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百零一章伊人憔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一章伊人憔悴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送葬時,沒有多少親朋好友,也就學校幾個關係比較好的老同事來了一下,兩輛車子都未坐滿。

這天,天氣沒有像往常一樣炎熱難耐,天空中吹著輕柔的微風,烏雲陣陣的壓頂而來,雖未下雨,恐怕也熬不住多久便會閃電暴雨交加而下。

鎮上沒有專門賣墓地的,他們這邊的習俗便是人死之後將骨灰帶回老家的大山上,找一塊風水好點的地方下葬。

下葬前兩天,姚澤專門讓向成東去了錢江省,請了專此道的風水大師,來青城鎮這邊的大山上看風水,「入山尋水口,登『穴』看明堂」風水師進山後,尋找陰宅墓地,先去看了水的來處和去處,然後看了山的走向,最終選了一塊偏西南的位置,作為了陳秀華的墓地。

陳秀華的葬禮辦的很簡單,因為家中已無什麼親戚往來,所以來的人並不多,老朋友也是象徵『性』的鞠躬、慰問家屬之後離開,最後陳秀華的墳前只剩下他們一家人……官場之財色誘人401

「回吧,孩子1沈惠美在陳秀華墳前靜靜的跪著,眼淚無聲的從眼眶中流了出來,沈從文也是老眼泛紅,哽咽著喉嚨拍了拍沈惠美的肩膀,柔聲勸慰。

「爸,我想在陪陪媽,您先回去吧。」沈惠美沒有回頭,低聲泣說。

姚澤走到沈從文身邊,輕聲說道:「爸,您幾天沒合眼,年紀大了怎麼能這麼個熬法,先回去休息吧,我在這裡陪著惠美。」說著話,他朝一旁的張桂芳看了看,說道:「嫂子,麻煩你陪著爸回去。」

「好的,那我們先回去,辛苦你了。」自從張桂芳前段時間知道姚澤是縣長之後對姚澤的態度可謂是三百六十度大轉彎,姚澤現在升到省農業廳當辦公室主任的事情倒是沒和他們提起。

「沒事,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姚澤擠出一絲笑意,然後對著他身後的向成東和笑傲天說道:「你們開車先把人送回去,回去之後不用再過來了,好好在招待所休息一下,這幾天辛苦你們跑前跑后。」

向成東豪爽的咧嘴笑了笑,道:「姚澤哥,你這麼說就太客氣了,我們誰跟誰啊,是不是『老天』。」他拍了拍旁邊的笑傲天。

「老天?」姚澤笑了笑,看向笑傲天。

笑傲天瞪了向成東一眼,然後笑著對姚澤道:「是成東這傢伙給我取的外號……」

姚澤點了點頭,目送著他們離開后,轉身走到沈惠美的身邊,也不說話,就那麼靜靜的站著,陪在她身邊。

半響,沈惠美才幽幽的站了起來,輕輕的朝著姚澤懷裡靠去,帶著憂傷情緒的輕聲說道:「姚澤,我心裡好難受……」

姚澤輕輕撫『摸』著沈惠美的秀髮,柔聲說道:「難受是再所難免的,但是可不要一直這麼沉痛下去,你母親臨終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所以才會想在走之前見我一面,囑咐我好好照顧你,目的就是想讓你過的幸福、開心,這樣她才能安息,知道嗎1

沈惠美輕輕點頭,眼眶濕潤,打濕了姚澤的襯衣,想起母親臨終前還放心不下自己,沈惠美忍不住再次抽噎起來。

這時,天空再也忍受不住黑雲壓頂的壓力,雨水瞬間爆發,大雨在瞬間傾盆而下,幸虧姚澤看今天天『色』異常,出門前帶了雨傘,才不至於淋成落湯雞。

姚澤拿出傘,撐開時,兩人身上已經被打濕了個透涼,兩人的衣服皆是緊巴巴的貼在身體上。

沈惠美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襯衣,下身一條黑『色』的直筒裙,雨水打濕她的衣裳,白『色』的襯衣緊緊的貼在身上,裡面黑『色』的文胸極其清晰的顯『露』出來,下身裙子也是緊緊的貼在腿上和『臀』部上,雖然身子感覺難受,但是貼在身上的衣服卻透『露』出一股曖昧誘人的韻味。

沈惠美見雨勢太大,不便久留,不捨得朝著母親的墳頭看了幾眼,幽幽嘆了口氣后,點頭道:「下去把,等雨停了我再來看我媽。」

姚澤見沈惠美穿著高跟鞋,走山路不方便,而且下著大雨,就輕聲道:「我背你下去。」

沈惠美此時沉浸在失去母親的傷懷之中,急需要得到溫情的疼愛,聽姚澤這麼說,她也沒猶豫,輕輕點頭,姚澤微微躬腰,沈惠美便摟住姚澤的脖子,騎在了姚澤的背上,「我來打桑」她接過姚澤手裡的傘,讓姚澤騰出手來,摟住她的雙腿,讓她身子平衡。

「你小心點,地上很滑。」沈惠美將下巴抵在姚澤肩上,俏臉和姚澤的臉龐挨在一起,見地上雨水多,泥巴變稀,沈惠美聲音輕柔的在姚澤耳邊提醒他。官場之財色誘人401

「嗯,我看著呢。」姚澤笑著說了一聲,雙手緊緊的捧住沈惠美大腿的位置,小心翼翼的朝著山下走去。

很快,姚澤就發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兩人的身子被雨水淋濕,衣服緊緊的貼在上身,如同赤身**一般,而沈惠美此時又趴在姚澤背上,胸前兩團鼓鼓的緊緊的擠壓在姚澤背上,讓姚澤心神總是定不下來,總是感覺到兩團柔軟在自己背後蹭啊蹭的,又舒服有感覺煎熬難耐。

其實,沈惠美也發現了此時的尷尬,雖然兩人發生過好幾次親密的接觸,可是遇到這種事情難免還是感到有些羞澀,她想讓自己的胸口離姚澤的後背遠一些,可是見姚澤走的艱難,怕自己稍稍一動,姚澤腳下打滑,如果兩人就這麼朝著山下摔下去,恐怕是非死即傷……

姚澤為了轉移注意,便開口對沈慧敏問道:「今後有什麼打算,你也不可能一直呆在青城鎮吧,畢竟……畢竟你現在和張台長還是合法的夫妻關係……」

「我正在考慮這個事情。」沈惠美俏麗的臉龐上『露』出為難之『色』,半響才嘆氣的說道:「我想和他離婚,可是就怕他不同意,而且我也沒有和他離婚的正當理由……」

「我倒是有個辦法。」姚澤思索一下后,出聲說道。

「什麼辦法?」沈惠美俏麗離開姚澤的臉龐,朝著他看了一眼,問道。

姚澤走累了,微微停下腳步,說道:「你們電視台有個叫杜佳穎的女主播知道嗎?」

沈惠美愣愣的點頭,道:「以前在電台上班時和她公事過,長的很漂亮,她怎麼呢?」

姚澤解釋道:「她是我朋友,當初張台長對她有有那方面的想法……」

姚澤將當初的事情熬夜看書了,並將找人偷拍張台長私生活的照片以及在外面有小蜜的事情都一一和沈惠美說了出來。

沈惠美聽完,沉默了一下,語氣聽不出來什麼波動,只是對姚澤問道:「那些照片還在么?」

姚澤點了點頭,「都保留在那裡。」

「給我吧。」沈惠美說道。

姚澤知道沈惠美的用意答應一聲,然後繼續朝著山下走。

終於艱難的走下山坡,坐回了停在山下的越野車子,姚澤拍了拍身上的雨水,見沈惠美腿上的肉『色』絲襪全部濕透緊貼在腿上,就說道:「把襪子脫了吧,黏在身上很難受的。」

沈惠美輕輕嗯了一聲,也沒讓姚澤避開的意思,微微張開了套著絲襪的雙腿,將腳上的高跟鞋脫了下來,然後將手放進裙子里頗為難為情的將裙擺提了起來,『露』出裡面的褲襪,然後微微抬起屁股,將褲襪給扯了下去,脫下來后,扔在了一旁,見姚澤盯著看,沈惠美嫵媚的臉蛋上『露』出一抹緋紅。

「回去吧,我有些累了。」沈惠美這幾天忙於陳秀華的喪事幾乎沒有和過眼,此時心情稍稍緩和下來一些,自然覺得困的厲害。

姚澤點點頭,車子開回了鎮小學,去胳膊沈從文的房裡和沈從文打過招呼后,姚澤和沈惠美回了隔壁的平房,姚澤去裡面的小浴室給沈惠美調節好熱水,然後喊她進去洗澡,沈惠美慢慢吞吞的走了進去,臉上帶著羞意的問道:「你不會要和我一起洗吧?」

「你不願意嗎?」姚澤笑著問道。

沈惠美感動於姚澤這幾天為自己家裡的事情忙前忙后,而且剛才有淋了雨,不忍心他一直穿著濕透的衣服,輕輕咬了咬紅唇,她嬌聲道:「我不願意有什麼辦法,你這傢伙總是喜歡強迫……隨你吧……」

姚澤見沈惠美媚意橫生,心裡頓時咚咚加快了跳動,剛才在車裡看了沈惠美脫褲襪的場景就有些欲.火焚身,此時直感覺身子血『液』滾燙。官場之財色誘人401

姚澤朝著沈惠美打量幾眼,嘿嘿笑著道:「還是一起洗吧,方便、省事、而且節約水……」

沈惠美帶著媚意的瞪了姚澤一眼,也沒有再做羞澀狀,只是轉過身去,將自己裙子輕輕的褪了下去,襯衣也給解開了扣子,扔在了地上,誘人的身子上只穿了『性』感的黑『色』蕾絲內衣。

姚澤在沈慧美身後看的心裡起火,沈惠美知道背後有一雙火辣的眼睛盯著自己,於是快速的將自己的抹胸和內褲脫了下去,一隻手捂著下面隱秘.處,一隻胳膊緊緊的擋住胸前的兩座『乳』.峰,嬌柔的軀體展現在姚澤面前,頓時讓他感覺呼吸都變的急促起來,原本打濕的牛仔褲高高的撐起了一個大帳篷,極其明顯的展現在了沈惠美的眼前。

「看什麼看,要洗就快點脫衣服,不洗就出去,別擋著我洗澡。」沈惠美嗔怪的瞪了姚澤一眼,見到姚澤下面那硬邦邦的東西心裡頓時有些慌神。

姚澤悻悻的笑了笑,出聲道:「我脫,馬上就脫。」

姚澤三下五除二的將自己衣服扒光,下面釋放出來后,高高的抬起了頭顱,沈惠美瞧見姚澤那玩意,羞澀的低著頭不敢再抬起來,雖然和姚澤發生過最親密的接觸,可是從來沒有如此大膽的和他**相對。

「低著頭幹嗎?洗澡了。」姚澤笑眯眯的道。

沈惠美低頭羞澀的道:「你這傢伙有沒有點禮貌,別把你那醜陋的東西對著我……」

「哪裡醜陋了,我覺得聽好看的。」姚澤極其不要臉的打趣道。

沈惠美聽了,忍不樁噗』的一聲笑了出來,「真夠不要臉的。」她臉紅的抬起頭,偷偷朝著姚澤碩大的地方看了一眼,心裡一慌,趕緊走到浴頭處去洗澡。

「要不要我幫你搓背?」姚澤緊接著走了過去,笑眯眯的問道。

「不要1沈慧美嬌聲道:「自己顧好自己,我不需要你幫忙1

「好吧。」姚澤點了點頭,知道沈惠美其實心情並沒有好轉,也沒有故意要沾她便宜的意思,兩人各洗各的,洗完澡后,沈惠美和姚澤各自套著浴袍走了出去。

躺在柔軟的大床上,沈惠美輕輕吁了口氣,然後對躺在身邊的姚澤道:「這兩天你也累了,趕緊回吧。」說著話,她微微躬身,在姚澤側臉上親了一下,然後小鳥依人般的靠在姚澤懷裡,跳動了一下長長的睫『毛』,不多時呼吸就變的平穩起來,看來的確是太累,此時安恬的在姚澤懷裡熟熟的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