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百零五章安全措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五章安全措施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眾人圍坐在飯桌上,唐敏尋到姚澤旁邊坐下,王姜紅坐在唐順義旁邊,目光一直盯著姚澤身上,邊看還邊抿嘴笑著點頭,姚澤被看的有些尷尬,輕輕咳嗽一聲,唐敏就紅著臉,嗔怪的叫了聲『媽』。

王姜紅笑了笑,出聲說道:「吃飯、吃飯,小澤啊,到這裡就和家裡一樣,別放不開,你唐叔叔沾不得酒,讓二叔陪你喝點。」說著話,她起身去酒櫃拿了瓶就過來,唐敏趕緊起身道:「媽,我來開吧。」

她接過王姜紅手裡的酒,然後打開,先給二叔唐萬山倒了滿滿一杯,然後又走到姚澤旁邊,輕聲問道:「你要喝多少?」

唐萬山聽了唐抿的話,頓時就不幹了,一副責怪模樣的道:「丫頭有你這樣的嗎?給你叔叔倒得滿滿的,男朋友就隨意?你這麼厚此薄彼叔叔可要生氣了。」

唐敏俏臉紅了紅,嗔怪的道:「姚澤酒量不好嘛,你作為長輩,不能讓著點嗎。」官場之財色誘人405

「那可不行。」唐萬山擺手,道:「酒桌上沒有輩分之分,把姚澤也給倒滿。」

姚澤笑了笑,道:「成,給我倒滿吧,不能不給唐叔叔面子,就是酒量不好也得把唐叔叔陪好了。」

唐敏嬌滴滴的瞪了唐萬山一眼,然後將姚澤酒杯給倒滿,唐萬山哈哈笑著叫了聲好,道:「不錯,你小子『性』子我喜歡,男人嘛,沒必要裝,放豁達點,要喝酒就喝個痛快,要麼就別喝。」

唐敏晃了晃手裡的杯子,笑眯眯的對唐順義道:「爸,你要不要來點啊?」

「我雖然想喝,但是還是算了吧,你二叔陪姚澤就行了。」唐順義苦笑的道:「我這病啊,這輩子恐怕都不能沾酒了。」

王姜紅在一旁瞪了唐敏一眼,一副責怪語氣的道:「死丫頭,連你爸爸都戲弄,小心我揍你。」

唐敏嬌俏的吐了吐丁香小舌,坐回到姚澤身邊,然後拿起筷子給姚澤夾菜,儘是往姚澤碗里夾大魚大肉,姚澤尷尬的輕輕碰了唐敏腰身一下,低聲道:「夠了,別讓你爸媽看笑話。」

「沒事。」唐敏抿嘴笑道:「你要喝酒,先多吃點填一下肚子。」

「小兩口真是恩愛。」唐萬山笑眯眯的打趣道。

「吃你的菜吧。」唐敏紅著臉往唐萬山碗里夾了一塊雞肉,然後說道:「整個公司都交給我一個人打理,你想累死我埃」

唐萬山接過唐敏夾的雞肉,笑著道:「我沒有子女,你是我的唯一繼承人,我不交給你打理交給誰,要不你勸勸姚澤,讓他棄政從商怎麼樣?」

「得了吧,姚澤志向遠大,才不會經商呢。」

唐萬山不滿的瞪了唐敏一眼,「怎麼的?瞧不起商人,就叔叔那上市公司,那勢力,就是省長見了我也得客客氣氣的,做商人有什麼不好,花不完的錢,想要權利,錢也能搞定。」

「別給孩子們灌輸這種思想。」唐順義笑了笑,說道:「姚澤在政壇上有大好的前途,你就別坑他去你那裡了。」

「哈哈哈,我就是那麼隨口一提,姚澤也不一定適合商途,公司交給小敏一個人打理我很放心,這大半年不是管理的很好嘛,井井有條的,再過一兩年我就可以徹底放手,到時候去全世界各地玩上一圈,來姚澤,咱爺倆走上一個。」唐萬山將杯子舉了起來,和姚澤碰杯,然後抿了口酒,砸吧著嘴巴,嘆息道:「我這輩子過的很自在,唯一的遺憾就是膝下無子埃」

「二叔,你又來了,我不是說了嘛,等你老了我給你養老,和孝敬爸媽一樣孝敬您。」唐敏見唐萬山觸景生情,趕緊安慰道。

唐萬山眼眶微微有些濕潤,含笑的點了點頭,道:「好好好。等我老的走不動了就指望我們小敏伺候我。」

「來,姚澤我們繼續喝。」兩人有碰了一杯。

王姜紅這時候就對姚澤問道:「小澤,你家裡是做什麼的,現在家庭是什麼情況?」官場之財色誘人405

「媽,你查戶口呢。」唐敏不悅的望著母親。

「你這丫頭,我問問小澤有什麼不對了,瞧你給護的。」

姚澤笑著道:「沒事,阿姨,我家裡也是做生意的,我爸在江平也有一家上市公司,不過比唐二叔的規模要校」姚澤抿了口酒,繼續道:「我母親在前幾年去世了,現在家裡就我爸還有我姐。」

「哦。」王姜紅點了點頭,對於姚澤家庭情況也還滿意,覺得姚澤配得上自家女兒,看了看挨著坐在一起的姚澤和唐敏,王姜紅就覺得兩人完全就是金童玉女的形象嘛。

一頓飯吃下來,基本上都是三位長輩提問姚澤回答,唐順義由於不喝酒所以提前離開餐桌去了書房,唐敏和王姜紅吃好了就去客廳看電視,餐桌上就只剩下唐萬山和姚澤兩人還在喝著酒。

這時候的唐萬山顯然已有幾分醉意,說話有些捲舌頭,「小澤……我這輩子命苦啊,二十年前一場車禍要了我妻子的命不說,連我……連我也沒有了生育的能力,你說……你說老頭怎麼能這麼對我,這對男人來說,對殘忍啊1唐萬山喝的多了,心裡的心酸滾滾上涌,有種不吐不快的感覺,便忍不住把自己二十年前的悲慘遭遇將給姚澤聽……

大概情況就是,唐萬山二十年前帶著結婚不到半年的妻子回娘家時,在途中遭到了車禍,妻子當場死亡,當時還懷著身孕,而唐萬山也是在那場車禍中受了重傷,後來檢查出以後再也不能生育,落下了永久的病根,一直這麼多年過去,唐萬山一直耿耿於懷,當初如果小心一點開車,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就不會赴了黃泉……

後來冷靜下來,唐萬山覺得這場車禍似乎沒那麼簡單,他感覺是有人故意為之,高速公路那麼的寬廣,那輛大貨車分明就是奔著他車子撞去的,這麼多年來唐萬山一直在找尋證據,卻怎麼也發現不了蜘絲馬跡。

而開那個大貨車的司機也是在半道上棄車而逃,最後不知蹤跡……

唐萬山心情很沉重,所以喝起酒來就沒什麼顧忌,不多時就喝爬在了桌子上,表情極其難受,嘴裡不停的說著對不起……

王姜紅和唐敏見唐萬山喝高了,兩人就架著他把他帶到客房休息,出來后,王姜紅收拾碗筷,唐敏要幫忙,王姜紅就說道:「你別『插』手,我來就成了,你去陪姚澤聊天,他如果想睡覺你就讓她去你房間躺一會兒。」

王姜紅本想說讓姚澤去客房休息,可是客房被二叔給佔用了,也不好讓姚澤和唐萬山擠一個床,而且也不知道女兒和姚澤發展到了那一步,這樣說,反而倒是可以探一探兩人到底有沒有發展到最後一步。

「媽,你說什麼呢。」唐敏俏臉一紅,嗔怪的道:「怎麼能讓他一個大男人進我的房間。」

「不就是佔用一下你的床嗎,有什麼問題?」她笑了笑,有些無良的湊到唐敏耳邊問道:「你們沒有突破最後一層關係吧?」

「媽1唐敏俏臉紅到了耳後根,血紅血紅的臉蛋給唐敏平添了幾分嫵媚誘人的韻味,「你就這麼希望你女兒……」唐敏說道這裡說不下去了,惡狠狠的道:「你都這麼說了,那我把姚澤帶我房間去,哼1

王姜紅才不吃唐敏那一套,笑眯眯的道:「去吧,老媽相信你的能力。」

「不過,小敏……一定要做好安全措施,未婚先孕可是非常丟人的,你可千萬在這方面注意點。」

唐敏剛剛轉身準備去客廳讓姚澤到她房間休息,聽到母親後面的提醒,一個蹌踉,差點沒驚詫的摔翻地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