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百九十一章窺視范冰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一章窺視范冰瑤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的到來也使得雨荷縣政府開始忙碌起來,快下班的時候,書記王昌兵召集縣政府領導開了個臨時會議,會議室中,各個常委都是端著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著書記進來。

眾人到齊,過了大概五分鐘,王昌兵才帶著秘書,推開會議室的門帶著歉意的走了進去,「抱歉,讓大家久等了,剛才市裡的領導來了電話,他們對這次的農改計劃相當重視啊,這是省里今年的一個重要改革方針,如果農改的成功,將預示著我省農業上進入一個嶄新的高度,到時候即便是在全國都可能進行仿效。」

「這個時候把大家召集起來開會也是因為農改的事情。」王昌兵看了看自己左手邊第二位的常務副縣長何順義,出聲說道:「何縣長,你分管農業這一塊,所以在農改的事情上還得多操心,省里下來的姚主任有什麼需求一定要儘力的去陪我,這次省里將試點放在我們雨荷縣,可謂是一次很好得機會礙…」

「王書記放心,我一定配合好省里下來的領導,農業這塊,我也會去農業局那邊在囑咐一下,讓他們把下面鄉鎮農業的檔案給整理一下,以便省里的領導隨時查看。」何順義端起杯子喝了口茶,繼續道:「我們縣,農業的整體水平還有待提高,最根本的原因就是鄉鎮里一般的年輕人不願意守著自家的田地,都是一**的朝著城裡面涌去,在城裡務工倒是把田地給荒廢了,這次農改計劃想要順利的進行,政府應該得出台一些對農村有利的優惠政策,否則田無人耕,再好怎麼完善的農改計劃都是枉然。」

「嗯,何縣長言之有理埃」一旁的李大偉點了點頭,贊成何順義的說法。

「那麼這一建議先記錄下來,等下次召開常委會在拿出來討論。」王昌兵又把目光看向縣長李大偉,問道:「李縣長還有沒有什麼要說的?」

李大偉搖了搖頭,道:「農業上的事情交給何縣長就行了,他分管農業這麼多年,經驗還是很豐富的,我這門外漢就不說什麼了。

「各位常委還有沒有人要發言的?」見眾人都是搖頭,王昌兵就起身道:「那成,散會吧,除了何縣長這段時間可能需要配合省里得領導辛苦一點外,其他各位還是各執其責吧。」

……

王昌兵回到家裡的時候,剛踏進門口便聽見客廳里傳出妻子爽快的歡笑聲,抬頭望去,見是妹夫江大志,王昌兵的臉色瞬間黑了下來,王昌兵的妻子劉春蘭見王昌兵回來,趕緊笑著起身道:「昌兵回來了,大志過來看你了。」

王昌兵換上拖鞋,冷哼一聲,沒有接劉春蘭的話,倒是讓劉春蘭有些尷尬,朝著江大志笑了笑,輕聲道:「他就是這個鬼德行,大志別見怪埃」

「不會不會。」江大志趕緊擺手,然後低聲對劉春蘭道:「嫂子待會幫我說說吧。」

「成,吃飯的時候我幫你跟你大舅子說。」劉春蘭朝著江大志擠了擠眼,然後起身去廚房忙活,走到廚房門口的時候,又回頭對著客廳道:「你們兩個先聊會,飯馬上就好。」

王昌兵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見江大志拘謹的站在一旁,他便指了指旁邊,沒什麼語氣的道:「坐吧。」

「誒。」江大志輕輕點頭,小心翼翼的坐在了他大舅子旁邊,對於這個縣委書記的大舅子,江大志是打心眼裡害怕,自從妻子出車禍去世之後,江大志見到王昌兵更是害怕的緊,雖然妻子的死與他無關,但是王昌兵卻不一定這麼想。

「最近工作怎麼樣?」王昌兵將手中的遙控板放在茶几上,翹著二郎腿將目光從電視轉移到江大志身上。

「還……還成。」江大志不敢直視王昌兵,有些緊張的答道。

「嗯。」王昌兵輕輕應了一聲便不再說話,身子靠在沙發上,閉著眼睛一副打盹的模樣,而江大志則坐在他身邊,一副戰戰兢兢的模樣,眼睛盯著電視屏幕,心裡卻一陣慌亂。

他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害怕王昌兵到了這種境界。

「我知道我妹妹的死和你沒多大的關係。」王昌兵過了好一會兒才有重新開口,只不過眼睛依然閉著,語氣中平淡感覺不出任何情緒波動。

「王哥,我……」

「雖然,這事可能和你沒有直接的關係,但是我心裡一直對你有很大的意見,不管怎麼樣,我把我妹妹完整的交到你手裡,你就該好好保護她,但是現在呢?人呢?」王昌兵打斷了江大志原本要說的話,情緒稍稍有些激動起來。

他突然睜開眼睛,雙目如實質般的盯著江大志,讓江大志內心不由得顫慄起來,額頭上的冷汗唰唰的往外冒。

「我……」江大志眼眶一下子紅了,支支吾吾半天憋不出一個字來,這時,劉春蘭端著雞湯從廚房走了出來,笑著喊道:「吃飯了,趕緊過來吧。」

王昌兵這才把目光收回,幽幽嘆了口氣,然後道:「人已經去了,說什麼都沒用了,你過來陪我喝兩杯吧。」

飯桌上三人都沒有吭聲,王昌兵靜靜的喝著悶酒,一旁的江大志小心的伺候著給他倒酒,劉春蘭坐在江大志的對面,朝著江大志露出疑惑的表情,江大志苦著臉,以微不可查的動作輕輕搖頭,示意劉春蘭今天不要開口說那件事情,但是劉春蘭卻並沒有領悟江大志的意思,輕輕扒了幾口飯後,嘴巴蠕動了幾下,頓了頓,才出聲道:「昌兵,和你說個事情。」

劉春蘭一開口,江大志嚇的直朝劉春蘭擠眼,示意她現在不要說,現在和王昌兵提那件事情無意識火上澆油的舉動,可是劉春蘭根本沒看到江大志使的顏色,對著王昌兵說道:「昌兵,小婉已經去世半年了,大志年紀輕輕的,一直單著也不是個辦法,他今天過來跟我說了他的想法,他……他看上了你們政府招待所的范冰瑤,希望能和她在一起,聽說她老公也在一年前去世了,你看……你看能不能幫著大志撮合一下?」

王昌兵仰頭一口將一杯酒灌進嘴裡,然後寒著臉將筷子重重的拍在桌子上,怒視著江大志陰沉的道:「我妹妹屍骨都未寒,你現在就又瞅上別的女人了,呵呵,真有你的,江大志,你是不是覺得對於我妹妹的死,我一直不做聲就是原諒你了,江大志我告訴你,有本事你找給我看看,你如果敢找,我就敢讓你生不如死1

王昌兵正發著火,這時候身上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拿出來看了看號碼,然後接通說了幾句,掛斷電話后,離開餐桌拿著自己的公文包沉著臉走出了家門。

房門被重重的摔上,劉春蘭怔怔的望著門口,半響才回過神,嘆氣的道:「他怎麼這麼大的反應,不應該埃」

江大志鬱悶的道:「今天過來真是個錯誤的選擇,原本他心裡對於小婉的死就耿耿於懷,我現在找上來說讓他幫我牽線別的女人,確實有些觸碰了他的逆鱗。」

江大志和王昌兵的妹妹結婚以後,在王昌兵的幫助下倒是開了個不小的酒店,就在政府招待所的斜對面,自從范冰瑤到政府招待所上班以後,將大志偶然見過她一次,瞬間被她的嫵媚模樣給吸引住了,每次看到成熟嫵媚的范冰瑤心裡總是痒痒的,江大志倒是暗中示意過范冰瑤一次,可是范冰瑤根本就不拿正眼瞧自己,江大志迫切的想要得到范冰瑤,這才咬著牙上面想求求王昌兵,作為縣委書記,江大志相信,只要王昌兵願意撮合,這事鐵定成。

被**熏心,江大志失去了最簡單的判斷,此時見王昌東放出狠話摔門而出,江大志有一種鬱悶的想大哭一場的衝動。

「嫂子,我剛才不是示意你不要說了嗎,你咋就……哎1

劉春蘭也是一臉懊悔,鬱悶的說道:「我剛才不是沒體會過來嘛。」見江大志一臉的沮喪,劉春蘭擠出一絲笑意道:「沒事,過段時間等昌兵氣消了我在慢慢勸他,一定幫你把那個范冰瑤拿下。」

「謝謝嫂子,你這麼幫我,真不知道怎麼感謝才好了。」江大志也是擠出了一絲笑容,對著劉春蘭說道。

「想感謝我,很容易的,大志可不可幫嫂子……」劉春蘭對著江大志曖昧的笑了笑,一副你懂我懂的模樣,讓江大志內心抽搐一下,難道嫂子她……

……

范冰瑤在浴室里磨蹭了好一陣子,才慢悠悠的穿上招待所統一配置的制服套裝,然後伸出雪白修長的美腿,將姚澤送來的黑色絲襪給套在了腿上,然後又在鏡子前面將帶著水漬的秀髮給盤了起來,露出整張嫵媚透露著韻味的俏臉,照了照鏡子,見俏臉上略帶微紅,面如桃花般,頓時滿意的抿嘴笑了笑,然後將換下來的一副一件件的裝進了袋子里,這才打開浴室的門,在門口穿上那雙黑絲精緻的高跟鞋走了出來。

姚澤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見浴室的房門打開,便偷偷朝著那邊瞅了一眼,頓時不由得感覺有些驚艷住了,高挑身姿穿著制服套裝的范冰瑤對姚澤這種小青年可謂是有著致命的誘惑,更何況她是剛沐浴完,烏黑的秀髮**的,嫵媚的臉蛋上還多出了一抹緋紅,更是顯得誘人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