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百八十七章周楠婷的家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七章周楠婷的家世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今天縱橫某讀者一擲千金,打賞一億縱橫幣給某作者,瞬間把我這**絲作者給嚇哭了,怎麼能這麼刺激人,我可以捂面哭泣求打賞嗎?明天是七夕耶,兄弟們怎能不表示表示?!)

「謝謝,我不需要你的意見1周楠婷賭氣模樣的將俏臉扭向一旁,負氣的不再理姚澤,望著窗外飛馳而過的樹木和電線杆,心中有些茫然起來,姚澤的話,其實在她心裡還是起到了作用,正因為姚澤的話影響到了周楠婷以前的想法,所以她潛意識的有些生姚澤的氣。

自己認定了三年的事情,卻被姚澤瞬間給推翻了,而且自己潛意識的竟然有些贊同姚澤的想法,這怎麼能不讓周楠婷氣憤傷心……

她忍不住偷偷瞪了姚澤一眼,瞧見姚澤目光直視的望著前方的道路,表情不再那麼溫和,反而有些嚴肅,周楠婷這才反應過來,姚澤可是自己的頂頭上司來著,怎麼一生氣倒是把姚澤的身份給弄忘記了。

周楠婷也不敢再刷小姐脾氣,吐了吐丁香小舌,悻悻的道:「那個……姚主任,您生氣了?」387

姚澤沉默的開著車子,緊跟著前面的大眾轎車,似乎沒聽到周楠婷的話一般。

周楠婷將車廂的音樂給關上了,然後俏臉鬱悶的道:「姚主任,對不起了,剛才是我太任『性』,不該發你的脾氣,您大人有大量就原來我這次吧。」周楠婷一臉誠懇模樣的向姚澤道歉,那認真的模樣惹的姚澤忍俊不禁,哈哈大笑了起來。

止住笑后,姚澤才撇了撇嘴,對著一臉鬱悶的周楠婷笑著道:「我才沒那麼無聊,去和你一個小姑娘一般見識……」

周楠婷本想反駁我比你大好不好,但是想起姚澤是自己上司,到嘴巴的話又給吞了回去,悶悶不樂的撅著紅顏的小嘴,手機發氣似的按得啪啪直想。

「手機跟你又沒仇,瞧你這苦大深仇的模樣,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活在過去的人才是最痛苦的。」姚澤又將音樂給打開,放了首輕緩的英文歌曲,來疏導周楠婷的氣悶。

周楠婷苦著俏臉,將手機裝回包里,然後望著姚澤出聲道:「姚主任,我說我已經把過去一些不開心的事情忘得差不多了,你信嗎?」

「信,怎麼不信1姚澤笑眯眯的點頭,「第一次見你的時候就發現你是個樂觀向上的好姑娘,這點小苦楚怎麼能把你打倒。我相信你有一顆活潑開朗,積極向上的心。」

周楠婷開心的抿嘴笑了起來,剛才的陰霾瞬間一掃而空,如同寒霜臘月被春暖花開覆蓋一般,俏臉如花似玉,笑容和煦燦爛。

「謝謝你,姚主任1周楠婷柔聲道謝。

姚澤笑著搖頭:「你感謝我幹嘛,我什麼都沒做。」

周楠婷挑了挑柳眉,嬌聲道:「也忻你什麼都沒做,但是對於我來說,你確實幫了我一個大忙,所以我得感謝您。」

「別,您您您的稱呼我,好像我是七老八十似的。」姚澤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然後回歸正題問道:「我怎麼沒感覺我幫了你什麼大忙,給我提示一下,我怎麼幫你了?」

周楠婷一副神秘模樣的抿嘴笑了笑,然後嬌俏的搖頭道:「這是秘密,不能告訴你。」

「矯情。」姚澤笑了笑,也不再追問,想起周楠婷訂婚的事情,姚澤倒是對她的家事有些好奇,便多嘴的問了一句:「小周,你家是做什麼的?」

周楠婷眨巴了下眼瞼,笑眯眯的道:「你不知道嗎?」

姚澤感覺和周楠婷說話極其累,鬱悶的瞪了周楠婷一眼,出聲道:「你都沒告訴我,我怎麼會知道你家是幹什麼的。」

周楠婷抿嘴笑了笑,一臉風輕雲淡模樣的道:「哦,也沒什麼,我爸就是個淮源駐紮部隊的司令員而已……」

「啥,司令員而已?」姚澤瞪大了眼睛,萬萬沒想到,坐自己旁邊的周楠婷,竟然有如此身份,司令員的女兒,這丫頭也太低調了吧。

說她低調,但是她剛才的話有充滿了自傲,什麼叫做司令員而已!387

「真夠可以的,司令員而已1姚澤反覆嘮叨這一句,拿眼睛睨了周楠婷一眼,感嘆的道:「真是沒想到,你還是個高官之女,以後可不能得罪你了,否則讓你那司令員老爸知道了,還不一槍崩了我。」

「咯咯,那有你說的這麼誇張,我爸人很好的。」周楠婷捂著嬌笑了起來,「不過,我爸確實很維護我的哦,從小不讓我受委屈,只要是誰惹了我,欺負了我,我爸就一定會幫我找回場子,脾氣像個小孩似的,這麼多年一直對我百依百順,除了這次的訂婚以外……」

「呃?」姚澤似乎隱隱猜到些什麼,於是問道:「男方那邊也是高官之家吧?」

提起陳家,周楠婷就不由得皺起了柳眉,鬱悶的道:「要和我訂婚的那個男人叫陳景天,他爸是淮源駐紮部隊的副司令員,他爺爺以前是中央候補委員退下去的,雖然退了,但是餘威很大,很多人賣他的賬,在軍界也有不小的威望。」

聽周楠婷一副輕描淡寫的描述,姚澤瞪大眼睛,內心的震撼不言語表,什麼司令員、中央候補委員,這都是些什麼妖孽人物,姚澤想都不敢想他們的滔天權勢,而身邊的周楠婷竟然輕描淡寫的就給說出來了,就如同司令員和中央候補委員是什麼張三李四似的。

「別這麼誇張的看著我。」周楠婷抿嘴笑了笑,接著說道:「你還是把我當成原來的那個周楠婷吧。」

姚澤回過神,翻了個死白眼,撇嘴道:「你難道不是以前的周楠婷?在我手下做事,不聽話的……」姚澤哼了一聲,故作嚴肅的道:「照樣收拾了你。」

周楠婷咯咯嬌笑了起來,「姚主任你現在這個樣子真可愛,咯咯……」周楠婷正笑著,突然感覺這話說的有些曖昧了,頓時,俏臉如同染了血一般,嬌艷欲滴,羞澀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此時車子已經開進了雨荷縣的地段,對於周楠婷的話,姚澤自動給過濾了過去,他不至於因為周楠婷這麼一句話玩笑話而羞澀或者有什麼不自然,在官場上混了幾年,臉皮倒是練就出來,「你現在的身份是我的秘書知道么?一切都得聽我的,敢耍小姐脾氣有你好果子吃。」姚澤笑著瞪了周楠婷一眼,化解周楠婷的尷尬。

姚澤等調研組的人來雨荷縣之前便已經通知了下面的領導,此時兩輛車子同時停在了雨荷縣的『政府』大門口,姚澤作為省里下來的官員,雖然只是處級幹部,但是也是和雨荷縣的縣委書記同級別,姚澤又是省里的人,雨荷縣『政府』自然不敢怠慢,書記王昌兵老早就帶著縣長李大偉等縣『政府』領導等候在門口。

此時見車子一前一後的停了下來,王昌兵帶著笑意的領著眾人走了過去,率先下車的是王大開,王昌兵見此人四十多歲,又有些派頭,應該便是姚主任沒錯了,於是臉上帶著燦爛的笑意走到王大開身邊,和他握手的道:「歡迎省里的領導下來視察工作,姚主任你辛苦了。」

王大開聽了王昌兵的話,頓時面『色』一窘,尷尬的咳嗽一聲,抽回手擠出笑容的道:「我不是姚主任,姚主任在後面那輛車子里。」

「哦,真是不好意思。」王昌兵鬧出這麼一個低級的笑話,頓時感覺老臉燙的厲害,他朝著王大開點了點頭后,朝著後面那輛車望去,只見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小夥子從駕駛位置里走了出來,接著副駕駛里又走出一名年輕漂亮的女孩子,然後便沒了動靜。

王昌兵有些疑『惑』,對著旁邊的王大開問道:「姚主任呢?怎麼沒看到他人?」

王大開苦笑不已,確實,以姚澤的年紀任何人都不會想到他是個處級幹部,說他想剛畢業給領導開車的小司機還差不多。

姚澤平時衣著也不是那麼正統,總是喜歡穿一下成熟些的休閑裝,那派頭,自然沒有領導的架勢。

王大開朝著姚澤努了努嘴,低聲道:「那位就是姚主任。」

「呃?」王昌兵臉上『露』出詫異之『色』,不過作為混跡官場多年的老油條,這點定力還是有的,他很快便鎮定下來,和旁邊的縣長李大偉對視一眼,趕忙朝著姚澤迎了過去。

此時姚澤正和周楠婷低頭說話,見雨荷縣的領導幹部走了過來,於是對周楠婷交代道:「這段時間在公告場所不許『亂』說話,知道嗎?」姚澤怕周楠婷不知輕重,在公告場所還和自己開玩笑,那這玩笑就真開大發了,搞不好人家還會懷疑咱姚大官人潛規則了這位嬌滴滴的美女屬下,畢竟一般的下屬,誰敢和領導開玩笑!

「姚主任,歡迎來我縣指導工作,我是雨荷縣的縣委書記王昌兵。」

「你好,我是姚澤。」姚澤和王昌兵握了握手,又和旁邊的縣長李大偉以及縣『政府』的幹部一一握手。

王昌兵笑眯眯的對姚澤道:「姚主任,我代表雨荷縣的二十八萬老百姓歡迎你來指導工作,我們雨荷縣這兩年經濟發展的倒是不錯,就是這農業方面一直弱於臨縣,這次姚主任來了可好,農改計劃在我縣做開端真是可喜可賀埃」38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