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百五十七章老孫頭的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五十七章老孫頭的手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兩人在沙灘邊又坐了一會兒,直到夜幕降臨,海邊溫度降低了不少,姚澤才帶著秦海心離開,去了附近村莊,老孫頭的家。

村裡的住戶不多,也就五六十戶人家,姚澤敲開老孫頭的門時,老孫頭正在家裡清蒸大螃蟹,將兩人讓了進去,老孫頭笑呵呵的道:「來的正好,清蒸大螃蟹馬上出鍋,無污染的,下酒好的很埃」

老孫頭是個光棍,一輩子住在大嶼山,靠撲魚為生,無妻自然無後代,過著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生活,姚澤問過他,難道不想要個兒子傳宗接代?

孫老頭笑著說,家裡就幾片磚瓦,接什麼代?生一個孩子讓他下來跟著我受苦?算了吧,我這輩子算是看透了,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死後一堆黃土了事。

姚澤聽了就一副無良的笑著說,「這麼多年你一個人過,憋著多難受,咋解決問題啊?」官場之財色誘人457

孫老頭就笑著罵了姚澤兩句,腆著臉不以為意的說:「能怎麼解決,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唄。」

當時姚澤正喝著酒,聽了老孫頭的話,嘴裡的酒一下子噴了出來,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知道快笑背起了,姚澤才有問道:「這輩子該不會沒碰過女人吧?」

老孫頭嘿嘿一笑,『露』出一嘴黃牙,壓低了聲音道:「倒是去蘭桂坊找過幾次小姐,那滋味真她娘的**埃」

姚澤聽老孫頭嘮叨,最記憶猶新的一句話就是,「我這輩子算是活的窩囊,如果能夠從來一次,就是***豁出命了也得混出個人樣來,找了小姐才知道女人真他媽好,姚澤啊,你這麼年輕又是大官,可謂前途無量,年輕的時候多愛些女人吧,免得老了和我一樣追悔莫及埃」

「你們快先坐,我去招呼一下鍋里的螃蟹,待會咱們再喝上幾杯小酒,嘮嘮嗑。」老孫頭的房子不大,一個十幾平方的小客廳,裡面一個裡間,大概七八個平方,只夠放下一張床,也算是室了吧,客廳裡面一張桌子,兩三把椅子和一個彩屏小電視便是老孫頭的全部家當了,每次做飯還得把鍋爐放在屋外。

老孫頭出去招呼著鍋里的美味,姚澤和秦海心就坐在破舊的木凳子上,環繞房子一周,秦海心聲音清脆的道:「孫大叔過得也太清貧了吧?」

「誰說不是。」姚澤撇了撇嘴,而後笑著道:「不過,他現在已經習慣了窩在這裡的生活,假如你讓他去大房子住估『摸』著還不習慣呢,隔一段時間自己去淺海撲一些海貨,然後自己耕種了一些蔬菜之類的,活的倒也自得其樂吧。」

秦海心幽幽嘆了口氣,出聲道:「其實這種生活也不錯,如果能和心愛的人住在這裡,遠離嘈雜、紛爭,也算是一種幸福吧。」

老孫頭端著一小盆子螃蟹走了進來,聽到兩人的對話,頓時翻著白眼道:「別說這種風涼話,住一天兩天倒是覺得稀奇,但是讓你一年十年,甚至是幾十年一直住在這裡,你們能習慣么?花花世界誘人的東西太多,現在的人幾乎沒人可以抵擋。」說道這裡,他樂了起來,咧嘴笑道:「現在的和尚不照樣喝酒吃肉,玩手機、電腦,找小姐嗎,和尚都不能免俗,更何況你們。」

姚澤未有苦笑搖頭,秦海心卻是有些羞澀了。

三人圍坐在小桌子上,老孫頭挑了一隻最大號的螃蟹遞給秦海心,然後笑眯眯的道:「姑娘,今天多謝你的錢了,老漢我又可以去蘭桂坊瀟洒幾次了。」

姚澤喝著老孫頭自釀葡萄酒,聽了他的話,再次的把就從嘴巴里噴了出來,頓時嗆的直咳嗽,連連朝著老孫頭翻白眼,暗罵老孫頭老『淫』-棍。

秦海心倒是不明所以,帶著笑意的道:「孫大叔還喜歡逛酒吧嗎?」

老孫頭也不知道什麼叫做臉皮,嘿嘿咧嘴笑道:「逛什麼酒吧,我是去蘭桂坊逛窯子。」

「……」秦海心嫵媚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和羞澀。

姚澤卻是狠狠的翻著白眼道:「你可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來走一個。」他和老孫頭喝了一杯,然後拿起秦海心跟前的螃蟹,幫她掰開,然後遞了過去。

秦海心聞到香噴噴的蟹黃,忘記了自己懷孕忌食的茬,笑眯眯的接過,然後吃了起來。

老孫頭笑著問道:「味道怎麼樣,這可是無污染的大螃蟹,絕對比市場上賣的好吃。」

秦海心讚不絕口的道:「確實,蟹黃比市場上賣的要甘甜香膩了許多。」剛說著話,秦海心突然柳眉一蹙,捂著肚子一副痛苦的模樣。官場之財色誘人457

「海心,你沒事吧?」姚澤在一旁見了,頓時嚇了一大跳,站了起來,握住秦海心的雙肩,望著老孫頭道:「你這螃蟹不會有問題吧?」

老孫頭也是一臉不知所措,趕緊擺手解釋道:「不可能啊,這幾天我每天都在吃這個,怎麼沒出現什麼問題,剛才你也吃了埃你肚子疼了?」

姚澤轉念一下也是,於是趕緊對秦海心道:「有沒有事,要不我帶你去醫院。」

秦海心肚子疼的厲害,一會兒白潔的額頭上便涔出了細小的汗珠兒,她咬著牙,忍著疼痛的道:「沒……沒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一旁的老孫頭推著姚澤道:「都疼成這樣了,你趕緊帶她去醫院啊,再晚點怕拖的嚴重了。」

姚澤趕緊點頭,讓秦海心到了自己背上,將她背了起來,然後快速的朝著秦海心停車的位置趕去,上了車,將秦海心放在後排的位置,姚澤從秦海心包里掏出鑰匙,然後趕緊朝著醫院駛去。

……

秦海心躺在病床上,安靜的睡了過去,臉『色』有些蒼白,剛才為秦海心看病的醫生走了進來,然後朝著姚澤望了一眼,問道:「你是她家屬?」

姚澤搖頭道:「我是她朋友,大夫,請問她得了什麼病嗎?」

那女醫生沒好氣的道:「這哪是什麼病,你們明明知道她懷孕了,還跟她吃什麼發物,你們晚上吃了什麼東西?」

「懷……懷孕?」姚澤愣了一下,而後下意識的回答說:「螃蟹。」

女醫生無奈的搖頭,「真是瞎來,都懷疑了還能吃螃蟹嗎?小心肚子里的孩子流出,待會兒我去給你寫張條,把忌嘴的食物都給你列出來,下次可別『亂』吃了。」

姚澤趕忙道謝,等女醫生走後,秦海心眼睛微微睜開,望著姚澤,虛弱的道:「你都知道了?」

姚澤心裡微微有些泛酸,不過還是擠出一絲笑意,點了點頭,輕輕恩了一聲。

秦海心苦澀的笑道:「是不是很鄙視我?」

「為什麼要鄙視你?」姚澤問道。

秦海心理所當然的道:「未婚先孕,難道不該被鄙視嗎?」

姚澤道:「這個年代,未婚先孕難道不正常嗎?這事太正常了,你別多想。」姚澤安慰的說道。

秦海心點了點頭,咬著唇偷偷睨了姚澤一眼,試探的問道:「你不想知道這個孩子是誰的嗎?」

姚澤被秦海心問的有些莫名其妙,於是說道:「出了你未婚夫,還能有誰。」

對於姚澤的回答,秦海心只是笑了笑,然後不做聲了。

姚澤繼續問道:「要我幫你通知你父母過來嗎?」官場之財色誘人457

秦海心趕緊道:「別,我不想他們知道。」

姚澤發難的道:「可是沒人照顧你怎麼行。」

秦海心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悻悻道:「要不……要不委屈一下姚主任?」秦海心臉上『露』出一副孩子模樣的希冀。

姚澤明天還要趕早去試點做事,便有些猶豫起來,秦海心見了姚澤的表情,就幽幽嘆了口氣,道:「你如果有事情就算了,當我剛才沒說吧。」

姚澤苦笑道:「說出來的話,你能當沒說,但是我一個大老爺們能當沒聽見,然後把你一個人扔在這裡?」

「得,我留下來服侍你吧,我這輩子還沒服侍過人呢。」姚澤笑著道。

秦海心俏麗的臉龐上帶著如花的淺笑,心裡卻幽幽的想:「我懷著你的孩子,你服侍我難道不應該嗎?哼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