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三百九十六章范冰瑤的小思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六章范冰瑤的小思量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服務員送來咖啡,將咖啡端到秦海心面前,然後靜靜退開。秦海心微微低頭,烏黑秀從背後傾斜而下,擋住了她的秀美的側臉,她用蔥鬱白皙的手將擋住側臉的秀鋝到耳後,然後將咖啡杯里放了一小勺白砂糖,用湯匙輕輕攪拌起來,對於李明海剛才所說的,她似乎沒聽到一般,只是靜靜的攪拌著咖啡,品著咖啡,聽著咖啡廳前方,鋼琴師現場演奏的肖邦鋼琴曲……

優美的旋律充斥著整間咖啡廳,秦海心聽的入神,竟有些愣,過了好一會兒腦海突然旖旎,如果坐在自己對面的是他,兩人靜靜品著咖啡,偶爾談些開心的話題,聽著優美的音樂,然後兩人有一個可愛活潑的孩子,那該是多麼愜意、幸福的生活。

這種突然旖旎出來的情景讓秦海心越的渴望得到想要的生活……

「讓我再考慮考慮。」秦海心突然說了這麼一句,只不過她依然低著頭沒去看李明海。

李明海見秦海心有所鬆動,臉上頓時『露』出興奮之『色』,秦海心能夠鬆動,說明她內心其實不想嫁給於凌風。官場之財色誘人396

以秦海心的『性』子,能夠鬆動,李明海可以斷定,她已經有了退意。

「希望你能夠早點做出決定,這樣我們有更多的時間安排……」李明海望著秦海心靜靜的說道。

……

上午姚澤給石懷鎮幹部分派好任務后,下午鎮上抽出兩名幹部陪著姚澤去石懷鎮的十里八鄉周邊村莊視察情況,快傍晚的時候,姚澤突然接到農業廳副廳長李國定的電話,然後馬上回省里一趟。

姚澤接完電話后,幾人回到鎮上,石懷鎮的書記想留姚澤等人在石懷鎮吃晚飯,姚澤委婉的給拒絕掉,然後坐進那輛已經修好的商務別克車,對旁邊架勢位置的農業局主任張顯明說道:「馬上回雨荷縣,我趕著回省里一趟。」又扭頭對王大開吩咐道:「王主任你和小黃、小梁留下來,把後續準備工作完成,如果沒什麼大事我儘快趕過來。」

王大開不知道姚澤為什麼突然這麼急著回省里,心裡雖然疑『惑』但也沒問出來,只是笑著點頭道:「姚主任放心,這裡有我,沒什麼問題的。」

姚澤笑著點了點頭,「麻煩你了。」

回到縣zhngfu招待所,姚澤取來自己的大眾越野,將車子駛到招待所大門口的時候,看見美女經理范冰瑤又是一副急匆匆的模樣,就按了按喇叭,將車窗搖下去,對著自己前面不遠處的范冰瑤喊了聲:「范經理。」

范冰瑤昨天為了自己弟弟的事情,答應了派出所的李隊長,和他一起吃一頓晚飯,沒多久前接到李毅光的電話,將晚飯地點給定了下來,並囑咐范冰瑤不要遲到違約,范冰瑤雖然極其不想單獨和李毅光吃飯,但是也無可奈何,他手裡留著範文濤的把柄,如果不答應,說不定李毅光會翻臉,無奈只好等著下班后,就急急忙忙的去赴約,沒想到走到門口碰到了姚澤。

「姚主任。」范冰瑤心中有些苦悶,所以臉上的表情並不是那麼輕鬆自在,只是擠出笑容的回應了姚澤一句。

姚澤見范冰瑤俏臉上掩飾不住的愁容,好奇的問道:「范經理這麼著急著去什麼地方?是不是有什麼急事?」

范冰瑤鋝了鋝額前的秀,然後微笑的搖了搖頭道:「沒什麼急事,就是晚上約了個朋友一起吃飯,正趕著過去呢。」范冰瑤解釋的說道。

姚澤笑著道:「上來吧,我送你。」

范冰瑤趕緊擺手連連道:「不用了,我自己坐車過去就行,不麻煩姚主任。」

姚澤笑著解釋道:「不麻煩,正好我得回省里一趟,順路送送你無所謂的。」

范冰瑤覺得和李毅光吃飯的事情不能讓姚澤知道,雖然不想讓姚澤送她,但是見姚澤一副熱心腸的堅持,無奈范冰瑤也不好意思一直拒絕,就輕輕點頭,道:「麻煩姚主任了。」

坐到副架勢位置,范冰瑤有些拘束,穿著緊身直筒裙的修長雙腿緊緊的夾住,白皙的雙手有些不自然的搭在大腿上,她尷尬的笑了笑,找話題的說道:「姚主任不是前天才來嘛,怎麼這就急著回去了?」

姚澤將車子駛出招待所,車提高了有些,然後才笑著說道:「有些急事要回去一趟,對了,你去什麼地方?」

「星火飯莊。」范冰瑤答道。官場之財色誘人396

姚澤尷尬的笑了笑,道:「我不知道位置,你提醒我怎麼走。」

范冰瑤輕輕一笑,點了點頭,邊給姚澤指方向邊好奇的說:「第一次見姚主任的時候真的很好奇,這該是有多厲害才能這個年紀就混到了省里當領導,實在是太厲害了。」

姚澤哈哈笑道:「我可不是什麼省里的領導,只是跑腿的而已,不值得一提。」

「姚主任太謙虛了。」范冰瑤抿嘴笑了笑,突然又幽幽嘆了口氣,帶著鬱悶心情的幽聲道:「我有個弟弟,和你差不多大,可是和你比起來可是天壤之別,整天不幹正事盡知道打架鬥毆,為了他我都快『操』碎了心。」范冰瑤想起每次弟弟闖了禍還得給他擦屁股,心裡就感到十分委屈,自己男人死了被人說成克夫也就算了,弟弟還這麼不懂事的到處給自己招惹麻煩……

「每個人的活法不同嗎,也許你弟弟那天開竅了,干出一些大事來就讓你刮目相看了。」姚澤笑著勸慰道。

范冰瑤苦笑著搖頭道:「希望他干出的大事別把我給驚訝死了,他以後能夠養家糊口我就心滿意足了,對他沒有抱什麼大的希望。」范冰瑤幽幽嘆了口氣,旋即醒悟過來,歉意的道:「瞧我和姚主任說這些破事幹嘛,真是不好意思。」

「沒事。」姚澤笑了笑,然後對范冰瑤說道:「昨天晚上我看見你到招待所對面的飯店吃飯,旁邊那個小夥子是你弟弟嗎?」

范冰搖怔了一下,而後頗為尷尬的點了點頭,「對,那個就是我弟弟。」

「噢。」姚澤笑了笑,然後繼續問道:「旁邊那位是你先生嗎?好像很有錢的樣子。」姚澤開玩笑的說道。

范冰瑤俏臉尷尬的紅了起來,抿了抿嘴唇,心虛的解釋道:「不是的,那位是我朋友,我先生他……他去世了。」說到這裡,范冰瑤臉上有些黯然。

姚澤沒想到如此年輕漂亮的女人,丈夫會死這麼早,問到范冰瑤的傷心事,姚澤頗為尷尬的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丈夫他……」

「沒事,都已經過去兩年了,現在感覺好很多了,不再像他才去世那會兒那麼傷心。」范冰瑤咬了咬唇,心裡又怎麼會不難過,只是不想在姚澤面前表現出來而已,丈夫的去世是范冰瑤心裡無法忘卻的傷痛。

「就在前面,左拐就到了。」過了個路口,范冰瑤指著前面不遠的一個地方對姚澤說道。

姚澤將車子停在了范冰瑤指定的地方,范冰瑤打開車門,對著姚澤笑了笑,道:「謝謝姚主任送我過來。」

「小事,快去吧,別讓朋友等急了。」

范冰瑤輕輕點頭,扭動著『臀』部一隻腿先邁了下去,這就讓她『臀』部的曲線剛好對準了姚澤的視線,豐碩挺翹的『臀』部被裙子緊緊的包裹著讓人有種想撲上去把玩一番的衝動,下車時,雙腿牽動裙子,使得范冰瑤的裙擺向上撩起了不少,『露』出了如羊脂般雪白的大腿,姚澤看了心頭微微一熱,感覺將視線挪開,只覺得呼吸都有些困難起來,好些天沒碰女人,姚澤感覺現在隨便被撩一下就是慾火焚身的感覺。

范冰瑤下車后,又笑著朝姚澤揮了揮手,這才踏著一雙漂亮的高跟鞋身姿款款的朝著飯店走去。

……

范冰瑤剛走進飯店,被從後面急忙趕來的李毅光給叫住,「范小姐來的很迅埃」李毅光追上了范冰瑤和范冰瑤並肩走入飯店。

范冰瑤笑了笑,沒有接腔,她和李毅光不熟,並沒有什麼可交談的,更何況拿自己弟弟的事情要挾陪他吃飯,這讓范冰瑤對李毅光厭惡到了極點,不過礙於李毅光的『淫』威,范冰瑤有些無可奈何。

「那個……」李毅光頓了頓,故意裝作一副輕聲模樣的問道:「剛才送你過來的是你什麼人?」李毅光剛才到酒店門口,停好車子的時候,恰巧看到范冰瑤從姚澤車子上下來,而姚澤車子掛的又是省領導層的車牌,這到讓李毅光開始思量要不要對范冰瑤下手。

本來已經想好了,今天晚上吃飯把范冰瑤給灌醉,然後再偷偷帶著去開房,好好的**一番,事後,范冰瑤最多就是憤怒的罵自己一頓罷了,他敢斷定范冰瑤是不敢把事情鬧大的,但是剛才看見范冰瑤從姚澤車子上下來,李毅光變得猶豫起來。官場之財色誘人396

他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派出所老警員而已,威脅一下沒有關係的普通老百姓還成,但是省一級的幹部,想捏死他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所以他必須問清楚,剛才送范冰瑤的人和范冰瑤是什麼關係。

如果沒什麼瓜葛,那麼他還是會按照計劃好的實施,將其灌醉后好好的玩弄一番,如果范冰瑤和那人有些關係,李毅光便打算吃頓飯後,趁早撤退,這種人物不是他一個小人物可以惹的。

范冰瑤被李毅光的話問愣了一下,不過范冰瑤頭腦活絡,馬上想到,李毅光剛才在外面可能是看到自己從姚澤車上下來,而姚澤開的又是省里的車子,估『摸』著李毅光有些忌憚姚澤,所以才試探自己,想透這些,范冰瑤心裡微微有些喜悅,剛好可以利用這個好的機會擺脫李毅光,於是,范冰瑤笑著對李毅光道:「你說的是姚主任嗎?」見李毅光一臉『迷』茫,范冰瑤在心裡竊喜著,臉上卻真『色』的道:「剛才送我的是省農業廳的辦公室主任,他和我有些交情,到我們雨荷縣來辦事,然後去看了看完,這不約了李警官嘛,他就把我給送了過來,然後趕著回省里去了,好像明天還得趕回來。」范冰瑤解釋了一大堆,俏臉卻有些害臊的羞紅了起來,若是讓姚澤聽到她說的這些不知道該作何感想。

范冰瑤覺得自己這算是狐假虎威了一把。

其實范冰瑤更加沒想到的是,姚澤這順帶的送她一程倒是將她給無形中給救了,若是沒有今天姚澤送范冰瑤的事情,范冰瑤今晚的結局肯定是要被李毅光給侵犯……

聽了范冰瑤的解釋,李毅光徹底將心底的那絲希望給斬斷,不管范冰瑤和那人v關係如何,光是送范冰瑤到酒店來,他們也應該是認識的,李毅光不敢為了一個女人去拿自己的鐵飯碗開玩笑。

李毅光心裡鬱悶的嘆息一聲,花了錢請吃飯還沒玩成,心裡極其不痛快,本來意『淫』著今晚和范冰瑤這誘人的美『婦』玩些高難勢來著,現在泡湯了,心裡卻還憋著邪火,暗自想,晚上吃了飯偷偷去找個小姐瀉火得了。

……

「姚澤,到淮源沒?」

姚澤快到淮源市的時候又接到了李國定的電話,聽李國定在電話里有些急切,姚澤疑『惑』的問道:「現在已經下高了,事情很急嗎?」

李國定嘆了口氣,正『色』道:「黃廳長昨天從京城回來了,今天接到了駐紮部隊周司令的電話,說是他女兒周楠婷被我們農業廳的人給弄丟了,打聽了一下才知道那姑娘是被你給叫去幫忙了,怎麼就把人給弄丟了呢?姚澤你老實告訴我,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姚澤苦笑的道:「李廳長,這件事情我也沒搞明白是怎麼回事,這麼大一個人怎麼會丟呢?」

李國定微微皺眉,道:「現在周耀軍一口咬定人是被我們給弄丟了,黃廳長現在正陪著周耀軍和他解釋,你到淮源市之後直接到江景大酒店來,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好好的和周耀軍解釋一下,他這人脾氣很大,你說話小心著點。」李國定暗自提醒姚澤。

姚澤感覺頭腦的厲害,心裡鬱悶的厲害,心想,周楠婷這丫頭片子可是把自己給害慘了,他對著電話里的李國定道:「還請李廳長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和他解釋,不給咱廳惹麻煩……」htsk

.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