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百零八章風情『楚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八章風情『楚楚』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看完投票,養著好的習慣哦。)

雖然在低頭吃面,但是陳媛媛依然能夠感受到姚澤火辣辣的目光,她抬起頭,恰好看到姚澤的目光掉進自己領口裡,她也沒要遮擋的意思,只是沒好氣的道:「能不能有點出息?看了能多長塊肉?」

姚澤尷尬的咳嗽一聲,目光從那白嫩如膠的『乳』溝中拔了出來,笑著坐到陳媛媛身邊,點上了一支煙,然後出聲說道:「肉肯定是長不了的,不過可以飽飽眼福嘛。」

「德行。」陳媛媛抿嘴笑了笑,將筷子放下,饒有興緻對姚澤問道:「喂,剛才那個女孩子是你女朋友?」官場之財色誘人408

「嗯。」姚澤心不在焉的點頭。

陳媛媛笑著繼續問道:「她吃醋了?」

姚澤翹著二郎腿,抽了口煙后,搖了搖頭,不確定的道:「應該沒有。」

「你太不了解女人了。」陳媛媛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道:「女孩子最喜歡吃愛人的醋了,而且我這麼晚了出現在你家裡,如果她能不生氣,只能說明她根本不愛你,或者心胸太開闊了。」

「你和我說這些是什麼用心?這些不都是你害的1姚澤沒好氣的瞪了陳媛媛一眼,眼神如果能強『奸』一個人,姚澤已經惡狠狠的將她給強『奸』了。

「我沒有惡意的。」陳媛媛嫵媚動人的臉龐帶著勾人心弦的笑意,她抿了抿誘人的紅唇,輕聲道:「只是給你提個醒,記得好好哄哄女朋友,她一定會吃醋的。」

「這些不用你『操』心。」姚澤望著陳媛媛道:「你小情人什麼時候回來?」

「還需要一段時間。」

姚澤點了點頭,突然笑了起來,狡黠的道:「天天住在一起,你不怕日久深情后愛上我?」

「放心好了,這種情況是絕對不可能的。」陳媛媛自信滿滿的。

姚澤就接著道:「世界上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事情,而且面對我這麼優秀的男人,時間久了幾個女人能不動心1

「我倒是發現,和你接觸就了,你缺點都給暴『露』出來了,好『色』、猥瑣、厚臉皮,以前不熟的時候,看你斯斯文文的,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看來表裡不一就是說的你這種1陳媛媛朝著姚澤『露』出一個鄙視的顏『色』,接著道:「想知道我為什麼有信心說絕對不會和你日久生情?」

見姚澤搖頭,陳媛媛笑靨如花的道:「你可以試想一下,你和一個大老爺們待在一起,能夠日久生情嗎?」

「……」姚澤無奈的搖頭,惡狠狠的道:「我一定會讓你愛上男人,還記得我的話嗎,我會讓你成為我的愛奴1

「去死1陳媛媛一下子將抱枕砸到姚澤頭上,然後咯咯笑道:「別做夢了,姐姐絕對不會對男人感興趣的,謝謝你的面,味道不錯,姐困了,不陪你胡扯了。」陳媛媛慌忙起身,每次聽姚澤說要把自己調教成愛奴,陳媛媛心裡總是會慌神,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她不認為姚澤這是認真的話,但是自己在心虛什麼?

說來說去,還是怪自己不該給姚澤灌輸這種邪惡的思想……

……

姚澤回到自己的室后,將燈打開,房門反鎖上,然後拿出了上次在江平車站接柳嫣時,得到的一個數碼相機。

姚澤看過裡面的內容,全是江平市組織部部長郭義達和他情『婦』床上的艷照,姚澤對郭家父子早就恨的牙痒痒,這次得到了這些證據,只需要一個好的時機就能徹底將郭義達徹底扳倒,而他兒子郭濤,這個威『逼』自己初戀女友胡靜的混蛋,姚澤也會慢慢的折磨他,讓他痛不欲生。官場之財色誘人408

算算時間,胡靜在國外的學習時間差不多一年多了,再過半年就該回國,到時候郭家父子應該已經是階下囚了……

……

趁著雙休,姚澤回了一趟江平市,主要目的就是將裝著郭義達艷照的數碼相機將給沈江銘。

回到江平市,姚澤第一時間聯繫了沈江銘,恰好今天晚上他在家裡,讓姚澤直接過去。

姚澤又開車子去了沈江銘居住的小區,將車子停好,因為上次沈江銘病了,姚澤沒能見上一面,就拎了兩條好煙上去。

姚澤走到門口,輕輕敲了敲房門,裡面傳出宋楚楚嬌柔甜膩的聲音,她知道姚澤晚上要來,所以特意做了不少姚澤喜歡吃的菜。

聽到敲門聲,宋楚楚不知為何心裡有些緊張,可能是太久沒有見到姚澤,心裡有些思念,再者,她發現自己對姚澤的感情越來越複雜,複雜的有時候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稍稍整理了額頭的劉海,然後脫下了圍裙,才小跑的過去開門。

將門打開,瞧見門口高高帥帥的姚澤,臉上帶著和煦的微笑,宋楚楚心裡暖暖的,抿嘴笑道:「等你吃飯呢,快進來。」

宋楚楚因為知道姚晚上要過來,竟然鬼使神差的給自己打扮了一下,畫了淡淡的妝容,原本每天在家裡是穿著睡衣睡褲的,知道姚澤要來,還特意的將睡睡褲換了下來,穿了一件淺灰『色』的連衣短裙,裙子腰身處還有一條束身的漂亮腰帶,裙子的裙擺還算適中,齊大腿處,不算太短而顯得放.『盪』,也不會很長顯得保守,剛好恰到好處,渾身山下散發著美艷嬌『婦』的韻味。

姚澤將宋楚楚打量一番后,稱讚的說道:「楚楚姐真是越來越漂亮了。」

一直都知道姚澤在自己面前喜歡花花嘴,宋楚楚習以為常,只是溫柔的笑了笑,然後抿嘴道:「就你嘴甜,快別站在門口,進來。」宋楚楚別開身子,讓姚澤進去,讓后將房門關上,給姚澤招來拖鞋換上。

聽到動靜的沈江銘從書房走了出來,瞧見姚澤他爽朗的笑了笑,看來身子好多了,他招呼姚澤到沙發上坐,姚澤將好煙放在茶几上,沈江銘就笑著道:「來了就來了,還帶什麼東西,真是俗不可耐。」

姚澤悻悻笑道:「這不,上次您病了,沒機會看您嗎。」

宋楚楚給兩人倒上茶水,然後笑眯眯的道:「你們爺倆先聊會兒,我煲好湯就可以開飯了。」

宋楚楚進廚房后,姚澤遞給沈江銘一支煙,然後直入主題道:「沈叔叔,這次回江平來,主要是要給你一樣重要的東西。」

沈江銘見姚澤如此嚴肅,也不大意,正『色』的問道:「什麼東西?」

姚澤從公文包里拿出『迷』你的數碼相機,然後將它打開,遞給了沈江銘,沈江銘疑『惑』的接過,湊到鏡頭前面看了看,越看臉『色』越發的凝重起來。

「這相機你是從哪裡來的?」沈江銘看完后,小心的將相機放到一旁,然後疑『惑』的對姚澤問道。

姚澤將上次到車站接柳嫣,然後有人過來送相機的事情前前後後的說給了沈江銘聽,沈江銘聽完后,微微皺起了眉頭,疑『惑』的道:「如果說這個送相機的人和郭義達有仇,那麼他為什麼會將相機送給你,而不是直接送到紀檢委?」

「他的目的只是為了扳倒郭一達?」沈江銘實在是不明白此人的動機。

他將目光轉向姚澤,問道:「你有沒有什麼線索,或者說是,有沒有想到什麼可疑的人?」

姚澤搖了搖頭,道:「江平官場上的人我幾乎沒幾個認識的,也沒和江平的官員打過什麼交道,按說這東西不該交給我,可是為什麼那人片片交給我呢?這一點我也想不明白。」姚澤這些話剛剛說完,突然想到什麼,突然提到了些音調,道:「對了,我好想想到一點線索。」官場之財色誘人408

姚澤當即將以前和郭義達兒子之間的仇怨和沈江銘說了出來,然後分析的說道:「我估計,這個送相機的人一定是知道我和郭義達兒子之間的恩怨,所以想接我之手收拾掉郭義達。」

「嗯。」陳江銘贊同的點頭,道:「這個可能『性』極其大,他如果不是知道你和郭義達之間的恩怨,萬萬不會將東西交給你。」

姚澤接著道:「這樣說來,這個送相機的人一定和郭義達極其熟悉,甚至是熟悉到知道郭義達的一些私事……」

「會不會是他秘書,或者什麼人?」姚澤疑『惑』的猜測。

沈江銘沉『吟』一下,頓了頓,才出聲說道:「不是沒有可能,不過,現在可以肯定的是,這個送相機的人肯定是想搞垮郭義達,至於到底是誰,沒有證據也不好猜測。」

想通這些后,沈江銘微微一笑,拍了拍相機,對姚澤道:「東西放在我這裡,你和他們郭家的恩怨,我會在一個恰當的時機,給你一個完美的交待。」

沈江銘的意思很明顯,他會用這份東西整垮郭義達,不過此時還不是時機,能夠除掉郭義達對沈江銘來說也是有巨大的好處,郭義達一直都是書記張愛民的左膀右臂,如果斬斷了張愛民的一隻臂膀,那麼在常委會上,沈江銘的優勢將更加顯著……

得到這份證據,沈江銘顯得極其高興,晚上不由得讓姚澤幾杯,他身體本來就不是很好,而且酒量一直平平,喝了酒後,就感覺身子發軟,一陣陣困意襲來,就讓宋楚楚招呼姚澤,他去了客房睡覺

見宋楚楚在收拾碗筷,姚澤要幫忙,宋楚楚就笑著道:「你別動,這些不是你們男人乾的活,你先去客廳喝茶,待會兒收拾好了出來陪你。」

姚澤拗不過宋楚楚,就笑著點頭,閑來無事跑到沈江銘熬夜看書,翻到厚黑學,要抱著它坐在椅子上,津津有味的看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宋楚楚收拾完碗筷,在客廳沒看到姚澤,就來書房,見姚澤抱著書看的認真,就抿嘴笑道:「別看了,出來陪我喝茶。」

姚澤看的入神,聽到宋楚楚甜膩的聲音,微微抬頭,見她嫵媚動人的風情,一時間竟然有些愣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