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百三十三章溪水泛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三十三章溪水泛濫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是我不夠漂亮,吸引不了你嗎?」楊穎有些失望的問道。

姚澤答道:「你很漂亮,也能吸引我,可是我卻不願意做別人的犧牲品。」

「我知道了。」楊穎點了點頭,道:「今天抱歉了,衣服我會賠給你的。」這是下逐客令的意思,姚澤自然能聽出來。

姚澤心裡有些失望,不過還是坦然,笑了笑,道:「不用賠了,衣服洗乾淨了照樣能穿。」姚澤深深望了楊穎一眼,道:「再見1然後轉身再次朝著外面走去。

楊穎一臉猶豫糾結的模樣,就在姚澤開門走到門口的時候,楊穎咬了咬唇,喊道:「等等。」官場之財色誘人433

姚澤扭頭問道:「還有什麼事?」

楊穎俏臉泛紅的道:「可以陪我一個晚上嗎?」

姚澤心頭狂跳,心裡很想馬上答應下來,臉上卻不表現出來,只是淡淡的問道:「你怕黑嗎?」

「不怕。」楊穎搖頭。

姚澤明知故問的道:「那你讓我留下幹嘛?」

楊穎有些幽怨的瞅了姚澤一眼,俏臉羞的緋紅:「我想有一個難忘的夜晚,你可以給我的,是嗎?」

「以你前男友替代品的身份,給你一個美妙的夜晚?」

楊穎嗔怪的道:「你就是你,不是替代品。」她一副嬌狠狠的模樣道:「我說替代品你又該走了。」表情幽怨的很。

姚澤這才笑眯眯的轉身又走了回來,楊穎櫻桃小嘴嘀咕道:「虛偽的傢伙。」

「再陪我喝點酒。」楊穎走到小酒館前,拿出一瓶未開的紅酒,然後用開瓶器打開。

姚澤笑著道:「再喝就該醉了。」

楊穎笑著走到沙發前,將紅酒放在茶几上,然後轉身又去拿了兩個高腳杯,坐到沙發上,拍了拍旁邊的位置,笑著道:「過來,喝醉了豈不是更好,可以肆無忌憚不是?」

姚澤走了過去,在她身邊坐下,道:「見你外表斯文柔美,沒想到內心挺狂野的。」

楊穎道:「你說錯了,我並不狂野,你是我帶回來的第一個不是陌生人的陌生人。」

「好一個不是陌生人的陌生人墓地封印全文閱讀。」姚澤笑著搖頭,端起楊穎遞來的紅酒,道:「你會吃虧的。」

「吃虧,吃什麼虧?」楊穎笑了笑,直白的道:「我已經不是處女了,大學生已經把第一次給了我前男友,本來約好了,他留學回來我們就成婚,天意難料。」楊穎慘然的笑了笑,和姚澤碰了碰杯子,苦澀的說道:「不說這些了,喝酒。」

姚澤抿了口酒,嘆氣道:「你為什麼不和你爸媽一起住?」

楊穎神情有些黯然的道:「他們在好幾年前就已經離婚了,各自又組建了家庭,我哪裡還有爸媽1

姚澤有些為楊穎心酸,放下酒杯,輕輕將楊穎摟進懷裡,楊穎也不掙扎,只是輕輕閉著眼睛,柔聲道:「這種感覺真好!一個人住了五四年,嘗盡了孤單,總想找個人嫁了,有個家的樣子,可是又不想委屈自己嫁給不愛的男人,真愛難尋埃」官場之財色誘人433

「可以給我講講你的事情嗎?」楊穎突然抬起頭,望著姚澤希冀的問道。

姚澤笑著道:「我沒什麼事情可講,這些年就這麼平庸的過來了。」

「小氣有虛偽的男人。」楊穎嘀咕一句,張嘴就朝著姚澤胳膊上咬去。

「嘶,女人都是屬狗的?」姚澤疼的齜牙咧嘴。

……

李陸菲獨自一人回了酒店,剛將房門打開,住在對面客房的周大志將門打開,探出頭,張望一陣子后,對李陸菲問道:「姚主任沒和你一起回來?」

李陸菲原本在想心事,後面突然傳來聲音,將她嚇了一條,轉身見識周大志她尷尬的笑了笑,道:「姚主任估計還要一會兒回來。」

周大志點了點頭,無意間瞥見李陸菲裙擺下面的筆直美腿,心裡有些火熱,晚上喝了不少酒,此時直感覺喉嚨乾澀的厲害,下腹處有氣不得出,鬼使神差的就道:「小李,你到我這裡來一下,我還有些工作要給你安排。」

李陸菲本想拒絕,但是周大志根本沒給她拒絕的機會就走了進去,李陸菲心想堂堂一個副廳長應該不至於那麼下作,就將自己那邊的房門關上,然後進了周大志的房間。

「先坐吧。」周大志指了指沙發,然後問道:「喝點什麼?」

李陸菲有些拘束的道:「周廳長不用客氣了,我不渴。」

「沒事,喝點沒關係。」周大志房間不知道哪裡來的葡萄酒,見他要倒給自己,李陸菲趕緊擺手道:「周廳長,不好意思,我不會喝酒,別給我倒了。」

「喝點葡萄酒不醉人。」周大志笑眯眯的,眼中有些貪婪一閃而過,被李陸菲敏感的撲捉到,心裡一個咯,已經感覺有些不對勁了,她趕緊起身,道:「周廳長,我今天有些累了,如果談工作,我們明天再談把,您早點休息。」

李陸菲起身要走,被周大志突然從後面抱住,李陸菲嚇的尖叫一聲,周大志趕緊捂住她的嘴巴,將她推到沙發上,不顧她的掙扎,將她死死的按在沙發上,伸手就去掀李陸菲的裙子,「你在一科已經待三年了吧,難道不想往上升嗎?你從了我,你只要從了我,我可以幫你。」周大志近乎狂熱的將手收進了李陸菲的直筒群中,『摸』到了她『臀』部上的柔軟一片。

李陸菲不停的掙扎,雙腿『亂』踢,奈何周大志的力道太大,根本掙脫不開,她有些絕望,眼淚不由得流了下來,「放開我1李陸菲悲憤咬牙的道。

周大志的手由李陸菲的『臀』部『摸』到了她前面敏感的地帶,李陸菲嚇的大叫再次大叫起來,朝著周大志胳膊上狠狠咬了一口,周大志疼的齜牙咧嘴,血『液』一陣陣的沸騰起來,狠狠朝著李陸菲秀氣的臉上扇了一巴掌,李陸菲白皙的臉上瞬間『露』出一個鮮紅的巴掌印,這一巴掌將她扇的腦暈眼花,直接失去了反抗能力……

周大志滿臉通紅,眼睛里被**佔滿,望著李陸菲捲曲的躺在沙發上有氣無力的模樣,他喉嚨哽咽一下,一下子撲了上去,將李陸菲的裙子掀了起來,然後將她裙子里的肉『色』絲襪撕的七零八碎,在李陸菲絕望的眼神中,周大志脫光了自己的一副,一步步的朝著她『逼』近……

……

客廳里,橘黃的燈光照『射』在姚澤和楊穎的臉上,楊穎此時已經有了醉意,這次倒不是裝醉,一瓶紅酒喝完,楊穎半躺在沙發上咯咯嬌笑個沒完名醫全文閱讀。

姚澤頭腦也是有些暈沉,笑問道:「你笑什麼呢,笑的這麼開心。」

楊穎醉眼朦朧的道:「我開心啊,太開心了。」

「因為什麼開心?」官場之財色誘人433

楊穎嬌笑的望著姚澤,輕聲道:「當然是因為你。」

望著楊穎嬌媚泛著『迷』離的眼眸,姚澤有些入神,俯下身子,嘴巴慢慢的湊了上去,楊穎羞澀的閉上了眼睛,兩人嘴唇緊緊的貼在了一起,唇齒相交,兩人火熱的親吻起來,姚澤壓在楊穎身上,雙手朝著她頗具規模的胸部上『摸』去,那兩座玉/峰竟然遠遠比目測的還要大上一下,姚澤一手竟然我只握住一半而已,姚澤驚喜交加如獲珍寶的『揉』捏把玩起來。

兩人一陣親吻,楊穎媚眼如絲,嬌/喘兮兮的道:「去我室……」

戰場轉移到了室,姚澤抱著楊穎輕輕將她平放在柔軟的大床上,細心的幫她脫去高跟鞋,見兩隻小巧白嫩的玉足微微躬曲十分可愛誘人,姚澤忍不住握住一隻,撫『摸』著她玉潔的腳背,挑逗著豆蔻般的腳趾頭,細緻的把玩起來。

楊穎捂著俏臉,羞澀的道:「你還有這種愛好?」

姚澤輕輕吻了一下腳背,惹的楊穎更是嬌羞嗔怪,姚澤站了起來,雙手撐著床,下身抵在楊穎的雙腿間,湊近她輕聲道:「你的腳很漂亮,所以忍不住想……」楊穎敏感的下身被姚澤的堅挺『騷』擾,身子癱軟無力,喘氣如蘭的伸手捂住姚澤的嘴巴,柔聲道:「幫我脫衣服。」

姚澤笑了笑,將楊穎翻了個身,背對著自己,趴在床上,望著她微微撅起的挺翹『臀』部,姚澤忍不住伸手在上面拍了一記,惹得楊穎羞怨交加的睨了姚澤一眼。

姚澤慢慢掀開李陸菲的黑『色』緊身蕾絲裙,將裙擺掀到了腰間位置,『露』出裡面粉『色』小巧的可愛內褲,姚澤如同把玩一件珍藏一般輕輕撫『摸』著楊穎潔白如玉的誘人美/『臀』,從『臀』/瓣慢慢滑落都股溝,隔著內褲依然極其敏感,讓楊穎忍不住夾/緊了雙腿,喘息聲越來越粗重起來。

姚澤沒有脫上身的襯衣,直接將下身的褲子、內褲扯了仍在床底下,『露』出氣勢洶洶的堅挺,然後躬著雙腿坐在了楊穎挺翹的『臀』部位置,那火熱的玩意直指玉門關,只不過玉門關處還隔著一道不堪一擊的『守門』

姚澤沒有急著破門而入,只是用堅挺在股溝地帶來回的磨蹭著,挑逗著楊穎敏感的身子。

楊穎不堪姚澤如此挑逗,扭頭,美眸『迷』離,帶著嬌媚無比的哭腔道:「壞蛋,別在折磨我了,進來吧……」

姚澤下身已經堅挺如鐵,也是有些急不可耐了,就將楊穎內褲扯到腿彎處,笑眯眯的道:「我看看,小溪泛濫了沒。」

「呀,別看那裡。」楊穎羞澀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想伸手捂住,卻被姚澤制止。

姚澤掰開楊穎白嫩無比的翹『臀』,朝著玉門關瞅了一眼,見光澤的溪水從玉門關口往外流了出來,頓時呼吸變的急促起來,心裡火熱的道:「溪水泛濫,時機成熟,該是沖關殺敵的時候了……」

.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