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百二十八章刺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二十八章刺殺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楊穎?」姚澤拿著手裡的小紙條,上面寫著小空姐的名字和手機號碼,那小空姐楊穎必須在飛機降落前將她負責的機艙收拾乾淨,所以沒敢多耽擱,又給姚澤道了個歉,才急急忙忙的走開,姚澤望著她倩麗的身影笑了笑,走回了自己座位。

飛機降落到香港國際機場,剛下飛機,姚澤沒想到香港方面會如此重視自己等人的到來,派了專車,將車子開到了機場內部來接機。

兩輛賓士轎車停靠在一旁,前來接機的中年男子介紹自己是政務司司長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名叫張齊輝,他熱情的和眾人握手后,對周大志笑道:「周廳長,我們已經給大家安排好了酒店,大家舟車勞頓,先去酒店休息一下,晚上給大家安排了晚宴,到時候我回來接大家。」

周大志含笑點頭,道:「有勞了。希望可以儘快安排我和你們政務司司長見面。」

張齊輝頗為為難的笑了笑,道:「這兩天恐怕還不行,我們司長出國了,估計還需要三兩天才能回來。」

周大志心裡有些不悅,臉上卻笑著道:「無礙,我們等兩天就是了。」

眾人被帶到了『艾斯大酒店』,開了五間房,周大志和姚澤作為領導,單獨開了一件,李陸菲是七人中唯一的一名女性自然也是一人單獨,剩餘兩間客房便有發展計劃處的四人兩兩一間入祝

將住的地方安排好之後,張齊輝看了看腕錶抱歉的對周大志道:「我現在還有些事情急著去處理一下,等晚上我來為你們接風洗塵。」

周大志笑道:「你去忙吧,不用管我們。」

張齊輝笑道:「你們都是貴客,我可不敢怠慢,今天事情都湊到一起,真是抱歉了。」張齊輝又告罪幾句才急急忙忙的離開。

眾人拖著行李想各自去了各自的房間,周大志與姚澤的房間只有一牆只隔,走到門口,周大志將房門打開,然後對姚澤道:「休息一下,大概五點的是時候我們一起開個簡短的會議,把這幾天的任務先給分佈一下。」

姚澤打趣的笑道:「這幾天政務司不是放假了嗎,人家休息,我們剛來香港正好也逛上幾天,我還沒來過香港呢。正好可以見識見識。」

周大志笑罵道:「胡鬧,那哪能行,讓別人知道,我們來了這邊就是大吃大喝大玩,那得多損咱們淮源市領導幹部的形象,面子工程還是要做滴,這幾天他們如果沒有安排我們,那我們就先放鬆幾天,出去看看景點,我這也是頭一遭來香港。」

姚澤知道周大志為人還算直爽,所以也沒多少彎彎扭扭的意思,笑著道:「你這麼大個廳長,竟然沒來過香港,太匪夷所思了吧?」

「你少膈應我,沒來過香港和官職有什麼關係。」周大志道:「我們這些農業廳的幹部最長跑的地方就是農村山溝,體察民情,視察莊家的收成情況,得了,不和你扯了,坐了這麼長時間的飛機,趕緊休息一下。」

……

秦海心被李明海的電話給約了出來,原本她是不打算見李明海,但是身邊一直有個人纏著也不是辦法,她打算說些狠話,讓李明海回江平市去。

還是在上次見面的那間咖啡館,李明海滿腹愁容的坐在那裡,望著桌上的一杯咖啡,湯勺輕輕的攪拌著,心裡和這咖啡一樣,是苦澀的。

自打知道秦海心懷孕的消息后,李明海如同丟了魂一般,這些年,李明海一直愛著秦海心,因為兩人名譽上的兄妹關係,使得他一直都是有愛難言,而且秦海心從來也沒有對他產生過一絲好感,如果沒有發生幾年前的那次喝多了酒,差點強佔秦海心的事情,也許她對自己的態度還能好些,現在一切都成為了泡影。

李明海雖然一直愛著秦海心但是心裡並沒有勉強的意思,他知道這輩子跟秦海心是沒什麼希望的,可是這並不阻礙他愛秦海心,默默的去愛,他覺得更偉大,他可以接受秦海心對他冷淡,不理不睬,可是他接受不了秦海心糊裡糊塗懷孕的事情。

李明海思想極其混亂,低著頭想心事,秦海心站在他跟前他都未曾發現。

「不是說了讓你回江平市嗎,為什麼還不走?」秦海心在李明海對面坐下,聲音有些不悅的說道。

李明海微微回神,抬頭看了秦海心一眼,有些怨氣的道:「我想知道你為什麼又反悔了,不是說好了,不嫁給於凌風嗎?」

「我說過不嫁給於凌風了嗎?」秦海心向服務員點了杯白開水。

李明海嘆息的道:「可是你猶豫了,你動心了。」

「那也代表不了什麼吧,你是不是管的太寬了點?我的婚姻我自己做主,不需要你來說三道四。」秦海心端起杯子,喝了口熱水,感覺小腹舒服了些,又繼續道:「趕緊回江平去吧,別在這裡瞎耽擱時間了。」

李明海情緒明顯有些激動起來,他一臉惱怒的望著秦海心,咬牙,一字一句的道:「是—不—是——因—為—你—肚—子—里—的—孩—子?」

秦海心聽了李明海的話,臉色一變,接著嫵媚動人的俏臉變的極其陰沉起來,語氣帶著冷淡的道:「你跟蹤我?」

李明海沒有回答秦海心,只是盯著秦海心道:「誰的孩子?」

「你滾1秦海心嬌怒的指著門衛,一眼不想再見到李明海。

「我會走。」李明海有種傷心傷意的感覺,自己不管怎麼做,秦海心總是把自己當做仇人一般對待,這讓李明海有種心寒的憂傷,「走之前,我要搞清楚怎麼回事。」李明海目光迎著秦海心怒瞪的杏目,繼續道:「是不是於凌風的?」

「我說了,不用你管1秦海心目光有些泛紅起來,拿起皮包,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感覺小腹有些疼痛,她微微躬身捂著,柳眉蹙在了起來。

「海心,你沒事吧?」李明海緊張的站了起來,想要扶秦海心卻被秦海心給瞪了回去。

「如果你想幫我,就別再這裡添亂了,回江平去,我不會再見你了。」秦海心捂著肚子,慢慢走出了咖啡廳。

秋風蕭瑟,雖然有一些陽光,但是涼絲絲的微風使得秦海心微微哆嗦了一下,她坐進車子里,總是有些心神不寧的感覺,總感覺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車子緩緩啟動,這幾天她不打算去公司,必須好好整理思緒,打掉孩子,這是她最難捨的事情,陳媛媛車子剛走,李明海便攆了出來,手裡拿著陳媛媛的手機,陳媛媛剛才離開咖啡廳時將手機落在桌子上了。

李明海又趕緊開著車子追了上去。

……

此時,在秦海心所居住的小區附近停著一輛銀白色的別克商務車,車上,於乾拿著一台小型的數碼相機,臉上有些亢奮之色,他擺弄了一下相機,而後對著坐在後面的兩名身強力壯的漢子道:「陳老交代的事情你們記住沒?待會抓了人直接塞進車裡來,你們兩人輪流著來,我負責攝影。」於乾說完,露出得意的神色,「秦海心,這是你逼我的,敬酒不吃那我只好請你吃罰酒了。」

兩名漢子點頭,默不作聲的從車裡走了出去,偷偷溜進了小區里……

李明海快趕慢趕總是和秦海心隔了不少距離,破舊的大眾車子追趕秦海心的寶馬讓李明海一陣無力感,沒多久便看不見寶馬的蹤跡,李海明倒是知道秦海心小區的住址,當下也不再去追了,車子減速的朝著秦海心的小區駛去。

秦海心肚子一直疼的厲害,所以加快了車速想要回家躺著,車子駛進小區,將車子停到負一層的地下停車場,秦海心剛剛出車子,便看見兩名男人沖了上來,她嚇的嬌呼一聲,剛轉身想逃,卻被兩人一前一後給堵祝

「你……你們是什麼人,想幹嘛1秦海心一臉恐懼之色,她其實並不怕死,只是怕比死更加恐懼的東西,她肚子里有孩子……

……

李明海將車子開到秦海心所在的小區門口,將車子停了下來,小區里不讓外來車輛進入,他便下車步行進入小區,剛走到門口的時候,瞧見兩名漢子架著一名戴著面罩的女子走了出去,李明海眉頭皺了皺,總感覺那裡有些不對勁,恍然間猛的想起,秦海心今天穿著的一條碎花長裙和那被架出去女子的衣服一摸一樣,他心裡一緊,轉身就沖了出去。

「喂,站住1李明海狂奔出去,瞧見那兩名大漢把秦海心往車子裡面推,便大喝了一聲,猛的沖了過去,朝著其中一名漢子身上踹了一腳,那漢子一個蹌踉,差點摔翻在地。

「麻痹的,你作死。」那名被踹的漢子怒喝一聲,朝著正拽著秦海心不讓她進車的李海明便是一頓拳打腳踢,李明海忍住疼,咬牙大喊救命,小區附近並不是很偏僻,馬上引來了路人的圍觀,眾人對著李明海和那兩名漢子指指點點議論紛紛,卻沒人上去幫忙,李明海死死拽住秦海心的胳膊,不讓兩名大漢推秦海心上車,坐在車裡的於乾見狀,低聲怒喝道:「你們兩個廢物,還準備耽擱到警察來抓我們?」

「操1其中一名漢子一咬牙,從腰間抽出寒光般的匕首,『噗』的一聲刺進了李明海的小腹。

李明海感覺小腹一痛,低頭望去,小腹處鮮血以恐怖的速度往外流,他依舊死死抓住秦海心的胳膊不讓兩人得逞,這時圍觀的眾人見要鬧出人命,頓時騷動起來,開始有人掏出手機打求救電話,於乾在車裡看到這個情景,大聲喊道:「媽的混蛋,別糾纏了,先離開。」

李明海在於乾探出腦袋時,看見了他的廬山真面目,李、於兩家交情不錯,李明海是認識於乾的,兩人照個幾次面,當下便是瞪大了眼睛,一臉的不可置信,他怎麼也想不通,於凌風的哥哥於乾為什麼要傷害秦海心。

兩名漢子聽了於乾的話,也不再糾纏,扔下昏迷的秦海心,一灰溜的鑽進車子,迅速啟動車子飛速的朝著外面飛奔似的駛了出去。

見車子離開,李明海暗自鬆了口氣,他無力的摟住秦海心,感覺腦袋一陣眩暈,沒過一會兒視線也變的漸漸模糊起來,然後身子緩緩的朝著地上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