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百七十九章暗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九章暗哨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從李國順那裡回到辦公室,走到門口恰巧看見周楠婷正躬著腰給門口的一盆盆栽澆水,被黑『色』直筒裙包裹著的『臀』部微微撅起,展現出一個誘人的弧度來,『臀』部圓潤而挺翹,裙子的布料很薄,裙子面上隱隱能夠看到內褲邊緣的邊邊。

姚澤忍不住多瞅了幾眼,見周楠婷澆完花站直了身子,姚澤感覺將目光移開,然後尷尬的咳嗽一聲,周楠婷是背對著姚澤的,聽到姚澤的咳嗽聲她笑眯眯的扭身,輕聲道:「這麼快?」不過馬上想起剛才自己的不雅舉動恐怕被姚澤瞧見,頓時青春漂亮的臉蛋上飛起一抹紅暈來。

姚澤沒去看周楠婷臉上的表情,只是點了點頭,然後坐回了椅子上,對周楠婷說道:「我把管處理那邊的資金批下來后你就給他們送過去吧,順便讓他們把最近的業務報告交給你,然後給我送過來。」

「成,沒問題。」周楠婷見姚澤在文件上蓋章子后,就將文件拿在手裡,然後笑眯眯且有些忐忑的說道:「姚主任今天晚上應該有時間吧,不要在拒絕我們的邀請了……」

姚澤苦笑的搖頭,然後擺手道:「得,晚上我請你們一科的同事吃飯吧,來了兩天還沒和同事們怎麼見過面,去認識一下也好。」379

「太好了,我馬上告訴她們。」周楠婷抱著文件,興沖沖的走了出去。

姚澤含笑的搖頭,心想,還真是個涉世未深的女孩子,混機關體制的怎麼能這樣表現,姚澤彷彿從周楠婷身上看到了唐敏的縮影。

當初自己才混體制的時候,唐敏那傻丫頭不是也跟著自己進了江平市『政府』工作么,她們兩的『性』子倒是很像,高興的時候就忘乎所以了。

姚澤作為辦公室主任大事小事自然不可能全給攔了,姚澤將一些不太重要的文件給分開來放,整理好后給副主任謝長治送了過去。

姚澤敲開謝長治的房門時謝長治正將電話貼在耳邊,不知道再跟誰打電話,一張起了褶皺的老臉上笑的跟花兒似的。

見姚澤進來,他笑容一下子僵硬下來,心虛的趕緊低聲道:「晚點再打給你。」掛斷電話,謝長治站了起來,笑著搓了搓手,道:「姚主任怎麼來了,快請坐。」

謝長治將姚澤請到沙發上坐下,然後主動遞上了煙,問道:「姚主任有什麼事情不懂,還是?」

姚澤接過謝長治遞來的煙,笑眯眯的點上,吸了一口,然後夾在手裡,笑著揚了揚手裡的報告,道:「這幾天任務積累的有些多了,希望謝主任可以幫我分擔一下。」姚澤這幾天發現謝長治這個副主任當的極其清閑,經常就是緊閉著辦公室的門不知道在裡面搞些什麼,反正絕對不是在工作,姚澤自然不能放過他,拉他來幫著分擔工作量。

謝長治這人懶慣了,自然不想接手姚澤手裡的任務,於是故作為難的捏了捏下巴,道:「姚主任,這樣不好吧?如果把你主任的事情給做了,別人會有想法的,還不說我越俎代庖嗎。」

姚澤自然知道他這話有推脫之意,笑著擺手道:「謝主任不必多慮,作為副主任就是得輔助主任搞好工作,這也是謝主任你的工作任務嘛,你幫主任減輕負擔,誰能說什麼,誰又敢說什麼?」說到這裡,姚澤『露』出一個高深莫測般的笑容,望著謝長治,道:「謝主任該不會是不想幫我分擔壓力吧?」這句話配上姚澤一副開玩笑的表情,表面上姚澤似乎在和謝長治開玩笑,但是作為活成精的謝長治自然能聽出裡面的味道來。

此時,話說到這個份上了,謝長治想不答應都不行,誰家人家大咱一級呢。

「姚主任玩笑了,我怎麼可能不幫姚主任分擔事情,剛才只是憂慮多事之人嚼舌頭,既然姚主任都這麼說了,我自然儘力幫姚主任多分擔點事情。」謝長治悻悻的笑了笑,心裡卻鬱悶的想罵娘。

「那就多謝謝主任了,這些文件你先拿去看。」說著話,姚澤笑眯眯的起身:「如果不夠在找我要,你忙吧,我就先過去。」

「……」謝長治臉上笑得比哭還難看,望著手裡的一大沓,想著姚澤說的,不夠再找他要,謝長治有種吐血身亡的感覺……

下班,姚澤應邀和一科的同事去吃飯,大家都去了門口等著,周楠婷就喜滋滋的跑到姚澤辦公室催促姚澤。

姚澤將最後一份文件批示完后,將這些文件整理好,鎖進抽屜后,才笑眯眯的對坐在沙發上的周楠婷歉意的道:「久等了,這些文件必須今天處理好。」

周楠婷嬌俏的笑著道:「沒事、沒事,屬下等領導是應該的嘛。」

姚澤哈哈笑道:「不錯,有進步,會怕領導的馬屁了。」說著話,姚澤從老闆椅上站了起來,然後隨手拿起桌子上的公文包,扭頭笑著問道周楠婷道:「同事們在什麼地方?」

周楠婷起身整理了裙擺,然後抿嘴笑道:「下班后都去門口了,估計這回大家都在議論咱新來的主任架子大呢。」周楠婷玩笑的說道。379

姚澤倒是一拍額頭,苦笑道:「這下倒好,工作還沒開始干,倒是把同事們都給得罪了。」他故意瞪了周楠婷一樣,一副責怪模樣的問道:「你咋不提醒我呢,這樣讓所有同事等著我多不好。」

「放心好了,同事沒不會怪你的,誰讓你是咱領導。」

姚澤撇了撇嘴道:「那可不一定,嘴上不怨,你還能管住別人的心不成?」

將辦公室的門鎖好,姚澤和周楠婷並肩走出辦公大樓,姚澤就對周楠婷道:「我去取車,讓你同事們有車的先過去,沒車的等一會兒坐我的車子過去。」姚澤來農業廳的時候,李國順已經安排秘書將閑置的一輛二手大眾越野車配給了姚澤,雖然是二手的,但是『性』能還算不錯,開起來馬力也夠足。

周楠婷聽姚澤的吩咐先去了大門口,然後遣散那些有車的男同事先去已經訂好了的灕江酒店,只有周楠婷和前天在食堂門口碰見的李陸菲等著坐姚澤的車子。

自從前天陳景天找過周楠婷被周楠婷訓斥一頓后,他沒有在公然去找周楠婷,這兩天確實躲在附近不遠的地方觀察周楠婷和誰來往密切,他要得到周楠婷就必須知道自己的敵人是誰,陳景天一直覺得,周楠婷那個年輕的領導肯定和周楠婷有些什麼關係,從兩人的交談中,周楠婷略帶愛慕的眼神,陳景天就能看出周楠婷拒絕自己可能是因為那個年輕的領導。

他把周楠婷拒絕他的原因全推到了姚澤身上,這兩天他一直再觀察,只等確定真相后,陳景天就要開始實施打壓和自己爭周楠婷的男人。

他就坐在省農業廳大樓對面的一個茶樓喝茶,坐在靠窗戶邊的位置,正好能看清門口的一切。

周楠婷那卓越的身姿讓陳景天『迷』戀不已,兩家的聯姻本就是勢在必行,陳景天可以肯定,最後和自己結婚的一定是周楠婷,因為周楠婷的父親不會讓自己女兒違背他的命令,作為軍人家庭,軍令如山即便是對待家人也是一樣,當了幾十年的病,大概已經習慣了命令別人。

陳景天正有些出神的望著農業廳大門口的周楠婷,此時一輛白『色』的大眾駕車緩緩停在了她身邊,陳景天一下子坐直了身子,雖然看不清車子里的人,但是他迅速的記下了大眾車的車牌號,只要有了車牌號,想查這個人便是輕鬆之極。

望著周楠婷和另一名女子坐進大眾轎車,陳景天緊緊的攥住了手裡的杯子,臉上『露』出憤怒的神『色』……

兩女坐進姚澤的車子以後,周楠婷這幾天和姚澤長接觸倒是沒什麼,一臉自在的模樣,反倒是坐在周楠婷旁邊的李陸菲要緊張了許多。

前途打趣姚澤的話讓她感動惶恐不已,生怕年輕的主任小心眼對自己打擊報復,她那種中等姿『色』的年輕臉蛋此時『露』出頗為尷尬和緊張的表情。

姚澤從反光鏡中看了二人一眼,帶著和煦笑容的周楠婷問道:「周秘書,這位同事叫什麼名字?」

周楠婷一拍腦袋,尷尬的笑道:「看我這記『性』。」她拉了拉李陸菲的胳膊,道:「她是李陸菲,一科的科員,負責整理檔案和資料的工作。」

李陸菲緊張的擠出一絲笑意,喊了聲姚澤主任好。

姚澤笑著道:「你很緊張嗎?」

周楠婷見姚澤對李陸菲開玩笑,也不出聲,抿嘴笑著在一旁好戲,李陸菲睨了周楠婷一眼,然後偷偷掐了閨蜜一把,才帶著一絲笑意的說道:「是有……有一點。」

「我又不是老虎,你怕我幹嘛,再說了,我們都是同齡人,下班了你就別在這麼約束了,否則怎麼玩的開。我這個人很隨緣的。」說完,就對周楠婷笑著道:「周秘書你說是不是啊?」

周楠婷笑著點頭,一臉輕鬆的說道:「有你這麼個年輕的領導真好,總比面對那些老頭子要強的多。」周楠婷從小被家人寵著根本沒有怕過幾個人,對於對於怕領導這個事情她還真不怎麼在乎。

所以說起話來就帶著一絲小女孩的輕浮,姚澤聽了就扭頭瞪了周楠婷一眼,旋即苦笑著道:「你真是什麼話都敢往外面說啊,小心領導給你穿小鞋。」

「不會的。」周楠婷自信滿滿的揚起了漂亮的臉蛋,她的身世足以讓她不在乎省里很多的領導,「這裡有沒人外。」周楠婷吐了吐丁香小舌,嬌俏的道。379

姚澤苦笑的搖頭,道:「你還真不拿我當外人,難道我在你眼裡不是外人嗎?我可是你的領導,你在領導面前說領導的壞話,這不是找事么?」

周楠婷聽姚澤這麼說,悻悻笑了笑,道:「我相信你不會大小報告的。」說完,她俏臉查無可查的微紅了一下,然後低頭和孫陸菲說起了悄悄話。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