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百零三章『翁婿』對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三章『翁婿』對峙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討厭,把手拿來,我正開車了,非得來個車毀人亡才甘心?」唐敏微微加緊雙腿,嗔怪的瞪了姚澤一眼,倩麗的臉蛋上布滿了桃紅。

姚澤見唐敏未經人事,身子太過敏感,只是『摸』了『摸』大腿,身子就微微有些顫慄,車子開成了s形,姚澤怕真出了車禍,不敢再挑弄她,於是悻悻的將手縮了回去,乾笑兩聲,道:「你注意看路,我不欺負你了。」

「姚澤,待會去我家了好好表現,知道嗎1其實唐敏心裡也是有些緊張的,如果姚澤沒能表現的讓自己家人滿意,恐怕對於兩人今後的發展也是一種無形的阻礙,所以唐敏不得不涵蓄的提醒姚澤。

「怎麼才能算表現的好?」姚澤鬱悶的對唐敏問道,他雖然已經算是情場老手,和很多女人有著剪不斷的情緣,但是對於見家中還是從來沒嘗試過的,而且見的還是淮南省的常務副省長,這種一方大員的人物,在此時這種情況下見對方的家長,要說不緊張那絕對是騙人的。

「平時怎麼表現的,去我家了就怎麼表現,你可以本『色』出演,平時挺好的,除了女人方面一塌糊塗以外……」唐敏美眸幽怨的望著姚澤,鬱悶的道:「以前上學那會兒怎麼沒發現你這傢伙這麼好『色』,知道你是這種好『色』之徒,那時候就不該看上你。」官場之財色誘人403

姚澤笑著回應道:「逞還沒上賊船前可以退出的。」

「哼,我也想退出,可是已經上賊船了……」唐敏咬了咬唇,一副恨恨模樣的瞪著姚澤。

姚澤撇了撇嘴,朝著唐敏看了一眼,出聲道:「我又沒把你怎麼樣,怎麼就叫上賊船了?」

「思想齷齪的傢伙,我是說……我是說,我的心已經上了賊船,想要下去,除非把心挖出來。」唐敏惡狠狠的道:「我怎麼會愛上你這傢伙,真是要瘋了。」

「哈哈,我又什麼不好的?至於你這麼糾結1見唐敏俏臉『露』出一副鬱悶的模樣,姚澤不由得笑了起來。

「你哪裡好了?整天的招惹女人,這一點就可以把你判死刑,現如今的女孩子哪個不在意愛情的背叛,你倒好,身邊的女人倒是沒有減少,反而越來越多……」唐敏越說越氣憤,忍不住朝著姚澤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把,疼的姚澤齜牙咧嘴的叫喚。

「我這不是控制不住嗎。」姚澤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反正唐敏已經知道他身邊有不少女人,如今還能帶著他去見家長,說明這些事情其實還是有迴旋的餘地,姚澤不知道的是,唐敏其實只是在等姚澤,等他感情成熟了,知道什麼叫責任了,再陪他過細水長流的小日子。

「控制不住就可以胡『亂』來?」唐敏氣的又掐了姚澤一把,腳下的油門一下子踩到底,車速瞬間提了起來,如同飛馳一般,姚澤抓緊車把手,悻悻的笑著道:「別開這麼快,小心出事。」

唐敏不理姚澤,車速依然不減,姚澤理虧在先,心虛的將目光看向車外,不再招惹唐敏。

唐敏將車子開到了省委大院,通過荷槍實彈的守衛檢查后才放行進去,車子停到了家門口,唐敏才又氣哼哼的道:「等會兒你自己看著辦吧,如果不好好表現,看我……哼哼哼。」唐敏握了握拳頭,示意暴力對付。

姚澤苦笑的將唐敏的小白拳頭拍開,鬱悶的道:「敏,我記得你以前可是對我百依百順來著,咋現在就成小母老虎了?」

「誰讓你不聽話來著,我耐心用完了,以後不聽話就用武力解決。」唐敏俏麗的臉龐上帶著和煦的淺笑,「當然,如果乖乖聽話,我也是會有獎勵的哦。」

「呃?啥獎勵?」姚澤將目光朝著唐敏領口看了看,帶著一臉壞笑的問道。

「流氓德行。」唐敏紅著臉啐了姚澤一口,然後推開車門將腿邁了出去,囑咐的對姚澤說道:「待會兒見了我家人別緊張,就如同吃家常便飯一般就成了。」

姚澤不可置否的說道:「難道今天不是吃家常便飯嗎?」

見姚澤臉上帶著自信的微笑,唐敏嬌俏的笑著朝著姚澤豎起了大拇指,然後給了姚澤一個飛吻,咯咯嬌笑道:「待會看你的了哦,我爸這人可是老狐狸,不好對付呢。」

姚澤笑了笑,也從車裡走了出來,然後對唐敏問道:「你爸喜歡什麼?」

「咋滴,你要賄賂他?」唐敏笑著問道。

姚澤搖搖頭,出聲道:「投其所好嘛,知道他喜歡什麼,就可以朝著那個話題說埃」官場之財色誘人403

「嗯,這倒是。」唐敏點了點頭,突然有『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姚澤不明所以的問道:「你笑什麼?」

唐敏回答道:「只是突然想到一個問題,我和我爸在一起住了這麼多年,還真不知道他喜歡什麼。他這個人似乎很清心寡欲一般,對任何事物都看的很淡然,真不知道他有哪方面的喜好1

「男人嘛,都好女『色』1姚澤沒頭沒腦的說了這麼一句,卻遭到唐敏一頓狂掐胳膊。

兩人正在大鬧直接,一輛『勞斯萊斯古斯特』緩緩的停在了大門口,車門推開,一名帶著金絲眼鏡衣著正統的中年男人從車裡走了下來,「小敏,這就是你的男朋友么?」中年男人見姚澤兩人正相互取鬧,便笑著走了過去。

唐敏見二叔唐萬山看到自己和姚澤之間的親密動作,羞得俏臉一紅,吐了吐丁香瀉色』,悻悻的笑著道:「他就是姚澤。」

然後又對姚澤介紹道:「這是我二叔,唐萬山。」

唐萬山此時正在饒有興緻的打量姚澤,金絲眼鏡中有著一雙充滿睿智有神的眼睛,他朝著姚澤多看了幾眼,然後笑眯眯的點頭,姚澤趕緊迎了上去,伸出手臉上帶著和煦的笑意,不卑不亢的問候道:「唐叔叔,你好。」

「呵呵,姚澤1唐萬山笑了笑,然後和姚澤握在一起,說道:「你這個名字我可是耳熟的很啊,我家小敏可是經常提起他的姚澤哥哥……」

「二叔,你……」唐敏見姚澤帶著狡黠的目光看著自己,又羞又氣,俏臉臊的通紅,頓時氣得直跺腳,惡狠狠的對唐萬山道:「以後不理你了,哼1

「喲,你這小妮子還生氣了,難道我說的有錯嗎?」

「還說1唐敏佯怒的瞪著自己二叔。

唐萬山哈哈笑著擺手道:「好好好,我不說,我不說了總行了吧。」他拍了拍姚澤的肩膀,然後說道:「走,進去吧,進去了再聊。」

唐敏走在前面,將門打開,然後拉著姚澤,挽著他的胳膊朝屋裡走,唐萬山跟在後面,見唐敏的動作,苦笑的直搖頭,心想暗自想,這丫頭以前就經常提起這個姚澤,如今看來,這丫頭恐怕已經到了非姚澤不嫁的地步。

這種情況真是讓人擔憂啊,也不知是好是壞!

唐順義此時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報紙,聽見屋門口的動靜,他扭頭朝著幾人看了一眼,見女兒親密的挽著姚澤的手,眉『毛』微不可查的輕輕蹙了一下,而後便放下報紙,帶著笑意的站了起來,臉上沒多少表情,帶著公式化笑容的對姚澤道:「你就是農業廳的姚主任吧?」

唐順義沒有直接叫姚澤的名字,而是說出了官職職稱,其實就是故意給姚澤一個訊號,那就是你姚澤還沒有得到我的認可,咱們之間沒有什麼特殊關係,用稱呼表示上下級關係的意思是,吃這頓飯也只不過是家常便飯,並不是見家長……

姚澤在官場打磨幾年,對於事情的分析早已經不是當年的吳下阿蒙,有著自己判斷的一面,他自然能夠聽出唐順義話里的意思,對於唐順義的問話,他微笑的輕輕點頭,然後伸出手道:「唐省長您好,我是姚澤。」

「好好,年輕有違啊,真不錯1唐順義和姚澤握了一下,然後馬上分開,指著沙發道:「坐吧。」

唐敏也是聰明伶俐,剛才聽唐順義稱呼姚澤姚主任,感覺叫的這麼生分,而且還有故意遠離姚澤的意思,這讓唐敏很是不爽,偷偷對著唐順義翻了個白眼,表示自己心裡的不滿,然後撅著嬌艷的紅唇,拉著姚澤坐在自己身邊,對唐順義道:「爸,別叫什麼姚主任,多生分啊,你就直接叫他名字吧。」然後又看著姚澤,笑眯眯的道:「你也別叫我爸唐省長,直接喊唐叔叔,知道嗎。」

「還是喊唐省長吧,喊唐叔叔我就顯得有些高攀了。」姚澤對唐順義剛才給自己碰了個軟釘子心裡有些隔膜,這會兒就說出這種話來,小小的膈應了唐順義一把。

唐敏的二叔唐萬山,見這對『翁婿』才見面就刀光劍影,暗地廝殺一番,頓時覺得有些好笑,不過倒是更加好看姚澤起來,年紀輕輕,面對自己大哥這般權勢的男人,還能做到不卑不亢且小小的反擊他一把,倒確實有些意思。官場之財色誘人403

唐萬山不認為姚澤這種行為是不知天高地厚,意氣用事,能在二十多歲做到處級幹部,自然有他優於別人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