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百六十二章灌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六十二章灌醉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見姚澤一臉震驚伴隨著臉『色』有些難看,秦海心覺得姚澤肯定是不想要這個孩子,於是苦澀的笑了笑,聲音有些落寞的道:「放心好了,我不會拖你的後腿,畢竟你前途無量,如果未婚先孕肯定會影響你的仕途,這個孩子我會打掉的,過來只是義務『性』的和你說一聲。」

姚澤從震驚中醒悟過來,怔怔的望著秦海心有些失落的俏臉,道:「這個孩子不能打,怎麼說也是我的骨肉,一定不能打。」

秦海心望著姚澤,道:「你想要這個孩子?」

「是的。」姚澤已經從震驚中完全醒悟過來,點頭道:「既然是我的孩子,我就不能讓他腹死胎中。」

秦海心內心喜悅於姚澤如此回答,卻又有些糾結,「我馬上要和於凌風成親了,如果要生的話,怎麼向於家交代?」官場之財色誘人462

姚澤望著秦海心問道:「你願意為我把這個孩子生下來嗎?」

秦海心將俏臉望向外面,掩飾臉上的羞澀,輕聲道:「我願不願意生下來取決於你的態度。」

「我的態度?」姚澤望著秦海心的側臉,「你讓我娶你?」

秦海心突的轉過頭,勇敢的望著姚澤,道:「你不願意嗎?」

姚澤苦笑了一下,道:「你這麼漂亮,我怎麼不會不願意娶,只是……」

「你不用說了,我知道。」秦海心沒有讓姚澤說下去,只是問道:「我願意為你把孩子生下來,只是如果我要生這個孩子,肯定是不能待在香港了,否則於家和李恆德都不會放過我,你得安排我去處。」

姚澤思索一下,道:「要不回江平吧。」

秦海心搖頭道:「不行,李恆德在江平的勢力太大,會不安全,而且未婚生育生下來的孩子是沒有戶口的。」

姚澤看了秦海心一眼,忍了忍,道:「要不去國外吧,我有個朋友在那邊留學,過去了可以讓她先照顧你。」

秦海心猶豫了一下,然後點頭道:「我聽你的,孩子生下來,如果能在那邊定居,我就不回來了。」秦海心說這種話真假參半,更多的是想試試姚澤的態度。

姚澤聽了苦笑道:「你到那邊定居,我的孩子不就和我見不到面了,生完了,在那邊休養一段時間,我安排你回來,不管怎麼樣,以後給你一個名分。」

秦海心被姚澤的話感動,搖了搖頭,臉上帶著溫柔的笑意道:「我這種苦命的女人名分要不要不重要,只要你能不負我就好。」

秦海心突然想起自己母親,於是對姚澤道:「我走了,我母親怎麼辦?」

「你母親?」姚澤對秦海心家庭情況不甚了解,不由得有些疑『惑』。

秦海心就將秦月娥嫁給李恆德想給她親生父親報仇的事情全都告訴了姚澤,姚澤聽完后,微微蹙眉,半響后才道:「李恆德這種老狐狸老謀深算,我怕你母親鬥不過他,最後反而害了自己。」

秦海心『露』出擔憂的神『色』,道:「我也是這麼想的,所以勸她放棄報仇,她嘴上雖然答應了我,但是我知道她仍然沒有死心,這麼多年她對我父親的感情從來都沒有改變過,一心想著報仇。」

「讓她一起和你去美國吧。」姚澤說道。

秦海心道:「我怕她不願意。」

姚澤看了看時間,然後道:「晚上約你母親,我們一起吃飯吧,把孩子的事情和去美國的事情都和她說清楚,然後我幫著勸勸看。」官場之財色誘人462

秦海心抿嘴一笑,嬌俏道:「你能說服她,以後我什麼都聽你的。」

姚澤笑了笑,突然就有這麼個漂亮的女人要給自己生孩子,姚澤恍然做夢一般,他望著秦海心嫵媚帶著嬌俏的笑臉,一臉詭異模樣的道:「真的什麼都聽?」

秦海心知道姚澤不懷好意的話,頓時俏臉一紅,啐了姚澤一口,然後從包包里拿出手機,當著姚澤的面給自己母親秦月娥打電話。

掛斷電話,秦海心心情大好,臉上含笑的道:「我媽說了,晚上回家吃飯,她親自下廚。」

姚澤笑著點頭,「那成,要不你先回去和你母親解釋一下我們之間的事情,待會兒上門了也不至於那麼尷尬不是。」

秦海心理解姚澤的心態,笑了笑,善解人意的道:「成,我先回家和我母親說著孩子的事情,當然你這個爸爸我也會和她解釋清楚,至於我母親的思想工作就得靠你啦。」

姚澤笑著做了個ok的手勢。

秦海心就站了起來,提起沙發上的手提包,道:「車子我先開走了,晚上你打車過去。」

姚澤笑眯眯的站起來送秦海心,送到門口的時候道:「地址發我手機上。」

秦海心沒有回頭,舉起***的手指學著姚澤剛才的模樣,打了個ok的手勢,姚澤望著秦海心進車,然後車子駛出辦公地點,輕輕吁了口氣,現在想想都感覺事情如此叛經逆道。

快到下班的時候,李陸菲笑眯眯的跑到姚澤辦公室道:「姚主任,楠婷剛才打電話來說,晚上約咱們一起吃飯。」

姚澤正翻看著文件,聽了李陸菲的話,笑道:「今天不行,改天吧。」

李陸菲掃興的道:「今天為什麼不行啊,約了剛才那個美女?」

姚澤笑著翻了個白眼,道:「你是我秘書還是管家婆?問得夠多的。」

李陸菲悻悻的吐了吐舌頭,道:「我是代表楠婷問你的。」

「楠婷?」姚澤滿懷深意的望著李陸菲,出聲道:「幫楠婷問,此話怎講?」

周楠婷並沒有將自己喜歡姚澤的事情說出來,李陸菲剛才一時口無遮攔給說了出來,此時見姚澤起疑,她心裡叫苦不已,自給著嘴也真夠快的,於是她悻悻笑道:「姚主任,那啥,我活還沒幹完呢,先出工作了。」說完,一灰溜的小跑了出去。

晚上,姚澤到超市去買了些禮品,按照秦海心發的地址,找到了秦海心家,站在門口,姚澤整理了一下儀錶,第一次有種見家長的心態,心裡竟然有些緊張起來,他輕輕敲響房門,沒一會兒,房門被打開,秦海心探出腦袋來,望著姚澤西裝革履的模樣,頓時抿嘴笑了起來,道:「快進來吧,馬上開飯了。」

姚澤笑著點頭,秦海心細心的給姚澤挑了一雙拖鞋,然後拉著姚澤的胳膊,道:「我媽在廚房做飯,我帶你去打個招呼。」

姚澤悻悻笑著『摸』了『摸』額頭,秦海心注意到姚澤的動作,頓時覺得好笑,打趣的道:「姚主任什麼世面沒見過,這就緊張了?」

姚澤沒好氣的道:「這種事情從來沒幹過,當然緊張。」

秦海心原本就長的嬌俏靚麗,聽了姚澤的話,秦海心嬌俏的吐了吐香舌,看的姚澤心神一『盪』。官場之財色誘人462

「媽,姚澤過來了。」秦海心拉著姚澤站在廚房門口,望著裡面忙活的秦月娥,臉上帶著一絲羞澀的道。

姚澤跟著喊了聲伯母。

秦月娥正朝著鍋里的菜,聽了秦海心的話,扭頭望來,看到姚澤,她先是愣了愣,而後臉上『露』出一絲欣慰的笑意,「你就是姚澤吧,歡迎到阿姨這裡來做客,你們先出去坐,馬上就可以開飯了。」

秦海心道:「需要幫忙嘛?」

秦月娥笑道:「你會幫什麼忙,當慣了大小姐,讓你做菜你做的來嘛?」秦月娥當著姚澤的面戳穿了自己的窘事,秦海心俏臉一紅,悻悻的笑了笑,拉著姚澤去了外面的客廳。

姚澤坐在沙發上,秦海心給姚澤倒了杯水,而後在他旁邊坐下,一陣香風飄過,姚澤忍不住嗅了嗅鼻子,然後對秦海心問道:「事情都和你母親說了?」

秦海心紅著臉點頭,姚澤就打趣的道:「咱們那一段你怎麼說的?照直了說把我灌醉了,然後……」

秦海心俏臉羞的更紅了,不敢看姚澤,只是悻悻道:「我騙我媽說來香港前我們在一起過,然後就……」

姚澤哈哈笑了起來,然後從口袋裡掏出煙,剛準備點上的時候,被秦海心拍了一下,然後指了指自己獨自。

姚澤悻悻一下,把打火機放了回去,而後笑道:「現在能聽到動靜嗎?」然後他也沒問秦海心愿不願意就俯下頭將臉貼在了秦海心的肚子上。

此時,剛好秦月娥端著雞湯從廚房出來,看見姚澤將腦袋貼在秦海心肚子上,她輕輕咳嗽一聲,而後笑道:「開飯了,先吃飯吧。」

姚澤趕緊把腦袋縮了回去,悻悻的笑了笑,秦海心則是滿臉的羞紅。

「姚澤,你和什麼酒?」秦月娥兩秦海心和姚澤坐在一起,她坐在兩人的對面,然後對姚澤問道。

姚澤笑道:「酒就不喝了,咱們就簡單的吃個飯聊一下天。」

秦月娥笑著點頭,「那我就不勉強你了。」

三人吃著飯,秦月娥先開口道:「我已經聽海心說你們的事情了,我尊重海心的選擇,孩子先生下來可以,但是你可千萬不要負了海心,她這些年跟著我受了不少苦,是個苦命的孩子,以後你一定要好好待她,否則我一定會修理你的。」

姚澤趕緊表示道:「伯母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對海心,以後也會和她一起孝敬您,海心的事情我會安排好的,我們商量過了,因為內地政策的原因,不適合在內地生孩子,所以我打算讓海心去國外,她也同意了我的建議,我希望您能跟著海心一去去國外,海心在那邊生產肯定是需要一個貼心的人照顧,不知道秦阿姨覺得如何?」

秦月娥原本吃著菜,聽了姚澤的話,她嘴巴停了下來,將筷子放在了腕上,然後有些沉默起來。

姚澤和秦海心對視一眼,姚澤繼續道:「秦阿姨,您的事情我已經聽海心說了,我知道您想給海心的父親報仇,可是,海心的父親如果知道您這麼做,一定不會同意的。」

秦月娥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望著姚澤道:「你怎麼知道他不同意,他死的這麼怨,會不同意我給他報仇?」

「媽,你……」秦海心見秦月娥對姚澤態度變的惡劣,不由得有些埋怨秦月娥,到嘴巴的話被姚澤攔了下來,他笑了笑,搖頭示意自己沒事,而後繼續對秦月娥道:「秦阿姨,如果叔叔孩子,他會很疼他女兒嗎?」

「當然。」秦月娥覺得自己剛才確實有些過激,臉『色』緩和了一些。

姚澤繼續道:「每個父親都願意為自己的子女付出一切,這個時候是海心最需要您的時候,如果叔叔還尚在,恐怕也不會願意看到您為了報仇的事情而置海心於不顧吧?」

秦月娥臉『色』有些黯然,更對的是心裡的掙扎,堅持了這麼多年,突然要放棄,任誰一時之間也難做決定。

姚澤見秦月娥臉上有鬆動,繼續乘勝追擊的道:「秦阿姨,您想想,如果海心去了國外,而您沒去,到時候結婚時找不到海心人,您說他們會不會拿您要挾海心。」

秦海心趕緊附和的道:「是啊,媽,當初讓我嫁到香港來就是李恆德拿您威脅的我,難道您還想把自己變成他威脅女兒的籌碼?」

「不要說了,不要說了,讓我想想,讓我仔細想想。」秦月娥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滿臉的痛苦之『色』。

姚澤理解秦月娥的心態,這麼多年的堅持要給自己丈夫報仇,突然不去做這件事了,先是覺得對不起自己丈夫,也覺得對不起自己這些年的隱忍和付出。

姚澤抓住秦月娥的心態,輕聲道:「秦阿姨如果安心的陪海心去國外,以後這個仇我幫您報,一定會讓他當年的罪刑被公之於眾,得到法律應有的懲罰。」

「你?」秦月娥望著姚澤,疑『惑』的道。

「對,雖然不知道需要多久,但是總有一天,我會幫您把這個仇給報了。」

秦月娥聽秦海心提起過姚澤的身份,知道他年紀輕輕就是處級幹部,以後的前途肯定不會差到那裡去,姚澤說幫她報仇時,秦月娥突然感覺可以卸下肩上背著多年的擔子,「你真的會幫我報這個仇?」

姚澤微笑道:「等孩子出生了,您就是我孩子的外婆,我當然會幫您。」

秦月娥『露』出一絲解脫的笑意,淡淡的說了聲好。

吃過晚飯,秦月娥進廚房收拾,秦海心拉著姚澤到自己室,而後裝著膽子摟住了姚澤的腰身,聲音輕柔帶著感激的道:「姚澤,謝謝你。我一直在為母親報仇的事情擔憂,這些總算可以放心了。」

姚澤笑著輕輕拍了拍秦海心摟住自己腰身的手臂,而後輕聲道:「是我應該謝謝你,願意給我生孩子,對了,今天中午說的事情還記得嗎?」

秦海心鬆開姚澤,疑『惑』的望著姚澤問道:「什麼事情?」

姚澤笑眯眯的道:「不是說你母親如果同意和你去美國,你以後什麼都聽我的嗎?」

秦海心俏臉微微一紅,而後嬌俏的撇嘴道:「我是女人耶,說謊是女人的專屬特權。」

「那你的意思是打算耍賴皮?」

秦海心嬌笑道:「我才不是耍無賴的人,只要不是苛刻的要求,我都可以聽你的。」

姚澤聽著秦海心輕柔的話,望著她嬌柔嫵媚的俏臉,喉嚨微微哽咽了一下。

秦海心從姚澤那裡回家后換了一身咖啡『色』絲質的短裙睡衣,睡衣有些寬鬆,姚澤比秦海心高了一些,從他的視線剛好可以看到秦海心領口中白嫩的一片和有些深邃的誘人『乳』溝,她一頭烏黑的秀髮隨意的披散著,擋住了不知表情的俏臉,睡裙裙擺齊膝,將渾圓筆直的小腿給『露』了出來,腳下踏著一雙粉紅『色』的拖鞋,『露』出嬌俏可愛的腳踝。

「只要不苛刻,真的都聽我的?」姚澤見秦海心羞澀的低下頭,朝著秦海心走近了些,用手指勾起秦海心的下巴,然後另只手理了理她額頭的秀髮,讓她看著自己。

秦海心漂亮的臉蛋帶著一抹紅暈,帶著一絲痴『迷』的望著姚澤,輕輕嗯了一聲。

姚澤就笑了起來,在她耳邊輕聲道:「上次你灌醉了我,把我強『奸』了,還沒體會過你的滋味,這次是不是該我把你給……」

「呀,這個不行的……」