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百七十八章秦海心的心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八章秦海心的心思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秦海心每天都得處理很多繁瑣的事情,李恆德將香港分公司一個瀕臨倒閉的爛攤子交給秦海心一個人,這讓秦海心每天都感覺心力交瘁,每天晚上下班回家后都感覺累的不想動彈,昨晚給姚澤打過電話後秦海心感覺心裡順暢了許多,精神也好了些。

秦海心正坐在辦公室看著上半年的銷售業績的報表,這是房門被輕輕敲響,一個秘書模樣的高挑女孩子走了進來,笑眯眯的說道:「秦總,外面有人找,您看要不要見?」

「誰啊?」秦海心放下報表,疑『惑』的問道。378

「不認識,那人他說他姓於。」秘書女孩恭敬的答道。

想來一定是於凌風,秦海心就有些頭疼。

雖然於凌風智商低下,『性』子也算善良,但是,總這麼沒完沒了的纏在自己身邊,也是很讓人揪心的一件事情,秦海心破為無奈的嘆了口氣,然後吩咐道:「讓他進來吧。」她自己站了起來,然後離開了座位,到門口站著等於凌風進來。

秘書快很將於凌風給帶了進來,見到秦海心於凌風臉上『露』出了燦爛的微笑,「秦姐姐,下午咱們出去玩吧,不是說好了去坐遊艇的嗎。」於凌風的年齡其實要比秦海心大上兩歲,由於智力低下的原因,在於凌風的潛意識裡一直覺得秦海心是個大姐姐,所以自從第一次見面以後,到現在一直這麼叫著姐姐。

秦海心招了招手,示意秘書出去以後,臉上擠出一絲笑意,輕聲道:「凌風要乖,秦姐姐最近幾天工作很忙,要不,過幾天咱們再去玩怎麼樣?」

於凌風很聽秦海心的話,雖然有些不情願,但還是微微皺眉的點頭道:「那好吧,秦姐姐到時候可不許再騙我哦。」

「放心好了,秦姐姐不會騙你的。」秦海心把於凌風讓到沙發上坐,又給他拿了一旁飲料把他打開,然後問道:「凌風,你是怎麼過來的?」

於凌風拿起飲料喝了一口,然後笑眯眯的道:「我跟爸說要來找你,然後他就讓司機送我過來了,我爸說了,晚上帶著秦姐姐一起回家吃飯呢。」

秦海心其實是不太願意見於宗光的,因為她內心潛意識的其實並不想嫁給於凌風,每次見於宗光總想著馬上要嫁給他兒子,心裡總是說不出的別捏,她想拒絕於宗光的邀請,於是對於凌風笑著道:「這今天秦姐姐工作很忙,你回去和你爸爸說一聲,我過幾天在去看他,好不好?」

「可是,我爸說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秦姐姐你就去吧,我很久沒和你一起吃飯了,就去嘛。」於凌風憨里憨氣的搖晃著秦海心的胳膊。

一個二十五歲的男人在自己面前像個小孩子一樣撒嬌秦海心還真有點頭皮發麻的感覺,熬不過於凌風的糾纏,秦海心幽幽嘆了口氣,出聲道:「好吧,晚上我和你一起去你家,不過,現在不要吵我,我還得工作,你自己在這這裡玩,知道嗎。」

見秦海心答應下來,於凌風高興的重重點了下頭,笑眯眯的道:「秦姐姐先忙吧,我玩我的,不打擾你工作。」

秦海心低頭看著文件,沒多時李明海的電話便打了過來,秦海心接通,語氣平淡的道:「有什麼事。」

李明海此時在江平市機場,等著去往香港的航班,他握著手中的電話對著秦海心說道:「妹,爸去香港了,你知道嗎?」

秦海心微微一愣,目光不由自主的朝著一邊自個玩的不亦樂乎的於凌風看了一眼,然後柳眉皺了一下,問道:「什麼時候來的?」

李明海聽秦海心這麼,就知道父親並沒有告訴秦海心他去了香港,於是出聲說道:「應該是中午那會兒到的香港,我打電話就是提醒你一聲,他這次來香港可能是和於家商量你們完婚的事情。」

聽了李明海的解釋,秦海心心裡極其不舒服,無奈的在心裡嘆息,看來終究還是得嫁埃

「我知道了,沒事就掛了。」秦海心一直耿耿於懷李明海喝醉酒的那夜差點強暴了自己,兩人雖然不是親兄妹,但是秦海心想想還是覺得噁心,如果當時不是李明海喝的太多,渾身無力,自己死命抵抗,恐怕已經被他……

事後,李明海雖然痛哭流涕的說自己不是有意的,但是秦海心依然沒有原諒他的意思,而且這一輩子都不會,如果他心面沒有窺覬自己,又怎麼會在喝醉酒的時候干出那種事情來。378

「妹,我現在也正趕過來。」秦海心要掛電話的時候,李明海出聲道。

秦海心皺了皺眉,問道:「你走了,『東方夏威夷』怎麼辦?」

「沒事,我已經請了一個大堂經理幫著管理,這些你不要『操』心,如果你不願意嫁還有機會的。」李海明一直不希望秦海心嫁給於凌風,他知道於凌風是個傻子,不希望自己這個名譽上的妹妹一輩子活在痛苦之中。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大可沒必要來香港,來了反而添『亂』。」秦海心走到落地窗前,望著一幢幢高樓大廈,心裡幽幽的想,如果來的那個男人是姚澤,該是多好,也許自己真的就放下一切,不過一切的跟著他了。

可惜,這些根本不現實,秦海心誘人的嘴角牽起一絲苦笑,接著語言轉冷道:「你來就來吧,但是不要找事。事情既然已經定了下來,就不能改變了。」

秦海心知道李明海來香港的目的還是為了勸說自己不要嫁給於凌風,雖然他的心意是好的,但是秦海心卻不會感激他,因為秦海心不知道他李明海是不是有藏私之心。

李明海走到安檢站口,語氣平靜的說道:「我知道怎麼做,如果你非得嫁給於凌風,我會尊重你的意見。」

……

姚澤這幾天的任務就是快速的上手和適應辦公室主任的任務,此時他正在反抗農業廳的財物報表,到現在他才知道自己這個職務的重要『性』,完全就是充當了,農業廳大管家的職務,他所要承擔的任務包括,負責組織協調機關政務工作,協助廳領導處理日常事務;負責文秘、文書檔案、行政許可、政務信息、政務公開、督查、信訪、保密、保衛、綜合『性』會議組織等工作;負責組織辦理省人大代表建議和省政協委員提案;負責對外宣傳、新聞發布和公共關係;協調組織綜合問題的調研,起草部分綜合『性』文件、報告;負責機關財務、財產管理等工作;還有機關社會保險工作……

姚澤正感覺一個頭兩個大的時候,一科文秘周楠婷臉上帶著盈盈笑意的走了進來,她手裡拿著一份文檔,帶著俏皮的雙手遞到姚澤跟前,輕聲道:「姚主任,這份文件需要您簽字。」

「什麼東西?」姚澤拿了過去,翻看了起來,見是種植管理處申請的經費,理由是要下鄉進行農作物技術推廣、種子、植保、土肥等工作,需要一筆費用作為開支,姚澤大略的看了一遍,然後將文件合上謹慎的說道:「這筆費用我的先去請示一下領導,然後再做定奪。」姚澤剛剛上任第二天,做事自然要小心謹慎,他擔心批款后中間出了什麼差錯,自己可是要膽風險的,姚澤在省里可謂了獨立無援的狀態,就如同如履薄冰,做任何事情都不得不三思後行,雖然李國順表面上對姚澤和和藹可親,但是誰知道他有沒有真培養姚澤的意思,也許將姚澤拉到這主任的位置上只是為了他升遷而拉的一塊墊腳石,畢竟姚澤的農改計劃的實施成功如果在全省範圍內得到推廣,那麼這不可謂不是已經大政績,作為次項目的主要負責人,李國順自然是受益匪淺的,所以姚澤在沒弄清李國順真正目的之前,肯定是不會傻的跑去把他當『自己人』。

「你在這裡等一會兒,我去請示李廳長,馬上就回來。」

周楠婷抿嘴笑了笑,大概猜出姚澤此刻的心頭,就臉上帶著狡黠的說道:「姚主任正是太小心謹慎了。」

本女孩子猜出心思,姚澤尷尬的『摸』了『摸』鼻子,悻悻笑道:「才來工作,小心謹慎點好。」說完他有不滿的瞪了周楠婷一眼,佯怒道:「怎麼,領導做事還得你來教?」

周楠婷以為姚澤真生氣了,嚇的吐了吐丁香小舌,趕緊擺手,嬌聲道:「不敢,不敢,姚主任我可沒有那個意思。」

姚澤哈哈笑了起來,然後指著沙發道:「你自己坐一會兒,想喝水了到飲水機里倒水,我去去就來……」

周楠婷一副驚嚇模樣的拍了拍胸口,待姚澤走出辦公室后,她撅著紅艷的嘴唇,嬌哼一聲,俏生生的道:「嚇唬誰呀,我才不怕你1

姚澤到李國順辦公室的時候,見李國順正一副閒情逸緻的寫著『毛』筆字,瞧見姚澤李國順停下筆,笑眯眯的道:「姚主任來了,快進來坐。」

姚澤笑眯眯的點頭,走上前去遞給李國順一支煙,順帶著瞥了一眼辦公桌上的字,頓時暗自嘆息,高官不一定都能寫出好的字來。

至少李國順一手『毛』筆字還不如自己。

李國順自知水平不行,也沒有問姚澤自己寫的怎麼,只是帶著淡淡笑意的問道:「過來找我是不是有什麼事情不懂啊?」

姚澤點了點頭,然後將那份植管理處申請經費的報告遞給李國順道:「李廳長這是植管理處申請經費的報告,我看了看沒什麼問題,過來請示你一下。」378

李國順聽姚澤這麼說,沒去看文件,又將文件換回給姚澤,姚澤木楞的接過,有些不明所以。

李國順就笑著道:「你現在還是缺乏了一股子年輕人該有的激情勁,做事可千萬別畏手畏腳的,否則什麼事情都做不好,這些事情都是你職責範圍之類,無需和我請示,下次這種事情自己做主吧,否則你這個主人當的意思何在?」

姚澤有些慚愧的點了點頭,到省里任職以後姚澤確實謹慎了許多,不敢再像湯山縣任副縣長時那麼張揚了,畢竟省里的誰太渾,而且隨便出來一個領導恐怕都能拍死自己,沈江銘也沒那麼大的能力將手伸到淮源市來,所以姚澤才想著夾著尾巴做人。

「我提議你來當這個農業廳辦公室主任就是為了讓你有所作為,你這麼謹慎小心反而不妥,束手束腳只能一事無成,下次可不要這樣了。」李國順雖然語氣和溫和,臉上的表情卻是嚴肅了些,自然是因為姚澤的做法讓他失望了。

他原本任務姚澤是個有能力幹事雷厲風行的年輕人,此時的表現卻是讓李國順有些失望,不過為站在姚澤的角度想想,他又有些理解姚澤,畢竟這兩年他仕途走的太順利,缺少了真正領導該有的那股子魄力,好在他還年輕,可以慢慢去適應這一切。

「李廳長教訓的是,我以後知道怎麼做了。」姚澤臉上擠出一絲笑意,心裡卻是有些鬱悶。

「嗯,知道把你強行放在主任的位置上有點難為你了,不過我相信你可以慢慢去適應他,對嗎?」李國順臉『色』緩和過來,點上姚澤遞的煙,小抽了一口,然後笑著對姚澤問道。

姚澤點頭,堅定的道:「我會儘快適應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