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百四十四章失魂落魄的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四十四章失魂落魄的女人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竇可瑩拿起沙發上的皮包起身就要走,於乾趕緊拉住竇可瑩的胳膊,哭著求著說道:「可瑩,你真的不管我了?求你別走,我們夫妻四五年,難道真的要應了那句大難臨頭各自飛的老話?我是你的老公埃」

竇可瑩流著眼淚,望著於乾道:「如果你去自首,你依然是我老公。」

「我不能自首,自首了我這輩子就毀了,你想一想監獄裡面那份困難,你忍心你老公去受苦?」於乾一臉的恐懼,拉著竇可瑩的手,微微有鬆開的跡象,竇可瑩察覺到於乾的動作,能夠知道他此時的心態,擦了擦眼淚,冷著臉點頭,「難道自己不該為自己所犯的錯贖罪?」

竇可瑩嘆了口氣,推開於乾的手,道:「你好自為之吧,我不會和一個犯罪分子為伍,更不會和一個犯了錯還不知錯的人為伍,我不會做什麼良民去舉報你,也不會再管你,至於我們夫妻之間……就到此結束吧。」竇可瑩說完,不管於乾在身後嘶聲力竭的喊她,毅然的走出了家門,臉上卻是掛滿了眼淚。

……官場之財色誘人444

於宗光晚上和一名汪警司相約在『冰海樂大酒店』穿過富麗堂皇的大堂,於宗光獨自一人朝著二樓包廂走去。

推開包廂的門,一名中年男人正翹著二郎腿,閉著眼睛坐在沙發上,閉目養神。

聽到動靜,汪祖峰睜開眼睛,扭頭朝著身後走進來的於宗光看了一眼,然後站了起來,哈哈笑道:「就知道你沒事情不會打電話給我,一有事就讓我給你跑腿。」這個在警力部門,權利滔天的汪警司對著於宗光的胸口就來了一拳,仿若一臉幽怨的模樣。

於宗光捂著胸口也是爽朗一笑,請汪祖峰入座,然後給他遞上一支煙,笑眯眯的道:「咱們都是老兄弟了,認識了幾十年,你還不了解我,雖然沒聯繫,但是肯定忘不了你老弟,你若是覺得不爽快,待會兒我自罰兩杯就是了。」

汪祖峰笑著擺手,道:「算了吧,我可不敢對你有意見,你是我老大哥,當年如果不是你救濟我啊,說不定我都餓死了。哪敢埋怨你。」

「打住啊,扯遠了。」於宗光笑了笑,然後正『色』道:「我上午那會兒說的事情,你查的怎麼樣了?死的那孩子是我老友的兒子。」

汪祖峰點頭道:「事情我問過了,這件案子有些蹊蹺,已經可以確定的是故意殺人,不過兇手暫時還沒抓到,有線人舉報那兩名行兇者已經潛逃出了香港,具體位置警方正在盤查,另外,據當時圍觀的群眾敘述,動手行兇者車裡好像坐了一個主謀,對著兩人喊了聲什麼,兩人情急之下才將那名內地人給刺死了。至於那名主謀是誰,案子有待徹查。」汪祖峰頓了頓,繼續道:「還有一件奇怪的事情,你那朋友懸賞五十萬給提供消息的證人,有一個人在發出懸賞榜第二天就找去了警局,好像是提供了些消息,不過奇怪就奇怪在,他在提供消息的當天就出了車禍,被一輛黑火車給撞死的,那肇事司機好像是慣犯,街道的錄像沒能拍下他的臉,現在也還在徹查,這個案子我估『摸』著牽扯的有些大埃」

於宗光聽了汪祖峰的敘述,微微皺眉,陷入沉默,半響他才抬起頭,說出心中的疑『惑』道:「那名提供消息的死會不會是你們警察內部出了問題,有人將消息透『露』給了兇手?」

汪祖峰嘆了口氣道:「不排除這種可能啊,而且我估計這種可能『性』不小超級工業強國全文閱讀。」

於宗光道:「會不會是那個詢問的警察,你們警方有沒有調查過他?」

汪祖峰道:「這件事情沒有證據,只能是例行公事的問上幾句,立不了案,沒辦法查他。」

於宗光道:「如果那人的死和警局內部的警員通風報信有關,那麼只要查出這個報信的警察,後面就能將真正殺害李海明的主謀從他嘴裡撬出來,案子大概也就差不多水落石出了。」

聽了於宗光的話,汪祖峰苦笑道:「這道理誰都懂,但是要真正查起來就沒那麼容易了。」

於宗光道:「我希望你能關注這這個事情,儘快幫忙把這個案子給破了。」

汪祖峰笑著道:「放心好了,你老哥交代的事情我敢馬虎?」

於宗光聽了哈哈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起身道:「吃飯,吃飯,咱們邊吃邊聊……」

……

竇可瑩離開家以後,一個人漫無目的的走在人行道上,剛剛下過雨的秋天夜晚,秋風瑟瑟,衣服單薄的竇可瑩雙臂環胸,感覺身子有些冷,更冷的是她那顆支離破碎的心,原本對於乾還抱有幻想,從前年開始對自己冷漠也就算了,竇可瑩忍了下來,原以為和母親說的那樣,生個孩子,可能他就能收收心,當竇可瑩提出生孩子的事情事,於乾又是猶豫不決,似乎並不想和竇可瑩生孩子,這些所有的事情聯繫起來就如同導火索,而於乾范了罪,還想讓竇可瑩包庇他脫罪,不知悔改,徹底的讓竇可瑩失望了。

她後悔嫁給了這麼一個無能又沒有責任感的男人。官場之財色誘人444

獨自一人走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望著一對年輕的情侶從身邊擦身而過,恩愛甜美的模樣,竇可瑩眼淚默默的流了下來,曾幾何時,她和於乾也一樣這麼恩愛過,不過那都是過去式,現在的竇可瑩感到孤獨無助。

額頭上受了傷,情緒極其低落,這個狀態她根本不敢回爸媽那裡,她打定主意了,要和於乾厲害,不過她父母那裡卻有些難以開口。

當初竇魏國是極力勸阻竇可瑩嫁給於乾,說於乾人品不行,可是竇可瑩如同魔障了,偏偏不肯聽,現在事情驗證了當初她父親的話,竇可瑩感到羞愧,也對自己的眼光感到嘆息。

她失魂落魄的走到一個小吃攤位,猶豫剛下過雨生意不太好,爬在那裡參瞌睡的小攤老闆瞧見竇可瑩,就笑眯眯的起身,道:「小姐,要不要吃點混沌,東北香菇豬肉餡,頂大個的,非常好吃,來點吧?」

竇可瑩心情糟糕,就對老闆問道:「有酒嗎?」

「有有有,您這邊坐,我給您準備去,要吃點什麼下酒菜?」小攤老闆笑著問道。

竇可瑩木訥的低聲道:「隨便上點吧,給我拿白酒來。」

小攤老闆點了點頭,剛轉身,有回過頭來,笑著道:「我們這裡白酒只有二鍋頭,那酒太烈了,姑娘和不合適,要不喝啤酒?」

「就它了,越烈的越好。」竇可瑩道。

小攤老闆答應一聲,去準備,心裡想,這姑娘莫不是有什麼心事想不開吧。

正當小老闆給竇可瑩上酒時,一名帥氣的年輕人走了過來,笑眯眯的道:「陳老闆,和昨天一樣,大碗混沌,要多放點蔥花。」

……

.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