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百七十六章懷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六章懷孕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能有什麼身份,只不過是個打工妹而已。」唐敏露出淺淺的笑意,望著姚澤美眸中波光萌動。

「打工妹?」姚澤沒好氣的笑道:「打工妹能開的起保時捷么?」

「誰說打工的就不能開保時捷了?那個誰誰誰的還是打工皇帝來著,人家不照樣億萬家財么。」唐敏反駁的說道。

此時服務員將點的牛排和紅酒送了上來,打開紅酒幫姚澤和唐敏分別倒好酒後退開,唐敏才笑著道:「別糾結我的身份,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就是普通人而已,你只要知道我不會害你就成了。」

「我當然知道你不會害我。」姚澤撇了撇嘴,感嘆道:「得了,我也不逼你,你想什麼時候說就什麼時候說吧,不過,你該不會是什麼國家領導人的孫女吧?」姚澤打趣的哈哈笑了起來。

「去你的。」唐敏笑著啐了姚澤一口然後笑眯眯的道:「也說不定哦。」

「真的?」姚澤瞪大了一眼。

唐敏端起高腳杯優雅的抿了一小口紅酒,然後不緊不慢的放下杯子,才沒好氣的白了姚澤一眼,「煮的,你想什麼呢,我那有那麼厲害的家世。」

「誰讓你把自己搞的這麼神秘。」

……

兩人吃完飯後,坐在車裡,唐敏笑眯眯的問道:「晚上想去什麼地方玩,我陪你。」

姚澤想了想,問道:「這裡有什麼好玩的。」首發:

唐敏道:「似乎還真沒什麼好玩的,我記得你不喜歡去什麼KTV夜總會之類的地方,淮源市也就這些地方發展的比較好,要不咱去郊區走走?」

姚澤不懷好意的笑著道:「夜深人靜,你不怕出點啥事?」

「能出啥事?」唐敏挑眉挑釁道:「你對我會有非分之想么?」

姚澤笑眯眯的點頭道:「會埃」

唐敏漂亮的臉蛋微微一紅,拿眼瞪著姚澤道:「那你當初為什麼一次次的拒絕我,害我傷心那麼久,有時候氣的牙痒痒,真想咬死你。」

姚澤將胳膊伸了過去,笑眯眯的道:「你咬吧,讓你出出氣。」

「真的可以?」唐敏抱著姚澤的胳膊,張開了誘人的小嘴,一臉嬌俏的問道。

姚澤點頭道:「可以,讓你發泄一下這些年來的怨氣,我知道你心裡一直憋著邪火呢。」

唐敏哼了一聲,張開紅潤的嘴巴,露出雪白的貝齒在姚澤胳膊上咬了一口卻捨不得用力,嘴巴輕輕咬著姚澤的胳膊,只感覺鼻子澀澀的,一個沒忍住,就感覺委屈的很,美眸中淚花泛濫,順著眼角流淌下來。

姚澤輕輕嘆息一聲,身子向前傾斜,伸手摸了摸唐敏光潔的俏臉,柔聲道:「都是我的錯,當初是我太過執著,讓你受委屈了。」

唐敏皺了皺精緻的鼻子,用手擦拭眼角的淚花,紅著眼眶瞪了姚澤一眼,抱怨的道:「你知道就好,這些年我一直都追在你屁股後面,追的都快累死了,難道我就那麼招你厭嗎1

「沒有1姚澤捧著唐敏嬌俏的臉蛋,柔聲道:「你知道我的情況,當初我是被胡靜背叛了,不管她是不是故意的,當時我都感到很痛心,那時候真的無法再正視自己的感情,所以……」

姚澤話還沒說完,就被唐敏湊過來的潤滑柔軟帶著芳香的嘴唇給堵住了嘴巴。

濕濕滑滑的香唇和姚澤的嘴唇貼在一起,姚澤瞪大了眼睛,沒想到唐敏會主動的湊上來吻自己,只不過此時唐敏俏麗的臉蛋上布滿了羞澀的紅暈,姚澤見她那含羞帶澀的模樣,心裡頓時砰砰直跳,忍不住伸手摟住了她纖細的腰身,然後舌頭伸了過三潔白的貝齒,鑽進了她芳香小口之中。

「嗚嗚……」唐敏只是想和姚澤單純的親吻來著,卻沒想到姚澤把舌頭伸進了她嘴巴里,這是她的初吻,感覺一條舌頭伸進嘴巴里怪怪的,不過她來不及多想,口裡的丁香小舌就被姚澤的舌頭給纏繞住,兩人的舌頭漸漸的糾纏在了一起。

唐敏感覺自己呼吸越來越急促,身子漸漸起了反應,一種很玄妙的感覺,是她從來沒有體驗過的,她一下子推開了姚澤,喘著粗氣的用眼睛瞪了姚澤一眼,羞澀的模樣美的不可方物。

姚澤悻悻的笑了起來,心情舒暢的道:「還是初吻吧?」

「是又怎麼樣1唐敏羞紅著臉,悻悻說道:「粗魯的傢伙。」

車子飛速的駛出繁華的都市,唐敏將車子停在了郊外的一個小河邊,然後推開車門走了下去,月光照樣在唐敏美麗的瓜子臉上,如皎月般玉潔漂亮。

她臉上帶著輕鬆的笑意,轉身望著身後的姚澤,笑著道:「今天我很開心,謝謝你。」

姚澤笑眯眯的走到唐敏身邊,柔聲道:「你總是容易滿足,不知道說你聰明還是傻,以你的條件明明可以找個更好的男人,為什麼非得吊絲在我這可歪脖子樹上。」

唐敏找到一塊大石頭吹了吹上面的灰塵,然後坐了上去,望著姚澤疑惑的眼神,臉上帶著輕鬆笑意的說道:「你難道真的不知道,我愛上一個人後,其他再優秀的人在我眼裡都是被忽視的,我的心裡只能裝下一份感情,騰不出空間讓別的男人鑽進去。」

「可是,你知道是我什麼樣的為人嗎?」姚澤深呼吸一下,真摯的望著唐敏道:「其實我很花心,很許多女人有曖昧關係,我控制不了……」

「所以,如果你愛我會很辛苦的,我只是想和你坦白我現在的狀況,不想你到時候難過。」雖然姚澤對唐敏也有很大的佔有慾,但是他不想自私的去傷害這個單純心地善良的女孩子。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事情嗎?」唐敏苦澀的笑了笑,輕聲道:「其實你很多事情我都知道,現在和你關係好的幾個女人我大概了解,不過那又能怎麼樣?只要你一天還沒結婚,我就還有機會讓你成為我的丈夫,你遲早有一天會玩夠了,想找個安穩的家庭好好的過日子,我會繼續等你…..」

姚澤無語的在她身邊的大石頭下面坐著,身子靠在石頭上一時語塞,兩人一致的保持著沉默,姚澤望著漆黑的也快,而唐敏則望著前方的湖面……

半響,姚澤才開口,認真的道:「如果真有那麼一天,我們就結婚吧。」

「我會等你。」唐敏沒有吭聲,卻在心裡默默的說著。

……

姚澤回到zhng f招待所的時候,接到了向成東打來的電話,說姜一東那小子開始有些不安份了,最近兩天總會時不時的偷偷跟蹤沈惠美,不知道打什麼壞主意。

姚澤微微蹙眉,沉默半響交代道:「盯緊他,千萬不能讓他傷害到沈惠美,如果覺得情況不對,先下手為強也行,只要不出人命我來擔著。」

向成東答應一聲,然後道:「還有一件事情……」

「說吧,什麼事?」

向成東頓了頓,道:「沈惠美的母親住院了,而且情況很不好,應該快要熬不住了……」

「好的,我知道了。」姚澤淡淡的回了一句,掛斷電話后直接撥了沈惠美的號碼。

他有些擔憂沈惠美現在的狀況,電話接通姚澤輕輕喂了一聲,那頭沈惠美鼻子一酸,已經忍不住泣不成聲了,「姚澤……我媽她……她恐怕熬不過今年過年了……」

姚澤不知道怎麼安慰沈惠美好,只是默默的聽著電話裡面低聲的哭泣聲,心裡頗不是滋味,半響沈惠美才停下了低泣聲,聳了聳鼻子,難為情的小聲道:「哭出來舒服多了,我沒事的。」

姚澤輕輕恩了一聲,柔聲道:「這邊剛調過來有些忙,等忙完了這陣子我過去陪陪你。」

聽了這話,沈惠美心裡很感動,嘴裡道:「我真沒事,你忙就不要大老遠的過來了,如果……如果想我了,給我打個電話就成了。」沈惠美紅著臉說道。

「好的,你照顧好自己,有什麼事情就給我打電話。」姚澤輕聲交代道。

「哦,好的。」沈惠美乖巧般的答應一聲,然後柔聲道:「我這邊沒事的,你安心工作,等有時間了我再打給你……」

……

秦海心此時在香港過的極其心酸,這幾天她發現她本該來的例假沒有來,於是去醫院檢查,卻震驚的檢查出自己竟然懷孕了,秦海霞被這消息震驚的差點沒暈死過去,如果懷孕了會很麻煩,本來她在香港要收拾李家的爛攤子不說,經常還要應付香港於家父子,秦海心雖然不討厭於凌風但是經常被於凌風那個智商低下的男人纏著心裡還是有些氣悶的。

如果嫁給了於凌風,秦海心不知道以後的日子該怎麼過,一定會很難受的,但是秦海心又無可奈何的不得不選擇嫁給於凌風。

秦海心此時坐在室的床上,右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俏麗的臉蛋上滿是掙扎,她目光迷茫的望著落地窗外漆黑的夜空,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獨,心裡的難受卻不知道與誰訴說。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