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百章活色難擋的錄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章活色難擋的錄像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時候不早了,睡吧。」陳媛媛不敢再和姚澤單獨呆下去,覺得這傢伙邪『性』的很,喝了酒就『露』出了本『性』,怕被姚澤給強行按倒,陳媛媛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指著沙發道:「你晚上就睡著這裡吧。」

「啥?」姚澤瞪著陳媛媛:「你讓我睡沙發?就算不和你睡一張床,你總得給我安排在客房吧1姚澤鬱悶的說道。

陳媛媛整理了一下寬鬆的白『色』襯衣,讓襯衣擋住了圓潤的『臀』部,走到室門口,她笑眯眯的扭頭望著姚澤輕聲道:「委屈一下,喊你過來就是幫我守住大門的,別人壞人進屋了,我昨晚上可是一宿沒合眼,今天總得讓我睡個踏實吧。」

「那你總得給我扔個枕頭出來吧?」

陳媛媛走進室,沒多久走了出來,將一個白『色』的枕頭朝著姚澤丟了過去,笑眯眯的說道:「給你的福利,這是我枕過的哦。」官場之財色誘人400

「是嗎?」姚澤笑了笑,打趣的放在鼻子尖上聞了聞,做出一副陶醉模樣的道:「還真是,有一股淡淡的洗髮水香味呢。」

陳媛媛此時確實困的厲害,沒多少閑情和姚澤開玩笑,打了個哈欠之後轉身回了房間,然後將房門給關上。

姚澤有擇床的習慣,雖然不是太挑剔,但是對於睡沙發還是相當不習慣的,翻來覆去在沙發上折騰,意識倒是覺得越來越清醒,便從沙發上坐了起來,將電視給打開,把剩下的紅酒給倒進了高腳杯里,邊喝紅酒邊看電視。

正當姚澤看著狗血的劇情,有些困意的時候,他將手裡的杯子放在茶几上準備睡覺的時候,躬身不經意的瞟見了茶几下面一堆雜誌中放著一盤光碟。

出於好奇,姚澤將光碟從雜誌堆了扒了出來,然後拿在手裡看了看,光碟上沒有寫字,讓姚澤不知道裡面是什麼內容,好奇心作祟使得姚澤輕手輕腳的走到影碟機旁邊,將碟子給放了進去,打算看看裡面是什麼內容。

沒有標註的光碟怎麼能不引起姚澤的注意。

電視畫面突然花了一下,緊接著,一個讓姚澤渾身充血,感覺鼻血上涌的畫面閃了出來,畫面中,陳媛媛身穿『性』感透明的黑『色』蕾絲小衫,圓潤挺拔的酥胸上兩顆紅纓若隱若現,碩大的胸部,如柳般纖細的腰身,再往下形美挺翹的『臀』部被一條黑『色』的情趣內褲包裹著,私密.處一簇黑幽幽的密發叢生,從內褲邊緣探出幾根來。

視頻的圖像極其清晰,姚澤如同看見真人表演一般,喉嚨不由自主的哽咽的起來。

而在陳媛媛旁邊的金髮美人,自然便是她的小情人洛貝琦了,她也是一身粉『色』的情趣內衣裝扮,歐洲人特有的白『色』肌膚讓她皮膚感覺嫩的似乎能滴出水來一般,她一頭金『色』的秀髮披於肩后,秀髮很長一直齊股溝位置,如同瀑布一般的向下傾斜,擋住了她玉潔的後背,修長、毫無瑕疵的美腿就那麼半跪在床上,視頻的鏡頭剛好對準她撅起的『性』感翹『臀』…

柔軟的大床之上,兩位大美人相互擁抱在一起,陳媛媛神情悠然,白嫩的手在洛貝琦真空的粉紅裹胸上輕輕的『揉』捏了起來,而洛貝琦微閉雙眼,紅艷的嘴唇一張一合似乎是在動情的呻『吟』。

兩人很快的進入狀態,相互輕撫著對方的身子,陳媛媛一隻手勾住洛貝琦的脖子,然後誘人的嘴唇漸漸的湊了過去,看著此處,姚澤心裡咚咚跳的厲害,夜深人靜的客廳,姚澤似乎能聽見自己的心跳,兩張鮮紅的嘴唇就那麼緊緊的貼在了一起,輕輕的吻了幾下,陳媛媛噙出洛貝琦的丁香小舌,緩慢而輕柔的在上面喜悅起來……

下面的場景更是火辣的讓姚澤心臟有些受不了。

「果然……果然是女同1姚澤關掉電視,微微喘著粗氣,嘴巴里低聲自語。

姚澤重新躺會沙發,用了很久才甩開腦海裡面的旖旎場景,早上醒來后發現褲襠有些濕潤,頓時響起昨晚上做的春夢,夢中姚澤享受齊人之福,將陳媛媛和洛貝琦兩女一起壓在床上做著無比歡快的事情……

感覺褲襠濕漉漉的難受的很,見陳媛媛還沒起來,姚澤在茶几上留了張紙條后,離開她家,開著車子返回『政府』招待所,取了衣服洗了個熱水澡后換了身乾淨的衣服猜到農業廳上班。

原本姚澤打算馬上回雨荷縣,但是張國定讓姚澤不慌著過去,畢竟那邊只是前期調研,並不是很重要,晚再去也是一樣。

他讓姚澤留在農業廳繼續將原來的那份農改計劃進行完善,然後交到技術部進行前期的實驗認準它的可行『性』。

這幾天姚澤一直再為農改計劃費神,陳媛媛每天晚上按時去姚澤新居居住,當然主室的房間照樣被她給霸佔著,姚澤只好誰客,幾天和嫵媚的大美人同居的日子讓姚澤心裡憋了一肚子欲.火沒地方發泄。

這天中午,姚澤正在李國定哪裡談事情,電話鈴聲突然響了起來,打斷了李國定的講話,姚澤見是沈惠美打來的,就先給掛斷,讓李國定繼續將,可當李國定剛剛開口時,電話如同催命符一般,再次頑強的想了起來,姚澤見沈惠美似乎有很著急的事情,便對著張國定笑了笑,道:「抱歉,好像是個很急的電話。」官場之財色誘人400

姚澤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走到門外接通后笑著問道:「惠美,什麼事情這麼著急,我正在和領導……」

「姚澤,我媽她……我媽她不行了……」遠在錢江省的沈惠美在電話里低聲哭泣起來,聲音中透『露』著濃濃的憂傷感,「她說……她說想在最後走之前見上你一面。」

姚澤心裡瞬間變的沉重起來,見沈惠美在電話里哭的傷心,姚澤柔聲道:「惠美,你別太難過,我馬上就過來陪你……」

……

姚澤跟黃華偉廳長和李國定請了假之後,急急忙忙的駕著車子,朝著錢江省長平市趕去。

馬不停蹄的急速狂駛了五個多小時,長平市漸漸的映入眼帘,姚澤問清楚后,知道沈惠美的母親在長平市中心醫院搶救,便打開導航儀,又朝著醫院全速駛去,路上也不知闖了多少紅燈。

到了長平中心醫院,姚澤將車子停好,推開車門快速的向著醫院走去,中途遇到了向成東和笑傲天,見兩人迎了上來,姚澤停下腳步,問道:「你們兩個咋來了?」

向成東解釋道:「我們本來在青城鎮暗中保護沈小姐,今天凌晨的時候,她母親病情突然嚴重了,沈小姐打我的電話,讓我送她母親來這裡搶救,剛才沈小姐說你到長平了,所以我們打算下來接你來著。」

姚澤沒時間和兩人閑聊,了頭,沉聲道:「趕緊帶路。」

在向成東的帶領下,姚澤到了三樓的一間病房,推開門,瞧見沈惠美坐在床頭偷偷的抹著眼淚,沈惠美的父親沈從文也是老眼中眼淚往外嘩嘩流,沈惠美的大哥沈聰明腦袋有些遲鈍,卻也是知道自己母親快要死了,抱著他媳『婦』張桂芳嗚咽了起來。

望著躺在病床上臉『色』慘白的陳秀華,姚澤心裡嘆息一聲,看那虛弱程度,似乎用不了多久……

偷偷抹眼淚的沈惠美突然見姚澤風塵僕僕的趕了過來,頓時心裡又感動又傷心,趕緊站了起來,紅著眼眶迎了上去,然後張開雙臂摟住了姚澤的腰身,低著哭腔的柔聲道:「謝謝你能趕過來。」

姚澤緊緊的沈惠美摟在懷裡,聞著她頭髮散發的淡淡幽香,輕聲說道:「說什麼傻話呢,我們直接還用得著這麼客氣。」

躺在床上的陳秀華瞧見姚澤,臉上擠出一些笑意,想要抬手示意姚澤過去,可是手臂如同千斤重一般,怎麼也太不起來,一旁的沈從文趕緊叫道:「姚澤你過來。」

沈惠美剛才由於情緒有些激動,所以衝動的將姚澤摟住,此時見眾人都望著她和姚澤,倒是讓她有些難為情起來,不過沉重的心情讓她並沒有將這種兒女情長的事情放在心上,聽見父親的使喚,沈惠美拉著姚澤,走到陳秀華跟前,美眸泛著淚花的道:「媽,姚澤來了。」

陳秀華動了動身子,想坐起來,姚澤趕緊上前扶著陳秀華半躺在病床上,然後在她身邊小心的伺候著。

陳秀華虛弱的笑了笑,「能見到你一面真是太好了,姚澤,要好好的對待惠美,知道嗎,她從小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委屈,你可一定要善待她……」原本陳秀華臉『色』極其難看,氣息虛弱的很,見到姚澤,她如同迴光返照了一般,臉『色』好了許多,而且說話也順溜了。

姚澤重重的頭,知道陳秀華在臨走前放心不下自己的女兒,怕她吃苦遭罪,姚澤趕緊對陳秀華說道:「媽,您放心好了,我會好好對待惠美的。」姚澤牽住旁邊沈惠美的手,靜靜的握在自己手裡,認真的說道:「媽,我在您面前發誓,只要惠美給我機會,我永遠都不會辜負她的。」

陳秀華此時精神狀態已經極差了,對於姚澤所說的深層含義的話並沒有怎麼理解,只是她見姚澤很鄭重的承諾、發誓這已經夠了,說明他會好好對待自己女兒。

「好好好。」陳秀華高興的連說三個好,接著臉上的笑意慢慢減淡,氣息漸漸的也微弱到可以忽略不見的程度……

官場之財色誘人400

.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