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百五十一章旺盛的桃花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五十一章旺盛的桃花運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早點休息吧,我該走了。」姚澤感覺不能再待下去了,否則會出事的,在周楠婷一臉幽怨的表情下離開了房間,返回酒店的時候,在酒店大堂碰到了周大志和蔣天正的秘書蔣晴晴。

蔣晴晴正在和周大志交談,遠遠的瞧見姚澤就朝著姚澤揮手,笑眯眯的對迎面走來的姚澤打招呼的道:「姚主任,找你真不容易呀。」

姚澤微笑的道:「蔣秘書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蔣晴晴笑道:「也沒什麼大事,就是那些老頑固們已經看過你的農改計劃書,現在基本上沒有反對的聲音了,來告訴你一聲,順便把他們提的一些建議帶過來給你們看看。」

姚澤點頭感謝,由於李陸菲的原因,姚澤對周大志越發的反感起來,見到他也沒和他打招呼,而蔣晴晴和姚澤聊上之後也把他這個農業廳副廳長晾在一邊,周大志見兩人聊的投機,沒有和自己說話的意思,就說還有些事情沒有處理,先離開了大廳,回了房間。官場之財色誘人451

蔣晴晴指著大廳那邊的咖啡廳,笑著道:「去喝點東西吧。」

姚澤有些猶豫,覺得蔣晴晴太過妖艷類型,怕糾纏上傳出緋聞,就婉拒道:「晚上喝咖啡不好吧,還是算了吧。」

「你這是拒絕我嗎?」蔣晴晴一副傷心欲絕的模樣,我見猶憐。

姚澤無奈的笑道:「晚上喝咖啡確實不好,沒有拒絕你的意思,有什麼事情,明天去辦公室了可以說嘛。」

蔣晴晴目光閃爍的望著姚澤,若有所思的道:「你在有意的疏遠我,你怕我?」

「你想多了。」姚澤苦笑的道:「那過去坐坐,不過咖啡就不喝了。」

「成,不喝咖啡,就想和你聊聊天。」蔣晴晴做了個讓姚澤瞪大眼睛的動作,她直接就挽住了姚澤的胳膊,臉上還帶著妖艷的笑容。

姚澤朝著她看了一眼,又心虛的看了看四周,蔣晴晴見姚澤那副心虛的模樣頓時咯咯的嬌笑了起來,「得,不調戲你了,免得把你嚇跑了。」

姚澤苦笑無語……

坐在柔軟的沙發上,兩人四目相對,蔣晴晴有一雙『迷』人的眸子,姚澤凝視一會兒就敗下陣來,尷尬的咳嗽一聲,道:「還是喝點什麼吧,你喝什麼?」姚澤對一臉媚笑的蔣晴晴問道。

蔣晴晴揚起妖艷的臉蛋,思索一下,道:「要不我們和冰銳吧,新品種,口感還不錯。」

姚澤笑著點頭,點了兩瓶冰銳,將藍莓味的遞給蔣晴晴自己喝了一瓶檸檬味的,姚澤對著瓶口抿了一小口,回味一下,笑著點頭道:「還真不錯,介於啤酒和飲料之間的味道,口感也還不錯。」

蔣晴晴一臉幽怨的望著姚澤。

姚澤不解的道:「怎麼呢?」

蔣晴晴指著姚澤手裡的檸檬味冰銳,鬱悶的道:「我喜歡喝檸檬味的,要不咱們換一下吧。」

「啊?」姚澤怪叫一聲,尷尬的道:「不好吧,要不再給你叫一瓶。」

蔣晴晴抿嘴搖頭道:「不要,我就要你這瓶。」說著話,也不管姚澤痛不痛就把姚澤手裡那瓶奪了過去,大紅的嘴唇對著瓶口輕輕抿了一下,然後朝著姚澤挑眉笑了笑。

姚澤望著蔣晴晴妖艷的妝容,一副被沾了便宜的模樣惹得蔣晴晴又是一陣嬌笑,她舉起瓶子,笑眯眯的道:「不開玩笑啦,來,姚主任咱們喝一個。」

姚澤拿起蔣晴晴那瓶沒動過的冰銳,笑著道:「你別耍我就成。」官場之財色誘人451

蔣晴晴撇嘴道:「真沒情調,難道大陸的幹部都是那麼一板一眼的?」

姚澤笑著點頭,道:「體制是個嚴肅的東西,混入官場后,即便是個活潑開朗的小夥子在體制里熬上幾年,也會變得深沉嚴肅的。」

蔣晴晴笑著望著姚澤道:「比如你?」

姚澤點頭道:「對,上大學那會兒我還算開朗,看到漂亮的女孩子忍不住要動心思,現在嗎……」姚澤笑了笑,「當官后不敢隨便泡妞了。」

這話惹得蔣晴晴嬌笑連連,身子上下起伏間,胸部顯的波濤洶湧,上下彈跳起來,灰『色』瘦身西服裡面的白『色』緊身小衫緊緊的包裹著那挺拔的胸部,一副隨時可能破衣而出的架勢,顯得呼之欲出。

「還說你自己死氣沉沉,我看你本『性』根本就沒變,只是收斂了一點而已,看到漂亮女人照樣會動心。」蔣晴晴畫了眼線的美眸睨了姚澤一眼,問道:「我漂亮嗎?」

姚澤抿了口冰銳,尷尬的道:「蔣小姐自然漂亮。」

「既然漂亮,你不想泡我嗎?」蔣晴晴笑靨如花的望著姚澤,一副期待姚澤答案的表情。

「不想。」姚澤毫不猶豫的搖頭。

蔣晴晴一副失望的模樣問道:「為什麼?」

姚澤笑道:「準確的說,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蔣晴晴臉上再次『露』出妖艷的媚笑,朝著姚澤帥氣的臉上打量幾眼,挑眉問道:「為什麼不敢,我是母老虎?」

「不,我怕你老公會找我拚命。」姚澤似笑非笑的望著蔣晴晴。

蔣晴晴聽了姚澤的話,微微一怔,不解的問道:「你怎麼知道我結婚了?」

姚澤自然不會說,他對人妻有著特殊的感覺,只是笑眯眯的敷衍道:「知覺吧。」

蔣晴晴很不滿意姚澤的回答,撇了撇嘴后,表情黯然了些,沒有了剛才的活躍勁,她幽幽嘆了口氣,聲音有些低沉的道:「女人最怕的就是嫁錯男人,一旦嫁給了一個沒有責任心的男人人品低劣的男人,這輩子幾乎都毀了。」

姚澤默然無語,不知這種話題怎麼去搭腔。

蔣晴晴笑了笑,道:「得了,不談我的那些煩心事,說說你吧,我很好奇你怎麼在短短的三年裡從一個小小的『政府』科員升到了如今的處級幹部,放眼整個國家恐怕也找不出幾個你這樣的例子來。」

姚澤笑著道:「說的有些誇張了,年輕的處級幹部在國內還是有不少的,不過也確實不容易了,其實我的官途歸結起來可能運氣佔了大半,一路走來,也算是順順噹噹,不過越是這樣其實越應該感到驚慌,在你仕途走到坦『盪』的時候,說不定有不少人盯住了你,羨慕嫉妒上你了,那些喜歡下絆子的人不再少數,會讓你感到如履薄冰,沒走一步都得猶豫再三,否則被逮住小辮子,很多人都會蜂擁而上的落井下石,所以,現在的我並不該感到高興,還需要多磨練才行,否則指不定哪天就被雙規了。」

蔣晴晴笑著搖了搖頭,「你太過杞人憂天了,若是讓那些熬了一輩子都沒熬到處級幹部的人聽見你這話,不指著鼻子罵你才怪了。」

姚澤苦笑了一下,也不去和蔣晴晴多解釋,只是道:「每個人有每個人的難處,風格的表面下指不定隱藏著什麼苦不堪言。」

蔣晴晴深感同意的點頭,道:「比如我。」官場之財色誘人451

姚澤問道:「你怎麼呢?」

蔣晴晴鬱悶道:「準備和我老公離婚呢。」

姚澤苦笑道:「現在流行離婚嗎?」

蔣晴晴沒好氣的瞪了姚澤一眼,鬱悶的道:「能不能別說風涼話,如果過的好,誰想離婚?」

姚澤收起笑意,深以為然的點頭道:「也許是社會風氣在變,人們的思想也跟著變化,只要是凡人,誰有能不落了俗套,就比如男人拒絕不了漂亮女人。」

蔣晴晴恨恨的道:「男人果然沒一個好東西,都是見異思遷的混蛋。」

姚澤笑道:「也許吧,不過你這打擊面太大了,好男人還是有的。」

蔣晴晴似笑非笑的望著姚澤,撇嘴道:「比如說你?」

「我可沒怎麼說,我不是好男人。」姚澤拿起冰銳喝了口,然後繼續道:「我一直沒把自己歸結到好男人的範疇,我其實很好『色』。」姚澤第一次在女人面前說自己好『色』,不知因為什麼,總覺得對待蔣晴晴這種喜歡妖艷打扮的女人,語言上就不能太過拘束。

「你倒是實誠,願意承認自己好『色』。」蔣晴晴抿嘴嬌笑了起來,而後,繼續道:「比有些虛偽的男人強多了。」她輕輕挑眉,笑眯眯的望著姚澤,問道:「你對我這種的女人有興趣嘛?」

姚澤在心裡吶喊,「何止是有興趣,簡直是太有興趣了,漂亮的人妻,打扮的又時尚『性』感妖艷,這種女人在床上可想而知她的風『騷』/勁。」

「那啥……大晚上的,別玩我。」姚澤忍不住朝蔣晴晴鼓鼓的胸部上瞅了一眼,有些氣短的說道。

蔣晴晴將姚澤偷偷看自己胸部的目光落入眼裡,忍不住嘴角揚起了一個驕傲的弧度,生氣清脆帶著柔媚的道:「我其實已經知道答案了,你是想和我上床的。」

姚澤突然感覺自己要崩潰了,今天晚上的兩個女人的言詞為什麼都是那麼放-『盪』不羈,蔣晴晴這種原本就如同狐狸精般的嬌艷女人也就算了,連姚澤一向認為有些清純帶著活潑勁的周楠婷今晚都是豪放不已的說要和自己上床,讓姚澤感覺三觀盡毀。

姚澤沒有去接蔣晴晴的那句『你是想和我上床的』,他拿起冰銳看了看標籤,一副不解的模樣道:「這玩意度數很高嗎?你怎麼開始誰醉話了。」

「討厭。」蔣晴晴嬌媚一笑,挑眉道:「酒不醉人人自醉,面對我喜歡的帥哥,和白水都能讓我心醉。」蔣晴晴媚眼如絲的望著姚澤,胳膊撐在桌子上,將嘴巴湊到姚澤耳邊,輕聲呢喃道:「我待會兒去你房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