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百零六章天生媚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六章天生媚骨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酒喝的有些多,腦袋有些犯暈,此時正坐在沙發上捧著茶水,邊喝茶邊時不時的把目光看向餐廳那邊的唐敏,唐敏被王姜紅鬧了個臉紅后,走到客廳,本要喊姚澤去她房間,不想這是唐順義推開書房的門走了出來,然後望著姚澤問道:「喝多了沒,如果頭腦還清醒來舒服我們再聊聊……」

這時,收拾完碗筷從廚房出來的王姜紅聽見,就皺著眉頭對唐順義不悅的道:「老唐你怎麼回事,姚澤喝了那麼多酒,還談什麼談,有什麼事情等酒清醒了再說,讓人家孩子單獨待會兒。」她又把目光看向唐敏說道:「別理你爸,聽我的,把姚澤照顧好……」

姚澤倒是有些尷尬,一個是『岳父』一個是『岳母』一個要讓去書房,一個不許去書房,聽誰的呢?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姚澤頓時沒了轍。

還是王姜紅心思縝密,趕緊走到書房門口,把唐順義推了進去,自己也跟著走了進去,然後扭頭笑眯眯的道:「你們趕緊回房間去吧……」

唐敏被王姜紅那滿含深意的笑容惹得又是一陣臉紅,心裡誹謗道:「什麼媽啊,巴不得自己女兒早點獻身似的1官場之財色誘人406

唐敏咬著牙狠狠的瞪了一眼她那個無良的媽后,悻悻的道:「你有沒有喝多啊?」

姚澤笑眯眯的擺手道:「沒事,就是腦袋稍稍有些犯暈,過一會兒就好了。」

唐敏咬了咬貝齒,紅著俏臉道:「你去我房間休息一下吧,客房被我二叔睡了,沒多餘的地方……」後面的話是解釋給姚澤聽,不想讓姚澤想歪。

姚澤望著唐敏,問道:「去你房間方便嗎?」

「不方便你就不去了?」唐敏了解姚澤喜歡耍無賴的個『性』,見姚澤這麼問,頓時就撇嘴不屑的道。

「我就隨便問問,方便就去,不方便的話……」姚澤曖昧的笑了笑:「不方便的話就更得去了,我想去你房間看看有什麼不方便的。」

「……「

唐敏翻了個白眼,頓時對姚澤無言……

見唐敏的父母進了書房,姚澤便『露』出了厚臉皮的『性』子,調戲起了唐敏,「我們之間的關係還有什麼需要避諱的,走,帶我去看看唐大小姐的閨房」姚澤說著話放下茶杯,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然後笑眯眯的握著唐敏的手,讓唐敏帶他去房間。

「無賴1唐敏一臉嬌嗔的掐了姚澤一把,也沒有說不,紅著臉領著姚澤去了她的房間。

唐敏的房間裝修的簡單、時尚,統一的白『色』調,看上去大氣開闊,姚澤跟在唐敏身後進屋后,將房門輕輕帶上,然後盯著她那張柔軟的席夢思大床,笑眯眯的道:「好大的床啊,我們兩個人睡綽綽有餘了。」

唐敏掙脫開姚澤的手,紅著俏臉羞澀道:「誰要和你睡了,別做夢了。」

姚澤喝了不少酒,此時又和唐敏單獨待在一起,曖昧叢生,心裡難免有些旖旎,就抓住唐敏雪白的玉臂,笑眯眯的道:「敏,你當初不是要對我獻身來著嘛?撐著現在這麼好的時機,又有現成的床,要不咱們就把這事給辦了如何?」

唐敏怕姚澤很的酒後把自己強行給那啥了,嚇的趕緊將手縮了回去,退後了兩步,離姚澤遠了些才笑眯眯的搖頭道:「不行,我的第一次要留給結婚的時候再獻給你1

「那還不得等很久?」姚澤苦著臉道。

唐敏不悅的瞪著眼睛,嬌聲道:「你打算讓我等多久?打算一直拖著,還是壓根沒打算要娶我?」

「哪裡話,我是那種人嘛1姚澤笑眯眯的拉著唐敏的胳膊,讓她坐在床邊,自己又挨著她坐下,陪著笑的說道:「我著不是有些著急嘛,誰讓你長這麼漂亮,身材這麼誘人,我們又單獨在一起,不想入非非那還是男人嗎1說著話,他右手穿過唐敏的後背,輕輕將手放在了唐敏的腰側,將唐敏往自己懷裡攏了攏,唐敏順勢靠在姚澤懷裡,將俏臉貼在了姚澤的胸口,青春漂亮的臉蛋帶著一抹緋紅的羞意。

「別著急,等新婚那晚,我一定好好伺候你。」唐敏聲音軟軟糯糯的,有說著如此讓人聯想的話語,姚澤頓時腦袋不受控制的想到一些火熱曖昧的場景,心跳不由得加快了跳動,渾身就如同被熱水煮沸了一般,全身的血『液』都是滾燙的,而下身,也是毫無徵兆的高高的將襠部的西褲頂了起來。

唐敏靠在姚澤懷裡,瞧見姚澤下身的異狀,直感覺俏臉滾燙燙的,那碩大的突起讓唐敏心裡有些心慌意『亂』,身子跟著癱軟下去,感覺連從鼻子中呼出的熱氣都是燙的,未經人事總想著偷吃禁果,唐敏對那方面的事情也是有著好奇心的。官場之財色誘人406

偶然的一次看見電影中男女歡愛的場面,看著男女主角那麼暢快淋漓的享受著床弟之事,而且看女主角『迷』『亂』的表情,**般的叫聲,似乎很舒服,唐敏就忍不住幻想起和姚澤歡愛的場面,此刻見到姚澤下面的碩大,想起以前看過的情愛電影,唐敏只感覺呼吸都跟著困難起來,雙腿間竟然感覺到一絲清涼流出……

「唔……」唐敏緊緊的夾住雙腿,不想讓姚澤發覺她身子的敏感,和下身的異樣流出。

唐敏穿著一條素白『色』的連衣短裙,坐在床邊,短裙微微向上撩起,『露』出雪白雪白的修長大腿,一雙黑『色』精緻的高跟鞋中,十顆豆蔻般可愛的腳趾頭上塗有淺粉『色』的指甲油,倒是給唐敏整體的氣質平添了一絲誘『惑』的味道。

姚澤因為唐敏剛才誘人的話而激動,唐敏因為姚澤下身的反應和聯想起以前偶然看過的激情片而動情,兩人緊緊的相擁在一起,姚澤輕輕嗅了嗅唐敏秀髮上的玫瑰清香,然後撥開她耳畔的秀髮,湊上去在她玉潔的耳邊輕輕親吻了一下,並附帶著吹了一口熱氣進去。

唐敏本來就極其敏感,又被姚澤如此挑逗,頓時就感覺身子有些哆嗉起來,心裡有種心癢難耐的感覺,「流氓……你別挑逗我……我現在不想和你……呀1

唐敏有些哆嗉的想要拒絕姚澤,卻突然感覺到,自己從未被別人『摸』過的胸部此時被姚澤握在了手裡,而且還很不老實的輕輕『揉』動著,把玩著……

被姚澤握住了胸部,唐敏感覺身子周身一陣酥麻,頓時壓制不住的嬌哼出聲,聲音從喉嚨中慢慢溢出,帶著嫵媚的甜膩,再配上酡紅的俏臉,『迷』離的小表情,姚澤竟然看的有些痴『迷』,被唐敏的媚意所折服的感覺。

姚澤心裡吃驚,難道唐敏就是傳說中的天生媚骨?

平時的唐敏是那麼的端莊、正派,在公司的時候做事果斷,一絲不苟,而此時被姚澤調撥之後,竟然媚意橫生,和平時在人前的形象大不相同。

姚澤發現唐敏的特質后,竟然變的興奮不已,人前貴『婦』床上『盪』『婦』,並不一定只適合情人,以唐敏對姚澤的愛,以後娶了唐敏做妻子,又有如此媚功,夫妻一定會過的很有情調,姚澤心裡想想都樂開了花。

「敏。」姚澤輕輕喚了一聲。

「嗯?唐敏微微抬頭,用帶著『迷』離的美眸望著姚澤,誘人的紅唇微微親啟,一張一合極其誘人。

「和我接吻。」姚澤輕聲道。

唐敏的貝齒咬了咬紅唇,眼眸泛春,帶著羞意的撅起紅唇,朝著姚澤嘴巴上湊去,兩人的嘴唇緊緊貼在一起,姚澤立馬感受道了唐敏柔軟香唇上帶來的濕潤感和淡淡的芳香。

他忍不住捧起了唐敏的俏臉,將舌頭鑽進了唐敏的嘴巴。

「嗚嗚……」唐敏從來沒有嘗試過舌吻,頓時感覺有些彆扭,微微蹙起了好看的柳眉,皺了皺挺拔可愛的鼻子,慢慢的適應著姚澤強行進入的舌頭。

很快唐敏就進入佳境,兩條舌頭相互纏繞著驅趕著,攝取著彼此的水分,火熱的親吻一陣子,唐敏感覺呼吸有些苦難才離開姚澤的嘴巴,嬌.喘兮兮的低著頭,帶著無限羞意的不敢看姚澤。

「這種感覺是不是很美妙。」姚澤也是有些呼吸不順暢,他伸手『摸』了『摸』唐敏光滑白嫩的大腿,帶著輕佻的語調問道。

唐敏帶著羞澀語氣的回應道:「感覺怪怪的,不過……不過好像很喜歡這種感覺……」唐敏說到最後一句時,聲音如蟲鳴嗡叫般小聲,俏臉一直紅到了耳後根子。

「既然喜歡,要不咱們……」姚澤話還沒說完,唐敏趕緊打斷道:「不行,我說了,只能等到新婚那天給你,我太了解男人了,越是容易得到的,越是不懂得珍惜,我現在才不會把自己交給你。」

姚澤苦悶的哀鳴道:「你從那裡學來的這些歪理邪說,是不是看那個香港感情專家寫的東西了?」

「嗯,你怎麼知道?我就是從她書中知道的這個真理1唐敏得意的說道。官場之財色誘人406

「我呸1姚澤極其氣憤的道:「什麼狗屁真理,完全就是胡說八道,她自己都沒有真正的體驗過愛情,有怎麼會知道那麼多,還不是想當然的胡說一通,騙你們這些情商低下的傻子1

「你才是傻子1唐敏嬌哼哼朝著姚澤腰身掐了一把,然後抿嘴帶著狡黠的道:「不管她說的對不對,反正我下定決心了,不到結婚不會把自己交給你!你現在趁早死了打我注意的齷齪心思。」

姚澤感覺自己苦『逼』的快要流淚了,此時被挑弄的不上不下卻又不能得到,這是一種煎熬,就如同蹲在茅坑裡大號,剛剛要出恭的時候,又給硬生生的縮了回去,那種感覺是多麼的讓人有想哭的衝動,他心裡不由得埋怨起那位香港的愛情女作家,因為一些情感言論而影響了不少女孩子對愛情的看法,從而影響了唐敏,又壞了自己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