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百六十一章有孩子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六十一章有孩子了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說好了星期六和於家見面商量辦酒席的事情,秦海心臨時變了卦,稱自己不舒服,讓秦月娥推了見面的事情,自己獨自一人坐著計程車去了大嶼山。

因為前幾天來過一次大嶼山所以這次尋來算是輕車熟路了,大了大嶼山的辦公地點,農業發展處的一名工作人員正在辦公室的走道里抽著煙,見一個身材高挑,衣著時尚的女子走來進來,四處張望的模樣,於是笑眯眯的將煙蒂扔掉,對尋來的秦海心問道:「美女你是來找人的嗎?」

秦海心笑了笑,點頭道:「請問姚澤是在這裡上班嗎?」

「你找姚主任埃」那男子詫異了一下,難道姚主任在香港還認識這麼漂亮的女人,他指著三間辦公室靠裡面那間,笑著道:「那間便是姚主任的辦公室,他在裡面辦公呢,你自己去找他吧。」

秦海心抿嘴笑著說了聲謝謝,然後朝著姚澤辦公室走去。官場之財色誘人461

李陸菲陪著周楠婷玩了三天之後,回來上班,此時正在和姚澤核對報表,姚澤坐在皮椅上,李陸菲站在他身邊,微微躬腰,發梢時不時的從姚澤臉頰擦過,讓姚澤老不快活,又不太好出口說她。

此時,秦海心尋了過來,房門開著,她站在門口輕輕敲了敲房門,面帶微笑的望著姚澤,輕聲道:「沒打擾到你工作吧?」

姚澤微微抬頭,見是秦海心,笑眯眯的道:「秦小姐過來了,到裡面來坐。」他吩咐李陸菲給秦海心倒水,自己將報表收了起來,從皮椅上站了起來招呼秦海心。

李陸菲給秦海心倒水之際偷偷打量秦海心幾眼,這幾天和周楠婷一起玩了幾天,李陸菲大概的知道了周楠婷喜歡姚澤的事情,所以此時見到有漂亮的女孩子找姚澤,李陸菲自然多了個心眼。

給秦海心到完水后,李陸菲很不識相的站在辦公桌旁邊,故意翻看文件,打算聽著兩人說什麼,姚澤就笑著道:「陸菲,這裡沒什麼事情了,你先出去忙吧。」

李陸菲朝著秦海心看了一眼,見秦海心朝著自己笑著點頭,李陸菲擠出一絲笑意,然後答應一聲,踏著高跟鞋發出噠噠~噠噠~的聲音走了出去。

剛走出去她便撥通了周楠婷的電話,「楠婷我跟你說……」

姚澤笑望著秦海心,問道:「找我來有什麼事嗎?」

秦海心來之前就想好了借口,所以她抿嘴笑了笑,臉上『露』出淺淺的酒窩道:「還問我呢,借了我的車子都不用還了是嗎。」

姚澤聽了一拍腦袋,「瞧我這破記『性』,這兩天只顧著忙事,倒是把車子的事情給忘了,車子停在外面,你看見沒?」

秦海心笑眯眯的點頭,其實她今天來的主要目地並不是來要車子,而是為來說孩子的事情,原本她打算神不知的將孩子給打了,心裡雖然很不舍但也迫於無奈,直到前兩天在香港再次見到姚澤,秦海心便慢慢有些斷了打孩子的念頭,既然能夠和姚澤在香港想要,秦海心覺得這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如果碰到了姚澤自己還私自將屬於他的孩子給打了,那麼她自己都不能原諒自己,所以她今天過來,其實是想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訴姚澤。

「我的海龜還好么?」秦海心先找了個話題。

姚澤悻悻一笑,車子都給忘了,還能記得海龜,不過海龜自然不會有什麼事情,姚澤硬著頭皮點頭說沒事。

秦海心見了姚澤這副模樣,不由得抿嘴笑了起來,而後端起杯子抿了口茶,放下杯子后,秦海心對姚澤問道:「你現在找女朋友沒?」

姚澤不知道唐敏算不算一個,不過還是厚著臉皮搖了搖頭。

見姚澤搖頭,秦海心內心有些竊喜,不過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來。

姚澤笑著問道:「你肚子沒事了吧?」

秦海心俏臉一紅,想起那天晚上,姚澤陪著自己上廁所時,聽見自己噓噓的聲音,心裡就有些不自在,因為懷孕的原因,秦海心不敢穿牛仔褲怕勒到了肚子,便穿著稍微寬鬆一些的連衣裙腿上包裹著黑『色』褲襪,她有些彆扭的扯了扯自己的裙擺,羞紅著臉道:「沒什麼事了,就是有時候沒什麼食慾,犯噁心。」

姚澤朝著秦海心肚子上瞅了一眼,問道:「懷疑了沒什麼食慾很正常,幾個月了?」官場之財色誘人461

秦海心推算了一下,道:「大概有四個多月了吧。」

「四個多月了,你肚子還看不出什麼變化,反應不明顯,應該是個女兒吧。」姚澤笑望著秦海心的肚子,不過突然意識道什麼,他微微一怔,按照時間推算,四個月前秦海心還在江平市啊,難道這個孩子是在秦海心來香港就有了?

姚澤雖然感覺有些奇怪,但是並沒有將自己心裡的想法說出來,畢竟這是人家的私事,自己不便於主動開口詢問。

秦海心也看到了姚澤剛才臉上微微一怔的表情,暗想他恐怕按時間推算,應該是對自己這個孩子有所懷疑,於是就順水推舟的道:「姚澤,你是不是再想,這個孩子是誰的?」也許是心裡微妙的變化,秦海心沒有再客套的喊姚澤為主任,直接呼其名。

姚澤笑著道:「是有些好奇,不過這是你的私事,你沒必要向我說的。」

秦海心俏麗的臉龐凝望著姚澤,聲音變的有些異樣起來,「也許最有必要的就是對你說。」秦海心說我,眼眶微微有些濕潤。

姚澤感覺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什麼情況?

最應該和自己說這個事情?

姚澤被秦海心給說愣了一下,「秦小姐,你這是不是在開玩笑,怎麼會最有必要對我說,我又不是孩子她爹。」姚澤苦笑不已。

秦海心正視著姚澤,一臉嚴肅的道:「我如果說是呢?」

「啥?」姚澤瞪大了眼睛望著秦海心,而後噗的一笑,道:「別開玩笑了,我的小心臟受不了,這孩子怎麼可能是我的,咱們有沒有那啥。」

秦海心俏臉微微一紅,想起在湯山縣時,自己偷偷把姚澤給灌到然後將第一次給了他的情景,臉龐顯的極其不自然起來。

「我沒有和你開玩笑,這個孩子真是你的。」秦海心怕姚澤不相信,於是道:「還記得咱們在湯山一起吃過一次飯嗎?」

「啊,記得。」姚澤木訥的點頭。

「那次你喝醉了,當時你以為和酒店服務員發生了關係,還記得嗎?」秦海心追問道。

姚澤臉『色』慢慢的凝重起來,望著秦海心的俏臉,有些不可思議的道:「那次……床單上的血是你留下的?」

見秦海心微微點頭,姚澤一下子閉上了眼睛,無力的靠在了沙發上,許久,他才有氣無力般的道:「為什麼啊?」

秦海心道:「當時我知道自己要嫁給一個香港的傻子了,覺得第一次不應該……所以我就找了你。」說到這裡,秦海心俏臉羞的緋紅,更多的確實緊張,緊張姚澤對她的態度。

「你怎麼能證明自己說的是真話。」姚澤不死心的問道。

秦海心道:「可以去醫院檢查看看這個孩子是不是你的。」

姚澤這下徹底懵了,這麼突然的自己就有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