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百四十六章惡魔的獸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四十六章惡魔的獸行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周大志和李陸菲一前一後的走出賓館大廳,周大志去停車場將香港『政府』給他配的臨時車子開到了李陸菲的跟前,搖下車窗,望著一臉難看的李陸菲道:「上車。」

李陸菲沒有挪步,冷淡的問道:「去什麼地方,事情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我們之間沒什麼好談的。如果剛才不是怕影響不好,我是不會和你出來的。」

周大志道:「我對你真的心存內疚,給我一個解釋的機會吧。」

李陸菲下意識的用手『摸』了『摸』她手裡的皮夾子,心裡輕輕嘆息一聲,無聲的坐進了周大志的車裡。

車子駛進一個無人的暗道里,周大志將車子停了下來,沒有說話,靠在座椅上,點上一支煙抽了起來,李陸菲坐在後面,心裡有些緊張,她雙手有些顫抖的將皮包里的一個小型錄音裝置偷偷拿了出來,將開關打開后,又放了回去,然後開口冷聲道:「有什麼事情趕緊說,別浪費我時間。」官場之財色誘人446

周大志微微皺眉,有些不悅,忍著氣說道:「你還沒給我一個明確的答覆,那件事情忘掉,我幫你運作一科科長一職,你如果答應我們現在就回去。」

李陸菲不屑的笑了笑,道:「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你認為我是那種隨便被欺辱了,給點小恩小惠就能解決的女人?」

周大志笑了笑,將煙灰出車窗外面,扭頭看了李陸菲一眼,而後道:「那你覺得你是那種人?李陸菲別在我面前裝了,你敢說,在我們沒發生關係前,你和姚澤很清白?我看你們整天眉來眼去的,你敢說你沒勾搭那小子?那小子除了年輕帥氣點,那裡比的上我,你勸你最好識時務點,如果能跟了我,以後……」

「閉嘴。」李陸菲打斷周大志無恥的話,雙手氣的直哆嗦,她緊緊的捏住手裡的皮夾,咬牙切齒的冷聲道:「周大志,如果說開始你是因為酒喝多了犯了錯誤,我還只是厭惡你,三十你現在這副嘴臉,讓我感到不僅是對你厭惡,而且噁心,看到你打心眼裡反胃,想讓我當你的情『婦』,你也配?」

李陸菲推開車門,一隻腿埋了出去,身子剛出一半,她又退了出去,對著周大志冷笑道:「你也有臉和姚主任比?你哪一點比的上他?他不僅長的帥氣,而且比你有前途的多,請你別在噁心人了,作為副廳長,我真是為你感到可悲,你也配做副廳長?」李陸菲說完,走下車去,狠狠的摔上車門。

周大志被氣的眼眶通紅,雙手緊緊的捏住,咬牙切齒的吼了一聲:「李陸菲你給我站住1

李陸菲根本不理會他朝著道子外面走去,周大志感覺自己的威嚴被一個小小的科員踐踏,變的狂躁起來,渾身的血『液』都在翻滾一般,他帶著怒氣的將車門推開,從後面追了上去,將李陸菲堵在了道子里。

李陸菲望著站在自己前面的周大志,怒聲道:「滾開,回去之後我會辭職,至於你那什麼一科科長的職位,呸,我不稀罕。」

周大志怒極反笑的道:「你給我會車裡去。」

李陸菲瞧見周大志那副恐怖的嘴臉,下意識的退後兩步,裝著膽子怒聲道:「滾開,周大志你別得寸進尺。」

「哈哈哈,怎得?姚澤玩得,我就玩不得?」周大志猛的上前兩步,拽住李陸菲的胳膊,將她朝著車子那邊拽去。

「滾開。」李陸菲秀氣的臉龐滿是恐懼和憤怒,想要反抗,可是雙手被周大志緊緊捏住,是她雙手活動不開,被拉到車邊,周大志將後排車門打開,強行將她推了進去。

李陸菲驚恐的倒在座椅上,穿著高跟鞋的雙腿使勁的朝著車門『亂』踢,周大志雙手抱住李陸菲踢來的兩隻腳,將她的高跟鞋脫了扔在車外面,然後鑽進了車子里,身子壓住李陸菲的雙腿,雙手去扯李陸菲的白『色』襯衣。

「畜生,你滾開,這次我不會讓你得逞的。」李陸菲拚命的掙扎,膝蓋被周大志壓住,是她下身根本用不是力氣,只有瘋狂的掙扎,卻似乎影響不了周大志,上衣已經本周大志給拽開,『露』出裡面粉絲的裹胸和白潔的『乳』溝。

「你知不知道,上次嘗了你的滋味后,讓我久久回味無法忘卻,每每深夜想起,都是熱血沸騰,一直忘不了你身子給我帶來的**快感,還有你那『淫』/『盪』的媚叫,掙扎的身子,恨恨的表情,都讓我激動不已。」他將李陸菲純棉直筒裙粗魯的掀到了腰間,『露』出裡面黑『色』的尼龍褲襪。

「周大志,你如果不放開我,我會讓你不得好死。」李陸菲死死的望著周大志,一字一句咬牙切齒的說道。

周大志被李陸菲的眼神看的有些心虛,不過精/蟲上腦,下身又壓著個年輕誘人的身子,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周大志感覺自己堂堂一個廳級幹部為什麼要去爬一個小小的科員,被李陸菲挑釁,周大志甩手在李陸菲秀氣的臉上摔了一巴掌,將李陸菲扇的七暈八素,白皙的臉龐頓時血紅血紅,最近微微有血跡溢出。

周大志已經將陸陸菲的褲襪給扯了下去,『露』出白花花一片,李陸菲不再掙扎,死死的望著周大志,眼中出了一絲絕望還有無盡的恨意,她要牢牢記住這種噁心的嘴臉,待到時機一定要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皮包里,錄音機默默的運轉著……官場之財色誘人446

……

姚澤尋到竇可瑩開的房間,輕輕敲門,沒一會兒竇可瑩將房門打開,沒給姚澤什麼好臉『色』,只是淡淡的道:「進來吧。」

姚澤笑著點頭,將紅酒放在客房的小柜子上,突然一拍腦袋,懊悔的道:「忘記買高腳杯了,要不我現在去嗎?」姚澤對竇可瑩道。

竇可瑩搖了搖頭,「沒那個必要,用酒店的玻璃杯吧,你叫姚……姚澤是吧?」竇可瑩美眸望著姚澤,問道。

姚澤點頭,「怎麼了?」

竇可瑩道:「如果我喝醉了,我希望你能紳士的離開,如果年輕人一時意氣用事做什麼無恥的事情,你會惹來很大的麻煩,我說的你明白嗎?」竇可瑩還是有些不放心姚澤,囑咐的道。

姚澤拿起開酒器,將一瓶紅酒打開,點頭道:「放心好了,除非你自願,否則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自願?」竇可瑩笑了起來,撇嘴道:「你以為你是潘安?有那麼大的魅力,值得我自願?」

姚澤笑而不語,將倒好的紅酒遞給竇可瑩,這是手機響了起來,姚澤放下紅酒,拿出手機見是宋楚楚打來的,姚澤和竇可瑩笑著說了聲抱歉,然後避開竇可瑩一點,走到落地窗前,才接通,笑眯眯的道:「楚楚姐,是不是想我了?」

宋楚楚今天沒有回家,住在養生會所專門準備的休息室,因為沒有帶睡衣的緣故,宋楚楚洗完澡后,穿著一身黑『色』的蕾絲內衣,內衣的風格偏於保守和開放之間,不過穿著宋楚楚身上依然誘人之極,胸前雖然不能稱為傲人,但是那挺拔起來的圓潤胸部規模也不算小了。

她一頭比較溫和的玫瑰紅秀髮高高的盤起,盤成一個漂亮的髮型,『露』出雪白的頸脖以及漂亮的鎖骨,腰身纖細如蘭,下身一條黑『色』帶著蕾絲邊的內褲將她挺翹圓潤的『臀』部緊緊包裹著,從內褲外面可以看到勾勒出來的屁股溝,渾圓的弧度顯得極其誘人。

她光著腳丫,踱步到床邊坐下,嫵媚動人的俏臉上『露』出一抹如花的笑意,臉上有些緋紅,聽了電話里姚澤的聲音,她輕輕啐了一口,聲音清脆的道:「沒大沒小的,和誰說話呢。」

姚澤在電話里悻悻一笑,道:「姐姐想弟弟有什麼問題,楚楚姐,你思想不健康哦。」

宋楚楚抿嘴一笑,心情愉悅的道:「小心我告你江銘叔,讓他收拾你。」

姚澤呵呵笑道:「你怎麼說我,難道告訴他我非禮你?我可沒有非禮過你,可別冤枉我呀。」說到非禮,宋楚楚突然想起姚澤第一次到自己會所來的時候,當時幫他按摩時候,這傢伙竟然大膽的強行『揉』了自己的胸部,在自己身上沾了不少便宜,想到這裡,宋楚楚心跳加快,俏臉羞得緋紅不已,不過那時候的姚澤和沈江銘關係並沒有那麼亦師亦友,所以這小子似乎沒那些憂慮,現在有了那層關係,雖然偶爾沾點嘴上便宜,倒是沒有再做出格的事情。

宋楚楚突然有些幽怨起來,幽怨沈江銘也幽怨姚澤,她不知道為什麼要幽怨姚澤,心裡就是莫名的有些幽怨,就如同老公冷漠了老婆的那種醋勁。

宋楚楚轉移姚澤那個非禮的話題,帶著幽怨語氣的道:「每次我不打給你,你就想不起來給我打一個?有沒有把你這個姐姐放在心裡?」

姚澤心裡嘆息的想:「何止是放在心裡,連放在床上的心思都有。」姚澤知道這種想法很可恥,但是作為一個男人,有些東西越是想故意避開,越是躲避不開。

就如同宋楚楚,姚澤一直想把對宋楚楚的那種佔有慾給抹滅掉,可是每每想起宋楚楚對自己『露』出的那種溫柔笑意和那種如同賢妻良母的美『婦』氣質都讓姚澤無法自拔的『迷』戀。

姚澤不是不想主動打給宋楚楚,只是不敢,他怕他和宋楚楚聯繫多了,會更加的想要得到宋楚楚,怕做了對不起沈江銘,所以自從他和沈江銘有了那種叔叔和侄子的關係后,姚澤幾乎沒有主動聯繫過宋楚楚。

按照輩分,宋楚楚可是姚澤的阿姨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