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百五十九章陪著上廁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五十九章陪著上廁所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

特警將別墅里三層外三層搜了個遍也沒找到於乾,不過,於宗光卻在別墅里發現了一個重要線索,那便是於乾開來的車子還停在別墅里,陳光毅萬萬不會想到於宗光會帶著特警過來找他兒子,所以車子停在別墅裡面並沒有去管它,而且剛才事出緊急,也沒想起那輛車子。

於宗光一直屬於不溫不火的類型,這次是氣急敗壞了,他急沖沖的走到陳光毅跟前,陰沉著臉,怒聲道:「陳光毅,趕緊把我兒子叫出來,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

陳光毅也是怒聲道:「我說了,我沒有藏你兒子,你可別欺人太甚。」

「我欺人太甚?」於宗光怒極反笑,道:「後面車棚停著我兒子的車子,你怎麼解釋?」

陳光毅聽了老臉微微一變,腦袋迅速的思索著對策,片刻就計上心頭,恢復淡定的神情,笑著道:「你可能也知道,我有些專門做抵押的產業,你說的那輛寶馬車子是今天一個車主抵押給我公司的,我真不知道那是你兒子的車,如果知道,怎麼也不敢收不是。」

於宗光也不是三言兩語就能糊弄過去的主,他沉聲道:「抵押單呢?拿出來我看看。」

「我有義務給你看嗎,再說,這憑據在公司,我現在怎麼拿給你。」

汪祖峰道:「既然你沒法拿出車子的憑據,先跟我們回去一趟。」

汪祖峰話剛說完,十幾個打手便不要命的一般對著汪祖峰蠢蠢欲動,汪祖峰沉著臉,怒聲道:「都要造反是嗎?信不信把你們全都抓回去。」

陳光毅板著臉揮手,讓他的小弟們退到一邊去,「成,我跟你們回去就是,對於你們的行為,我會請我的律師幫我討回公道。」

汪祖峰沒有理會陳光毅的狠話,怕走了之後於乾被偷偷轉移地方,汪祖峰叫了兩名特警守住大門,然後他和於宗光以及其餘的特警帶著陳光毅離開。

……

沈江銘從省里回到江平后,沒有去市政府,整整一天都待在自己書房裡悶頭抽煙想著心思,煙霧瀰漫到書房的每個角落,他眉頭緊鎖,時而深思而是輕嘆,從抽屜里取出一個小型的數碼相機,沈江銘猶豫了一下,而後拿出手機翻出姚澤的電話打了過去。

此時姚澤正在病房照顧秦海心,見是沈江銘打來的電話,這麼晚了打過來肯定是有什麼急事,於是他趕緊將蘋果遞給秦海心然後走到窗戶邊,將電話接通,沈江銘在電話里道:「沒打擾到你睡覺吧?」

姚澤微微笑了笑,道:「沒呢,沈叔叔是不是有什麼事啊?」

沈江銘在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兒,道:「沒什麼事情,隨便打個電話過來問問你的情況,最近工作開展的怎麼樣?」

姚澤總感覺沈江銘似乎有些不對勁,但是也沒好問出疑惑,只是道:「最近工作開展的比較順利,用不了多久一期工程應該差不多完成了,農改的三個試點正在同步進行。」

「好好。」沈江銘點了點頭,在電話那頭笑著道:「等事情辦完了回來陪我喝幾杯酒,咱們爺倆好久沒一起喝酒了。」

姚澤微微皺眉,道:「沈叔叔,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啊,說出來看看我能不能幫上你。」

沈江銘笑罵道:「就你小子多心,隨便打個電話關心一下你,你也能想歪,我能有什麼事?再說,就算我真有事了,就你那小胳膊小腿能幫的上忙?」

姚澤默然,確實,如果沈江銘都解決不了的事情,自己恐怕望塵莫及埃

見電話里的姚澤沉默,沈江銘笑道:「別多想了,知道你想這麼多,我就不該打這個電話,你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就行了,我啊,你就別操心了,你也操不上那個心。」

掛斷電話,姚澤原本想打電話問問宋楚楚情況,但是怕宋楚楚和沈江銘在一起,於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接完沈江銘的電話,姚澤心情變的有些低沉起來。

躺在病床上的秦海心見了,就關切的問道:「出什麼事了?」

姚澤擠出笑,說道:「沒事,我能有什麼事。」

秦海心笑了笑,「那怎麼看你一副不高興的樣子。」

姚澤道:「人活在這個世上,難免總會遇到一些不順心的小事,不礙事的。」

秦海心見姚澤沒有和自己說的意思,就點了點頭,笑眯眯的轉移話題道:「對了,那個大海龜還在車裡呢,會不會悶壞了?」

「不會。」姚澤搖了搖頭,「你忘記烏龜最厲害的就是冬眠了吧,一晚上就悶壞了那它也太沒用了。」想起那個似乎頗具靈性的海龜,姚澤心裡感嘆不已,大千世界真是無奇不有,想到玄妙的事情,姚澤便想起在湯山縣任職時,那名診所的神秘老中醫交給他的錦盒,現在那錦盒就放在淮源住的地方,他打算這次回去了就把錦盒打開看看,裡面到底是什麼神奇的東西。

「姚澤。」姚澤正入神,秦海心突然語氣青澀的喊了一聲,將他從思索中拉了回來,疑惑的看著秦海心,見她俏臉泛紅,姚澤問道:「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秦海心表情有些尷尬的搖頭,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姚澤笑道:「餓了?」

「不是啦。」秦海心俏臉羞的通紅,「我……我想去洗手間。」

「啊?」姚澤立馬站了起來,「我幫你喊護士去。」

「喂。」秦海心連忙喊住姚澤,出聲道:「都什麼時候了,誰還去管你埃」

姚澤又折返了回來,道:「那怎麼辦啊,不會是讓我扶你去女廁所吧?」

「現在這裡還有別人嗎?」。秦海心鬱悶的道。

姚澤苦笑道:「那成,我把你送到廁所門口,你自己進去。」

姚澤扶著秦海心到了三樓病房女廁所門口,道:「進去吧,我在外面等著你。」

秦海心有些虛弱的扶著牆壁,推開廁所的門走了進去。

姚澤在外面點了一支煙抽了起來,剛抽了一口,裡面傳來秦海心的嬌呼聲,姚澤嚇了一大跳,扔了煙,一個箭步沖了進去,「怎麼呢?」

秦海心臉色蒼白,身子有些打顫的道:「有……有老鼠,剛才好大一隻老鼠從我身邊跑過去,嚇死我了。」

姚澤吁了口氣,泛著白眼道:「老鼠而已,瞧把你嚇的,我都跟著你嚇了一身汗,你繼續吧,我去外面等你。」

「算了,我不上了。」秦海心有些后怕的道。

姚澤笑道:「都來了為什麼不上啊?」

秦海心道:「我害怕。」

姚澤摸了摸鼻子,悻悻笑道:「要不你把門關上,我就站在這裡等著你。」

秦海心羞紅了臉,晚上和了些水又吃了個蘋果,這會兒確實有些憋不住了,於是羞澀的點頭,道:「你把身子轉過去。」

姚澤苦笑道:「成,你快點吧。」

見姚澤將身子轉了過去,面對著牆,秦海心走了進去,將門給關上,然後將黑色皮裙掀了起來,脫掉包裹著屁股的黑色連體襪,然後蹲了下去,想到姚澤就在外面,怕姚澤聽見,秦海心感覺極其彆扭,半天都沒個反應。

姚澤等了一會兒,怕有別的女人進來,不由得催促道:「好了沒,快點吧大姐,待會有人進來瞧見多尷尬。」

「知道了,你別催我啦。」秦海心羞紅了臉,也不管那麼多了,不再憋著,放鬆了身子,瞬間廁所里發出滋滋~滋滋的水漬聲來,安靜的廁所里,秦海心噓噓的聲音特別明顯,想到姚澤聽見這個聲音,頓時俏臉紅到了耳後根,臉上滾燙滾燙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