任何男人都紳士不起來。」

「知道啦,謝謝提醒。」洛貝琦吐了吐紅艷小舌,臉上露出懺愧的神色,她其實只是想打趣一下姚澤,並沒有想侮辱姚澤的意思。

「嗯,麻煩陳姐送我回去。」

陳媛媛沒有再和姚澤開玩笑,笑著點頭,開著車子將姚澤送到zhng f招待所門口,聽下車,然後扭頭望著後排的姚澤道:「今天真是不好意思,本來準備是想讓你放鬆一下的,沒想到……」

姚澤笑著擺手,「沒事。」

陳媛媛笑道:「那我以後喊你出去,你還出去么?」

姚澤推開車門,一隻腳探了出去,然後說道:「看情況吧。」

陳媛媛嬌滴滴的道:「別看情況啊,我喊你出來你可一定得出來,否則陳姐就生氣了……」

「好吧。」姚澤撓了撓頭,笑眯眯道:「要不要上我那裡去坐坐?」

陳媛媛笑眯眯的道:「怎麼,還真心把我們兩個給雙飛了?」說到這裡她和洛貝琦的俏臉都不自覺的紅了。

「我都是想,你們願意么?」

陳媛媛翻了個媚眼,嬌哼哼的道:「當然不願意。」

「別做美夢了,早點休息吧,咱有時間再聯繫。」兩位美人朝著姚澤招了招手,然後紅色寶馬迅速的消失在了zhng f招待所門口。

姚澤笑了笑,然後邁著步子進了招待所,值班經理眼尖,見姚澤進來,趕緊迎了上去,關切的問道:「姚主任才回來呀,餓不餓,要不要我給你弄些吃的來?」

姚澤剛才在夜總會喝了不少啤酒,還吃了一下腰果,此時肚子還撐著呢,於是笑著擺手道:「還是算了吧,晚上吃撐了對身子不好,謝謝你的美意了。」

經覽:「那就算了,您早點休息吧。」

姚澤笑著點頭,然後回了自己房間。

姚澤回到房間后輕輕吁了口氣,今天晚上給了他太多的視覺衝擊,一顆心到現在還沒能平靜下來,他脫了衣服,重新又沖了一個熱水澡,才關上燈躺在床上,摸出手機看了看屏幕,發給劉曉嵐的信息如同石沉大海一般,這讓姚澤的心越來越沉重起來。

黑暗中姚澤握住手機竟然有些失眠,也不知道他數了多少綿羊之後才緩緩睡了過去,睡夢中他夢到自己回到了江平市,劉曉嵐回到了他身邊,兩個人盡情的再野外做著肉搏戰……——

ps:求月票。

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