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百七十七章絕望心中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七章絕望心中生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秦海心一直覺得自己很堅強,這次卻突然感覺很累,很想找個可以依靠的肩膀好好的哭上一場,這些年,她過的很累,感覺有些心力交瘁,有時候她甚至覺得活著還不如死了來的痛快。

越想越覺得傷神,秦海心扔掉手裡的抱枕,光著腳丫踩在地毯上,在酒櫃前拿出一瓶紅酒打了開來,然後有抽出一支高腳杯,給自己倒是慢慢的一杯,靠在酒櫃旁邊喝了起來。

一身鏤空的黑『色』蕾絲睡衣讓她身子看上去很是單薄,半杯就下肚就感覺臉頰有些發燙起來,原本就嫵媚的臉蛋顯得越發紅潤誘人起來。

猩紅的紅酒將她誘人的嘴唇染的嬌艷欲滴,她靜靜的望著對面牆壁上的石英擺鐘,然後半杯紅酒一口氣仰頭喝了下去,頓時腦袋就有些暈沉起來。

有時候就是這樣,酒不醉人人自醉,原本酒量還不錯的,但是由於心情糟糕,她只是喝了一杯紅酒就感覺身子有些不聽使喚了。377

她很想哭出來,可是又不知道哭給誰聽,哭的有什麼意義,這些年,那麼多的困難都沒打倒她,現在卻不知為什麼變的多愁善感起來,只想好好的哭一場,只想找個好男人嫁了過些平淡的日子,即便是粗茶淡飯也無所謂。

越想越覺得心裡憋屈和難受,秦海心搖晃著身子走到床邊,然後拿起枕頭下面的電話,鬼使神差的翻出姚澤的電話號碼撥了過去。

姚澤和沈惠美打完電話后,洗了澡正準備睡覺,這時電話響了起來,見是秦海心打來的,他微微愣了一下,不明白秦海心大晚上的打電話給自己幹什麼。

「喂,秦小姐,有事么?」姚澤保持著與秦海心的距離感問道,她總覺得秦海心心機太重,還是和她保持距離的好。

「姚澤……姚澤……」

「嗯?」聽著秦海心在電話裡帶著哭腔的一遍遍的喚著自己的名字,姚澤有些疑『惑』起來,「怎麼呢,你是不是喝酒了?」

「喝了一點點,一點點就喝醉了。」秦海心嬌俏嫵媚的臉蛋上『露』出『迷』離的神『色』,臉上的表情笑的很僵硬,說是笑,還不如說她心裡在流淚。

「發生什麼是了嗎?你這是幹嘛1姚澤微微蹙眉,坐在床邊問道。

「姚澤,我……我……」秦海心臉上呈現掙扎的神『色』,很想衝動的告訴他自己懷孕了,而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

可是她又不太想姚澤知道這件事情,因為她馬上就要嫁給於凌風了,如果這個時候告訴姚澤,一定會生出許多事端,秦海心雖然有些醉意,但是腦袋卻依然清醒。

「你想說什麼,直接出吧。」姚澤感覺秦海心表情的很怪,自從和秦海心在江平一見之後,姚澤就感覺她表情的極其稀奇古怪。

「沒什麼事,就是覺得無聊了,打個電話來想讓你陪我聊一會兒。」秦海心終於還是忍住了沒有將懷孕的事情說出去。

姚澤半躺在床上,然後將旁邊的床頭燈給熄滅,笑著問道:「無聊了為什麼要找我聊天?」

「我沒有朋友1秦海心說出這話的時候,心裡是苦澀的,整個心扉都充斥著濃濃的苦味,眼淚忍不住默默的流淌下來,然後她輕輕的拿手擦掉,控制著聲音的音調,不漏痕的說道:「你不願意和我聊就算了,打擾了。」

「等一會兒。」秦海心要掛電話,姚澤趕緊制止住,剛才聽秦海心說她自己沒有朋友的時候,姚澤能夠感覺到這個女人此時的孤獨和無助感,聲音中充斥著濃濃的憂傷感。

「我陪你聊會兒吧。」姚澤靜靜的說道。

秦海心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眼淚依然停不住的流淌,此時她有一種很強烈的願望,她很想嫁給電話對面的男人,做她的妻子,給他把寶寶生下來,然後過相夫教子的日子,這種生活會將她二十多年的冷漠感給沖淡,她需要一個溫暖的家庭來蒸騰她冰冷的心。

「姚澤,你是個好男人。」秦海心淡淡的說道,語氣顯得很認真,她更想在後面加上一句,『其實我想嫁給你』,不過這話她萬萬不會說出口,因為她沒有說出口的理由,她不會想社會上的小三一樣,有了對方的孩子就閉著對方和自己結婚,這種事情在她看來很卑賤,無底線……

「呃……」突然的贊同讓姚澤有些不明所以,他並不知道哪天昏『迷』后發生了什麼,一直以為在湯山縣的那一夜,自己喝多了,然後秦海心給自己給了個沒有破過的小姐,然後手裡可能掌握了自己的一些罪證,當初姚澤是這麼猜想的,她萬萬想不到秦海心會有『迷』『葯』的方式將第一次給了自己,而且在無措施的情況下懷孕了。377

見姚澤沉默不說話,秦海心苦澀的笑了笑,擦掉眼角的淚,淡淡的說道:「以後我可以打給你嗎,在無聊的時候。」

姚澤蹙了蹙眉,猶豫起來,秦海心知道姚澤心裡的猶豫,解釋道:「只是單純的聊天而已,不要想太多。」

「好吧。」姚澤輕輕點頭,笑著道:「我很樂意和美女聊天。」

「虛偽1和姚澤閑扯幾句,秦海心感覺心情好了些,想到以後可以沒有理由的打給姚澤,心裡頓時感覺喜悅起來。

姚澤捏了捏鼻子,苦笑起來,然後試探的問道:「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可以跟我說么?」

秦海心再次感覺嗓子眼有些堵的慌,好在她很快就鎮定下來,語氣中仍然藏不住憂傷的說道:「我快要結婚了……」姚澤剛要說恭喜,嘴邊的話還沒說出來,秦海心又道:「可惜嫁給的一個自己不喜弧!

姚澤沉默下來,半響,才幽幽嘆息的道:「既然不喜歡何必嫁呢?」

「我沒什麼可選擇。」秦海心搖搖頭,目光望著落地窗外皎潔的月光,輕聲細語道:「人這輩子或者的意義是什麼,難道就是來人世間受苦難的,如果是這樣,我寧願不來這世間走一遭。」

姚澤雖然和秦海心不熟,但是此時卻能感受到她心裡那份對生活的絕望感,是什麼能讓一個女人對生活充滿絕望,姚澤開始有些同情秦海心了。

這個也許心機很重,卻很美的女人,此時表現的並不在是那麼有心機,相反的暴『露』出她脆弱、無助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