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百二十九章兇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二十九章兇手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秦海心幽幽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夜『色』已經很黑,病房極其安靜,只聽見頭頂上方吊瓶嘀嗒嘀嗒的聲音,她艱難的從病床上坐了起來,檢查自己的身子,發現衣衫完整,身上似乎沒什麼地方受傷,才暗自吁了口氣,心裡有許多疑問,無法得到解答。

正當秦海心沉思之際,外面傳出一陣喧鬧的聲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香港警方必須給我一個解釋,否則我不會善罷甘休的。」

房門猛的被推開,李恆德老淚縱橫的走了進來,走到秦海心身邊,惡聲道:「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海明會死?」

秦海心腦袋嗡的一響,臉『色』變了變,道:「李明海死……死了?」

「秦海心,你少給我裝1李恆德擦了擦眼角的淚水,雙手緊緊捏住,老臉憋的通紅,「明海就是為了救你才被歹徒刺死的,你怎麼可能不知道1官場之財色誘人429

「你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如果不說清楚,不交出兇手我會讓你生不如死。」李恆德咬牙切齒的陰沉著臉,烏黑的頭髮好似瞬間白了許多。

李恆德就李明海這麼一個兒子,雖然平時表現的極其冷淡,但李明海畢竟是他的親骨肉,就這麼慘死了,白髮人送黑髮人,李恆德又怎麼受得了,頓時感覺以前所以的努力,所以的財富似乎都沒了意義。

「你到底得罪了什麼人?」李恆德頭腦冷靜下來,冷聲問道。

秦海心感覺腦袋疼的厲害,雙手捧著額頭,表情痛苦的搖頭,「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秦海心雖然討厭李明海,但是得知李明海為了就自己被殺,心裡也是感到難過和愧疚。

「不知道?」李恆德怒聲道:「那你知不知道明海來香港了?」

秦海心如實頭。

李恆德無力的坐在旁邊的椅子上,一臉虛弱的問道:「他來幹什麼?」

「秦海心咬了咬唇,道:」他是來阻止我嫁給於凌風的。」

聽秦海心如此說,李恆德再次淚流滿面,「兒啊,你怎麼這麼傻,世界上那麼多男人……你這是做的什麼孽,為什麼會這樣……」

「如果知道到香港會發生這種事情,還聯什麼姻,要這麼多錢有什麼用,兒子都沒了,兒子都沒了埃」李恆德捧著臉痛哭了起來,彷彿天塌下來了一般,秦海心聽了李恆德痛哭的聲音也是一陣心酸,雖然討厭李家父子,但是畢竟在一起生活了這麼多年,李明海就這麼死了,秦海心一時之間還有些接受不了,在李恆德痛哭的渲染下,秦海心也是默默的流淚。

沒過好一會兒,病房的門再次被推開,這次走進來兩名警察,來到秦海心身邊,輕聲道:「秦小姐,我們有些問題需要秦小姐配合回答以下。」

秦海心擦了擦眼角的淚水,頭道:「問吧。」

兩名警察對視一眼,一人做記錄一人開始提問:「請你把當時的情況給我們敘述一下。」

秦海心頭,將自己把車子停在地下一層停車場,從車裡出來,被兩名壯漢擊暈的經過大致給兩名警察講了一遍。

那名提問的警察再次問道:「你和死者是什麼關係?」

秦海心看了李恆德一眼,頓了頓,臉『色』複雜的道:「他是……他是我哥。」

兩名警察對視一眼,再次問道:「案發之前你們在一起嗎?」

秦海心如實的道:「案發之前我們在一起喝咖啡,不過最後我因為肚子疼先回家,然後就是在停車場遇到被襲擊,至於我哥……不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出現。」

其中一名警察道:「我們在他車裡發現一部手機,這個是你的嗎?」那名做記錄的經常拿出一部粉『色』的手機讓秦海心認。官場之財色誘人429

秦海心愣了一下,道:「我的手機怎麼會在他車上?」隨即她馬上想到咖啡廳喝咖啡時將手機忘在桌子上了。

秦海心嘀咕道:「一定是我手機落下,然後他追了出來,送還手機,碰到了我被襲擊的事情,所以……」說道這裡,秦海心再次潸然淚下。

兩名警察再次對視一眼,那名提問的對那名記錄的警察道:「把這些記錄下來。」他有對秦海心道:「秦小姐,你認識劫持你的人嗎?」

「完全不認識。」秦海心搖頭。

警察又道:「那你最近有沒有得罪什麼人?」

「得罪人?」秦海心想了想,道:「我才來香港不久,這邊人生地不熟的,我能得罪誰?對了,他們應該是別人請的打手。」

兩名警察將事情記錄清楚后,提問的那名警察道:「好了,如果想來什麼線索記得通知我們警方。」他拿出一張名片,道:「有什麼事情打這個電話。」

「好的。」秦海心接過名片,了頭。

等兩名警察走後,李恆德紅著眼眶道:「你再想想,到底得罪什麼人沒有,別人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就要加害於你,肯定是你得罪了什麼人1

秦海心蹙了蹙眉,感覺頭疼的厲害,她仔細回想了一下,腦海中突然閃出於乾的身影,前幾天於乾在沙灘的那番話讓秦海心有了眉目,頓時臉上有些難看起來,冷聲道:「我想到了一個人。」

李恆德瞪大眼睛,惡聲道:「誰?」

「於乾1秦海心平靜的道。

「於乾?」李恆德瞪大了眼睛,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怎麼可能,你是他弟弟的未婚妻,他為什麼要加害於你?這根本行不通。」

秦海心冷眼道:「等你聽我講完了再下結論。」當下,她把上次在於家,於乾攔著自己,試圖說服自己跟他想搶奪於家財產的事情,又把在淺水灣偶遇,威脅自己的話說給了李恆德聽。

李恆德聽完,兩條濃厚的眉『毛』緊緊的皺在了一起,沉聲道:「這件事情你不要聲張,我會暗中查個一清二楚,如果真是於乾……」

李恆德咬牙切齒的道:「就是拼的魚死網破我也不會讓於家好過,如果真是於乾,我一定會讓他償明海的『性』命1

.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