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百五十章酒後勾引人的周楠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五十章酒後勾引人的周楠婷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本來建議去西餐廳吃牛排,坐在後排的李陸菲卻說要去吃大排檔,覺得大排檔吃燒烤喝酒更有氣氛,姚澤知道李陸菲心情低落,就隨了她的願,由於不熟悉路線,姚澤一路上晃晃悠悠的開著車子,邊開車邊尋找吃飯的地方。

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吃燒烤的大排檔,將車子停好后,三人出了車子,尋到一張空桌子坐下,周楠婷就滿懷抱怨的對姚澤道:「你們怎麼連個假期都沒有,好歹也休息一兩天吧,來香港了都沒好好陪我玩一天,待在賓館都快悶出病來了。」

剛才在路上的時候,李陸菲知道了周楠婷因為逃婚而離家出走,此時見她愁眉不展,就無奈的笑了笑,想起那些低落的事情,她鬱悶的低下頭。

姚澤為人機敏,兩人的表情皆都落入他眼裡,他笑著對周楠婷道:「我確實是走不開,估計到香港這邊的工作結束之前是不會有休息時間,要不這樣吧,我放陸菲兩天假,你們兩人出去玩兩天,就當散散心吧。」

李陸菲心情本就低落,也沒什麼工作的興趣,整天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聽姚澤說要放假,李陸菲雖然心裡願意,但是還是猶遭樣不好吧,工作正忙的時候放假,別人都忙著,就我悠閑著,別人會說閑話的。」官場之財色誘人450

周楠婷坐在李陸菲身邊,挽著她的胳膊,笑眯眯的道:「考慮那麼多幹嘛,姚澤是你的領導,他說放你的假,你就只管玩便是了,正好我這兩天想去香港到處遊玩一下,我們一起有個伴。」

姚澤笑道:「你不用有什麼顧慮,我是你的直接領導,我說放你的假,別人管不了,你到香港這邊來扮演的就是當我秘書的身份,誰要是說閑話我自有辦法應付。」

見姚澤這麼說了,李陸菲也不再推脫,笑著點頭答應下來。

吃飯的時候,李陸菲喝酒很猛,三瓶啤酒沒一會兒喝了個精光,又嚷嚷著要喝就,周楠婷看出了李陸菲的情緒有些不對勁,就朝著姚澤望去,有詢問姚澤的意思。

姚澤苦笑的搖頭,示意自己也不知道。

李陸菲雖然喝的有些多,但是意識還算清醒,見兩人『眉來眼去』,『卿卿我我』的樣子,頓時就不悅的抓住周楠婷的胳膊,嬌聲對周楠婷道:「能不能別這麼重『色』輕友?有什麼要表達的,晚上沒人的時候你們單獨聊,現在陪我喝酒,否則我生氣了。」若是平時,顧忌到姚澤的身份,李陸菲萬萬不敢這麼說的,今天喝了不少酒,倒是沒了那麼多顧慮,什麼話都敢往外說。

周楠婷雖然剛才陪著李陸菲喝了一瓶啤酒,但是緣牡夭劍聽了李陸菲的話,她嬌俏的臉蛋羞的通紅,沒敢去看姚澤,只是用一雙漂亮的眸子瞪著李陸菲,惡狠狠的道:「再胡說八道小心待會兒把你灌醉了,扔到天橋下面不管你了,讓你在天橋下面睡一晚上。」

聽了周楠婷的話,李陸菲突然咯咯的大聲嬌笑起來,帶著調笑的表情望著周楠婷,狡黠的道:「你說的這話,剛才姚主任也對我說過,你們兩個果然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啊,要不你們就湊成一對得了,郎才女貌,我看很合適嘛。」

周楠婷俏臉如血的低下了頭,偷偷睨了姚澤一眼,姚澤也是頗為尷尬,他故意咳嗽一聲,而後對著大排檔忙活的老闆喊道:「喂,老闆,我們都等半天了,趕緊上酒埃」

李陸菲抿嘴笑了起來,對著兩人道:「今天咱們不醉不歸。」

周楠婷臉上紅暈未消,她湊近了李陸菲,在她身邊輕聲問道:「陸菲,是不是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

李陸菲杯然,笑著搖了搖頭,道:「沒有的事情,你別胡思『亂』想,今天什麼都不說,就喝酒……」

……

吃晚飯後,兩女皆是醉的不省人事,結完帳,姚澤一手摟著一個,將她們扔到後排位置,開車去了周楠婷住的賓館,從周楠婷包里掏出房卡,將房門打開,兩周楠婷和李陸菲扔在床上后,姚澤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周楠婷突然一下子從床上爬了起來,朝著衛生間跑去。

姚澤只好又去看周楠婷有沒有事。

浴室里,周楠婷對著馬桶乾嘔幾下,感覺吐不出來,周楠婷難受的皺了皺眉,視線有些模糊的看了看周圍,姚澤走到她旁邊,遞了杯水,道:「喝那麼多幹嘛,漱漱口。」

周楠婷此時稍微清醒了些,不過全身無力,她接過姚澤端來的溫水,喝了兩口,而後感覺胃裡稍微好受了些,才鬱悶的道:「你以為我想喝,誰知道菲菲那丫頭髮什麼神經,逮著酒不停的喝,你也不說勸勸,怎麼當領導的。」

姚澤苦笑的接過周楠婷手裡的杯子,將它放在洗漱台上,瞧周楠婷坐在地上,姚澤就笑著道:「不打算起來了?」

周楠婷鬱悶的道:「沒勁,你扶我起來。」周楠婷伸出胳膊。官場之財色誘人450

「兩個女人喝成這個樣子,如果我不在那裡,還指不定出什麼事。」姚澤沒好氣的將周楠婷從地上拉了起來,然後摟住了她纖細的腰身,柔軟帶著身子的芳香,讓姚澤有些心猿意馬。

被姚澤摟住腰,周楠婷羞澀的忸怩一下,見姚澤沒有鬆開的意思,也就默認的不再動彈,靠在姚澤身上,帶著醉意的笑著道:「這不是你在那裡嗎,如果不在,我肯定不敢肆無忌憚的喝。」

姚澤將她扶到床邊坐下,見李陸菲柳眉緊鎖,睡的有些沉,就將被子蓋在她身上,然後對穿著牛仔短裙的周楠婷打趣的說道:「你就不怕我逞你們喝醉了,閌裁矗俊

周楠婷半眯著眼眸看了姚澤一眼,呵呵笑了兩聲,然後壯著膽子雙臂環抱住姚澤的腰身,呵氣如蘭的道:「我不怕,要不我們現在就做點什麼吧。」

姚澤被周楠婷的舉動嚇了一跳,「你這丫頭片子幹嘛呢,別誘『惑』我,我可不是什麼柳下惠,小心引火**。」

周楠婷眼眸『迷』離的望著姚澤道:「都說了,我不怕,只要你敢要,我就敢給你,你敢嗎?」周楠婷原本只是很清純的那種漂亮,喝了酒之後,俏臉泛紅,眼眸春意泛濫,倒是多了幾分嫵媚的成熟韻味,她眼神直勾勾的望著姚澤,紅唇微微張開一道縫隙,喘氣如蘭,刺激著姚澤的視覺感官。

「別胡鬧了。」姚澤心虛的輕輕推了周楠婷一下,推的力道很小,很勉強,周楠婷仍然是抱著姚澤不放,姚澤就惡狠狠的道:「在胡鬧真把你給上了。」

「呸,真難聽。」周楠婷紅著臉啐了姚澤一口,然後在姚澤心『潮』澎湃之際,將嘴巴湊到了姚澤的耳畔,『露』出潔白的貝齒,輕輕咬了一下姚澤的耳垂,然後以一種嬌媚的聲音問道:「你又沒有打過我的注意?」

姚澤喉嚨哽咽一下,下身在周楠婷舌尖不經意『舔』到耳垂的時候已經堅硬的挺起,「沒有,我趣。」姚澤口不對心的不承認。

「是嗎?」周楠婷輕笑一聲,然後低聲在姚澤耳畔道:「剛才是那個流氓說要上了我?」

姚澤一臉不可思議的望著周楠婷,覺得她今天晚上似乎變了一個人似的,不會是有什麼陰謀吧,姚澤多了個心眼,笑眯眯的說道:「你該不會是吃了春『葯』,春心『盪』漾了吧?」

「是又怎麼樣?」周楠婷抿嘴身上在姚澤胸口畫著圈圈,穿著黑『色』連體褲襪的修長美腿輕輕的觸碰著姚澤的小腿。

姚澤感覺自己的呼吸變的急促起來,原本一個還算清純的女孩子突然變的如同妖媚的狐狸精一般『迷』『惑』人,真是有些受不了,姚澤苦笑的道:「你不會是在玩什麼陰謀吧,楠婷,咱不帶這麼玩人的,歸結起來,我幫過你不少忙,你可別坑害我埃」

周楠婷確實喝的有些醉意,不過神智稍微還算清醒,聽了姚澤警惕的話,周楠婷呵呵嬌笑起來,無力的靠在姚澤肩膀上,輕聲道:「你想到那裡去了,我怎麼會害你,正因為你幫了我這麼多忙,我是為了感恩所以才以身相許,我都這麼主動了,你還無動於衷,不會是不行吧?」周楠婷故意裝作一副發現新大陸的表情望著姚澤,美眸中竟是玩味的神『色』。

男人最怕女人說自己不行,姚澤也不例外,聽了周楠婷的話,姚澤帶著佯怒的道:「行不行試了才知道。」

周楠婷雖然喝了酒,狀著膽子和姚澤玩曖昧,但是聽了姚澤的話,還是臉紅心跳的厲害,「試試就試試,我才不怕你。」周楠婷心裡有些心虛去來。

姚澤扭頭看了一眼倒在床上熟睡的李陸菲,一本正經的說道:「今天就算了,李陸菲在,施展不開。」

周楠婷聽了姚澤的話,掐了姚澤一把,嬌聲道:「你不喜歡雙飛嗎?男人不都好這口!要不要今晚上成全了你。」

「那啥……」姚澤心裡狂跳起來,望著側臉貼在自己肩膀上的周楠婷,想著她所說的雙飛纏綿畫面,姚澤一陣熱血沸騰,渾身燥熱不安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