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百四十七章美人吹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四十七章美人吹簫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輕輕咳嗽一聲,把宋楚楚那句『有沒有把姐姐放在心上』的話自動省略過去,有些尷尬的悻悻笑道:「楚楚姐,打電話除了敘舊還有別的事情嗎?」

宋楚楚哼了一聲,知道姚澤轉移話題,也不打算糾纏著不放,就說道:「我打電話過來的主要目的是告訴你,今天你沈叔叔去了你們淮源市,要找省里的領導談事情,這幾天我感覺他總是一副眉頭緊鎖的樣子,不知道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你知道點什麼情況嗎?」

姚澤微微蹙眉,思索片刻,對電話里的宋楚楚道:「我現在人在香港出差,對淮源那邊的事情一點都不清楚,沈叔叔有沒有對你說什麼?」

宋楚楚道:「他從來不和我說工作上的事情,我只是看他最近幾天好像有些心緒不靈,就打電話問問你,既然你不知道就算了。」官場之財色誘人447

「要不要我打個電話過去問問?」姚澤對宋楚楚問道。

宋楚楚鬱悶的躺在床上,翻了個身後,輕聲道:「算了吧,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性』子,他既然沒主動和你說,說明現在還不想告訴你,你問了也白問。」

姚澤苦笑的點頭,「也是,你最近沒從他嘴巴里聽到點什麼消息,比如和別人打電話的時候?」

宋楚楚柳眉微微蹙起,思索片刻,才緩緩道:「好像,昨天還是前天,不知道給誰打了個電話,不過看他的態度應該是省里的領導,說了個什麼錄像帶的事情,具體的我也沒聽見,他見我從廚房出來,就進了書房。」

「錄像帶?」姚澤微微一怔,當下大概明白了沈江銘此行淮源的目的,難道他要對江平發難了?

沈江銘手裡的那份錄像帶是姚澤當初去淮源汽車站接柳嫣的時候,一個未『露』面的神秘人交給姚澤的,裡面的錄像內容姚澤看過,全是江平市組織部部長,郭義達和情『婦』床底纏綿的艷照,有了這份錄像帶和那些艷照,如果沈江銘出手,郭義達被雙規的可能『性』極其大,這樣一來姚澤一直痛恨的郭濤也就如同喪家之犬,到時候姚澤再報當初的奪女友之仇便是輕而易取的事情。

姚澤思索一陣子,直到宋楚楚在電話裡面連連餵了幾聲,姚澤才回過神,笑著道:「不好意思,走神了。」

宋楚楚佯怒的道:「和我說話都能走神,太不把我當回事了吧?」

姚澤一個頭兩個大,悻悻賠笑道:「沒有的事情,剛才就是想到一些重要的事情,有些走神了。」他趕緊轉移話題,笑眯眯的道:「楚楚姐現在一個人在家?」

宋楚楚帶著幽怨的口氣道:「可不是嗎。」

「是不是很寂寞?」姚澤笑著問道,一臉的不懷好意,可惜宋楚楚看不見。

不過坐在沙發上喝酒的竇可瑩將姚澤那個猥瑣的表情納入眼底,柳眉微微一蹙,嘀咕了一句流氓,然後繼續喝酒。

宋楚楚聽了姚澤的話,俏臉一紅,心頭有些加速,她裝著膽,嬌聲道:「寂寞了又怎麼樣,你又不能陪我。」

「要不我現在飛回去陪你?」姚澤出聲道。

宋楚楚『摸』了『摸』發燙的臉頰,撇了撇嘴,道:「得了吧你,別說那種不現實的話,對了,你在淮源工作幾個月了,見過劉曉嵐沒?這小蹄子好久沒聯繫我了,真是沒良心。」宋楚楚抱怨的道。

姚澤扭頭瞅了竇可瑩一眼,見竇可瑩一個人喝著酒,又將頭扭了回去,有些心虛的道:「我也好久沒見過她了。」

「我怎麼聽你說話這麼虛?你一定是見過她。」宋楚楚在電話里砸吧著嘴巴說道。

「喂,有完沒完?要打出去打去,我是讓你陪我喝酒還是專門來打電話的?」竇可瑩已經喝了半瓶紅酒,見姚澤還在笑眯眯的和電話裡面的人聊天,頓時就有些來氣。

宋楚楚也從電話里聽到了竇可瑩的聲音,頓時就有些不悅起來,帶著一絲質問的語氣道:「這麼晚了,房間里怎麼還有女人?」官場之財色誘人447

姚澤一臉汗顏,支支吾吾不知道怎麼解釋,「那啥,是我們一個同事,心情不好,讓我陪她喝點酒。」姚澤嘿嘿一笑,生怕宋楚楚生氣。

「總是改不了你那副沾花惹草的惡習,我跟你說,在外面可別胡來,作為一名國家幹部,權財『色』是最容易讓人『迷』失方向的東西,你如果不早點改掉你那好『色』的『性』子,以後有你哭的時候。」宋楚楚聽到那陌生女人的聲音后,心裡變的酸溜溜起來,有些鬱悶。

「呃……」姚澤尷尬不已,說到『色』,姚澤還真有些不好辯解,這個話題有些太過敏感了,只好無力的解釋道:「那個真是我同事,正當關係,楚楚姐,你別總是帶著有『色』眼鏡看我好么?」

宋楚楚道:「得了,我不和你說了,再說那姑娘該生氣了,你自己注意點,千萬別『亂』沾花惹草知道嗎?」

姚澤笑著道:「身邊有楚楚姐這麼個大美人,我那裡還有心思沾花惹草,你就放一萬個心吧。」

「瞎貧。」宋楚楚紅著臉啐了姚澤一口,然後把電話給掛斷。

姚澤收起電話,走到竇可瑩身邊坐下,撇頭間,無意的看到她端起杯子,用那沾滿紅酒的嬌艷欲滴的紅唇去含著杯口的優雅抿酒的動作給『迷』祝

多麼誘人的嘴唇埃

姚澤在心裡感嘆一聲,旖旎的幻想,如果將那被子換成自己的……

姚澤想到那火辣的場景,身子竟然變的燥熱起來,端起自己的酒杯,抿了口酒後慢慢定神。

竇可瑩撇嘴笑了笑,睨了姚澤一眼,問道:「你女朋友?」

姚澤搖頭道:「不是。」

「那還能甜言蜜語半天?你這男人真不靠譜。」竇可瑩不屑的望著姚澤。

姚澤苦笑的道:「我姐想我了,難道不能多聊會兒?」

「姐?」竇可瑩撇嘴一笑,喝了半瓶紅酒還沒沾一口菜,這會兒酒勁有些上頭,就拿起筷子夾了點食物喂進嘴裡,才又對姚澤道:「你這姐姐是認的吧?一般認的姐姐,不是姐姐對弟弟有想法,就是弟弟對姐姐有想法,喜歡那種『亂』/倫情節吧。」

姚澤不可否認,眼前這名美『婦』說的對極,不過姚澤不會傻到去承認的地步,端起手裡的杯子喝了口紅酒,依舊還是喝不慣紅酒的味道,感覺有些澀,姚澤苦笑的搖頭,對竇可瑩道:「難道就沒有清白的?」

竇可瑩沒有吭聲,只是搖了搖頭。

姚澤朝著她蕾絲裙擺下面的白嫩美腿瞅了一眼,狡黠的笑道:「要不我認你做姐姐怎麼樣?」

竇可瑩將酒杯放在茶几上,饒有興緻的打量姚澤一眼,笑了笑,道:「長的還行,不過,你對你這種小屁孩子不感興趣。」

「小屁孩?」姚澤從來沒有從誰嘴裡聽到過這種評價,頓時覺得又好氣又好笑,見竇可瑩披著的秀髮有些凌『亂』卻不失美感,美眸中有些『迷』離,看來差不多已經到了瓶頸,心裡開始猶豫,晚上要不要等她喝醉了留下了。

「怎麼不說話,是不是再想什麼壞心思。」竇可瑩輕輕打了個酒嗝,瞪著姚澤道:「你如果敢打我主意,我保管讓你死的很慘,這絕對不是和你開玩笑。」

姚澤靠在沙發上,沒有再去碰那紅酒,笑望著竇可瑩,道:「你為什麼喝這麼多酒,是不是遇到什麼煩心事了,要不要和我說說?我可以當你的聽眾,訴訴苦心裡會舒坦不少,試試么?」官場之財色誘人447

竇可瑩想到於乾的事情,心裡如同結了疙瘩一般,難受的厲害,一口將杯里的紅酒飲盡,又給自己倒上大半杯,她才幽幽道:「算了吧,我又和你不熟,幹嘛跟你說。」

姚澤笑道:「就因為不熟,才更方便傾訴不是?過了今晚,咱們誰都不認識誰,也沒什麼顧慮。」

竇可瑩想想是這麼個理,就沉思了一會兒,聲音有些含糊的道:「你覺得夫妻之間最重要的是什麼?」

姚澤猶豫了一下,說道:「信任,相敬如賓?」

竇可瑩道:「我覺得夫妻最重要的是信任和坦誠相待,這兩頭做好了才能相敬如賓。」她朝著姚澤望了一眼,笑道:「你對夫妻之間的事情理解的還不錯嘛。」

姚澤撇了撇嘴,笑道:「我『亂』猜的。」又對竇可瑩問道:「和你丈夫鬧矛盾了?」

竇可瑩輕輕點頭,「這次的矛盾已經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步,離婚可能是唯一的選擇。」

「什麼事情非得到離婚的地方,他在外面又外遇了?」姚澤問道。

竇可瑩端正紅酒,拿在手裡晃了晃,笑的有些慘然,「出軌也就算了,我能忍,可是他犯了比出軌更加嚴重的錯誤,不可原諒的錯誤。」

姚澤有些好奇,就問道:「夫妻之間難道出軌還不是最大的錯誤,還有什麼錯誤比的上出軌?」

竇可瑩剛要開口,想起這要命的案子,她頭腦一個激靈,瞬間感覺清醒了不少,不滿的瞪了姚澤一眼,嬌聲道:「瞎打聽啥,不說了,喝酒,喂你這人怎麼回事,一直都是我在喝,你看著,有沒有勁?」

姚澤不太喜歡喝紅酒,不過也不好駁了美女的面子,就端起杯子和竇可瑩碰了一下,象徵『性』的抿了一口,而竇可瑩卻是直接一口將杯中紅酒喝完,嚷嚷著要姚澤開另外一瓶。

……

等第二瓶紅酒見底的時候,竇可瑩身子已經開始搖搖晃晃起來,姚澤坐在她身邊,身體難免的觸碰到一起,他聞著竇可瑩身上的香氣,提醒的道:「別在喝了,再喝真該醉了。」

竇可瑩半眯著眼睛,輕輕推了姚澤一把,聲音有些含糊不清的道:「誰……誰醉了,你才醉了,我還清醒的很,喝,咱們繼續喝……」話剛剛落音,竇可瑩一下子倒在了姚澤的大腿上。

竇可瑩穿著一條黑『色』的蕾絲連衣裙,就這麼撲倒在姚澤身上,她那胸前兩個大白兔正好壓在了姚澤大腿位置,柔柔軟軟的,擠壓在姚澤腿上讓姚澤心裡有些火熱起來。

喉嚨哽咽一下,姚澤有些心虛的拍了拍竇可瑩的後背,道:「醒醒,去床上睡吧?」

竇可瑩沒有任何反應,姚澤又推了她一下,竇可瑩不滿的微微蹙起柳眉,沒有睜開眼睛,只是嘴巴吧唧幾下,上身翻動,用側臉枕在了姚澤的大腿根部處,又睡了過去。

此時的情況讓姚澤的呼吸有些急促起來,竇可瑩躬身撅起肥碩挺翹的***,由於***翹起的幅度有些大,黑『色』蕾絲裙的裙擺被撩到了大腿根部,裡面的內褲若隱若現,而更要命的是,她嬌美的臉龐對著姚澤肚臍的位置,紅艷的嘴唇微微張開,剛好對著姚澤雙腿間已經有反應的地方,如果褪去褲子,嘴巴再往裡面湊近一點,恐怕可以直接上演美人吹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