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百三十八章深夜的寂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三十八章深夜的寂寞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竇可瑩趴在床上哭的累了,氣也順了不少,就到浴室去洗了把臉,眼眶紅紅的,看上去可憐兮兮的模樣。

回到床上,她半躺在床上蓋上被子,感覺渾身有些發熱,想到已經很久沒有和於乾親熱,她白皙的手忍不住伸進了被窩,緩緩朝著被子下面『摸』去,雙腿一下子直,沒多久,俏臉便是滾燙滾燙的,也許是許久沒有雨澤過了,她只是輕輕撥弄幾下,就感覺**臨近,頓時揚起了雪白的香頸,紅唇微微親啟帶著輕微的喘息之聲,美眸中竟是『迷』離之『色』……

……

姚澤一直陪著小空姐楊穎吃了晚飯,才和她告別,臨走前楊穎忐忑的問姚澤,以後還有沒有機會見面,姚澤頓了頓,笑著朝楊穎揮了揮手,極其裝『逼』的留給楊穎一個瀟洒的背影。

楊穎不知道姚澤想表達什麼,失望的望著姚澤消失在自己的視線,心裡空落落的,瞬間彷彿失去了最寶貴的東西一般,心裡泛酸,眼眶紅了起來。官場之財色誘人438

她一個人坐在剛才還和姚澤嬉鬧的沙發上怔怔的發獃,前一刻還歡聲笑語,此刻變的寂靜起來,也許是孤獨怕了,姚澤剛剛離開,她就覺得心裡難過,似乎離不開這個男人了,正當她想鼓起勇氣打給姚澤,詢問他態度時,茶几上的手機鈴聲響了兩下,是姚澤發來的簡訊,她趕緊打開簡訊,上面寫著:「以後不許讓別的男人碰你,你是我的。」楊穎看了這句話,嬌俏的臉蛋上笑靨如花,忍了好久的眼淚終於還是流淌下來,這是喜極而泣……

……

周大志為昨天喝多酒後強行將李陸菲按倒在床上的事情而懊悔,李陸菲如果想將事情鬧大,這可就是強『奸』罪了,一直在客房待到天黑,周大志才拿出手機,找出了李陸菲的號碼撥了過去。

第一遍打過去,李陸菲給掛斷了,周大志微微皺眉,再次打了過去,一直到第三遍,李陸菲才接通,在電話那頭沉默不語。

周大志咳嗽一聲,倒是沒有多少愧疚之心,只是怕李陸菲將事情鬧大,害的自己前途不保,當下語氣溫和的道:「陸菲,我們可以出來,面對面的談談嗎。」

李陸菲身子捲曲在床上,眼眶有些紅腫,顯然是哭了許久的,聽了周大志的話,她面無表情,語氣平淡的道:「別這麼喊我,噁心1

周大志忍著火氣,語氣依舊保持柔和的說道:「出來見一面吧,我們把事情說清楚。」

李陸菲冷笑一聲,不想的問道:「有什麼好說的?」

「昨天……昨天我是因為喝多了酒,才會……」

「你覺得現在說這些還有用嗎,還能挽回嗎?」李陸菲毫不留情的打斷了周大志的假惺惺:「成,你要見面,可以,到我房間里來。」

周大志微微皺眉,道:「這不好吧,人多嘴雜,被人看見了不好。」

李陸菲聽了再次冷笑一聲,沒有說話,卻讓周大志感到老臉一紅。

「要不我們去外面,找個地方邊吃邊聊?」周大志試探的說道。

李陸菲語氣平淡的道:「你覺得我有那個閒情逸緻嗎,如果要見面就過來,否則就別見了。」說完,李陸菲便掛斷了電話。

聽著電話里的忙音,周大志氣的牙痒痒,不過想起昨天李陸菲年輕身體帶給他的**享受,他身子忍不住哆嗦一下,下身起了些生理反應。

思前想後,周大志一咬牙,推開房門走了出去,朝著四周張望,見沒人他才趕緊走到對面,李陸菲的房間,輕輕敲響房門。

片刻,李陸菲打開房門,冷冷的望了周大志一眼,然後自顧自的走了進去。

周大志心虛的朝著周圍看了兩眼,然後迅速的走進去將房門帶上。

「你想說什麼,趕緊說。」李陸菲穿著一身睡袍,坐在沙發上,臉上帶著厭惡的神『色』。官場之財色誘人438

周大志朝著李陸菲瞅了一眼,一臉平靜的道:「昨天的事情,我希望你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我會給你補償的。」

「補償?」李陸菲冷笑了兩聲:「怎麼補償,被狗咬了,雖然傷口能夠癒合,可是心理的陰影呢?」

周大志嘴角抽搐一下,強忍著心裡的怒火,擠出一絲笑意,臉上卻難看了許多,「那你說說吧,你想怎麼辦?」

「我不想怎麼辦,只想你快從我眼前消失。」

周大志站在沙發對面,居高臨下的朝著李陸菲瞥了一眼,而後道:「昨天的承諾我會做到,等回了淮源,我會想辦法讓你當上一科科長,只是,希望你將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徹底的忘乾淨。」說完,他看了李陸菲一眼,見李陸菲低頭不語,他雖然很有再次一親芳澤的衝動,不過還是強忍了內心的**,扭身走了出去。

姚澤從楊穎那裡回來,剛到樓梯轉角處,恰巧看見了周大志神『色』有些不自然的從李陸菲房間走了出來,他趕緊閃身躲到一旁,等周大志進了自己的房間后他才走了出來,臉上的表情變的有些複雜起來。

深更半夜,周大志跑到李陸菲那邊幹啥?

難道他們兩人?

姚澤臉上『露』出震驚之『色』,他一直覺得李陸菲是個很不錯的女孩子,和周楠婷一樣,活潑可愛,心思單純,但是看見剛才這一幕後,姚澤有些懷疑了,如果李陸菲平常那些表現是裝出來的,那麼這個女人一定是極富心機的,不過,話有說回來,也許兩人沒有那種關係,周大志只是去談工作呢?

這個借口連姚澤自己都感覺到牽強,哪個領導會半夜去下屬房間嘆工作的?談估計也是談到床上去了。

姚澤不動聲『色』的回了自己房間,準備仔細觀察一段時間再做定論。

第二天一早,政務司辦公室主任張齊輝打來電話,說是政務司司長從國外回來,要接見姚澤等人。

張齊輝派車子將姚澤和周大志、李陸菲等七人送到了政務司辦公地,車子停穩后,姚澤和周大志率先從裡面走了出來,張齊輝老早等在門口,見到姚澤和周大志他趕緊笑眯眯的迎了上去,笑著說道:「蔣司長正在會議室等著諸位呢,我這就帶你們去見他。」

周大志笑眯眯頭,和張齊輝走在前面,姚澤故意放慢了腳步,和走在後面的李陸菲平齊走,來的路上姚澤見李陸菲魂不守舍的模樣,倒是奇怪的很,認識李陸菲一個月,總是見她笑容滿面,似乎什麼都不在意的樣子,這兩天的表現和以前的『性』子完全是格格不入,一副心事寫在臉上的模樣,姚澤輕輕的用胳膊觸碰了李陸菲一下,李陸菲極其敏感的閃躲一下,回過神,見是姚澤,李陸菲悻悻的笑了笑掩飾臉上的尷尬。

姚澤就皺眉問道:「你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李陸菲臉上微微有些波動,不過馬上恢復過來,笑著搖頭,道:「沒事,就是最近兩天擇床,可能沒休息好,精神狀態不濟。」

姚澤似信非信的看了李陸菲一眼,也不好深問,就道:「有什麼為難的事情一定要和我說。」

「真沒什麼。」李陸菲笑了笑,道。

姚澤這才微微一笑,了頭,然後加快了步伐追上了周大志。

.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